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双核驱动,还有谁!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双核驱动,还有谁!

喜子是真朋友,因为他在自己最没有用也最无助的时候,伸出了他那微弱的援手。
只见它通体泛着金色的异光,长宽和高大约都一个巴掌左右,底座是一个扁平如鼓的圆形,底座上方有四尊张牙舞爪、咧着大口的异兽。
然后,它测不出任何灵气,说明它很低调,怕被别人认出是宝贝来。
也就是说,这东西可以至少将炼气的进度提升一倍!
钟瑾元跟着气哼哼、眼红红地说道,“据说有了此物,一日之修,至少可抵两日!若是得其法门,悟其真谛,或可更高。”
席间秦力端菜过来,笑呵呵地招呼大家慢慢吃的时候,钟瑾元拉住了他。
而现在,他需要自己去救他的命。
秦源一声笑,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然后拿起布袋,对着它一脸狠色地说道,“给我来个大宝贝,要不然我剁碎了你,然后烧成灰!”
秦源仔细一看,发现光芒起来后,石头变得透明,里头竟有一堆复杂的铭文!
异兽的口都对向“鼓”的中心位置,如果细看,可见它们的口中,还透着幽幽的蓝光。
这……有情况?
“库库库……”
秦源傻眼了。
“你看它灰里带黑,没准有玄机呢?”
到时候,要么景王,要么庆王,一定会让自己随军出征。
于是,众人抬头看向秦源,每个人的眼里都露出一丝怜悯和同情。
放在床上,秦源一动不动地盯着它看。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果然石头上又泛起一道光芒。
钟瑾元见之,不由再一次瞪眼道,“他娘的,这不是琉璃樽吗?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
这回牛了吧?大气了吧?所有人都见过它的威力了吧?
然后,朝廷平定陇西之战也必然会打响,尤其是经过今晚这一战之后。
众人都无奈地摇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是有点小小的问题,它已经被妖化了。
“贤弟,不要在意这些,大不了大哥的圣页给你!”
“还有我。”南霸也跟着说道。
一想到这里,很多年没喝酒的他,面对一杯杯递过来的酒,选择了来者不拒。
而这趟陇西之行,自己也不得不去,因为圣山到底被挖掘到什么程度了,或者青云阁、玉泉宗、拜妖会余孽还有什么计划,他很想详细地了解一下。
五人以及老道的三个徒弟,一起来到膳厅,只见桌上已经有五六个菜了。
钟瑾元得到一把半圣的羽扇,据说用此扇能吹走一座小山,也不知道真假,但看上去像是本轮的最大赢家。
“该我了,嘿嘿!”
老道又忙不迭补充道,“按照此原理,仙气亦可煅造!此物,可谓天下难寻的至宝!”
据说,琼浆玉液是天下一等一的补气之物,喝之不但能延年益寿,而且还能快速增长正气,甚至在对敌之时,临时提升战力。
秦源忽地脸色一变。
也就……还行吧?
忽然想起,老道对于符文、铭文都很有研究,那是人家的本专业啊!
也许和-图-书,某一天他和芙妹也会受到牵连。
又是一轮过去。
钟瑾元看了眼笑脸嫣然的秦小芙,说道,“不必了,有什么吃什么就好。小芙妹妹,以后我也是你大哥,你叫我元哥就行。”
说明它肯定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要不然……怎么会被盘包浆呢是不是?
还是钟瑾元义气,立马说道,“贤弟不要难过了,大哥这里有好几样宝贝,你挑一样送给你!”
秦源则和老道一起住在了家里。
现在钟瑾仪、苏若依都有了,就差苏秦秦和敏妃了。
“不用,就按规矩,再来!”红着眼,秦源又道。
于是众人起身,齐齐给他敬酒,包括秦源在内。
这时,小妖笑呵呵地伸出葱白如玉的小手,轻轻地将这宝物拿起,往自己的怀中一揣,便收入了纳石之中。
“小宝啊,别难过了,这不还有第二轮嘛!”老道说道。
钟瑾元看秦源脸很黑,怕贤弟伤心,连忙说道,“别瞎说,它……肯定不简单。”
说完,就扭头跑出门去了。
能融合正气的话,那仙气行不行?
也就是说,圣宝被瓜分干净了,秦小宝同学这一轮……轮空!
而且若是得其真谛,还可以更快。
南霸却是很淡然,只是微微一笑,说了句,“甚好。”
现在,秦源整个人都已经热起来了,那种感觉很像是跟人赌钱,把老婆本都输光的样子。
这尼玛就是块普通的石头!
“石头?”老道不确定地说道。
“什么叫混元双转,老道你详细说说。”秦源追问道。
秦家,快熬出头了吧?
这铭文透着一种神秘的力量,但究竟是什么,秦源却百思不得其解。
很显然,谁都没有见过这东西。
“要不……咱把剩下的宝贝全倒出来,让小宝先挑吧?”老道提议。
接下来,就轮到他了。
南霸一抖,也出来一物——好像抖一下,确实只能出来一个宝物。
所以,需要妖气去催动……
哪怕现在他不一定有大用,但数月前的那一次感动,不能因为时间长了,就淡忘了。
秦源很想掀桌子,然后掏出枪指着这些人的头,让他们把东西都交出来。
秦小芙抬头看了眼这位壮实,听上去说话又稳重的男人,忽然脸微微一红。
秦源听到这里,顿时心痛到无法呼吸。
秦源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抖动起布袋子来。
搓了搓手,秦源又道,“再来!”
能不急吗,这次杀大统领,他上蹿下跳地出了多大的力,差点没把命给丢了,满心欢喜地想着淘几个圣宝,结果就得到这些破玩意?
就说钟瑾元这货,都三十多了,大小妹一轮还多呢!
“各位,这是小宝的大哥,亲大哥!咱们敬他一杯!”
还有喜子。
话音刚落,却只听小妖咯咯笑道,“老道士,还挺有见识的嘛!没错,就是这宝贝了,大统领虽有一品大妖封印,但若是没有它,也决然无法在短短十余年间强到这般地步。”
老道、秦源、钟hetushu.com.com瑾元,乃至小妖,无不又露出那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这琉璃樽。
不至于不至于,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的事情。
感觉错过了几十亿有没有?
老道侃侃而谈,“此‘混元双转’铭文,可以让一个人兼容不同种类的正气。一般而言,我们道家只能修道家正气,除非资质极佳的奇人,才能辅修一门百家,这你知道吧?”
做人,当如此。
“就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秦源随便找了个理由,问道,“你认得他么?”
裤子都脱了,你特么给我放喜羊羊灰太狼,外加汪汪队两集连播?
立即大喜道,“它在发光,你们看到没?它刚刚闪过了一道光!”
妖女!
结果,第四轮,当南霸抽完以后,秦源拿起布袋子,怎么倒也倒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小妖又叹了口气,“听我的作甚?听你自己的!”
无奈,他只好先把石头收起来,毕竟这东西出自大统领的布袋子,万一人家真的只是低调呢?
秦源听到这里,狠狠地瞪了小妖一眼。
小妖用手摸了摸,然后又道,“它好像测不出有什么灵力,很普通的样子?”
再说,他虽然长得还算周正,但也没自己这么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小妹怎会对他一见钟情呢?
“天灵灵地灵灵……”
“得了吧,哪来那么多仙息?我还想多要几个呢。”
坑爹啊,搞半天怎么就抽了这么个玩意儿?
可明明有闪过一道光的……
正要将其收入囊中之时,他发现小妖目光灼灼,便问道,“小妖姑娘,你喜欢此物么?喜欢的话,便送与你吧。”
不过,问题是,如果自己还想再要个仙息,那就得找四个仙息,上哪去弄那么多啊?
秦力现在已经不紧张了,他只是有些激动,激动到身体微微颤动。
这特么什么玩意?别人的都动不动就闪闪发光,轮到自己就来这么个玩意?
只见那东西呈一方形酒樽的造型,下有三脚,通体闪着琉璃的异光。
看着丫头跑得这么快,秦源不由摸了摸下巴。
“没错,先给师姐找一个,然后么……”老道叹了口气,“我那三个徒儿,都是资质极佳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多余的仙息给他们。”
不得不说,南霸这次也赚大了!
活着,活下去才是真的。
同时又有些失望。
正好都饿了,也就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然后说道,“你们继续,还按照之前的顺序来,我小宝愿赌服输!”
等下……
可是,他又如此真切的站在自己身边,这是何等梦幻的事情。
也幸好大伙儿杀他够早,否则再过个十年,恐怕真的没办法对付他了!
老道和钟瑾元连忙收回了目光,只有秦源狠狠地一瞪,有点要收取精神补偿的意思。
这点在《墨修要义》中就有记载,秦源点了点头。
就是一开始,大统领用过的那棵妖树的种子!
小妖捂着嘴,笑得更加放肆了,差点没满地打滚,又拽着秦源的胳膊道歉道,“对不和-图-书起,我不是想笑话你,可是真的忍不住,咯咯咯……哈哈哈!”
秦源叹了口气,冲众人摆摆手,说道,“算了,既然宝贝跟我无缘,强求也没什么用。”
不甘心地问道,“什么断气台?断了气修为就能增加了?特么的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为什么要帮喜子找仙息?其实秦源偶尔也有这样的疑问。
秦源瞪了小妖一眼,我特么又没摸你,能不干净到哪去?
洗完脚,秦源和老道告别,回到自己的房间——也就是这栋房子的正堂主卧。
……
又过了一会儿,秦小芙跑进来说道,“我们已经做了几个菜了,大家可以先吃起来,我跟大哥继续做。”
这一轮,小妖、老道分别抽到了一张圣页,南霸得到一件蕴养妖气的宝贝,觉得晦气当场给他砸了……
老道一看铭文,登时脸色一变,问道,“你在哪看到的?”
秦源心想白要白不要,就算当纳石用,也能卖不少银子呢,于是就接过布袋子,将其揣入怀中。
南霸感觉小妖在关心自己,高兴地猛点头,“嗯,听你的。”
顿了顿,又道,“这个……在京城里头,方方面面的,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来钟府找大哥,大哥会帮你的。”
急了,他急了!
酒足饭饱,小妖、钟瑾元、南霸都回去了。
于是,众人又来了一轮。
没多久,伴着“咕咚”一声,袋子里又掉出来一物。
然后又问,“你打算去找仙息了?”
五个人伸长了脖子,都瞪大眼盯着那东西。
秦源愣了下,主修两种正气?
还就不信了,摸不到好宝贝!
吗的,简直欺人太甚!
南霸又急忙道,“嗯,听你的,以后我听自己的!”
说真的,老道、钟瑾元几人,已经都不忍心看秦源的表情了。
所以……他妈的,编不下去了!
要争点气啊,第三集可别再来个海底小纵队!
老道、钟瑾元、小妖、南霸,顿时又把视线集中到了那块朴实无华的石头。
于是说道,“不要,你自己收好。记着,这等宝贝,不可轻易示人。”
算了算了,为了个法宝搭上身子不划算。
这次,秦源终于抽到一个不是符文,不是石头,可以称得上宝贝的东西了!
老道也于心不忍道,“老道我也送你一件吧,省得你哭鼻子。”
呸,妖女!
小宝应该是真的很失望,才会产生幻觉吧?
南霸、钟瑾元猛点头。
人家说玄机,你特么说铁矿?要什么铁矿,老子天外陨铁都有!
有什么了不起,一会儿老子抽个更好的!
不过,这石头上,确实什么都没有。
秦源也是一肚子困惑,心想难道自己刚才看错了?
不出意外,景王和庆王都会胜出。
秦家,多亏了有二弟!
好家伙,这等宝物说送就送?
受她影响,老道也扶着额头,库库库起来。
临睡觉之前,又想起了那块石头,于是便又从纳石中掏了出来。
再怎么说,也不能败人品耍赖不是?
心想自己因为有鲁班锁,现在就和-图-书辅修了百家所有的技能,如果这玩意只有那点功能,那等于没有。
你爹究竟是干什么的,就容你这么败家啊?
所以,要想去找仙息的话,也只有这几天功夫了。
“嗯,要不第二轮你先抽!”南霸说道。
就算主修了两种正气,那也不过是让辅修的技能,更牛逼了而已。
秦源一听,顿时就像身上掉了一块肉般,心疼地一哆嗦。
总觉得这玩意不至于是个废品。
“所以,它的功能,就是能让人多辅修一门百家?”秦源问道。
但凡是法宝,基本都带有一种特殊的气息,一般人们称它为“灵气”。
因为秦源,又抽到了一张连老道都能做出来的符文——就是大统领之前用过的,瞬间能变出一道大门来的玩意儿。
如此宝贝,若是收了下来,老娘以后还怎么好意思不给他睡?
就问还有谁?
不甘心地拿起那块“石头”,他仔细看了看。
于是立即借着记忆,施展丹青家的手段,将铭文在纸上画了下来。
握草,这特么简直是天才的想法啊!
此酒的配料并不复杂,关键的是酿制的器皿,而这琉璃樽,就是史书中明确记载能酿制“琼浆玉液”的法宝之一。
“琼浆玉液”在这里,也不只是酒的代名词,最早有一种极为有效的补气之液,也叫这个名字。
只有南霸全程笑呵呵的,这傻孩子,看样子是发自心底地为小妖高兴。
“自然认得,这是我道家先祖的‘混元双转’铭文,失传很多年了!现在即便能画出来,没有半圣之力的加持,也毫无作用。”
就在这时,秦源忽然发现,它似乎隐隐地闪过了一道光!
秦源心想,现在自己手上有五个仙息的线索,不知道能不能找出三个?
父亲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即便他们修到七品、六品,在站在山巅的那些人眼里,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咯咯咯,奴家可却之不恭了。”
老道立马一拍桌子,激动道,“是四猊煅气台!难怪那妖人修为突飞猛进,短短十余年就将小小拜妖会带到如此规模,原来是得了这宝贝!”
“这是什么?”小妖问道。
秦源等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小妖也是心动,明媚的眸子亮了亮,但是转念一想,又轻叹了口气。
“笑死老娘了,小宝你平日里是不是总做坏事,还是今日出门前,摸了不干净的东西?”
哪有光?
趁两人一起泡脚的功夫,老道说道,“小宝,明日我们便要走了。这几日多有打扰,我在枕头底下放了点银票,回头与你大哥说一声,别弄丢了。”
秦力不确定二弟到底有没有站在山巅,但他确定,二弟现在一定站得很高,高到他和芙妹仰望都望不到的地步。
“老道,帮我看下这是什么?”
特娘的,你要说“真谛”,老子的“真谛”还是仙息蕴养的呢……啊,扯远了扯远了,但是真的好气啊!
小妖拿起桌上的布袋子,一边笑一边递给秦源,“要不这个归你吧?能装不少东和*图*书西,多少也算个宝贝。”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南霸,这时也忍不住说道,“是煅气台,取煅造之意。据说可将天地正气或者妖气凝聚于此,经过煅造后便可提纯,再吸入体内,便可修为大涨。”
于是,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我呸!
秦源“嗯”了一声,也不跟他客气。
就小妖这没心没肺的,咯咯咯笑得前俯后仰,像是要背过气去的样子。
可见这“琼浆玉液”的功效之强。
现在,拜妖会之所以能在短短十几年间迅速崛起的原因,基本能够解释了。
过了好久,好久,只见那石头依然如故。
若是成了,今后秦家就是世家,后辈再不用受苦!
有没有用不知道,反正小妖威胁了它一下之后,不连续出了两个好宝贝么?
“老道我说的是兼容!”老道立刻提高了声调,说道,“辅修算什么?它能让人同时主修两种正气!也就是说,让两股正气彼此融合,不分你我!”
只见这东西灰不溜秋又黯淡无光,长得又朴实无华,跟灰色的石头几乎没什么分别。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没有人可以融合两股仙息的!
说道,“多谢元大哥!那、那我去做饭了。”
再去弄个仙灵,然后两股仙息合一,是不是就比谷蛟强了?
因为是秦源的大哥,所以他这个只会一点基础拳脚功夫的汉子,当得起在场所有大宗师的一敬之礼。
嗯,表面很光滑!
“里头富含铁矿?”
那么问题来了,秦源有妖气吗?
不过后来他坦然了。
但,与其躲躲藏藏、窝窝囊囊地过一辈子,倒不如像二弟这般,潇潇洒洒地拼一把。
但凡一见钟情,那都是馋人身子。
但现在,他们不但活了下来,报了仇,而且似乎……能与站在山巅的那些人,说上话了。
五个人盯着这玩意,看了好久,居然没人发表意见。
到时候自己双仙息,双核驱动!
“分赃”完毕,此时差不多也快天亮了。
算算时间,明天,哦不,已经过了子时了,今天就是皇子校考的日子。
别的抛开不讲,就说有这两个宝贝,大统领能不强么?培养出三个堪比南霸这种修仙者的高徒,能不简单么?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今晚他要好好醉一场,或许之后还要去房间里偷偷哭一场!
秦力不是不知道,人站得越高或许会摔得越狠的道理,就如同今天,二弟就差点战死。
秦源、老道和钟瑾元的眼神,也依依不舍地随着那宝贝,移到了她的胸口,然后就看到一条深深的沟壑,和玉华般的半片雪白。
当年药家的半圣就常备此酒于葫芦中,言曰,“吾入半圣,此酒功占其三”!
想当初,父亲的遗愿只是让他们练好武功,可以自保,然后永远不要想着去报仇。
一粒妖树的种子!
除非……
这小子,分明就是馋自己的身子!
“哪里不简单?”
又急急地跑去,敲开了老道的房门。
所以,二弟好不容易拼出了一条路,自己这个做大哥的,怎能不支持?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