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黑夜没有了信仰 陆霜02

第四章 黑夜没有了信仰

陆霜02

我抿紧了嘴唇,手紧紧地攥成拳头,良久才为自己辩驳:“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是吃不饱穿不暖、不知道明天该住哪里的日子把我逼成这样的!你肯定觉得余南笙特别好吧,但是如果她和我对换一下人生,可能她就活不到现在了。”
停顿了一下,他才接下去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你就直接走到了余南笙的对立面。你说她站在道德制高点,视角狭隘,没错,但是反观你自己,你也一样。你用你狭小阴暗的内心来打量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只能是灰色的,你永远做不到公平公正。余南笙至少在努力,而你呢?你不仅看不到自己的问题,还成天挑别人的刺。
但是,他给我指出来的毛病我好像改不了。
沈郁希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www•hetushu•com•com,目光变得更加严厉了:“你今年才几岁?”
我没想到沈郁希会这么说,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话来回应。
吹了一阵冷风之后,我不自觉地蹲到了地上,用双手环抱住膝盖,一股酸涩忽然涌上来。
“之前打工的时候攒了一些钱,加上刚发的工资,这个月比较宽裕。”
想到他的眼神,我的心里就好像被人埋进了一根刺,不深不浅地痛着。
“这次的胜出只是你侥幸,你褊狭的目光给人一种看问题深刻的表象罢了。时间一长,你只会被你的思维腐蚀,最终变得什么都不是。”沈郁希说得很平静,但是一字一句仿佛有千斤重,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件事,刚才心里那点儿m•hetushu.com•com恐慌和怨气顿时消散了不少。说到底,他只是担心我的生活现状罢了。
“你把自己封闭在了对这个社会和世界的仇恨里,你觉得那些比你过得好的人都是欠你的,甚至你从心里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你的痛苦。”沈郁希的目光渐渐锋利,落在我身上只感觉心惊。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样反问我,一时之间答不上来。
即使我一直自诩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但是在他面前,我还是像个孩子。
其实我真的很努力想得到他的认可,我真的希望能够用行动来证明他的帮助没有错,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可是怎么办?我又一次让他失望了。
我瑟缩了一下,退了一步:“还有一个月就成年了。”
沈郁希闻和*图*书言,眉心的结拧得更紧了,他看着我,目光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严厉:“陆霜,你知道你有什么毛病吗?”
我好像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信赖这个世界了。
沈郁希走在我面前,一路走到了KTV二楼的阳台边上。这个KVT刚好是临河而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对岸闪烁的霓虹灯,道路上是川流不息的车辆,整个城市看起来很是热闹。
“如果你想成为后者,算我看走眼,你趁早收拾东西离开报社。”沈郁希说起话来总是这么不留情面,如同一把快刀割在身上,刀刀入肉。
这个事实让我觉得好笑,原来比正视这个社会的阴暗面更难的是接受这个世界也有温暖、明亮的一面。要我怀抱希望明亮地活着,真的比要我去死还困难。
他说得没错,一直以来和_图_书,我都以为我把这个社会看得很透彻,但其实我只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最阴暗的方面去想。我封闭了心门,一点儿阳光都接收不到。
毛病?我个性恶劣,心思深沉,算是毛病吗?
但是我知道,人情社会,我请了这次客,以后也许能给我带来许多方便。
见我似乎醒悟了,沈郁希留下一句:“先走了,你跟林姐说一声。”然后就转身走回了走廊,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一城灯火回不过神来。
“你还没有成年,就这么急着学这些弯弯绕绕?你是想做个有能耐的人,还是做个在职场里混着的老油条?”
大概是因为我真的见识过地狱吧。
见沈郁希没有马上回答,我又接着说下去:“沈记者,你也收我做徒弟吧,这样我保证不去走那些弯弯绕绕hetushu•com.com。我的天分绝对不会比余南笙差,让我们公平竞争,将来你可能会知道,我们谁会成为那个有能耐的人。”
沈郁希看着我,仿佛一个对学生失望透顶的老师,那种带着一丝厌烦的目光让人心凉。
说到这里,我的嘴角漾开了嘲讽的笑。
其实这个月算是托了沈郁希的福,日子确实好过些。但是将来的学费和生活费也会是一大笔开支,按理说我确实不该请客。
沈郁希没有回头看我,只用一种冰凉的没有温度的声音说:“你还有钱请喝酒?”
沈郁希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存在,每次他都能说我说得那么狠,但是我都不会对他产生抵触情绪,反而觉得他说得很对。
他看人也特别透彻精准,总是能一眼看穿我。
说真的,他的话就好像给了我当头一棒,震得我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