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百一十章 半圣轶事

第六百一十章 半圣轶事

“我……”
“哦,抓到了……你还帮我们清正司,抓住了拜妖会的大护法。”
随后,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少女白皙肌肤泛着晶莹的光泽,柳眉如同水墨画出来一般晴朗,一双眸子清冷如月下清澈的潭水,但眼角却带着少女的俏皮。
然后拿出四猊锻气台,将王火置于其上,放到蛋蛋的旁边。
金光渐渐散去,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悬浮在空中,如晨雾消散后尚带着露珠的初荷般,一尘不染。
穿不|穿衣服他都能认出来,这就是苏若依啊!
秦源兴奋地脸通红,连忙对老道说道,“你转过身去……啊不对,你直接去洞外,不许再看了!”
全程,只剩下拼命的点头。
拔了根野草,叼在嘴里,黑着脸嚼啊嚼,那脸色吓得老道都不敢出声。
但她依旧没有表情,只是樱红的小嘴,在机械地喃喃着。
苏若依又重复道,“我尚在岸上,你们这般便睡了?”
秦源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小妖示意他别说话,因为看上去,那位正在努力地找回记忆。
小妖没有理他,来到洞口的另一边,双手抱胸地也靠在墙上。
“大概要多久才会破壳?”老道兴致盎然地说道,“是像小鸡那样爬出来吗?我以前养过鸡的。”
似乎,一下子涌入的记忆太多,她只能阅读,而根本无法思考。
老道瞪眼道,“老道我都等了这么多天了,就想瞧瞧人是如何从蛋里出来的,你现在跟我说不让看了?”
然而少女看向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困惑。
小妖见状,赶紧从纳石中拿出一套衣服,轻轻一甩便披在了她的身上,毕竟再这么下去,秦源那一眨不眨盯着她看了很久的眼珠子,可能会干。
但是还是试着问道,“姑娘,你叫庄静,对么?你能不能记起,你曾经有个名字,叫苏若依?”
“我给你带了一杯果茶,你好像很喜欢喝?”
秦源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确定这就是苏若依。
秦源倒也喜欢听“小宝”、“小秦子”这种称呼,反倒是规规矩矩的“半圣”听着有些别扭——大抵,和图书是他自己也觉得,自个儿那德性有点不太像半圣?
“你说,你要给我做奶茶喝,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做?”
大约又过了一刻多钟,那凤凰蛋突然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
突然像个话痨。
秦源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苏若依离破壳而出不远了!
“滚,你才是鸡!”秦源当时就黑脸。
刚出蛋壳,她自是片叶不遮。
秦老狗又猛地一怔,就像后脑勺被人敲了一闷棍。
如此一来,她就可变回真正的庄静,从此摆脱凤凰之力的束缚。
这又不关老娘的事,是他非要的好吗?老娘……也不好意思不给,反正不关我的事,你们继续。
“赵档头的夫人,你真的那么讨厌吗?”
“淮安县……怀安县……你,有拿到那宝贝吗?”
“你与我一起睡了?竟然……是我自愿的?”
“你竟敢私自出宫?”少女又道。
“别打了,给点面子啊,我好歹也是半圣!”
……
旋即,又只见那凤凰蛋,忽然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连忙点头,把头点得像小鸡琢磨,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双眸泛红,眼前晶莹一片。
“这……”
秦源再也顾不得别的,连忙冲了上去,拉住她的手笑道,“苏若依,我说什么来着?我有没有说会让你出来的?有没有说肯定要娶你过门的?你看,我没有食言吧?哈哈哈,我跟你说,这段时间……”
不过很显然,庄静之所以选择在得到圣火后再自杀变蛋、恢复本体,是因为她的计划是亲自杀入妖圣妖域,而在这个过程中凤凰之力还能帮她,所以得到王火后,她不着急恢复本体。
只好愤愤而不舍地走了出去,然后守在洞口。
“动手,是不是动手?苏若依你以前不那样的,你变了!”
你想,它支撑了如此庞大的妖王妖域两千多年,滋养了里头至少上万头一品大妖、数十万头二品大妖、十六头妖将、一头妖王,却依然烧得旺盛,这得有多大的能量?
她退一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时间在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和*图*书
至于庄静有没有回来,秦源也不确定。
当然,秦源也不会拿王火去冲击成圣,毕竟一来这王火是所有人拿命拼来的,为的就是烧了妖圣妖域换人族太平,他自己用了算怎么回事?二来,目前来看用王火烧妖圣妖域是最保险的策略,因为他成为亚圣后也未必打得过妖圣。
一片又一片的蛋壳,在剥落!
刚开始,凤凰蛋没什么反应,倒是急出秦源一身汗。
所以无论如何,王火滋养区区一个蛋蛋,这点消耗量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到了傍晚的时候,蛋忽然猛地抖动了两下。
“圣火的话三天三夜,王火可能时间要久点。”小妖说道,“不过,有了四猊锻气台,可能又可以减少一部分时间。”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秦源顿时一愣,如遭雷击般定在当场,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因为小妖知道,秦源是怕从蛋里出来的不是苏若依,而是庄静——一个不记得他与苏若依过往的女人。但即便那是庄静,秦源也不会放弃,所以……他大抵是想给初次见面的庄静,一个好的印象。
现在,蛋又重新变成了金黄之色,偶尔能感觉,里头好像会动一下。
“对对对!”
但无论如何,苏若依是真的回来了。
既然如此,秦源也不打算问。
但是她不着急,秦源着急啊。
秦源也看着她。
秦源瞪大眼,默默凝视,却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吓到蛋里的那位。
“它在吸收,在吸收呢。”蹲在一边,秦源嘿嘿傻笑,有点像个顽童,哪里有半圣的样子。
这一刻什么半圣之尊,什么圣学会总舵主、墨岛钜子,又什么手握日月、再造乾坤、天下仰望……都和他无关了。
少女突然说道,“你是……乾西宫那个小秦子?”
因为苏若依没有提过庄静的事。
于是秦源立即掏出了凤凰蛋,将它摆在地上。
“嗯哼!”
两人相视许久,默默无言。
沐浴着金光,气息开始具象,渐渐凝结成一道曼妙的身姿。
小妖出了山洞,却看到老道身体贴在洞https://m.hetushu.com.com口的土墙上,耳朵就像一个收音器,稳稳地对着洞口……
小妖连忙说道,“老道你且出去,你知道那苏若依出来,穿不|穿衣服的?”
少女缓缓落地。
“是是是,我还杀了一个豹子精!然后,然后你说你下辈子会与我结成夫妻,然后我就信了,我……”
少女没理她,目光流转,又凝视着秦源。
看到小妖出来,老道朝他“嘿嘿”一笑,假装看天,“哎呀,天气真好啊。”
秦源内心猛地一颤,继而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雀跃起来。
或许是苏若依没有想起庄静的事,有或许她已经想起,但是不想说呢?
……
她……是庄静,不是苏若依?
小妖看不下去了,“行了,这牛鼻子老道逗你玩呢,你魔怔啦?”
“不是不是,我觉得有点道理的,”秦源忽然笑呵呵地看向小妖,“不过我孵起来慢,这样吧,要不然你变成狐狸的样子,然后抱着蛋?你看你毛茸茸的……”
在满目的金光之中,一缕纯净的气息缓缓从破碎的蛋壳中飞了出来。
眼泪,便扑簌扑簌地从她的眸子里滑落下来。
不过,老道在现场,他会不会转述给许凤龄,这就难说了。
“你又跑来我家,赖着不肯走。”
随后看着他,温柔地喊了一声,“小秦子……”
第二天,按照原定计划,秦源便带着苏若依、小妖和老道,去了京城!
又在山洞修整了一晚上。
“我怀孕了……哦,我没有,但是我做了虎头鞋,你说不好看……”
那不是苏若依,那是跟他毫无关系的另一个女人,她叫庄静……
无论是样貌、神态,还是身形,抑或是胸……什么形,这肯定是苏若依!
一晃,五天过去了。
而就在这时,少女终于停止了回忆。
二则,王火之气和圣火之气其实都一样,都是天地本源初气,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储存的量不同而已,所以圣火能做到的,王火肯定也能做到。
这都无妨,重要的是她记得她是苏若依,这就够了。
小妖顿时咬了咬牙,眼里闪过不友善的光m.hetushu.com.com,“有……这么明显吗?”
据说秦半圣被他未过门的媳妇苏若依,揍了很久。
老道无言以对。
少女平静地看了小妖一眼,说道,“你是妖?”
少女看秦源的眼神,开始柔和了起来。
于是连忙问道,“想啊,当然想,你赶紧说说!”
嗯,无论秦源是不是半圣,老道依然叫他小宝。
日出日落,朝阳变夕阳,夕阳变黑夜,黑夜中又迎来清晨。
于是今天一大早,他特地飞到山上的一条小溪边,好好洗了个澡,连头都洗了,顺便还摘了些很好闻的花,在衣服上磨蹭了一遍,这样子就算洗香香了。
唯有眼泪盘旋在眼眶里,倒映着那个少女的身姿。
于是大松一口气。
你可以不记得我,但是我一定不会放弃你,因为我知道如果你记得我,也不会放弃我。
两个人在一起,很多事没必要刨根问题。
这一声“小秦子”,终于不再那么机械了,那语气、那声音,便是苏若依无疑了。
却见苏若依又转头,看了眼小妖,清亮的眸子微微一眯,透出一股冷冽。
小妖清了清嗓子,但终是没说话,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转头看洞外的天。
“不是,那、那是误会,你听说跟你说啊!”
秦源立马说道,“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多久都得等,不着急!”
秦源一声不吭地听着,不敢上前半步,也不敢插半句嘴,就怕打断她回忆的进程。
老道捋了捋花白的胡须,一脸笃定地说道,“凤凰蛋,终归也是蛋吧?这个你得孵啊!”
要不是得留着烧妖圣妖域,秦源都想直接拿它涨修为,多了不说,将它吸收完以后,突破亚圣,晋升至接近圣人的境界是肯定有的——至于为什么说接近圣人而不是成圣,则是因为人族到现在为止从来没出过圣人,所以秦源也不敢揣测“成圣”到底需要多少本源初气。
“你还在妖域立功了,有两条大蛇,你杀了一条?”
同时又很焦虑,比如担心里头的苏若依被雷劈过,还能不能出来之类的。
“哦,你是我清正司密探!”
这时老道、小妖也都好奇起来,和-图-书不约而同地围在凤凰蛋周围。
“听说你要抓赤鲵,后来抓到了吗?”
没多久,山洞里就传来了秦半圣的“鬼哭狼嚎”。
老道笑话秦源与那世俗公子一般,不过小妖这次却没有笑他。
小妖当时就黑了脸,“从现在起,三天内别与老娘说话!”
秦源顿觉头顶一道光照耀下来,整个世界又晴朗了!
那短短的几十公分的距离,就仿若跨越了五百年的天堑,让他没法再上去一步。
一则蛋壳现在碎裂了,每天都需要他的半圣之气来勉强维持,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少女在空中悬浮了许久,终于眨了眨眼睛。
无论怎么说,秦源的确是望穿秋水地等待着苏若依的破壳而出。
秦源呆立当场,不知何言。
小妖见此情形,亦不禁心中微微一叹。
立即上前一步,只想拥她入怀。
这一刻,他只是小秦子,一个满脑子想着骄奢淫逸的小朋友,偶尔做了点大事,也不过是被良知蛰了一下灵魂,不得不跳起来奋发一把罢了。
“孵?”秦源摸了摸下巴,感觉有点道理啊,“那不然,我抱着睡?”
幸运的是,许凤龄不在现场,要不然作为一个客观、中立的历史见证者和记录者,这件事他是一定要详细描述下的,而且应该会归类在“逸闻轶事”这个板块。
“司正大人很生气,说你是个浪荡子,我与他吵了一架,被关起来了。”
不过半刻钟以后,秦源以半圣的神识观察凤凰蛋,便顿时察觉,那蛋蛋正在如饥似渴地吸收王火的本源初气。
老道嘿嘿笑道,“小宝,你想让它快点出来吗?”
却见那少女一脸清冷道,“公子,你是?”
根据羊皮卷的记载,庄静最初的计划是,先用王火烧了妖圣殿,再夺圣火,然后她自杀变成蛋,再沐浴圣火之光三天三夜,便可破蛋而出。
三则,王火的储量是绝对够的,至少不可能因为凤凰蛋用了一点,烧妖圣妖域就不够了。
秦源寸步不离地守着凤凰蛋,白天坐在它身边,晚上又搂着它睡觉,确实跟“孵蛋”也差不了多少了。
冷声道,“火岛……你跟她睡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