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海蓝时见鲸 余南笙04

第三章 海蓝时见鲸

余南笙04

这一声“余小姐”让我有些头疼。
我手里的红笔怎么也写不下去一个字,我叹了口气,把笔放在桌子上,拿着U盘走到沈郁希的电脑前,开始导入我的策划。
“沈记者,有什么事?”这是我最近唯一一次喊他沈记者。
“嗯,还在改稿子呢。前辈,这些天麻烦你了。”我向他道谢。
我有些后怕地看了一眼坐在主编林姐身边的沈郁希,咽了咽口水,用文件夹挡着嘴和她说:“你别吓唬我了,我跟你说,这次我的选题很有意义,并且是经过师父还有谢记者的认可才敲定下来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经过上次餐厅后厨暗访的事情之后,我发现很多地方都有雇佣并虐待童工的现象,我想要针对这样的事情在S市进行一个摸底调查。
齐琪毕竟是我们这一组的,现在陆霜赢了,她肯定会向着我说话,吵起来就不好了。
我摇头,说道:“师父出去采访了,没让我跟着。”
齐琪递给我一瓶胶原蛋白,安慰道:“南笙,没事,不就是一个选题吗,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可是沈郁希手下的实习生啊,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就妄自菲薄!”
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当记者?
我反应迟钝地看了看hetushu.com.com桌面,上面果然放着一份文件。
“余南笙,来一下办公室。”沈郁希喊了一声。
“你师父和你说什么了?”他有些不解。
谢记者笑着摆手:“没什么,应该的,倒是你,输赢不要看得太重要,习惯就好。”
我深吸一口气,把紫色的小瓶子放在齐琪的桌子上,抱着刚才打杂小妹递给我的资料,一步一步走进办公室。
一晃就到了下班时间,我还在办公室批改稿件,一篇不足三千字的稿件被我修改得几乎面目全非。我不禁想到当初沈郁希在批改我的稿件时是不是也是如此头疼。
齐琪本来扬着的唇角也一下子垂下来。
他微微一愣,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
10分钟过去。
不过我还是“嗯”了一声,并不争论。
陆霜的题材一如既往地很尖锐,从社会的最底层去反思,说实话我也很心动。
他这算是对我失望了吗?居然连出去采访都不带着我。
“我难道没有起早贪黑吗?这么冷的天气,我每天都是天没亮就到了啊!比开门的大爷来得都早!我跟你说,现在开门的大爷看我的眼神都让我觉得我抢了人家的饭碗,好吓人啊!”
“南笙,你m•hetushu•com.com还在忙啊?”谢记者敲了敲门,然后问道。
“结果在这里,是整个编辑中心的人选出来的,主编说得公平公正,你不要做无用的事,有这时间可以开始准备了。陆小姐的选题资料已经在影印,你用心看,到时候可能会需要我们协助。”他说完转身就走,我一声不吭地站在中央,齐琪拉着我回到她的座位上。
“沈大记者怎么不带着你一起出去?王小柔?”她似乎在努力地回忆王小柔是谁,停顿10秒钟,突然狠狠一拍手,说,“王小柔不是那个Q大毕业的实习生吗?做事情丢三落四的,她交的稿子居然要你来批改?”
齐琪恨铁不成钢地用马克杯砸我,说道:“你就不能有点儿志气吗?什么叫输就输吧!你看看这两天韩前辈他们组为了这个策划选题的竞选,每天都起早贪黑的!”
按照之前的经历来看,我们组是比较占优势的,却没想到被采用的竟是陆霜的选题。
我心一凉。
沉默片刻,我抿了抿唇,开口和齐琪说:“我师父对我一定很失望,我一个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人,做的策划居然还比不过半路出家的陆霜,感觉这几年大学白念了。”我的语气淡淡的和*图*书,没什么情绪。
“哎,你这是干什么呢?”齐琪问我。
习惯就好?我愣了愣,侧头看见桌上王小柔的稿子,觉得嗓子很难受,想要开口,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应该是在空调房里空气太干了。
“师父。”我轻声喊他。
齐琪咬着能量棒,纠结极了。
他只是出来拿东西。
四周还有窃窃私语的人,听到沈郁希喊我,倒是都安静了。
他笑了笑,转身往外走,边走边说:“你这师父啊……”
我的惊讶只是一瞬间,在看向韩绍和陆霜的时候,面色已经变得如常。
空调机呼呼作响,我连开瓶子的心情都没有。
我看了陆霜一眼。
“两个组的选题大家都听清楚了?现在开始投票!”林姐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扯过进门前发的纸。
沈郁希看了我一眼,拿着相机离开了。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
坐在会议室里,齐琪凑到我耳边问:“喂,你师父有没有说,要是这次没过关,给你什么惩罚?”
沈郁希出现在我身后,我皱着眉头,看向沈郁希的目光中全是不解。
我点了点头。
“开会!”主编助理喊了一嗓子,我和齐琪同时坐直了身子,两个人互看一眼,眼中同时多出了一种同生共死的意味和*图*书
见到我过来,很多人给我让路。
我有些忐忑地看着林姐,她皱眉盯着手里的结果,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沈郁希面无表情,韩绍却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问谢记者:“前辈,你觉得我是不是不太适合当记者?”
陆霜看了我一眼,语气带着几分挑衅:“怎么了,输了就找别人帮你抱不平。余小姐,咱们凭实力说话好吗?”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以后都要陪着你满S市的犄角旮旯跑?哪里乱跑哪里,是吗?”我刚刚走出办公室,就听见齐琪的声音,一拍额头。
“我没实力?那余小姐觉得实力是什么?自古成王败寇,这说起来似乎严重了一些,可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在派出所余小姐对我的说教,也势必想要做一个同余小姐一样大爱无疆的人,这不,我在帮着余小姐拯救世界呢。”
我瞥了她一眼,开口说:“我师父让我把这次的策划放到他的电脑里,估计是想要研究一下我的选题有什么问题吧。”说完又叹了口气。
我顿了顿,有气无力地说:“那就输吧。”
倒是齐琪很气愤:“麻烦你有点儿斗志好吗!”
我点头的动作有气无力,翻开文件夹,看第一眼就觉得眼花。
“我告诉你,这m.hetushu.com.com次的策划案咱们组要是输了……”
我突然觉得做沈郁希的实习生对我来说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冠上一个好听的名号罢了。
惩罚?
他看了我一眼,说:“我要出个采访,你留下,把你的选题导入我的电脑,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就不要出办公室。新来的实习生交上来的初稿我放在你桌子上,你批改之后交给谢记者复审,今天下班之前搞定,明天要出。”
我趴在桌子上看了她一眼。
她说完转身就走。
我翻了个白眼,赶紧喊停,摆摆手把桌子上的文件夹丢过去,趁着沈郁希还没召唤我,偷个闲。
可我的选题也是熬了好几个夜,连着加了一个礼拜的班才做出来的,并不比她的差。
编辑中心的办公室里站着好多人,陆霜和齐琪站在最中间。
她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文案和策划格式,长叹一口气,说:“南笙啊,南笙啊,南笙啊……”
还没等我开口,齐琪便回呛道:“我们南笙的实力可是靠作品说话,不像某些人成天来编辑中心献殷勤拉选票!究竟是不是凭实力说话,我想你清楚得很!”
“陆霜,不错。”
我从透明玻璃窗看到他和另外一个记者一起出去,齐琪站起来朝我摆手,做手势问我能不能进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