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四十七章 火岛

第五百四十七章 火岛

这个时候,谁还会在意这个?
老甲也重伤?
景王皱眉道,“这个本王倒是不太清楚。不过,以前剑奴给皇子们讲学时,本王倒是听他提过那个地方。你不如去问剑奴,他一定知道。”
“妖将重伤遁走!老夫亦重伤,老乙已死!”
“两位殿下,现在你们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还是让他安静地休息一会儿吧。”
万一对手先找到了钟家人,让秦源一感动,改了主意怎么办?
闻犬哈哈一笑,“我不过七品的修为,却蒙景王殿下器重,赏我一世富贵,你道为何?因我有一书,书中藏尽天下之味,别说是天雪凝魄麝香丸,就是当年剑仙的丹药,我都知其气味如何!”
在这种情况下,两位殿下自然都能理解,为什么对方会来找秦源。
连忙问道,“老甲,怎生会这样?”
如此这般,好说歹说,庆王和景王才不甘心地出了房间。
有这功夫,倒不如把感情花在正主身上呢!
前者让他有资格发表意见,后者让他的意见必然能受到剑奴的重视。
说道,“那也就是说,现在可以确定,钟家三人是被火岛的人所救了!”
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权力能点燃一切。
景王岂能告诉他?只是冲他呵呵一笑,“五十二弟,去问你的手下吧,他们或许也已经得知了呢?”
可是,至于这么夸张吗?
所以,修为平平的他们,才有资格成为门客,享受着锦衣玉食。
而此时,听到景王呼喊声的秦源,已经从床上弹起来了!
传音石中,只听老甲气若游丝!
毕竟,他们这趟名义上的“主题”,是赶来“宽慰”秦源的“丧妻之痛”的。
赤炎海不就是苏若依的老家?
阿大转了脸色,蹲下身轻轻拍了下闻犬的肩,“很好,男儿当有此志!”
甚至,他们也不得不防备,万一钟家人被对手找到,对手以此要挟秦源,让秦源助其登监国太子位的可能性!
传说赤炎海是一片熔岩和火焰组成的www.hetushu.com.com海洋,如果那里有一个岛,岛上的人能生存下来,那想必绝非泛泛之辈。
景王就立即将闻犬的发现,给秦源说了一遍。
“什么消息,快说,快说!”
阿大顿时心领神会,若无其事地带他来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设下一个隔音的结界,然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有何发现?”
秦源大惊!
却都二话不说,各自在小院里找了一间屋子住下了。
当然是找钟家三人的踪迹了!
阿大不由心中一喜,又感慨果然天下不乏奇书奇人。
“先生,先生!有消息啦,有消息啦!”
啊不对,是苏若依获得火凤凰变身技能的地方。
当着秦源的面吵架,那就落了下乘了不是?
说完,一脸得意地推开了秦源的门,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这让秦源不由心里一喜,毕竟如果老甲能活下来,很可能就是妖将已经被杀了!
而剑奴,是校考的总考官,五百年来一直如此。
而且,哪怕这场表演传出去,传到任何一个参与这场夺嫡之争的人的耳朵里,也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哪里不对。
沉默许久,他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两位殿下不必如此。如今大战刚刚结束,陇西局势未定,两位还是立即返回大营,专心剿灭陇西余孽吧。”
眼珠子瞪得滚圆,像是要吃人似的盯着景王。
脑海中,从进入陇西到现在的一幕幕,悄然划过。
秦源当即神情一滞,“火岛?南陆赤炎海?”
不过,他们都认为,秦源跟对方只是逢场作戏,对自己才是真情实意。
而老甲似乎不愿意告诉自己“局外高手”是何人,所以他跟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毕竟他也已经得到了相同的消息,知道秦源杀了百里暮云和魏无名,已经奠定了陇西之战朝廷必胜的基础。
隔壁正在房中吃灰的庆王,闻言果然冲了出来。
更不会有人觉得,这是“丑闻”。
秦源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他和图书真的感觉累了。
“先生,本王刚刚得知这边发生的事,当真是心如刀绞……本王知道,此时与先生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既然如此,那便不如不说吧。本王,今夜与先生痛饮三百杯,一如我们在宫里,长醉一场吧!”
“闻犬”从城门口一直嗅到城南,又从城南嗅到了城北,忽然在城北一处城墙下,停了下来。
两个如今大成国最炙手可热的皇子,其中一个还是必然会成为下一任国君的殿下,此刻不去领兵打仗,收拾残局,竟然都宁愿围在自己身边,极尽献媚之能事……
想到这里,他立即给老甲传了个音。
秦源摇摇头,“太远了,来回浪费时间。”
火岛,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呢?
对方以余言行的口吻,警告自己不要去落日山。
于是,为了不被景王比下去,他也一咬牙一狠心,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
如有必要,什么事干不出来?
两股人马在城外时不时会相遇,但彼此都不说话,只是看对方的眼神中,都会透出冰冷的杀意。
然而,当输入正气后,他的脸色登时猛地一变。
“闻犬”嘿嘿一笑,“在那里,同时有钟家三人的气味!从常理推断,他们三人即便是巡视城防,也不可能同时出现在那个地方。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三人行大阵被破后,他们是跌落在那了!”
“你怎生如此确定?那天雪凝魄麝香丸是天下闻名的圣药,你以前闻过?”
说完,阿大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景王这话,是一边哭一边说的,把庆王都看懵了。
于是不由问道,“殿下,你知道火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吗?那上头的人,究竟什么来头?”
难不成,传信之人就是火岛的?
阿大沉吟了下,又道,“不过,火岛的人向来不参与中原争斗,为何突然现身于此?坊间又盛传火岛上住的是一群妖人,他们善于操控火焰,不知道是真是假?”
和图书当然有!”闻犬一脸傲色,“我还闻到,那里有残留的天雪凝魄麝香丸的味道!这种药丸据说只有火岛的那帮人才有。”
最后还是小妖进来解围。
行了,都别装了,赶紧滚吧!
相反,所有追随两位殿下的门客及朝堂大员们,都只会感动于他们的“付出”。
景王一听,立马又说道,“本王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过先生放心,本王已经尽遣门客,让他们四下寻找了。不找到钟家三位,本王誓不罢休!”
即便再景王阵营中,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名,所有人都只知道,他叫“闻犬”。
顺便问问他,跟妖将打得怎样了!
老甲回复:“有局外高手偷袭!否则,妖将必死!你们,也要小心!”
城内,景王和庆王的比拼如火如荼,而城外,他们手下的比拼也已经开始!
嗯,这个时候不怕太过,只要跟景王保持一个姿态,即便无功也不会有过,这样就能确保自己能胜出了!
权力使人扭曲,这话当真一点都没错。
阿大冷声道,“自然是别有用心的,要不然尽可以大大方方,又何必如此鬼鬼祟祟?”
这厮,竟然能做到说哭就哭,演技过分了得!
秦源忽然发现,在这个过程中,从头到尾似乎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介入。
难不成,是火岛上的人?
这么说来,火岛看上去好像对自己没有敌意,相反甚至还在帮自己。
可他们为何救了钟家三人,却又将他们藏起来?
待景王出去后,秦源就已经完全振奋起来了!
“没错,就是那里!”
他自小天赋异禀,嗅觉灵敏,极其擅长通过气味寻踪追迹。
庆王立即接话,“是也,本王也已经派出大队人马,到处搜寻钟家三位的踪迹了!或许,他们福大命大,未死也说不定呢!”
像闻犬这种拥有“特异功能”的奇人异士,在大成国不算多,但他们的某些能力,却是连大宗师都无法比拟。
他现在确定,钟家三人很可能没有死,而是被火https://www.hetushu.com.com岛的人所救!
秦源突然想起来,之前文三赋设计诱骗自己去落日山时,那个神秘的传音。
“十七哥,是何消息?”他问道。
景王的门客中,有一个身高不足三尺,也就普通人腰以下高度的男人。
当然,当景王走进房间,看到庆王一脸哭卿卿地坐在秦源床边时,也同样没有感到意外。
钟家三人尚且下落不明,现在圣学会逼他做总舵主,庆王和景王又来逼他做选择。
他却不知道接下去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虽然庆王和景王都认为秦源更偏向自己,但是这种时候他们哪敢托大?
十余年的经营就在这一刻,庆王怎敢有半分大意?
所以,现在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这场夺嫡之争发展到现在,胜负的关键就攥在秦源的手里。
秦源听着两人在自己床边,你一句我一句,嗡嗡嗡,嗡嗡嗡,顿时感觉一阵阵头大。
阿大点点头,“然后呢?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然而,庆王和景王却是铁了心,说什么都不肯走。
他故意喊得震天响,似乎有意让庆王听到。
“秦兄,此事说到底,还是本王之过啊!若是本王能早些收拾战场,赶来相助,就……哎!本王恨不得回到一个时辰前,再来一次!要是能再来,管他劳什子的军功,只要能与秦兄并肩作战,哪怕是战死在这白云城,又有何足惜?”
局外高手?
事实上,对于景王的到来,庆王并不感觉意外。
闻犬苦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那书中只有气味,却并没有描述相关的风土人情。不过,也不排除他们救钟家人,是别有用心。”
所以,互相见面之后,除了鄙夷对方自作多情外,也没什么太激烈的情绪。
要知道,这一场争斗,输家可是要搭上自己,以及无数人性命的!
秦源知道,庆王和景王都远远算不上虚伪之人,他们对自己也并非虚情假意。
老乙战死了?
秦源又是一惊。
心想,尚牙和老甲应该也知道一些吧?
不多和*图*书会儿,景王一阵风似的,就从他那杂物房冲了出来,一身的灰尘都没来得及拍掉。
此时,他们的旁边也有庆王的人马,所以“闻犬”不动声色地给了阿大一个眼神。
这个男人的鼻孔奇大,此刻正趴在地上,细细地嗅着每一寸土壤。
景王自己死老婆,怕是也没这么伤心吧?
不凭什么,就凭他完全左右了陇西之战的局势,以及他是近数十年来剑庙召见的第一人。
剩下的两间,一间是当了杂物房,一间则是常年空置灰尘噗噗,可是两个皇子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闻犬不屑地一笑,“阿大兄弟,你小瞧人了。我为殿下效力,岂是奔着那点赏赐去的?”
再说得清楚一点,那就是秦源想让谁在这场校考中胜出,谁就能胜出。
他曾一度怀疑那是老甲,但是现在一想,老甲完全没必要冒充余言行,直接告诉自己不就好了么?
“火岛?”阿大皱了皱眉,“你是说,在南陆赤炎海上面的那个岛?”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都在拼命表演。
而且,景王这头由阿大亲自带队,而庆王那头则由萧先生亲自率领!
但很开,庆王又怀疑自己的“戏”是不是够足了。
小院里原本有四间厢房,但干净的也就两间,小妖和苏若依各住了一间。
因为,他们不光是在为他们自己而表演,更在为所有追随他们的人而表演。
阿大抱着剑,警惕地走在“闻犬”的旁边,很明显是在贴身保护他。
闻犬点头道,“可以这么认为。他们先是跌落到那里,然后火岛的人悄悄出现,拿出天雪凝魄麝香丸保住了他们的命,最后再带着他们悄悄撤走。”
拼什么?
说起来,他对“闻犬”抱有的希望最大,所以最担心庆王的人会杀他。
顿了顿,又对闻犬说道,“你做得很好,立了大功了!回头景王殿下一定会好好赏你的!”
过了不久,老甲果然回复了。
于是,此刻景王和庆王手下的门客尽出,各自施展平生所学,疯狂地寻找钟家人的蛛丝马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