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七十一章 破解的方法

第五百七十一章 破解的方法

“现在说这个,不觉得太迟了么?你们太蠢了,活的苏若依或许能让我交出桃子,可她死了,我除了复仇,别无他念!”
说道,“不,我觉得庄静在偷凤凰蛋之前,一定给自己留下了什么信息,好让自己回忆起前世来。毕竟偷蛋总是有目的的,她要是记不起目的,偷蛋又有何用?”
说完,老甲和剑奴,带着昏迷的钟瑾仪,飘然远去。
他话音一落,只听空气中传来炸雷般的怒喝!
随后,剑奴淡淡道,“秦源,我会救活钟指挥使的。你有十天时间考虑,要不要拿桃换她……说白了,那桃在你们手里,毫无用处。”
却在这时,他忽然感觉空气中,不知何故莫名出现了一股磅礴无匹的能量。
尚牙沉吟了下,说道,“倒也对!只不过,轮回这么多次,记载信息之物,是否已经遗失了?”
声音,却已出不了口。
尚牙看向还在与剑奴纠缠的秦源,大吼道,“傻小子,过来!”
朝廷,确实有负于他……
尚牙点头道,“确是如此。不过,他当年是给庄静的,没准跟庄静说过怎么用。可惜,庄静不知何故,不用此桃,非要去火岛偷凤凰蛋,以这种方式来永生。”
秦源抱着狐狸,悄然落地。
然而剑奴的身影比他更快,抢先一步,在钟瑾仪落地前,掠走了她。
老甲要捏爆秦源的蛋,秦源要毁了老甲的桃子,双方僵持不下。
说着,他举起桃子,握在手心,大声道,“还打吗?要打,我就先毁了它!”
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石头人再度攻来。
两人都不由心念大动。
这压迫力,太强了!
而程中原和许凤龄也没好到哪去,两人也无不血染衣襟。
“那好!”
眼看凤凰蛋即将破碎,秦源登时双目一红,毛发倒竖。
老甲微微一惊,旋即就看到一道青龙般的天雷在他头顶直劈下来。
两人都重伤,但是未死。
秦源不再理他们,一脸心疼地看向狐狸。
这一刻,他才懂,剑奴为什么叫剑奴。
无论他修为多强、地位多高,他始终只是柴家的“奴”。
老甲地阶上品的贴身宝甲金光大作。
“想好了!我数一二三,我把桃子丢给你,你把蛋丢给我,如何?”
和图书秦源身上各种加成,本来就远远强于普通一品大宗师。
尚牙的身影渐渐消失。
正是这一躲,一个白色的身影,如同预判到了他的动作一样,出现在了他的跟前。
说罢,他将手里的桃子,轻轻丢了出去。
所以只要对柴家有利,对柴家天下有利,别说暗地偷袭、出尔反尔这种事,就是再不体面的事,他都愿意做!
“这样的话,就不能不杀他了啊!”
“仪儿!”
此前,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老甲身上,因为感觉他出尔反尔的概率更大。
尚牙点点头,“老夫听说这火凤凰的轮回,也有破解之道,若是庄静当年知道此道,或许也记载在那信息之中。”
对峙数息后,见老甲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毁了吧!”
老甲一咬牙,奋力躲避。
顿了顿,又叹气道,“事到如今,她关于庄静的记忆早已消失。即便你再孵化她出来,她也说不出什么了。不过,你既然是剑仙说的天选之人,没准细细参悟,能悟出此桃用法。”
老甲点头道,“当然可以!”
剑奴定睛看了尚牙一眼,呵呵一笑,“老伙计,一百多年没见啦!”
此时程中原和许凤龄,已经被捆妖绳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心中,终于杀意顿起。
而那凤凰蛋,终于安然无恙地飞到了秦源手里。
轰隆隆!
钟瑾仪浑身气焰高涨,手心一团紫色之气凝结,依旧如往常一般清冷,面无表情地朝剑奴的那一道紫金之气拍过去。
而许凤龄此时已然目瞪口呆。
而他自己,则手持吟霜剑,大步踏空,朝剑奴冲去。
卸去了尚牙一半的力道!
“去吧,妖王快现世了!你要完成剑仙没有完成的事,才不枉这些大机缘。”
秦源近乎绝望地大吼一声,此时他全身的正气轰然爆散,双目血红,披头散发,形同疯魔。
程中原和许凤龄神色一滞。
秦源如一道光般抵达战场,先一甩大袖,爆发出摧枯拉朽的罡风,瞬间将程中原的三柄意剑卷入其中!
“这就是仙灵第一的谷蛟么?”秦源稳住心神,冷声道,“原来,谷蛟竟还有此等神力,难怪要剑奴亲自出马才能降服。”
抬手间便击败两个一和图书品大宗师,他们怎能不惊骇,又不狂喜?
秦源并非没有想过,他们会出阴招。
一道紫金色的光骤然激射而出!
程中原当即喷出一口鲜血,从空中跌落。
可这就是事实。
只这一幕,就已让一向镇定的钟瑾仪脸色微白,心悸阵阵,甚至手心微微出汗。
正如,他们始终不肯对那只九尾狐,痛下杀手一样。
许凤龄同样坠落至地面。
老甲淡淡一笑,“想好了?”
许凤龄也是一样。
身为皇帝,老甲拥有多少法宝,怕是世人难以想象。
那巨蛟长十余丈,有一对锋利的双爪,其爪摊开就有半人多长,它遨游于半空之中,居高临下,有睥睨天下之势。
尚牙摇头道,“这个老夫就不知道了。”
“你们,有这本事吗?”
“轰隆隆!”
“那,她那么多次轮回中的记忆呢,会消失还是保存?”秦源忙问。
他在心中嘶声裂肺地呐喊。
他不知道,自己算是高估,还是低估了剑奴。
加上程中原又受着伤、打了这么久正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自然无法抵挡秦源。
“行了,别去送死了。”
秦源掏出凤凰蛋,凝视许久。
九尾狐顺便变小,回到正常狐狸的大小,默默地钻入秦源温暖的怀抱之中。
他们毁了我的一切!
说道,“你听好,此桃是当年剑仙为助庄静,也就是现在的苏若依培养先天仙气所用,说它为仙桃丝毫不为过,它蕴含的仙息,是仙灵所无法比拟的。后来苏若依无意修仙,剑仙就将其封印与此,言明五百年后自有人来取,现在看来他说的那人就是你了。”
他侧身一躲!
他不可能接受,苏若依在他眼前消失。
说罢,只见他五指微微一动,悬于其手心的凤凰蛋,便忽然传来阵阵“咔擦”之声。
“难怪……”秦源说道,“它看上去十分坚硬,怕是用剑都劈不开。”
桃子与蛋交错的一刻,忽然只见剑奴伸出干枯的指尖,朝凤凰蛋轻轻一点。
尚牙面无表情道,“想报仇,此桃便断不可给他们!”
那一刻,秦源眼前骤然一黑,全身血液猛地一凝,感觉全世界都静止了。
老甲沉声道,“苏若依必须死!因为她不死,一旦妖王现世,她和-图-书体内的火凤凰就会受到妖王感召,将她变成另一头大妖!只要封印在蛋中,才能避免此祸!我们是在帮她!”
每踩一下空气,空气中就凝结出一团霜雾!
但他知道,自己犯了或许终身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
程中原坐在地上,看着秦源兀自叹道,“果然是天选之人,才短短几天,修为又翻天覆地了!”
叹息过后,他正要收起桃子,准备出手。
意念一动,表面已经龟裂的石头人再度朝老甲猛扑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该死!
秦源收好凤凰蛋和仙桃,这才想起城东激战正酣,于是立即全速飞去。
却见林中大火处处、大坑遍地,焦土中到处都是残肢断骸,殷红的鲜血侵染着大地。
再看秦源,只见往日精神奋发的少年,此时目光冷峻而沧桑,如同垂垂老者。
蛋壳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
剑奴收了笑容,不屑道,“你不懂,因为你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朋友。”
然而她根本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狐狸也双目含泪地看着他,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千钧一发之际,他只得大喊一声,“停!”
秦源心头巨震,但随即又道,“那好,现在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管是真是假,我现在只要你们把蛋给我,我来保管。”
夺他手里的桃子,是真!
侥幸,与那天雷擦肩而过!
程中原……那可是一品大宗师啊!
却不想,尚牙这一击是假!
然而秦源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就像一头困兽,疯狂而嗜血。
秦源沉默了下,然后说道,“不管有没有遗失,我都要想办法去找找看!或许她自己忘记了,但那东西就在她身边呢?”
剑奴见状后撤几十丈,大声道,“秦源,只有老夫能救他!”
“结束轮回,回到当初的庄静。”
秦源瞳孔猛地一缩!
蓦地,程中原苦笑一声,问,“那万一,我们依然要杀你呢?”
秦源本想追上去,却被尚牙拦住了。
“一!”
“三!”
无数阵法顿时砸在许凤龄身上,与此同时九尾狐也一爪挠在他的胸口。
而他身后,竟隐隐盘起一条青色的巨蛟。
所以待他发现剑奴出招时,已经完全来不及阻挡了。
尚牙https://m.hetushu•com•com苦笑道,“此事我亦不知。若是我知道,他们二人也不会放心离去了。”
如同一阵风掠过,桃子便到了尚牙手中。
老甲不闪不避,只是大袖一甩,袖中便出来一物,化作数丈高的奇山一座,稳稳地挡住了秦源那磅礴的剑气。
秦源深吸一口气,冲尚牙深深一拜,说道,“多谢战神指点,弟子感激不尽。”
“苏若依……”
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便发现自己的七把意剑,也已被秦源的风暴卷入其中。
尚牙跟着淡淡一笑,“剑奴,柴家气数已尽,何必如此执着呢?这裱糊匠,当得就这么快活吗?”
空气中回荡着他最后的声音。
秦源没说什么,轻轻伸手。
剑奴说道,“天下仙灵之力,谷蛟其实占其七,剩余十七个才占其三。秦源,你是天选之子,我们不想杀你!你把桃子交出来,带着蛋走吧!”
剑气化霜,缭绕于山间,风景奇美。
仪儿!
随后又身影一闪,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
双方看似都已力竭。
尚牙说着,将桃子递到了他的手里。
老甲收起奇山,虎躯一震,顿时浑身正气爆棚,衣袂飘飘,烈烈作响。
老甲道,“蛋可以给你保管,但你要交出桃子!否则,为除人族后患,我只能毁了它!”
秦源浑身一颤,气血上涌,双合道的彼此感应,让秦源也喷出了一口血来。
秦源盯着老甲手上的蛋,缓缓倒计时。
老甲和剑奴对视了一眼。
众人齐齐跪了一地。
嗯,它应该亲眼看到苏若依被杀了。
蜷缩起身体,伸出粉红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哪怕下一个孵化出来的苏若依,对他毫无感情、毫无记忆,也远比永远消失的要好。
却还是被那天雷的余威所伤,顿觉浑身气血一荡。
钟瑾仪当空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说一句话,就从空中陨落下来。
程中原和许凤龄对视了一眼。
眨眼便至。
老甲双目一瞪,瞳孔中满满的,都是一张苍老的、带着冷笑的面孔!
秦源淡淡道,“两位,照道理你们杀我这么多弟兄,我不杀你们不足以服众。然,当今天下妖孽横行,有你二位一品大能镇守,总归对人族有利,故而这次,我不杀你和-图-书们。”
“噗!”
秦源冷声一笑,掏出桃子捏在手中,大声道,“那我也毁了桃子!”
大喊,“总舵主威武!总舵主威武!”
不过,圣学会人虽损失过半,但还有近万,一个个大阵生生不息,顽强地发动着反击。
“小宝,朕不想杀你!但你若再不收手,那朕就只能下万难之断了!”
而就在这时,他猛地看到一道惊鸿般的身影,忽然出现,随后拦在了凤凰蛋的跟前。
秦源纵声一笑,悲凉的笑声让方圆数里之内的草木,为之一靡。
秦源微微一怔,忙问,“那如何用它?若我服下此桃,必能击败剑奴和老甲,救出钟瑾仪!”
他们知道,秦源终归是手下留情了。
尚牙淡淡道,“不,我的朋友是天下所有人,你同样不懂。”
“小妖姑娘,不要再拼了,否则我们就只能联手杀你了!”程中原说道。
圣学会……战神……尚牙!
他飞到尚牙身边,浑身肌肉颤动着,说道,“尚牙,他们杀了仪儿,杀了苏若依!”
“二!”
剑奴虽重伤,但终究是超然的存在,而她不过二品的修为。
紫金之气砸在她身上,轰然爆炸。
雪白的狐毛上,血迹处处,伤痕累累。
秦源双目赤红,不顾一切地朝钟瑾仪飞去。
那巨大的身体与空气的摩擦之下,泛起阵阵青色的雷光,轰隆隆、轰隆隆,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就在秦源急速接近剑奴时,老甲轻松地躲过了石头人的一击。
半空中,九尾狐也与两个一品大宗师鏖战正酣。
但是他没想到,竟然是号称天下第一的剑奴出此阴招。
而与此同时,老甲也将凤凰蛋,轻轻地丢向他。
这一声大吼,声动云霄,终于让秦源恢复了些许理智。
剩余的圣学会弟子,此刻见他,犹如见神人天降。
秦源心头猛地一震,“破解之道?是指……”
他怎么没想到,短短几天不见,秦源的修为竟又提升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秦源冷声道,“我妻苏若依被皇帝所杀,我妻钟瑾仪被剑奴重伤生死未卜……而我曾一度拿你们当知交好友。如若你们再对我兵刃相向,我不确定我心念会否成魔!到那时,我是天下的罪人,你们也是!”
尚牙一掌向老甲拍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