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变了!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变了!

“行了,赶紧松开吧!”秦源看了眼身上绑成一团的青纱,正经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没别的意思。”
忽然之间,她的心里一片翻腾,又闪过很多无端的想法。
会不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
秦老艺术家趁势就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两口,苏秦秦像只小白兔,就傻傻地张着嘴,不知所措。
苏秦秦顿时就感觉,秦源这话不对劲。
于是打趣道,“咦,这不是每次看到我,都要把我打出去的苏大小姐吗?今天怎生这么有空过来了?”
不过知道小妮子胆小,自不忍心勉强她,于是说道,“行,我尝尝。”
这不,后来高祖当了皇帝,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不但不反对,而且还非常乐于参加。
毕竟那可是剑庙认证过的脸。
“咯咯咯,看上去你还真是为朝廷尽心尽力呢!”
秦源出了醉星楼,轻出了口气。
想想也对,他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嘛,哪会像以前那么闲呢?
又心烦意乱地起身,对秦源说道,“小秦子,你在这等我下,我马上回来。”
待秦源穿好衣服,她开口问道,“你打算,明天便随军出征了?”
没有皮皮虾,毕竟又不是一整晚。
那,那就原谅他好了!
秦源这才知道,小妮子原来是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苏秦秦依依不舍地看着秦源,很怕这真的是最后一面。
不得不说,这妖女什么番都能演……
讲真,自从小妖说她经常遇到不知名的高手之后,秦源总觉得这场大战没那么简单。
“咯咯咯……”
小妖立即“惊恐地”大喊起来,“公子,不可以!我要喊人了!”
小秦子这般铁骨铮铮、一腔豪情的男儿,又怎会在这个时候,因为害怕而退却呢?
说完扭头就要往回走。
秦源不由长叹一声,“这世间的高手,还真特么的多啊,也不知道这次会冒出多少。”
一个时辰之后,临近黄昏。
“哪有虎,明明就一只狐狸。”
秦源一看小丫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赶紧上去拉住她,轻笑道,“不是吧,几天不见脾气真的见涨了,开个玩笑你都生气啊?”
他,难道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https://www.hetushu.com.com吗?
小妖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一脸无辜地说道,“公子请自重,奴家好端端的在家里,是你突然闯入的,怎生又说奴家引诱你了?”
“胡说,老娘是人。”小妖又咯咯一笑,“不过,你想我变成狐狸吗?我可以试试看的。”
而她,却依旧只是个小宫女。
仲秋节那天有很多习俗,比如说拜月、赏月,燃花灯,吃桂花糕,等等。
只是,一露面就被她捆绑,完全没法好好说话。
他骗了我,凭什么还不给钱?
嗯,他果然变了!
苏秦秦连忙应了声,“来了!”
……
“咯咯咯!”小妖捂嘴又笑了一阵。
钱我不要了!就当你娶妻,提前给你随礼了!
看外边也没人,于是就一把将她拉到床边,说道,“来来来,你坐下说,我要反悔什么?”
要是去的话,倒不如让她随军跟自己一起,这样还放心点。
说起来,她也有好些日子没和小秦子在私底下相处了,哪怕后来在成华宫见过几面,也只是匆匆几句,还都是他为了盖印才来的。
秦源想了想,说道,“一个自然是剑奴,他肯定比一品强。另一个么,或许是圣学会的战神尚牙。据说,当年程中原去圣学会总舵寻仇,是尚牙与他打了七天七夜……等下,你的意思是?”
几乎每隔几日,她就能听到小秦子立功的消息,或是为姜统领,或是为清正司,又或是为剑庙,乃至为整个朝廷。
然后就一个翻身下了身来,坐在离秦源一米开外的位置,又扯了扯轻纱质地的侧开线的裙摆,把修长玉华的双腿盖住。
“会很……遗憾吗?”
“我看有,”秦源又轻轻地捧住苏秦秦的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要是觉得不放心,不如这样,我现在就让你得到我吧?大不了让你为所欲为,我绝对不反抗!”
秦源有些好奇地看着苏秦秦,心想你确定要大晚上单独来找我?
“苏小姑,敏妃娘娘要出宫了,她说有事要跟你交代。”
小妖这边倒是最好说话的,众所周知狐耳娘才不会跟人类争宠呢!
秦源心和_图_书想,这种FLAG可不能乱接啊!众所周知,在人类电视剧的历史长河中,立下这种FLAG的,就好比是肉包子打狗,基本都有去无回的!
秦源这会儿刚刚吞吐完仙气,看到许久未见的苏秦秦,不由也是开心。
心里又顿生一丝窃喜,这样的话,就可以和他安静地说会儿话了。
这次出宫他没跟任何人要批文,只是告诉各门的侍卫,自己有事要出去下,所有侍卫就都笑呵呵地放行了。
他这便要为天下,去赴死了。
苏秦秦拿着桂花糕,递到秦源嘴边,却见他无耻地张大了嘴,只好把糕点塞过去,喂他吃了。
她觉得,自己懂小秦子。
秦源又出宫去也。
而方才,方才他只是要亲亲……自己竟拒绝了。
再说,她知道秦源有未婚妻的,可能还不止一个,所以就算今天不去找她,她也大概率不会说啥。
苏秦秦心里七上八下的,但终究还是迈上了寝殿的台阶。
却在此时,只见小白兔像是受惊了一般,忽地从他怀里滑脱,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去拿食盒。
秦源看着苏秦秦飞跑出去的身影,眼睛微微一眯。
“朝廷要伐陇西,”秦源说道,“我准备一起去,所以忙着准备。原本也打算,出发前去看看你的,正好你来了。”
清亮的眸子里,那一汪秋水却是仍在泛滥,差点又没哭出来。
可,以他的修为,若是真的碰到那些高手和大妖,怕是会九死一生吧?
这么刺|激的玩法,敏妃知道吗?
这话,是不是有点内容?
出宫之后,按照计划,他先去找了小妖。
“放心,多少老娘也会护着你,”小妖咯咯一笑,“谁打你,我就咬谁。”
“你既然回宫了,为什么不去找我呀?”
于是又道,“那你晚上回来吗?回来的话……我,我再来看看你。我还有好多话儿没与你说呢!”
可是,苏秦秦现在有点担心,这么久不见,那家伙回宫也不去找自己,是不是已经变心了?
但现在,小秦子做到了。
苏秦秦本来就在胡思乱想呢,一听这话,顿时就觉得秦源是故意的。
苏秦秦微微一怔,随后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和*图*书呜呜,算了,余生各自安好吧!
“嗯,我怕行军路上会有意外,跟着去比较放心。”
好嘛,这还没进屋呢,她就鼻子酸酸的了。
这不,中午时分,苏秦秦就提着一食盒的桂花糕,来找小秦子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临走到寝殿门口的时候,她又犹豫了一下。
秦源看了看天上日头,很是遗憾地说道,“我也要出宫了。明天大军开拔,今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准备。”
“咯咯咯,”小妖又怡然自得地趴在他的身上,然后托着他的下巴,问道,“公子,明知山有虎,你偏向虎山行呢。”
苏秦秦还记得,自己初见小秦子时,还端着架子质问过他,凭什么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呢。
“行了,我回去了。”
接下去……就该去找苏若依了。
秦源做出一脸嫌弃状,“都说好是人了,怎么又狐狸了?要咬,你也只能咬我,其他人拿剑砍就行了。”
据说高祖年轻时是反对过仲秋节的,更反对过七夕节,高祖实录中记载,高祖曾曰:“此种节日劳民伤财,引人奔走,无甚必要”。
苏秦秦吸了吸鼻子,眼睛红红的,又道,“现在你又嫌我脾气不好了?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反悔就反悔好了,我才不在乎呢!”
苏秦秦愣了下,然后就狠狠地捶了下秦源的胳膊。
秦源不由愈发觉得诱人,情不自禁地抬手往她衣领里伸去。
“我、我哪有!”
而这段日子里,小秦子……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小秦子了。
苏秦秦瞪了秦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哪敢!你现在可厉害了,后宫上下人人都想巴结你,我可不敢得罪你!”
眼看着他一日日平步青云,直至被剑庙召见,成为站在后宫穹顶的那个人。
于是连忙说道,“总之我会小心的,你不用太担心我,安心在宫里待着便是。”
“你要这么说,老甲也在为朝廷办事啊。”秦源顿了顿,又问道,“老甲趁剑庙降服谷蛟之际,一举打伤了剑奴、皇帝还有两位剑庙长老,你说他得是什么修为?”
这段日子,苏秦秦其实偷偷来找过秦源好几次,只是秦源每次都不在。
小妖盖着薄被,侧m.hetushu.com.com躺在纱帐下,胸口微微起伏着。
“那我来说吧,你是想说我要反悔娶你的事!”
“你想跟我交配的味道”小妖认真道。
“这特么都能闻得出来?”秦源瞪眼,“还有,你下回能不能别用这种词?”
一脸正经,却眼带妩媚地说道,“好了,那就不耽误公子了,公子请回吧。”
呜呜呜,他没有变心呢!
“哦……”苏秦秦点了点头,有些失神地往外边走去。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只听院外有太监喊她。
秦源看着一脸认真的苏秦秦,心想谁要吃桂花糕,我要吃奶糖!
“你再说不敢?”秦源轻轻地捏了下她高挺的鼻梁,又道,“我看后宫上下没人敢欺负我,就你敢。不但敢让人往外赶我,还敢给我甩脸色。”
“我知道,”秦源微微一笑,打断道,“可是,你要知道,陇西那帮人,可是与妖为伍的。如果人人都怕他们,那就会大妖遍地,哪天你房间里突然钻出一只妖精来,你怕不怕?”
苏秦秦张了张嘴,却是又说不出口,反倒是俏脸上升起一抹绯红,如同秋天的枫叶,悦目至极。
嗯,这算是搞定了第二个老婆。
小妖却是一脸鄙夷,“你不老实!我明明已经闻到味道了。”
“那今天呢?”
于是“啪嗒”一声,把食盒放到了桌案上,然后挺起胸脯很有自尊地说道,“那我以后不来便是!”
“老甲?”小妖沉吟了下,又笑道,“你可知,原本天下间,可与一品剑霸和一品剑豪争锋的,有几人?”
八月十五,仲秋节。
不过秦源也不想厚此薄彼,人家到底也是女孩子,就算晚上不能陪她,起码白天总要过来露个面说两句话,对吧?
也不知道,他们清正司是怎么安排的,苏若依这次要不要去陇西?
她一边喂,一边半带委屈地说道。
秦源就忍无可忍了,“嘶啦”一下扯掉身上的青纱,一把抱住小妖,冷声道,“公子我生气了,这可是你逼我的。”
“我呸,谁要得到你啊!你、你还是这么不要脸,还是这么无赖!”
心想,他若是反悔,看不上自己一个宫女,那也是应该的,可是……自己一次次给他和图书送了那么多的糕点、茶叶、小点心,他得付钱!
纠结了半天,才说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去了!”
“我亲手做的桂花糕呢,你尝尝!今天是仲秋节,一定要吃这个的!”
秦源一脸无语地看着这“可怕”的女人,咬牙切齿道,“所以,你的目的就是引诱我,然后让我弯腰收腹地回去?”
再重申下,皮皮虾就是,他很强,但是别人更强的意思!
苏秦秦眉头一皱,“你,也去陇西吗?听说那儿都是高手,全是大妖呢!小秦子,你……”
苏秦秦很细心,怕乾西宫到处乱飞的尘土会扬到食盒,还在盒上盖了个帕子,不过来到乾西宫后,她发现今天这里没有匠人,大抵是都休假去了。
“什么味道?”
不过想想晚上大抵是回不来的,于是只好说道,“到时候再看吧,我尽量回来,但不一定回得来。”
嗯,现在他秦公公的这张脸,可比通行证好用。
秦源精神奕奕地坐在圆桌边,咕咚咕咚地灌水。
“我说了,这两天要养精蓄锐的!”秦源一脸坚决。
世人皆谓高祖此言是在惜民之财力,但秦源想想自己眼下的处境,隐约有点知道,高祖当初为什么不喜欢了。
小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老甲是尚牙的可能性更大。不过,天下间从不缺隐士高手,五十年前我就在鹰桓山见过能只身手刃一品大妖的家伙,只是人家不肯透露身份。”
想到这里,她便不由地拉住了秦源的手,说道,“小秦子,我知道你不会怕那些坏人和妖精的!你以前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什么什么的,在我眼里你就是真正的大英雄。但你要记得,我、我还在这等你,你要活着回来娶我的。”
还有,他、他还说过的,他只是假太监,如果有一天他出宫去,就会娶我的,还算不算数啊?
他还会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吗?
秦源嘴角一抽,连忙说道,“别……顶多,我下回可以给你配一身逼真的道具,比如耳朵,尾巴什么的,咱模拟一番,陶冶下情操就好了。”
但是走下台阶时,她忽地回过头来,咬了咬嘴唇,说道,“你最好回来,要不然……要不然你会很遗憾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