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六十五章 墨家一品大宗师!

第五百六十五章 墨家一品大宗师!

却听阿六呵呵一笑,“我只是问你还有没有,又没有跟你说一定有。是你自己陷入了自己的执念之中,非要与我一较高下。你说,你跟一个纸人较什么劲呢?”
自家男人啥样,她们还能不知道?
秦源皱了皱眉,“心声?”
只好说道,“那你说说,还有什么理由?如果你胡说八道,我肯定发飙!”
设下了一个隔音结界。
其实根本不用等秦源说,她们就能猜到,那个什么“三哥”肯定是秦源杀的。
却听阿六又说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所以当你在问我的时候,你只是在问心。而当我回答你的时候,你听到的只是你自己的心声。”
说完,他就笑呵呵地看着秦源。
连他都办不到的事情,自己就能办到?
“义分大义小义,我与景王、庆王是小义,为天下是大义。”
等着吧,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让你给三哥陪葬的!
说完,又冷冷地看了眼秦源的背影。
那些能量如此的纯净,如此的醇厚,一如人类历史的长河,缓缓淌入他的经脉,冲刷了一切污垢。
高个红发人见横行又爬回了地面,立即问道,“怎么样,底下究竟有什么?”
见秦源飞向衙门口方向,而且身边还多了个人,苏若依、小妖和钟瑾仪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此时能看到,井底有两条通道,一条往南,一条往北。
无论是朝廷还是火岛,现在都拿他当工具使,这是好事。
“呵呵,急了,一点城府都没有!”
书魂之力,果不欺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畔又传来了“嗡”的一声轰鸣!
“还有呢?”阿六又问。
“我擦……”
先挑安全的来!
此时,柳下月指着露出来的洞口说道,“这就是那口井了,当初为了掩饰它,我们把井口给凿了,又做了这个假山。”
两个火岛人不由大惊。
秦源心里日了狗,心想老子不是渔翁吗,怎么又在食物链最底层了?
怎么说呢,之前和_图_书秦源是不屑于跟一个纸人比智商的,但是他现在被阿六挑逗……挑衅地认真了!
秦源终于忍不住,瞪了它一眼。
柳下月摇摇头,说道,“我未曾见过剑奴大人,不过我有与剑奴大人直通密函之权,这些年我们互通书信,至少有十来次。半个月前,他来信时就让我准备接待你了,说天底下唯有你可解此井之谜。所以,秦公公你勿要着急,好好想想此井当如何破之。”
秦源回过神来,冲她们微微一笑,“我没事,而且很好。”
秦源倒吸一口冷气。
横行立即钻进了黑洞之中,然后立即在里头横冲直撞。
“你为何要冒险来此?”阿六继续问。
两个红发人也笑了笑,同样看向他。
柳下月带着众人来到县衙,又一路杀进去,穿过大堂、后院,来到了后堂。
而那纯白,正是书魂的光芒!
“得到宝贝会如何?”
其中一个个子稍高的问秦源,“秦源,阿姆利番答何在?他怎生没有同你一起来?”
唰!
要说这机关是枪是炮是暗箭他都不怕,毕竟横行防高血厚,一下两下未必能把它怎样。
显然,这是一口枯井。
横行下行大约三十多丈之后,方才落到底部,这期间没有遇到任何妖精,或者不科学的玩意儿。
到底之后,它立即飞起,将薄薄的身体猛地贴在了墙面上。
来吧,火岛!
秦源听罢,不由心想,剑奴为什么就如此确定,这井只有自己能破?
是了!
这一次,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轻畅之感。
“我他吗怎么不配了?”秦源忽然大怒,“老子来到这个世界,有人为我拼过命,我也为别人拼过命!一开始我只是为自己身边人拼命,现在我为所有人拼命!这世界有很多人,市井奸商、街头乞丐、富贾乡绅、贫苦大众,这里头有很多我喜欢和我不喜欢的人。但是我不想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死于妖精的手里,所以我才来到和图书这里,你懂吗?”
几道白色的光点,几乎贴着横行的身子飞了过去。
“废话,可以变强啊!”
这个井肯定跟剑仙有关!
“我觉得这里有宝贝。”秦源答道,“另外,我怀疑这里跟皇帝有关,我想知道更多关于皇帝,或者老甲的秘密。”
他感觉自己已经与天地融为了一体,自己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能看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节。
后堂的小院子里有口假山,柳下月一脚将它踹翻了,只见山下立即露出了一个直径约半丈的洞口,里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可以把生物变成石头?
秦源当场就要炸了。
高个子说道,“怎会这样?这地方明明没有大妖的!而且我三哥修为不输于你,你都能跑出来,为什么他就不能?”
他可不想这仅有的天字甲等的机关,化成一堆石头。
想到这里,秦源就又兴奋了起来。
想了想,这次他派出了心腹大将阿六。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是剑仙设计的,所以这个世界的人,根本就猜不到答案!
却是隐约能听到一阵阵呜咽之声,有点像风刮过,但又有点像有人在里头哭泣,令人毛骨悚然。
“小秦子,你怎么了?”苏若依在轻轻地问他。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呢?都不能接受,但是我觉得你比它聪明,不用我控制自己就能应变,所以派你去成功概率更大!”
落底之后,借着横行的螃蟹眼,大约能获得三丈左右的视野。
所以,只有这个井也是剑仙设计的,剑奴才会觉得,这井下的机关,依旧只有自己可破!
除了泡皇妃,天底下有他办不到,而自己能办到的事吗?
个子稍矮的一个赶紧给了高个子一个眼神,然后说道,“我们自然是相信秦先生的,只是对于三哥的死,我们很难过,还请几位见谅!”
小妖也跟着说道,“就是,又想夺宝又想平平安安,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在井口盘旋了一https://www•hetushu•com•com会儿,它忽然又用意识对秦源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从墨岛带来的那个石头人,它本身就是石头?”
阿六沉默了下,“我懂……”
当然,秦源也有些不信,底下有什么大妖能毁掉横行的,只是为了更保险点罢了。
血液、经脉、血管、筋骨、皮膜……一切的一切,都在自己百分百的观察与控制之中。
两个红发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心想,难怪朝廷明明已经发现了这里,却怎么拿不到那宝贝!
钟瑾仪补刀,“不信就去报官!”
掉到坚硬的地上后,如同石块落地,碎成了无数片。
一秒后,受到地心引力,它们又纷纷跌落下来。
那,那是百家圣人之像!
“那解开皇帝的秘密又如何?”
于是立即冲出重围,跟在他的后面。
在书魂的光耀之下,他感觉一股股清澈的能量,正疯狂地涌入自己的体内。
阿六终于不情不愿地从秦源的怀里飞了出来。
“那你杀了景王、庆王的父亲,是义吗?”
可这种类似于魔法攻击的手段,就完全不讲道理了啊!
毕竟,柳下月说过,剑庙派了三波高手下去,只出来一个,还奄奄一息了。
秦源精神高度集中,连忙指挥横行避让。
接着紧贴着墙面,缓缓向前蠕动。
他这话一说,后面的苏若依等人就不乐意了。
横行撒开蟹腿,侧着身子快速向前奔跑,把坑道里到处乱飞的不知名小虫子吓得到处乱窜。
现在,我是墨家一品大宗师了!
理由?会叫的狗是不咬人的,闷不吭声的那才危险呢。
秦源猛地一怔。
然后笑了笑,对秦源说道,“你说得没错,这就是为什么要你来的原因。剑奴大人说过,别人或许不可以,但你一定能行。”
从自己的体内,他仿佛能看到云卷云舒、日起日落、花开花谢……那是属于自己的宇宙。
秦源说道,“我知道为什么那些人都有去无回了,底下有很强hetushu•com.com大的能量镇守。那些能量足以不讲道理,一品大宗师未必都能扛得住。”
往南的一条寂静无声,往北的一条呜呜作响,听上去很恐怖的样子。
我,只是晋升了!
秦公公,要不你先去送个死?
所以很明显,等找到要找的东西后,双方难免要火拼一场。
秦源毫不犹豫,立即撤回了横行。
那光点拖着长尾,看上去像是蚕丝一般。
“你这蛮人,说的是什么话?难不成就只许你家三哥出来,不许我家小秦子生还了?”苏若依气道。
小妖、钟瑾仪、苏若依……方才的一切,又回到了他的视线。
秦源二话不说,就让横行选择往北的那条。
而就在它话音刚落的时候,秦源忽然看到眼前泛起一道白光,耀眼异常。
而在这片纯白之中,一张张画像在他眼前飞快的掠过。
他这么想,苏若依等人又何尝不是这么想呢?
“等下……”
来吧,剑奴!
细细的“蚕丝”穿过不少乱飞的小虫子,只见那些虫子先是在空中猛地定住,随后颜色一变,全都变成了黄褐色。
当初剑庙的地宫,那一堵墙也是天下无人能破,唯有自己可破!
渐渐的,一切都散去。
“这他妈的是石头的问题吗?就算都是石头,一个是玄武岩,一个可能是花岗岩,那特么能配套?还有,它是只变成石头吗?它是直接变成石头雕塑,那是一个概念?”
来吧,老甲!
“那我就要看看丫是不是真的在掘圣山了,如果他真那么作死,我只能杀了他!”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脸色一凝,秦源更是没有紧锁。
秦源顿时做出一脸悲痛的样子,说道,“哎!我二人在水底遇到大怪,阿凡达兄与我并肩作战奋勇拼杀,最终不幸……被那大怪杀了!”
“呵呵,你也配谈为天下?你不过是个投机钻营、自私自利,满脑子钱和女人的家伙。”
秦源皱了皱眉,“剑奴大人跟你说的?你见过他?”
你要说理由?就冲他https://www.hetushu•com•com这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其实心里是在笑的。
与此同时,两个红发的火岛人也跟了上来。
这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阿六哼了一声,“呵呵,我给你翻译一下,就是说横行变成石头你不舍得,我变成石头你还能接受,对吗?”
秦源掏出了横行,这次他没有让它变大,只是维持巴掌大小。
既然如此,那就先想办法,通过那个暗道再说。
跑了没多久,忽然前方咔擦一声。
真正的渔翁,往往是以蚌的形式出现的。
“我其实可以贴地走的,那样的话也能躲开大多数的机关,”阿六又用一副傲然的语气说道,“可是我偏偏要贴墙走,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秦老艺术家,还能比不过一个纸人?
不,不是你一个,是你们四个,一个都别想跑!
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探探它的底吧。”
神特么报官,当时就让高个子噎个半死。
小妖、钟瑾仪、苏若依、红发人、柳下月,乃至衙门内的小院……一切都消失不见。
秦源忽然眼珠子猛地一睁,顿时醍醐灌顶。
冲撞很久,洞里也没有出现水。
这时,柳下月将秦源拉到了一边。
眼前,唯有一片纯白。
阿六一声嘲讽,然后就“嗖”地一下冲到了井底。
“小宝?”
虽然这样会减少它的威力,但胜在更灵活,万一遇到大妖,起码跑出来的概率能增加不少。
秦源冷声一笑,说道,“我知道,因为机关的设计着通常会假设人从地面走过来,所以针对地面的机关肯定会更多。”
“源儿?”
秦源开始苦思冥想,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阿六,底下的情况你大致也知道了,”秦源对它说道,“现在横行肯定是不能去的,它太笨重了,而你是最灵活的,又是最聪明的,一定可以避开那些机关,看看坑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的,对吧?”
可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更多理由。
如果终有一战,那么就趁现在!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