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章 林深时见鹿 余南笙04

第一章 林深时见鹿

余南笙04

她的声音略显沙哑,和我是完全不一样的声调。
我听着团伙头目和警察激烈地争吵,也听到他摇晃保健品瓶子,那里面装着可以谋害人命的药片。我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天我爷爷被人骗了,吃了这种药出了事……
“累了?”他问我。
我“嗯”了一声,低头接过来,余光看到身旁的女生在盯着沈郁希。
我摇头说:“并不是累,而是我从来不知道这个社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问题齐琪不止一次跟我提过,但是……
“又退回来了?你别深呼吸!我没有杯子让你砸了!”
警车开过我们身边,他动了动酸痛的肩膀。
她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看见了站在我身后的人,我捕捉到她眼中的惊讶和了然,上前一步继续问。
我本来以为就是一次普通采访而已,在学校里也经历过很多次,并没有多紧张,只是到了现场才发现原来是上次沈郁希争着要做专题的“保健品事件”。
这样想着,我心中又冒出了火。
他咳嗽一声,丢了烟头,伸手接过咖啡。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生,在喧闹的人群之中,她并无一点儿惧m.hetushu.com•com怕,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和警察争吵的团伙头目。
不一会儿,他们就被警察带走了,我站在原地许久。沈郁希结束了访问回到我身边,发现我有些呆愣,以为只是寻常的发呆,从我手中拿走照相机,却发现没有一张照片,他什么都没说。
我把手里的能量棒丢过去:“吃点儿巧克力补补脑细胞!咱们做的是社会民事,不是娱乐版块!你这都是什么啊?”
我愣了一下。
我攥紧了手中的咖啡罐子,朝她走过去。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知道这种保健品含有对人有害的成分吗?”我尖锐地提问。
“若不严重,我也不会来跑这趟新闻。”
她皱起眉头,却忽然释然了,侧头勾着唇角,仅仅是笑,什么都不肯说。
派出所里异常热闹。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一群人坐着,一群人打架,而另外一群人则是面无表情,我一眼看见那女生站在角落里,有些无聊地踢着脚下的石子,口中不知在说些什么。
齐琪不哭了,挑着眉凑到我身边,神秘兮兮地问:“南https://www.hetushu.com.com笙,你才20岁,就开始不为男色所迷惑了?还是你不喜欢男人啊?你每天和男神在同一个办公室,就没有感觉到荷尔蒙飙升吗?”
“我是在教你做人的道理!”
那双眸子里盛满了冰冷和淡薄,我一下子愣住了,这样的目光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晃了晃头,站定看着我。
可她似乎不那么想。
沈郁希一口气喝光了咖啡,走到垃圾桶边丢了罐子,米白色的长风衣蹭上了墙灰,他甩了甩手不回答我,擦身而过。
我下意识地点头,抱着相机和笔记本走过去。
“你知道这种药会害了多少人吗?你了解这种药吗?你这是不负责任!”
我们大概是来晚了,警察正在和那群人争吵,四周全是看热闹的观众。我拉了拉沈郁希的衣袖,刚想说些什么,却见他盯着一个角落发呆。
“跟他在同一个办公室,飙升的不是荷尔蒙,而是肾上腺素!”说完,我抱着相机走了。
“虽说你不了解这种药物,属于不知情的,但并不是不知情就没有错!我是记者,在对你进行采访,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www.hetushu.com.com并没有开录音笔,也没准备照相和记录。
“记者小姐,你现在的行为是不是越界了?”
我瞥了一眼刚才沈郁希站的位置,笑着应答:“好,我知道。”
我看到沈郁希走过来,听到这句话眉头微微皱起。
沈郁希一句话都不再说。
她抬头看着我。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虽然‘谋财害命’这词用来说你太过严厉,可是今日我若不和你说,我怕早晚会真的印证。”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柔,听起来不那么咄咄逼人。
“不是。”
她说:“你现在站在高处,和我说做人的道理,可你怎么了解如何做人?人分三六九等,你自认高我一等,才存着说教的心来教导我。记者小姐,你未曾了解这个世界一分一毫,你的世界全是光芒,而我不曾见过太阳。”
“为什么?”
“你在最高处却告诉最底层的人不应该这样活着,记者小姐,你真可笑。”
“我准备好了。”
我无力地看了她一眼,感觉自己愁得头发都要掉了。我翻了个白眼,从齐琪的桌子上拿过相机。
她笑着拍拍身上的灰尘,侧头看我,一双蒙尘的眼睛中全是市和_图_书井的喧嚣。
“你的正义感在这里完全没有作用。”这是刚才那个女生走过我身边时给我留下的一句话。
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怎样说。
“我就是来借个相机,一会儿要出去暗访,我的相机出问题了,怎么也打不开,沈大记者说我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嘟着嘴翻看齐琪相机里的照片,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打断的瞬间,全部清空。
“前辈,你也觉得……”我咬着下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思索片刻才说,“你也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吗?”
那女生骤然红了眼,却不是要哭,而是笑了出来,语气是那样刻薄:“害人?若我不挣这份钱饿死了,受害的就是我的家人了。”
当我顶着一头热汗穿越人山人海看见沈郁希的时候,他身边坐着那个小女生,脚边是刚刚熄灭的烟头。
“你全给我删了啊!那么多!你知道我挤进去多不容易吗?我的帅哥啊,”齐琪哀号道。
他背靠墙壁,曲起右腿抵在墙上,低头深呼吸,夹着烟,听到声响,眯着眼睛看向我。
我攥紧了手里的相机带子,走过去把包里的咖啡递给他。
沈郁希递给我他的录音笔和相机。
m•hetushu•com•com“一会儿你去采访那边的几个人,稍微安抚一下,言辞不要那么犀利。”他淡淡地说道。
“记者小姐,剩下的人可以开始访问了,上边的人说,请您问得稍微含蓄一点儿。”警察出现在我身边,略显尴尬地提要求。
剩下的人都异常配合,有问必答,也可能是我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温柔,让他们面对一个笑容可掬的小女孩凶都凶不起来。简而言之,我的工作完成得特别快。
为什么刚才那个女生说人情冷漠时,他丝毫不为所动?不反驳,不开口,那样冷淡的目光让我以为他是认同她的话的。
“你去采访她。”沈郁希回头对我说,余光却扫过那女生。
他们认识吗?
整个大厅都是烟熏火燎的味道,实在是呛鼻子,我走出去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却在转角处看见沈郁希也在这里偷闲。
“你好,我是《城市日报》的记者,冒昧问你几个问题,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我尽量将声音放轻一些,希望不要吓到她。虽然她刻意掩饰了恐慌,可我还是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晃动。
她很喜欢笑,是那种讥讽的冷笑。
齐琪抱紧了自己唯一一个马克杯,心有余悸地远离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