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昨夜星辰恰似你 余南笙04

第七章 昨夜星辰恰似你

余南笙04

我很感谢齐琪,这个家亏了她才有了一点儿生气,不然就算是开着电视也觉得空旷,让我害怕。
“余南笙,我认识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她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我有些无语,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在我发呆的情况下,已经跟在沈郁希的身边跑了。
她摇摇头,擦了擦汗,说:“不知道啊,听韩绍前辈说请假了,似乎是请了三天假,从今天下午开始休的。现在我们组忙得脚不沾地,沈大记者的选题刚赢,结果他就请假了。这不是拿我们这群实习生开玩笑吗?”齐琪举着杯子咕咚咕咚喝水,看起来是真的很忙。
这话让我忍不住迷茫,对未来、对人生、对一切。
“南笙,你看这个节目!哇,这个男生好帅啊!”齐琪窝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我站在厨房里热牛奶。最近这几次我一直盯着,总算不会再热坏了,这让我有点儿成就感,我终于能做好一点儿事情了。
我好半天才找回声音,质疑道:“师父,我快要毕业了,为什么还要练习跑步啊?”
齐琪累得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气喘吁吁地说:“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啊?我都说加班了啊,最近报社的选题都好奇怪啊!行了,不说了,你快给我热点儿东西吃,我要饿死了!沈大记者不在报社坐镇,我一个实习生都忙死了!”
我捂了捂胸口,说:“没心跳不就死了吗?”
我给齐琪热了饭菜,其实都是齐琪前一天做好的,她怕我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会饿又没有东西吃,就在上班之前做好了,真是贴心。在报社,除了沈郁希以外,我最熟悉的人就是齐琪,也幸亏有她,让我在这黑夜里不至于那么害怕。
刚准备回房间,就传来有人开锁的声音。齐琪进来见到我,赶紧摆了摆hetushu•com•com手:“来帮我抱着!哎哟,太沉了!”
许久不运动,我跑了半圈多就累得不行,想要停下来,沈郁希却说:“你现在停下来肯定会吐,会更难受。”
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夜跑,这样清凉的夜晚就应该找个地方坐着吹吹风、听听歌。
沈郁希没理我,指着前面说:“你看前面那个人,已经跑了八圈,你看看她的身材。”
我以为我不在报社上班了,就不用听从沈郁希的命令了,但是,这几个月以来,我已经养成了一种唯师命是从的习惯。在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已经穿着运动鞋和运动衣跟沈郁希一起站在操场的跑道上了。
我小跑着过去,从齐琪的怀里接过来随意看了看,都是关于烹饪的书。
陆霜没好气地说:“累?我来了好久,你上课的时候我就在了。上课你发呆,下课你犯困,现在你跟我说累?余南笙,你是活不下去了吗?”
怎么会有那么严重?
我应了一声,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随后起身离开。
他怎么在这里?
怪不得他今天没有来电话,应该是有事吧。
在家的时候,齐琪变着法给我做好吃的,而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总是吃以前带爸爸吃过的那一家,幸好它还在,不然我恐怕要饿肚子了。
这个世界上有谁没经历过孤独呢?
这时,我看到了马路对面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我招手的齐琪,于是我摇摇头对他说道:“不用了,最近报社这么忙,你还是早点儿回去休息吧。齐琪来接我了,我要走了。”
不在?
她似乎没听到我的回答,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又或许是明白我的逃避,体恤我,并不拆穿。
我在等沈郁希的电话。
从前我不惧怕黑夜,还告诉沈郁希黑夜是可以www.hetushu.com.com冲破的,而现在,我却日日被困在黑夜里不能自拔。
我皱眉问道:“你这是干吗?准备改行做厨师了?”
或许是从爸爸一身是血倒在我眼前的时候开始,我就不想再去看这个世界了。
沈郁希放慢了速度,让我调整一下呼吸。
“可你的未来还很长。”沈郁希又说,“你才20岁,你的人生才走了一个小节,你要知道,如果你这样一味逃避,只会让自己一直困在这个小节里,无法向前。我相信伯父也不想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余南笙,人总要长大,未来的人生里不仅只有挑战,还有更多的美好在等着你。”
我盯着鞋尖看,忽然和他说:“师父,你知道吗?你从未夸过我,甚至从未觉得我适合当个记者,而我却一直在等你说这句话。一开始我拼了命想要去探究事情的真相,然后去帮助那些遭受苦难的人逃出困境。可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所以,最近我都处于很迷茫的状态中,我不知道我还该不该去从事新闻这个行业。”
我听到那些人说:“余南笙的男朋友好帅啊!”
“师父……”我一开口,果然感觉胃里有东西向上翻滚。
那可真痛苦。
听到爷爷的声音,我很难受,安慰着爷爷,说最近一定会过去一趟。
我觉得普天之下所有人做的饭都是一样的味道,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我吃不出什么不一样。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我抬头看向他,琥珀色的眸子里竟是一片柔情,我一瞬间有些失神。
我捂着肚子,有些岔气。
“我不要回报社,也不想再去做采访。”至少现在还不想。
也有人问过我怎么了,我只说没事。
我还记得灵堂上,爷爷m.hetushu.com.com喊了一声爸爸的名字就晕了过去,我却连看爷爷的勇气都没有。都怪我,让爷爷年迈失去儿子,失去了依靠,留下一个没用的我,不能成为爷爷的支柱。叔叔婶婶虽说不会放任爷爷不管,可爷爷还是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
过斑马线时,沈郁希伸手轻轻地握住我的指尖。
“又在发呆。”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我一惊,转过身,只见沈郁希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搭着毛巾,站在我眼前。
可爷爷问我确切日期的时候,我说不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日历了,也不知道星期几,更不知道何年何日,有时周六、周日我都会抱着书来学校,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教室,然后慢慢地往家走。
我瞥了电视一眼,喝了口牛奶,随口问道:“这是谁啊?”
“南笙,回家吗?”远处的同学喊我。
一连好几天齐琪都在加班,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等着,感觉很冷清,于是在学校里耗时间,原来学校的夜晚也是这么热闹,甚至比白天的人还要多,其实更多的是情侣,手牵着手一起走在操场上。
我和叔叔商量了很久,还是决定回学校继续我的学业,已经开课一周了,再这么待着,会落下不少课。我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都是家里、教室和食堂跑。
“你怎么来了?”我走到陆霜的身边,手扶着栏杆,视线停在她身上许久,笑了笑,伸手拉着她让她坐在我身边,“来,你坐这里,我站着累。”
晚上回家,我拿着手机看电视剧,齐琪打电话来说要加班,最近报社似乎挺忙的,下午看到陆霜的时候,她也是抱着相机。估计是在我学校附近采访,然后顺道看看我。只是这样,我也很感动,毕竟陆霜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现在hetushu.com•com倒好,一身是汗。
说到这里,我忽然发现我似乎变得像陆霜了。
这天下课的时候,我接到了爷爷的电话,他在那边语气悲哀地问我何时去看他。我忽然想起,不仅仅是我失去了爸爸,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就如同爷爷,年迈却失去了儿子。
我倒了两杯出来,递给齐琪一杯。
我笑了笑,佯装炫耀道:“师父啊,你看看,你带着我跑步,所有人都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啊!”
沈郁希看了那些人一眼。
好不容易跑了一圈,我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沈郁希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也坐了下来,递给我一瓶水,还贴心地拧开瓶盖,我发现周围有很多人都在看我。
陆霜这个人冷漠又冷血,总是这样一针见血,扎得我生疼。我来上课主要是因为我想在人多的地方,不希望自己一个人面对空荡的房子。
她也是经历了这些才学会成长的吗?
之前我上学的时候,因为活泼好动参加了很多活动,也属于老师喜欢的学生,所以学校里多多少少有人知道我。
齐琪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然后恨铁不成钢地说:“这是当下最红的明星啊,我每次看到他都热血沸腾。我就说你冷淡吧!看到沈大记者不动心就算了,看到这么帅的明星也不心跳。”
曾几何时,新闻是我的全部梦想,而我爸爸的死把这个梦想彻底打破。我的任性害死了爸爸,直到现在,每当我路过那个街口,我还是能想起当时爸爸倒在我面前的样子。
而这次回来之后,他们大概也发现我安静了许多,不爱说话了,喜欢一个人坐着。如果别人不先打招呼,我连笑一下都勉强。
这样的夜色,这样的场景,让我突然也想谈一场恋爱,是不是这样就有人陪了?
杯子里的牛奶已经冷掉了,和图书我没有心情去热,索性没喝了。
我叹了口气。
每天晚上,沈郁希都会抽空给我打个电话,就算不说什么,可只要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他的呼吸声,我就很安心,至少不会失眠。但是今天晚上,已经过了11点,他还是没有打来。
我很感谢,也努力地熬过所有黑夜。
“我师父不在报社,去干吗了?”
沈郁希没有接下我的话,而是准备送我回家。
我听到风声传来,也听到他的声音:“我等你回来。”
成长总会逼迫你,而我则是反过来,所有的一切在逼迫我成长。
我有些迷茫地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书,仔细回顾刚才上的究竟是什么课。陆霜说对了,我在发呆,现在根本想不起来。
他“嗯”了一声,擦擦汗,说:“我搬家了,搬到这附近,以后应该会经常来这里跑步。”他看了一眼我脚下的高跟鞋,轻声说,“从明天开始,穿运动鞋来上学。”
“嗯。”沈郁希应允道,紧接着又说道,“相信我,很快你就会找到答案的。”
在学校里听到陆霜唤我的名字时,我很意外。她站在不远处盯着我,我一向觉得自己的视力很好,在报社里,不管多远的距离,我一眼就能看到沈郁希,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连站在眼前的他都已经看不清了。
这个学期的课不是很多,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操场上坐着,更多的时候就是在发呆。看着人来人往,忽然觉得特别孤独。
“我上课的时候发呆了吗?明明我的笔记做得很全啊!你看看!”我把怀里抱着的书递给陆霜,她只看了一眼,就冷笑着还给我:“你刚才上的根本不是这门课,你连课本都带错了。”
“余南笙,你想过毕业后怎么办吗?你不可能在学校里待一辈子的。”他的问题让我沉默。
齐琪说我像是丢了魂一样。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