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六十三章 鹬蚌相争,谁做渔翁?

第五百六十三章 鹬蚌相争,谁做渔翁?

只见湖面上倒映着一轮皎月,而那皎月,正在湖边一垂柳之下。
但是冷静下来后一想,他又觉得自己并非毫无机会。
秦源好奇道,“何为看门人?”
再说,刚才他已经看到火岛的人了,要是那些人再来下个黑手,那就更麻烦了。
但是尚牙从来没提过这事,所以是他的可能性不大。
这老头就坐在屋里,没有遮掩,而自己在院子里时,竟然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但到处搜了一遍后,既没有发现人,也没有发现有密室、暗道之类的。
哈拉岛主说道,“既然我们会在此相遇,那就说明我们都知道,这里有那件东西,对吧?”
秦源皱眉道,“难不成因为城池妖变,他跑了?”
火岛的人能强到什么地步?
只见房中的一张木榻上,端坐着一个健硕的红发老者。
一想到剑奴都来了,秦源的后背就不由微微发凉,毕竟那是他能想象的,人类战力的巅峰。
而到了高空之后,秦源忽然看到了城北有个方圆百丈左右的湖泊,顿时眼前一亮。
“那好,就这样,一言为定。”
我能让你套了去,那还是老艺术家?
心想,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值得剑奴派自己来,且火岛也特意跑来。
红发老者淡淡一笑,“叫我哈拉岛主就行。”
哈拉岛主一脸淡定地说道,“我们的人也在找,找到就通知你。放心,总能找到的,城池又不大,无非是费点功夫罢了!”
它们似乎没有恐惧,也没有痛感,就如同行尸走肉,或者被|操纵的木偶一般。
首先,剑奴既然还需要借自己来与火岛周旋,就说明火岛的人也很强,至少剑奴没有百分百把握灭了他们,否则他就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这不就是……柳下月?
得到契约,听完哈拉岛主发完誓后,秦源为了表示诚意,立即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可以敞开心扉了。我来这里是找人的,那个人叫柳下月,你们见过吗?”
钟瑾仪听小妖第一次喊自己“钟姐姐”,颇是欢喜。
和_图_书什么派自己?因为自己够强,够机灵,够分量跟火岛周旋,换了任何人都做不到!
秦源点头道,“那是自然,要不然跑来作甚?”
但是他就是要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以表明他“信”了。
秦源也忍不住看了小妖一眼,心里也有些意外。
哈拉岛主皱了皱眉,说道,“这倒是有点难了,老夫诚心诚意,而且向来一言九鼎,你偏是不信,总不能把心剖出来给你看吧?”
所以可以肯定一点就是,皇帝,甚至剑奴以及剑庙的一大批高手,现在都可能藏在附近!
他顿时一个激灵。
秦源又冲出主屋,唰唰唰长剑开道,连杀十几只妖之后,又来到了南面的厢房。
“那行,”秦源笑了笑,“哈拉岛主,你怎么会在这?”
街道上,到处是飞奔而来的妖精。
所以剑奴帮他想了个办法,就是让自己先来这里,一边寻找“宝贝,一边让自己与火岛周旋。
秦源心想,那“柳下月”没准躲在地窖或者什么地方,去一搜便知。
秦源说道,“你们在外面杀妖,我进屋里去看下。”
想到这里,秦源已基本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他要当渔翁,当老汉!
其实秦源也知道,这些招数对于狡诈的火岛人来说,根本没用。
但是秦源也怕气息消耗地太多,回头会蹦出大妖来,那到时候就不好搞了。
说道,“这里没人,我们去别处找找!”
其实对于四人现在的修为,这些妖精确实制造不了什么麻烦。
现在就好比在海滩边,有鹬、蚌、渔翁三个角色。
四人手中的兵器上下翻飞,咆哮的剑气到处都是,一道道白练划过,必定伴随着一片妖精的头颅和肢体飞起。
她早已在心里接纳苏若依和小妖了,只是小妖一直没喊她一声“姐姐”,她便觉得小妖或许还没接纳自己。
“随便取的,入乡随俗嘛。”
不是火岛岛主又是谁?
一切显示,院子里没有异常。
说话间,横行已经如一颗陨石般,飞入了院子中间,掀起和图书了一阵尘土。
苏若依说道,“这些妖好像无穷无尽,这样下去我们的气息就要被耗光啦!”
他站在屋子中央,心念一动,强大的神息立刻发散了出去。
而现在火岛之所以还有威胁,那定然是因为皇帝重伤,而剑奴可能也大伤没有痊愈。
小妖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好,不知道哈拉岛主想怎么敞开心扉呢?”
“小心点。”三人异口同声。
哈拉岛主摇头道,“不会跑!他是‘看门人’,对这座城池了如指掌,肯定提前有所准备,眼下定然是藏到安全处了。”
这里的妖,根本不管那些,它们的意识中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杀了这四个“入侵者”!
于是说道,“那好,我们先杀出去!”
当时他的猜测,是皇帝和剑奴在擒谷蛟的时候,被老甲所伤!
前湖前湖,怕不就是在那湖泊之前?
噗嗤、噗嗤!
这怀安县肯定藏着某个宝贝,或者大秘密,所以为了避免被更多人知道,皇帝首先下令把大军给调了回去。
然而现在证明,皇帝就是老甲,那么也就不存在这种可能了。
普天之下,除了老甲,能干成这事的,理论上还剩下一个战神尚牙。
反正秦源是拒绝钓蚌的,他一个正经男孩子,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情?
更重要的是,到时候再杀了自己,顺便也等于清除了朝廷的一个潜在威胁!
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各种颜色的血液在狂飙,一股股的腥臭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
哈拉岛主说道,“你来此做什么,我便来做什么。”
秦源点点头,“发誓可以,但是你还必须写一张金字契约。若是他日反悔,我必举中原之力,伐你火岛!”
柳下月,很可能就在湖底!
可是似乎也没有人的踪影?
“呵呵,这件事与‘那东西’无关,你就不必打听啦!”哈拉岛主笑道。
秦源心念顿时微微一动,心想还有这好事?
火岛以为他们的对手只有自己,这就已经犯了一个致命https://www•hetushu•com•com的错误!
现在看来,她大抵也已经想通了吧。
哈拉岛主哈哈一笑,立即毫不犹豫地照做了。
这些妖精和以前秦源他们所见的妖精似乎有所不同,它们好像根本没有魂,只知道飞蛾扑火一般,朝那四个人类杀去。
“你姓哈拉?”
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能让火岛连神兽都不要了?
反正怎么叫都是叫,老娘显得年轻点不好吗?
“呵呵,秦先生还是信不过我们啊。”哈拉岛主笑道,“老夫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敞开心扉,各取所需。火岛上的人,学不来你们中原人的拐弯抹角。”
墙壁、地面、衣柜、床下,神息见缝就钻。
关键是,谁扮演钓蚌的鹬呢?
秦源先冲进了主屋,只见里头家具摆设都锃亮如新,但空无一人。
那么秦源就有理由怀疑,皇帝和剑奴是被火岛的人所伤!
想到这里,他立即说道,“哈拉岛主的这个提议很好,我可以接受。但是,你怎么保证你不会出尔反尔呢?”
顿了顿,又道,“对了,你们中原人不是有个风俗吗?如是大盟约,需对天道发誓,要不老夫发一个?”
一冲进厢房,他就猛地愣了下。
火岛的人不必说,蚌这个角色他们当定了!
也正因为如此,它们不像妖将妖域中的群妖,看到小妖的妖王之气会本能地退让甚至臣服。
秦源心想,找到还要通知自己,说明那宝贝不好拿,需要自己一起帮忙。
哈拉岛主听完,很是欣慰地点头道,“秦先生终于肯与我们交心了。既然如此,老夫也与你说交心的话。整座院子我们都找了,没有见到活人,更没有见到柳下月。”
于是立即一指湖泊,说道,“你们看,前湖会馆有没有可能在那?”
小妖竟然会喊钟瑾仪“姐姐”?
说起来,自己成为“人”的时间也不长呢,要是从决定要做“人”的那天算起,也就两三百年,四舍五入就是百余年。
秦源心中一惊。
不过,在半空中,秦源无意间瞥了眼湖泊。
钟瑾仪在一https://m.hetushu•com.com剑劈开两只扑过来的小妖之后,也说道,“虽然妖精都不大,不过耗下去也确是麻烦!不如先冲出城去,等我们侦查到前湖会馆的位置后,再杀回来!”
不多会儿,只听小妖笑道,“原来在这呢,藏得好深啊。”
“奇怪吗?那你们叫它什么呢?”
“这不算。”秦源摇摇头,“本来你们也这么答应我的。”
秦源说道,“先别进去,让横行进去瞧瞧。”
秦源今年十六,虚岁就是十七八,差不多就二十了,也就是奔三的人了,这么一算,我与他也就相差个七十岁不到,六十年左右的样子,又不多!
火岛的人向来不讲信用,万一到时候神兽也要,东西也要,那自己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宝,成天下第一大冤种了?
啊,我果然还年轻!
于是便带着三位老婆,也冲入了院中。
秦源收了下心绪,然后一脸淡定地说道,“真巧啊,岛主也在这?对了,不知道岛主你叫什么,这么久了我只知道你叫岛主,连个姓都不知道?”
因为想抢“那东西”的人,可不止他和火岛。
所谓金字契约,是燃烧体内正气或者其他气息,用意念写出来的契约,到时候只要核对气息,就能确定是不是本人所写,是这个世界修者间的最高契约。
苏若依、小妖、钟瑾仪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二话不说,跟着他朝那片湖泊飞去。
“秦先生,我们又见面啦!”
很快,又有大批妖精朝着他们杀了过来。
八条修长的螃蟹快速摆动,它绕着院子飞快地跑了一圈,同时两只蟹眼凸出蟹壳,细细地观察每一处可疑的角落。
没错了!全城妖化,唯一可能的,就是湖底没有妖化!
“呵呵呵,那可以再加一条,”哈拉岛主顿了顿,忽然收了笑容,认真道,“我们,放弃神兽!也就是说,苏姑娘可以永远拥有火凤凰,从今往后火岛再不纠缠于她,如何?”
哈拉岛主又道,“那我们做个交易。我们一起找,找到了以后东西归我……我们,则帮你灭剑奴、皇帝,一统和*图*书天下,如何?”
一时间,地下、空中、房顶,无数的妖精如惊涛骇浪般涌过来,看得秦源都头皮发麻。
秦源不禁想起了皇帝和剑奴受伤的事。
但此时,他又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哈拉岛主顿时微微一皱眉头,沉吟了会儿之后,淡淡道,“你管它叫波……什么棱棱?何以如此奇怪?”
还有剑奴,乃至皇帝。
但同时,皇帝也知道,火岛对这里同样虎视眈眈。
秦源又想,你们火岛人当年一会儿帮妖一会儿帮人,又一会儿帮百家一会儿帮剑修,这叫不会拐弯?这特么都赶上漂移拐弯了。
剑奴的算盘,很可能是等到宝物被发现,火岛和自己大打出手之时,他带着剑庙高手出现,一举杀死双方……既铲除了火岛和自己,又得到了宝贝。
于是四人越起,打算去隔壁的一个院子里看看。
小妖说道,“钟姐姐这话在理!”
话音一落,四人便立即朝夜空高处飞去,越高能追到他们的妖精就越少。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很扯淡。
而群妖见状,也都毫不犹豫地冲了进来,很快院内院外,都被潮水般的妖精给吞没了。
秦源说完,又出了房门,回到三个老婆中间。
秦源在心里一笑,心说你丫套我话呢?
秦源只好说道,“那行,我们就慢慢找吧。”
显然,眼前这些妖还是少了,至少小妖还有空想别的。
当初火岛能伤他们,是占了偷袭的便宜,和谷蛟的帮忙。
飞临湖泊之上,只见沿着湖岸边建有大批精致的阁楼与木屋,四人便立即下降高度,一座座观察。
红发老者看到秦源,微微一笑。
于是当即眉头一皱,双目微微一睁,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忙道,“难道你们也是来找‘波棱盖扑棱扑棱’的?”
三人循声看去,只见湖边一栋大建筑后面,还有座不起眼的小四合院,院门口正写着四个大字,“前湖会馆。”
不过,无非也只是能稍稍阻挡他们搜索的进度罢了,这些妖来多少,就死多少。
他现在大致猜到剑奴为什么密令自己来这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