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九十八章 半圣!

第五百九十八章 半圣!

甚至于,很多人都已经将渡劫、半圣、陆地神仙,乃至更高级别的修者,认为只是传说罢了。
现场一片死寂。
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程中原同样淡淡道,“疯与不疯,就待由后人评说吧。”
但他似乎还没有。
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手握二十万精兵,做了几十年朝廷西南王的他,是真的不愿意做“反贼”啊!
大概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剑奴缓缓抬头,看了一望无际的苍穹一眼。
他终于渡完劫了。
“许凤龄,你要作甚?”
“程、程中原!连你也反叛朝廷?你们、你们都疯了吗?”
说罢,化作一道青色的光,直奔秦源而去。
电光很块就汇合到了一处。
“这般人物,却终是难逃这下场。看样子大成的气数,还远远未尽!”
本来也想上的陈世番,这下彻底不想上了。
也不负,昔日恩恩怨怨一场!
却不想,看到了秦源回墨岛的一幕。
那三道天雷,不但劈在秦源身上,同时也劈在他们的心间。
这便是天意么?
但他依旧努力地睁大眼,瞳孔对着那颗凤凰蛋。
他更没有忘记,后来他亲自来到钟府门口“负荆请罪”,钟府上下敲锣打鼓的场面。
换句话说,这世界已经五百年没有出过超然于世的存在了。
可……还是好想飞到天上去,去你那里歇一歇啊。
就这样,他们也意外地看到了秦源渡劫的一幕。
杀他会引发什么,没人敢想象。
两人一合计,本想上去跟他打个招呼,然后还没等过去,只见秦源又迅速御剑,往怀安县方向飞去。
若至程中原这样的一品,哪怕无半点官职在身,便是当朝宰相,见了他也必须拱手行礼。
“好,我记下。”
这个时候秦源其实很想对m.hetushu.com.com小妖笑一笑的,以展现出他看淡生死的豪情,可惜他笑不出来,因为他觉得自己亏欠这只小狐狸太多了。
“哼哼,他现在不死也废了,尔等还不上去速速诛灭此贼,更待何时?”
渔长老闻言,登时毛发倒竖,横剑一指许凤龄,大吼道,“你敢?!”
另一个穿青色长袍地点点头,“定然活着。天劫下了三道雷,就正好有人替他扛了这三道雷,这般机缘和气运,也只有半圣会有。”
之前的天雷,都是青色的。
灰衫男子正是程中原。
他整个身体都在抽搐,双眼开始发黑,意识就像是堕入了无尽的深渊,渐渐地消失。
渔长老手持长剑,带着一抹阴冷的神色,飞至秦源身边,随后狠狠一剑,朝他的脖子砍去!
他想起身逃跑,然而别说跑,就是站起来,他也做不到了。
这半圣,即便会被杀,也绝对不可能死在他的手上。
两人自先前一战,重伤被秦源释放后,便承诺再不与秦源为敌。
这一刻,某种诡异的气氛在蔓延,就像是毒药,慢慢地爬上每个人的心间。
在剑奴眼皮子底下他们自是藏不住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不过如今钟家五百年基业被毁在即,这小子也即将死于自己剑下,一想到这陈世番心里就阵阵波涛起。
秦源在心里喃喃着,但终是支撑不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她穿着淡黄色的长裙,手里捧着两杯果茶,告诉他那是从城东哪家果铺买的,还带着冰呢,可好喝了。
秦源:“???”
却就在这时,只听渔长老一声冷笑,打破了平静。
结果就被剑奴安排在城墙上,负责堵截可能来帮秦源的援兵。
然后就碰到和-图-书了皇帝和剑奴。
许凤龄见状,便也用正气裹起小妖,本来也想扛在肩上,但是一想秦半圣好像小气得紧,要是被他知道摸了他的女人,大抵要撒泼,于是便让她趴在自己的意剑之上,随后跟着潇洒而去。
蛋竟然没有碎,但是表面已经龟裂,且再无动静。
秦源浑身猛地一震,体内气息轰然暴涨,然后沿着经脉疯狂乱窜,就像是乱世的溃兵,或是草原上受了惊的兽群,根本无法压制。
“对了,我这书上说,半圣的血是上等的圣药,有起死回生之效。”
秦源做梦了。
第三次天雷,看样子要如约而至了!
他好像看到蛋碎了,有个人从里头跳出来。
昨日,他们飞临外海时,发现官军舰船集结,似乎要攻墨岛,便远远地在一旁看热闹。
而不远处,正在紧急为皇帝疗伤的剑奴,虽目睹了一切,却亦无可奈何。
这一剑,为他那战死的二弟樵长老,也为死在秦源手下的众剑士!
陈世番也暗自提了一口气,手中的家传宝剑微微一震。
这一笑一去,便是渭南许家五百年的基业。
眼见两人远去,剑奴眼中的光也渐渐黯淡了下来。
许凤龄正要出手,却只见天边又飘来一道赤色的光。
……
许凤龄淡淡道,“我要带他走。”
还可以带黄色的吗?
穿过了凤凰蛋。
因为他看清了,那黄色之物就是……凤凰蛋!
就这么静静地躺在他的胸口。
秦源同样目瞪口呆。
没错,在雷电落下之前的瞬间,凤凰蛋精准地飞到了乌云中央的正下方。
再劈在了秦源的腹部。
你说的对,剑仙之门是挺好的,我做了个陆地神仙,天下至强。
他就说,下次给她做奶茶,奶茶比这更好喝……可是他始和_图_书终没有为她做过。
渔长老这下彻底震惊了。
为什么这次却青中带黄呢?
另一个说道,“嗯,这个需记录下来。对了,你看他睡觉还磨牙,此异象当作何解释?”
在秦源之前,五百年来,世上再没人渡过劫。
半圣……按照旧礼,半圣亦是圣,见半圣如见圣上,天下之民需行跪拜礼。
然后,耳边出现了篝火燃烧的噼啪声,以及两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对话。
“行,咱多弄点儿……”
而青衫男子,自然就是许凤龄了。
“苏若依……”
这一刻,他蓬松的花白头发,霎时间一片尽白。
不知道多久,他忽然从那个世界抽离了出来。
两三里外,两个身材修长的男子,坐在城墙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远处观看的渔长老,眼皮子微微一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一声脆响,渔长老手中长剑猛地一震,却是震得他虎口发麻,几欲脱手!
大仇得报,快|感自然也是有一些的。
老哥啊,你也看到了,这都让他跑了。
其中一个着灰衫的说道,“他应该还活着。”
渔长老大骇,待看清来者后,更是怒不可遏。
别看老甲、剑奴好汉剖腹来参见,抛开事实不谈地替他扛了两下雷,可他到底是没有做任何准备,尤其是第一下,因为要保持隐身他连体内的气息都没有动用分毫,因而依然受伤极重。
此时,眼看渔长老就要动手,程中原便叹了口气,说道,“凤龄兄,我明白了。我们,也是他的机缘之一啊!”
渔长老心中焦急,连忙冲身后一众人喊道,“你们等什么,杀了这秦贼啊!”
许凤龄重复了一遍,“我要带他走,你们拦不住,除非剑奴来!”
“就说……半圣梦中亦磨砺不止吧。和图书
同样躺在一片碎瓦砾中的小妖,此时也看着他。
秦源躺在地上,绝望地看着依旧漂浮在空中的那朵乌云。
陈世番紧了紧手里的剑,他打算第三道雷落下后,第一个冲上去,然后给秦源一个痛快。
按照你的话说,这算不算很扯JB蛋啊?
“然也,要不然怎会到此?”
凤凰蛋从空中掉落,恰好掉在秦源的胸口。
五百年啦!
然而当雷电落下时,陈世番忽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天雷正是从那里下来的。
而在这个世界上,自三品大宗师始,便受万人膜拜。
这是刻在每一个修行者血液中的恐惧与敬畏。
……
做了很长很长一个梦,梦里很热闹,人影来来往往,人们说说笑笑,蒸屉里冒着热气,货郎挑着担子摇着拨浪鼓,有艺人在玩杂耍,嘴里喷火的,脚上蹬缸的,有人在叫好……倒是他喜欢的氛围。
毕竟,在陇西,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过。
兀自立在城头的程中原,看着那道光影远去,不禁苦笑了一声。
青衫男子也笑了笑,看着灰衫男子说道,“中原兄,你什么想法?”
自那以后,两人结伴漂泊江湖,游历人间,再没有回到各自的家——毕竟,一旦回家,他们必然会被皇帝征召的。
想到这里,他便艰难地侧过身去,看了远处的小妖一眼。
一个说道,“凤龄兄你看,七天七夜了,他都没饿死。我就说半圣扛饿吧?”
灰衫男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又说道,“可是他好像还差一点气运。那狐妖起不来了,现在没人能帮他了。半圣……应该不至于躺着,别人也剁不烂吧?”
此时,乌云中能量涌动,眼看第三道雷就要劈下来了。
无论他是死是活,他都是半圣。
“可是,如果任由hetushu.com.com五百年来唯一的‘半圣’陨落,我怕是会成为整个人族的‘反贼’啊!”
“啊,那要不先取点?等他醒了怕是不太好商量。”
“铛!”
秦源救过他。
再说,就算是第三道雷被自己硬抗下来了,那陈世番等人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光他,在场所有人都面色为之一滞。
这些都在他的心灵深处,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现在皇帝伤重,若是断了他的输气,怕是立时便死!
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半圣。
说完,大袖一挥,散出一股劲气,裹起秦源悄悄落在他的肩上,遍御剑而去。
他可从来没有忘记,那日秦源带着钟家两父子,扛着拜妖会大护法的尸体,连夜去自己家“报捷”,害自己被亲爹揍得三天下不来床的事情。
“仙灵现,半圣出,荡平妖域,开万世太平……呵呵呵!”
第三道雷,终于落下!
想起当初怀安县曾发生的大战,两人又好奇心起,想看看秦源又去那作甚,于是闲着也是闲着,便跟了过来。
然而不知道怎么,他对秦源还是有些同情,甚至惋惜。
……
许凤龄大笑了一声。
因为从此,许凤龄也是“反贼”了。
程中原想到这里,便跟着大笑三声,眨眼也腾空而起!
但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重新见证了历史。
一众大内高手终于鼓起勇气,冲了上去。
“轰隆隆!”
这点,连陈世番都犹豫了,更别提那些大内高手了。
那赤光掠过这些高手的身体,就像是一阵大风刮起落叶,轻松地将他们吹得四下横飞起来。
然而这一剑离秦源脖子仅有数公分时,便被一道耀眼的青色光芒挡住了。
乌云再一次翻滚,一条条电光在其周围游走。
秦源心道,看来是渡劫无望了。
所以,杀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