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九章 天涯海角皆随你 余南笙01

第九章 天涯海角皆随你

灯塔永不会孤单,因为你是海岸。

余南笙01

我听齐琪说,现在沈郁希已经对外宣布不再带徒弟了,到现在报社里还有人在讨论我们仨的事情。我也很想笑,我和沈郁希始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叹了口气,说:“哎,学霸就是学霸,我还在准备补考,你就已经在备战研究生考试了。不过,你之前专业课那么好,竟然打算去考外语,真是可惜了。”
因为考研的时候选择了一个新的专业,所以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学习,最近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待在图书馆里。
他当时和我讲过沈郁希这个人,在我还没有去报社的时候,告诉我沈郁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新闻人才,也就是他让我对沈郁希有了好奇。
我坐在正中央,左边、右边都是人,我想要走出去都难。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继续他的演讲。之后他说了什么,我都没怎么听进去。
我看了他一眼。
“哎哟,小公主,你怎么也来了?”教授笑着问我。
“当初你去实习的时候不是和沈郁希一个报社吗?那你有没有和他说过话啊?”同学八卦地问。
我只是想来见见他,毕竟他讲的这些在报社我每天都要听无数遍。可是越听,我越觉得心惊。
我握着手机在m.hetushu•com•com图书馆门口站了好久,外面的风吹得很舒服。有人抱着书急匆匆地不知道要去哪里,口中依稀说着“报社”和一些我熟悉的东西。
讲稿都收拾好了,沈郁希不过是带了一个小包而已,他把所有东西都放进去,然后拉过椅子坐在我的对面,瞬间气氛有些严肃。
我并没有回答,而是出去给齐琪打了个电话。
因为每天晚上她都知道沈郁希会给我打电话,每次时间都不短,可从来不见我们有什么进展。
我只是想笑。
散场的时候,我磨磨蹭蹭地不肯走,想要等些什么,果然,他走到我身边,趁着没人把我带到了休息室。
“哦,这样啊。”我淡淡地回了一句。
我想了半天,还是在后面认识的人里抓来一个人跟我换位子。
“算了吧。”
我站在操场的跑道上感受着春天的气息,忙忙碌碌的一年终于过去了,看着校园里人来人往,我有些孤独和落寞,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沈郁希了。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眼尖地看到了当时学校通讯社做集训时带我们的教授。
若她知道在报社里的他是什么样子,应该就不会这样想了。
我查和图书资料的空当,同学和我说着话,我摇了摇头。
他依旧穿着米白色的风衣,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就如同我每一次在报社见到他,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可当他讲到我的时候,居然是带着赞许的。
我的手骤然攥紧,眯着眼睛往前面看去。
这恐怕是我第一次在沈郁希的口中听到如此直白的认可。
教授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也从不逼迫我什么,看了我一眼,然后带着我进了礼堂。我本来只是想让教授给我腾个位子出来,就算是最后一排也无所谓,甚至更好,谁想到居然是第一排,我头疼得要命,这样一来,沈郁希肯定会看到我的。
倒不是我想要发生点儿什么,而是齐琪和我说:“你们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而沈郁希待你也确实和待别人不同,若是不发生点儿什么,真浪费这个天赐良机。”
我挑眉看着他,想笑却笑不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对着沈郁希好好笑一笑了。
“嗯。”
我抱着手机站在风口,好半天才想明白,我就是去了,也不见得能跟他说上话,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记得以前我还和韩绍前辈说过,沈郁希不爱笑,我爱笑就好了,这样他看着心情也会好一些。而现在,他和图书不笑,我也笑不出来。
我沉默片刻,点点头,抱紧了笔记本:“嗯,打算之后学习外语,到时候工作会比较好找。”
“南笙,你的考试考完了吧?”我坐在图书馆,同学凑过来想要问我借笔记。
“啊,你说什么?我现在听不清,你等一下啊!我给你打回去!”还没等我有所反应,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只能苦笑,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沈郁希办公室水深火热的生活,顾及自己还来不及,哪有时间谈情说爱啊。
我哭笑不得,又不是谈恋爱,要什么进展啊。
我想要翻白眼,却碍于手头上的作业,没能翻成功。
“你准备……”他可能还没有组织好语言,顿了顿,然后话锋一转,“听说你准备考外语专业的研究生?”他这样问。
他一直都是这样叫我的。
岂止是和他一个报社啊,还同一间办公室呢,还是他徒弟呢。
齐琪给我打回来已经是10分钟之后,我举着手机,问道:“沈郁希来我们学校了吗?”
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来到了礼堂。此时,礼堂门口已经有许多人在排队了,我有些失落,这样看来肯定是没有地方坐了。没想到沈郁希居然这么受欢迎,光是来演讲,就能https://m.hetushu.com.com座无虚席。
我说:“这不是有演讲吗?是我以前在报社的同事。”
外出采访的时候,这张脸也没有什么作用啊!顶多就是会让人更温柔一点儿而已。
“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些东西。”他指着一侧的沙发说道。
“是,这个演讲本来是谢记者去的,不知道怎么变成了沈记者,他一大早就出门了。他没有跟你说一声吗?你们天天晚上打电话都在说什么啊!”关于这一点,齐琪无比好奇。
当然了,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小学妹说的。
齐琪一个劲儿地说我太冷淡。如今的我的确比曾经冷淡了一些。
一般的演讲,大部分人都会睡过去,就算不睡过去,也是抱着手机聊过去的,而今天截然不同。沈郁希当时在校时便是风云人物,如今成为S市数一数二的优秀记者后载誉归来,再加上一副迷人的外表,让所有学新闻的学弟学妹都怦然心动,就算是看着他的脸都不会犯困。
没人知道我说出这句“算了吧”有多难受,新闻曾经是我最大的梦想,而现在居然是我最大的噩梦。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今天我们系有风云学长来演讲啊?”
他抬起头,不知为何看向了我,那道目光让hetushu.com•com我无处可逃。
“你学新闻,工作也很好找,你回报社,总有你的位置。”
“看来你真的是下决心退出咱们新闻界了。连咱们市里的王牌记者沈郁希要来演讲这么大的新闻都不知道。”
他居然讲到了我的案例,就是上次黑心作坊的事情,也就是间接害得我父亲身亡的那件事。他并非调笑,而是很客观地讲这个案例。
现在我还是希望在人群中看着他,而不是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教授,还有位子吗?”
好像当初我还没有去报社的时候,在学校里也是很迷恋沈郁希这个传说中的大记者的,等去了报社,成为他的徒弟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的毒舌有多厉害。毕竟从外表和报道只能看出沈郁希这个人严谨,其余的还得靠自己挖掘。
我点点头,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等他,侧目看他,依旧是那副样子。想来也是,我并没有离开报社太久,沈郁希永远都是那么冷静,冷静得让我有些心凉。
演讲的时候,大学里的人都知道,这些教授就是凑人头的,在那里没坐一会儿就会离开,然而现在这个状况,根本无须教授和校领导来凑人数。他看见我,愣了愣,当初我决定转专业考研的时候,教授还是很舍不得我的,让我仔细想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