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一家人齐上阵!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一家人齐上阵!

钟家的三人行大阵一开,撵得一只一品大妖到处跑,老道用出符文稍稍挡了它那么一下,那大妖就即刻被钟瑾元切成了两半!
嗯,妖将也要面子的好吗,妖精也讲妖情世故的,他也想找个合适的时机来公布这个事情……
但很快,秦源就发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明显的炙热,便知赤炎已经绕到了自己身后。
庆王苦笑了声,“是啊,天下高手何其多,本王恨不得尽数将他们收入麾下。”
报仇……不用我的么?
秦源、小妖、苏若依,每人单挑一只一品大妖,轻轻松松。
城墙之上,有人远远地看到了那把剑。
钟瑾仪一剑砍翻了一个妖千户,然后冲钟瑾元冷哼一声,“不去,管好你自己!”
现在,敌军再也无法像方才那样,肆意蹂躏他们的防线了。
而随着秦源等五人的加入,剩下的五只一品大妖,也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
胜利在望!
官军士兵很快发现,战局悄然间发生了逆转!
合着里外里,他俩啥损失都没有,就自己白挨了一顿骂?
钟瑾元又是眉头一皱,表示更加费解。
“嘭!”
“好强的剑气!”
年纪大了,建功立业固然好,却抵不住他一口“伯父”,儿女一声“爹”!
苏若依气呼呼道,“把它们按水里,我想看看它们灭是不灭!”
秦源微微一笑,“你没听妖将说么?它差点都让我们给打死,最后交出了将火才得以保命。你呢,老实点把你那两团火给我,我就放过你。”
嗯,虽然秦源不认为钟瑾仪来能有多大作用,但还是叫上了她,主要是让她也能有一份参与感。
因为,妖将根本没把将火被抢的事情告诉它!
而先生,一剑封大妖,又振臂一呼群贤毕至,亦是镇国!
在当天深夜,庆王的大军就进了埋伏圈,双方随即开站。
顿了顿,又道,“不知道秦兄最近在做什么?这两日联系他,他都没有回。”
于是他也想学景王,绕过埋伏去支援固西城。
钟瑾仪一听,就立即脚尖一点,飞到了秦源身边。
这一剑普普通通,只是墨子剑法第三重的“浪子回头”,但其包含的磅礴剑气,却是超过了他此前的最强一击。
得此一m•hetushu•com.com人,可得天下。
“跑起来,都跑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命运,就变相地掌握在景王手里了。
战况紧急,他说完便纵身一跃,又杀入战场。
“请殿下回营!”
热血燃烧着景王的每一滴鲜血,振奋着他每一个细胞,既然不知道当说什么,那他便索性把想说的话藏了起来,只大笑着说道,“先生,杀妖!本王与你一起杀妖!”
“噗嗤、噗嗤!”
何为镇国?
说完这话,庆王抬头瞧了瞧前方,固西城已经不远了。
他根本没料到,才短短一两天,秦源的修为竟长进如此之多!
更何况,如果景王此役获胜,他就很难翻盘了。
但他依旧淡定自若,像上次一样,用燃烧赤焰的双手,生接了这道剑气。
这些官军士兵也不傻,一眼就看出接下去该怎么打了。
擒贼先擒王,尤其是在这个修者如云的世界,战争的规则更是如此,只要将那些强者杀了,剩下的就好办了。
他吃得消吗?
一品剑豪,一剑定军心,是为镇国。
景王在狂喜,也在庆幸,但肯定是庆幸占据更多。
他眼中的火焰猛地跳动了一下。
尽管现在自己的仙息提升了一境,但他依旧不敢怠慢。
可惜他运气不怎么好,大军绕后进入群山时,被陇西军的探子发现了。
“我正想找你们呢!上次让你们侥幸从妖域跑出,本以为你们再也不敢露面了,没想到又来自投罗网,我从没见过你们这么蠢的人类。”
而他身后的苏若依、钟瑾仪、小妖和钟瑾元,则早已置身于沙场之中了。
这时,却听秦源喊道,“仪儿,快来啊,一起捶这厮!”
此刻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难以抑制的念头。
当时他有两种选择。
秦源淡淡一笑,说道,“殿下当坐镇后方,勿要让将士分心才好,请回吧!”
这一剑,让程中原脸色一变,目露惊诧!
“爹!”
此时七只一品大妖,已去其二。
此时的老乙,刚刚败下阵来,幸亏老道方才反应快,用出一张紫金符挡了赤炎一下,否则老乙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
赤炎哈哈一笑,“很好,又到齐了!这次,你们总跑不https://www.hetushu.com.com掉了!”
“快,快!”
庆王发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高人,那高人看上去,连萧先生在他跟前,都没有一战之力。
之前那仗,他们还是伤亡了七千多精兵。
什么人啊这都?
钟载成此刻多处受伤,血染战甲,本来没注意到秦源,听得他的声音,才知道他真的回来了。
景王若是惨败,他自然就占了上风,景王若是赢了,那他就落了下风。
此时,在固西城以西几十里外的官道上,一队两万余人的朝廷精兵,正快速赶往战场。
景王沉吟了下,终于不再执拗,在众人的簇拥下往大营退去。
一是按兵不动,隔岸观火,反正景王是擅自行动,也没有通知他,他不起兵也是说得过去的。
“哈哈,好!都是好孩子!”
不过,根据秦源的情报,在他和固西城之间,也有陇西军的埋伏。
于是,全线反击开始了。
而就在程中原即将追上他的时候,天边忽然飞来一剑。
“若先生不是本王的先生,哪怕他去辅佐一个废物,那废物也会成为本王难以逾越之敌。”
钟瑾仪正好从他们底下路过,突然愣了愣。
庆王点了点头,又道,“从他的出手来看,应该是一品了。可是他又不是程中原,本王见过程中原,头发不是这样。”
剑气所过之处,凝水成霜,又凝霜成雪,形成一条白色的雪线。
秦源跃起之后,观察了下战场形势,看到了浑身鲜血的钟载成,便立即悄然落在他的身边。
“仪妹,你去帮贤弟!”钟瑾元很没眼力见地说道。
不是说秦源看不起景王,而是他担心一会儿妖将来了,很可能会一个技能就把这货带走,到时候想拦都未必能拦住。
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景王从来不是一个想偷懒的人,他自幼的经历决定了他不可能将自己大业的成败,系在一个人身上。
一家人终于重逢,让钟载成又是不禁眼眶一热,差点老泪纵横。
这些士兵的表情看上去很疲惫,而且很多士兵身上带着伤,有些甚至兵甲都烂了,显然刚刚打过一仗。
几个指挥使几乎喊哑了嗓子,官道上到处回荡着他们的催促声。
反而https://www•hetushu.com.com,己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已经占据了优势,那几位新加入的大能,不断冲入敌军防线,以摧枯拉朽之势肆虐着!
阿大见状,立即对景王说道,“殿下,先生说的是!他这般说,自有扭转战局的把握,请殿下速速回营!”
他说的“报仇”,自然是指去剁了赤炎!
只见一位前辈高人从天而降,如同一尊战神一般,几个兔起鹘落间,便轻松杀了数位陇西军中的大宗师,甚至包括一只可能是一品的大妖。
赤炎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他方才应该先选择最弱的一个下手的,这样才好打。
而这边秦源等人与赤炎激战的同时,那头的程中原与魏无名的大战,已经分出了胜负。
从头到尾,高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蒙着面,但他有着一头雪白的头发和两道雪白的剑眉,就犹如凛冬的积雪一般,庆王此生都不可能忘记。
可是,在这些高手面前,岂是它们说来就来,说退就能退的?
陇西伏兵借助地形以及各种预设好的阵法,打得庆王大军一片大乱。
而看到他这一剑,和被冰封的那头一品妖以后,他终于意识到,先生之武有镇国之力。
钟载成纵声长笑,“随爹一起杀敌!一起杀妖!”
随手杀了两只妖千户之后,他对钟载成道,“伯父,你且回营修整,此处有我。”
赤炎忽然原地消失,引得秦源等人微微一惊。
“这小子,哪找的这么多厉害女子?”
剩下的两只,在老道、南霸、钟瑾元、钟瑾仪、钟载成……一众高手的围追堵截之下,也只能且战且退。
在此之前,景王只折服于秦源的运筹帷幄、左右逢源之力,更多的是拿他当顶级谋士看待。
两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尤其是庆王,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别人说的话他可以不听,但是先生之言,他不可能置若罔闻。
它知道,他得认真了。
所以他没办法按兵不动,只能选择跟进景王的动作,也发兵支援固西城。
“呵呵,老夫怎知?不过,有此强者帮殿下,正说明殿下是众望所归。”萧先生微笑道,试图安慰身边这个情绪低落,且略显紧张的少年。
这是什么态度?
小妖跟着咯咯一笑,“和_图_书小宝,你要他两只眼珠子作甚?又不能泡酒喝。”
可是作为太子的竞争者之一,他又希望景王会输,然后由他去收拾残局。
“先生,你说那人究竟是谁,因何要帮我?”
不由精神大震,浑身暖意融融,便大笑道,“源儿,见到你,伯父就如同枯木逢春,再重的伤也好了!勿要管我,尽管杀敌便是,哈哈哈!”
此时,钟瑾元和钟瑾仪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修行世界如沧海汪洋,有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世外高人。况且,这世上还有仙息者。”
很简单,先守住己方阵线,不着急突进,等到那些大能过来帮忙时,跟在他们身后就行!
作为朝廷的皇子,他自然希望此役朝廷能赢。
另外,别忘了,之前校考的第一,也是景王。
高人连杀数位敌军主将,随后又毁了敌军的大批妖阵与剑阵,待官军完全稳住阵脚后,他便事了拂衣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
剑气与火焰对撞,动静不是太大,仅有少量的气息外泄。
事情还得从一天一夜前说起。
但赤炎立身不稳,被这看似轻巧的剑气,打得后退了数丈。
“唰!”
赤炎见到三人,顿时呵呵一笑。
“得先生者,得天下!”
其实,当初在景王秘密出发,前往固西城的时候,庆王就通过安插在景王军中的内应,得到了消息。
不是说不去么?
秦源知道那火分外厉害,前次自己的至强一击,就是被这火所破,而且还引发了真气的动荡。
那,我走?
对先生果真“死而复生”的狂喜,对先生再次救他于危难的感激,对先生始终不离不弃的感动,乃至对先生一剑封大妖的震惊,种种情绪如梭如织地交缠在一起,齐齐涌上心头,又如何能用言语表达?
于是没过多久,场上足足七只的一品妖,就只剩下两只了。
你丫来添什么乱!
剑奴不灭,大成不倒,是为镇国。
一家人嘛,不能厚此薄彼。
而陇西军在失去五个妖指挥使之后,只能凭借剩下的两个妖指挥使和众多的二品妖,聚在一起拼命防守。
固西城头。
景王新增的一万五千精兵,作为有生力量冲得最猛,他们分左右两路,再度对敌军形成两翼包抄之势。
说罢,他身躯一震https://www.hetushu•com.com,双手再次出现两道数丈之高的火焰,让灰蒙蒙的战场,顿时如同油画般,染上一层宣红。
本王能得此人,能与此人相知相守、共谋大业,岂非天命乎?
“先生……”
赤炎越发心惊,显然这三个女人之中,其中两个的修为也有了明显的增长!
赤炎眼中的火焰微微一跳,它敏锐地觉察到,这次秦源的剑气比上次强横不少。
魏无名中了程中原一剑,急急向南逃窜而去!
在队伍正中间,一身戎装的庆王和萧先生,并肩策马而行。
身边几位门客亦跟进劝谏。
而正当赤炎要追杀他的时候,秦源、小妖、苏若依三人一跃而起,在空中团团围住了它。
景王神情一滞,继而全身一颤。
他的心情又复杂起来。
“请殿下以大局为重!”
钟家也投桃报李,反过来帮老道和南霸堵截了一头一品妖,很快南霸就一剑劈了它!
于是二话不说,转身就是一剑!
见战场局势已经逆转,秦源便对小妖和苏若依喊道。
庆王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好在,即将崩溃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让庆王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一幕。
刹那间,周遭的空气似乎瞬间被抽空,温度下降之剧让方圆数丈之内的人都感觉像是被什么冰冷的东西咬了一下。
伴随着一丝怨念,赤炎立即化身三朵火焰,这才化解了这波攻势。
“小妖,依依,随我报仇去!”
伴随着秦源这一剑,苏若依的第二剑已经朝他劈去!
他喃喃地吐出两个字,想说点什么,却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内心。
疯狂涌动的暗能,就好像海啸,从天际线轰隆隆地席卷至战场。
说着,他也御剑,幽然而起,不紧不慢地朝战场飞去。
固西城之战固然不是最终的决战,但很可能是关键的一战,如果在此战中景王大获全胜,很可能奠定朝廷胜局,那接下来他打再多胜仗,也比不上景王这一仗。
钟瑾元眉头一皱,表示费解。
但现在,他的脑海里,却抑制不住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嘴角微微一扬,淡淡道,“终于来啦!”
于是,陇西军换了埋伏地,就在他们绕行的路上重新埋伏。
与此同时,钟瑾仪的长剑,小妖的白绫也已经悄然而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