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六十二章 剑仙的馈赠

第四百六十二章 剑仙的馈赠

这是,剑仙的馈赠!
这时,小妖说道,“我的隔断结界已经消失了,朝廷的人应该已经听到动静,马上会到,我们先离开这。”
这不,南霸兄到现在还试图为小妖说话。
血鹿妖在三人的压制下,终于停下了脚步。
只有秦源什么都没说,他现在也吃不准小妖到底是什么想法,毕竟这妖女一直以来行事都是这般诡异,她的心思旁人实在难测!
秦源意识到,这可能是因为此妖气先撕裂自己的五脏六腑,但自己未必会被“秒杀”,而是会在痛苦中慢慢死去,因而隐守……没有做出判断!
下辈子,再也不浪了……
此时早已急得双目赤红、披头散发的南霸,则直接提起意剑,来不及凝聚全身剑气,便狠狠地先砍了下去。
“他还活着吗?”钟瑾元问道。
因为他觉得小妖刚才说得头头是道,或许一会儿还能指点一二,若是留他一人,他就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了。
然后,隐约之间,他好像拿着两把西瓜刀,从一条大道的一头,砍到另外一头。
秦力和秦小芙看到似乎已经没了气息的秦源,登时都脸色苍白,差点齐齐昏过去。
所以人似乎都忘了,当一个妖人陷入绝境之时,体内封印的大妖就会破体而出,那是它们最后,也是最为狂暴的一道战力!
而且眼睛不干。
小妖点点头,“那是自然!”
看到这里,四人已是龇牙裂目,心神大动,耳畔轰轰如雷鸣!
于是众人扶起秦源和小妖,御剑凌空而去。
还有那姓秦的小子,那是苏若依五百年来唯一爱上过的男人,若是被她知道,自己又如何面对她?
血鹿妖,瞬间化作两半!
秦源此刻背对血鹿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很快就觉察到,一股前所未见、极阴极寒的妖气,正冲自己的后背心呼啸而来。
要知道那可是一品上阶的大妖,而迄今为止清正司杀过的大妖,最高只有一品下阶!
“可惜……不能做个妖仙,来天上……找你这没良心的,算账了!”
“蚕茧”中的钟瑾元、老道、南霸、秦源,透过那几道被劈开的缝隙,默默目睹了一切。
看得老娘心别别直跳!
长乐坊十号。
这一蹄,几乎发挥了它最大的妖力!
而且,经过大统领的蕴养,这只妖中巅峰的怪物,要比原先更为强悍!
不久,范正庆、陈世番等人赶到了池塘边。
秦源见小妖似乎行动困难,丝毫不敢怠慢,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她,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奇怪,他体内怎会有如此https://www.hetushu.com.com多而杂的气息?而且,其中一股似乎无比强横,正在横扫所有气息……那股气息,似乎是从眉冲穴出来的?”
它似乎不再致力于“惩罚”这个渣男,而是兴冲冲地等待下一次的大规模妖气入侵,然后再提着刀出来砍。
此时,只见那“蚕茧”之中忽地破出一道金光来,紧接着就是两道、三道!
她想做什么?
两人怒归怒,却到这会儿,竟也没说要杀了小妖,只说要问个明白,可见这妖女平日里是如何深得寻仙会的信任。
就在这时,只听钟瑾元大吼道,“小心!”
“没有脉搏,但是体内气息却还在运行,当真匪夷所思!”老道实话实说。
说着,手中又甩出两道白绫,只见一阵妖风过后,那白绫迅速变大,仿若一道无边无际的白云,便朝那破口之处弥补而去。
他这一传音,钟家就乱了套了,不光钟瑾仪快发疯,连楚南红都跟着她冲出了钟府。
跟你干!
身为妖王的她,如今实力大不如前,正是拜那人族剑仙所赐,难道她都忘了?
也就是说,隐藏仙息,或者说“渣男惩戒术”,提前发作了!
随即,尸体又化作了人形,乃是被劈成四半的大统领!
血鹿妖无比痛楚地一声大吼,直震得附近一大片参天大树纷纷倾倒。
然而,嘴角却不屑地浮现出一丝妖媚的笑意。
不,她是妖王,她应该在遍地都是妖的世界里,才能肆意快活啊!
伴随着又一声咆哮,自知时日无多的血鹿妖,或者说大统领,再一次咆哮着,冲小妖杀去。
兴是想起附近还有范正庆等高手,它不想再等,便即刻催动庞大无匹的身躯,朝那蚕茧轰隆隆地撞去!
秦源躺在床上,恍惚之中,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钟瑾元死活不肯让小妖去隔壁,非要让她与秦源一个房间。
这位钟家大公子向来一身傲气,哪怕在尸山血海中都要大笑三声以长威风的存在,此刻却如同一个吓坏了的毛头小孩,嘴里喃喃自语着。
赶紧送入厢房。
那是它的死穴!
“砰砰砰”,小妖连续撞断了几棵参天大树,这才勉强定住身位。
“老娘我,做了一回好妖呢!”
小妖咯咯一笑,“谢什么,别忘了答应老娘的事就行了。”
南霸的二叔之前说来的,但是后来没来,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现在也没人关心这个。
一品上阶之妖乃是眼下人间大妖中的巅峰,而五百年前身为妖王的https://m.hetushu•com•com小妖,早已被剑仙重伤了根基,如今一步步才恢复到今日之实力,却离巅峰时仍有云泥之别。
然后又看了眼秦源,不由跟着鼻子一酸。
收了剑,钟瑾元恍若失心疯一般,摇摇晃晃地冲到秦源跟前,猛地趴在他的身上,含泪大喊道,“贤弟,我的好贤弟啊!是大哥,是大哥没用啊!”
“柴……”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阿牛你冷静下!”
它现在,只想杀了这个“妖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终于都平息下来了。
范正庆心中七上八下,一方面担心大统领是否妖变,妖变之后是否杀了钟、秦二人,另一方面又担心,那两个来历不明的高手,是否在杀了大统领后,又把钟瑾元和秦源给杀了。
三人的想法一致,因为那怪物太快,要想凝聚全身能量于一剑砍死他不太可能,所以只能先拖住他,让小妖跑掉!
血鹿妖万没想到,小妖竟突然会来这一手!
小妖轻轻地抱着秦源,心想他竟肯为我舍去性命,老娘这是又欠了一大笔人情了。
然后,剩下的三个,也未必能逃出它的魔掌!
“嗖嗖嗖!”
“蚕茧”并不隔音,外头的动静,里头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伤愈!
钟瑾元反应过来,发了疯地抱起秦源,也不管他是死是活,就要拼命给他输送仙气。
就如同……那忽然从他眉冲穴冲出来的隐藏仙息,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在他体内各处经脉肆虐。
血鹿妖用完了最后的妖息,却依然没能杀了小妖,只能不甘地仰天长啸。
与此同时,钟瑾元立即掏出一个瓷瓶,瓷瓶金光一闪飞出一个水柱,落在小妖跟前,瞬间将她前方的泥地化作一大片粘稠的沼泽。
当秦源从梦境中出来,再次苏醒的时候,顿时感觉整个身体无比清畅。
心想,我特么竟然……还是死在了女人手里!
因而,她虽有防备,却还是如同炮弹一般,被撞飞出去。
她难道不知道,唯有妖圣大人重现,她这小小妖王才有可能得道成圣,然后与天地同寿,千万载不灭吗?
的确,那金眼什么什么妖血鹿从浓雾中现出全形后,它跟前的小妖,对比之下就如同一只小鸟一般。
钟瑾元顿时愣住了,也不知道小妖的话是对是错,又想做点什么,又怕真的适得其反,悟了贤弟性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揪心。
小妖费力地从站直了身子,此刻她体内的仙息、妖气都处在剧烈的震荡之中,料想躲过hetushu.com.com这一击是极为困难了。
在他眼里,杀了一个区区秦源,并不足以发泄心中的愤怒。
“不会的,不会的,小妖姑娘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要不然断不会做出如此之事。”
只听一声炸响,那妖气正中秦源后背心,刹那间秦源便觉身体仿佛被撕裂一般,任自己体内有多少正气、仙气和冰魄之气,也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
在梦里,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是个拯救天下的大英雄。
在雾中,一张头顶两角、眼若铜铃,龇牙咧嘴的怪物猛然探出头来。
老道掏出了他的看家拂尘,全身仙息猛地灌注其中,只见那拂尘上的千万银丝瞬间爆散,从背后紧紧地裹住了血鹿妖那恐怖的身躯!
夜空之中,秦源抱着小妖,缓缓跌落。
毫无疑问,小妖……救了他们四个!
却见这里已经一片狼藉,血迹斑斑,显然发生过一场大战,却唯独不见大统领及钟瑾元、秦源等人。
然后,钟载成也知道了,身上的剑都还没拔出,就跟着赶了过来。
“如此说来,这小妖当真与那妖人是一伙儿的?老道我与她一同研究药理数年有余,竟然未曾识破……当真是可笑了!”
血鹿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轻轻乜了一眼,然后冷冷道,“多谢狐王了!”
外头水声大动,所有人都意识到,大统领要跑了!
当然,不可能忘记将大统领的尸体装进乾坤袋,至于他身上的圣宝,就等回头慢慢查看了。
钟瑾元道,“说这些作甚,劈开这东西,咱们找她问个明白!”
“小宝……”
总之,想来想去这两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在这变换之中,某一刻小妖猛地张大了樱口,差点脱口而出。
柴祁真,便是当今皇帝绍成帝的名讳!
但定眼一瞧,这哪里是那没良心的,分明还是那个少年。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怔怔地看了怀中这个妖媚无比的女人一眼。
小妖咯咯一笑,越将起来,说道,“倒是有几分蛮力,且看奴家神通!”
甚至,他还知道,自己又多了一道更为强悍的护体之气!
老道背着小妖,钟瑾元背着秦源,匆匆而入。
磅礴无匹、极阴极寒的妖气,在那股隐藏仙息面前,有点不够看的,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死妖人,怎生如此粗壮?
钟家独子若是死了,自己很难跟老友钟载成交代啊!
又传了音,让钟瑾仪赶紧把家里剩下的那两颗乾清续命丹,全部都拿过来!
但此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小妖瞬间就将一枚长长的银针,轻松地刺入了它脖颈中的最m.hetushu.com.com中间处!
就在这时,只见那白绫一个变向,迅速地绕住了血鹿妖的脖子,与此同时小妖又轻轻一拽白绫,借着这股力,再催动自己那原本就快得让人心惊的身法,如一道电光般来到了血鹿妖的脖子之后。
要知道在大成,能跟他聊上天的也就是钟载成一个了,这下可如何见他?
妖息全部“阵亡”,再无踪影,原先体内的正气、仙息也几乎为之一空,只有万年冰魄还剩下小小一丝,但是在恐惧中瑟瑟发抖。
紧接着,南霸的一剑也轰然而下,尸体又被劈成了四半!
金眼锐角风雷獠牙壮蹄筋肉狂力铜皮不破妖血鹿,一品上阶巅峰大妖!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眼睛都不眨一下。
南霸立即说道,“好,你们先带他回去,我去我二叔那拿药!我二叔有我爹给的千雪万凝丹,救死扶伤有奇效!”
那血鹿妖进入沼泽,加上老道在它后边拼命拉扯,终于勉强减缓了那血鹿妖的脚步。
昏迷中的秦源,此刻只想说一句,我特么是万万没想到,那狗算子的妖精,那种情况下还能发冲击波啊!
四条身影终于从“蚕茧”中,呼啸而出!
“气息混战,什么气息混战,你没有胡说八道吧?那,那我给他输点仙气帮帮他,不是更好吗?我到底帮是不帮,帮是不帮,我要是帮……那我要是不帮……”
范正庆大吼道!
这下,气池境的仙息、三品中阶的正气,以及堂堂万年冰魄也火大了啊,你砍妖息就砍妖息,砍我们干什么?
“自然不会忘。”血鹿妖又冷声道,“不过,先帮老夫将这些臭虫杀了才是。”
老道说着,赶紧先把钟瑾元拉到一边,然后摸了摸秦源的脉搏,顿时眉头一皱。
没错,如果不是小妖先将他们保护起来,那么待那怪物从水底冲出,向毫无防备的他们发出致命一击,他们四个当中,至少有一个会当场身亡!
同时也在浓雾中现身的小妖,仰着脖子费劲地看着那个高达近两丈的恐怖身躯,也不由在心里微微一叹。
池塘中的水登时为之一空!
血鹿妖却是眼睛微微一眯,不屑道,“这般方法,何时能杀了他们?”
难言之隐,还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呢?难不成是要请大统领治疗妇科吗?
只是,他抱起自己的样子,与他何其的相像。
且“渡劫”成功!
“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那水柱很快便撤去,化作无数的细小水珠降落下来,使得林中雾霭茫茫,无边无垠!
但显然,没有愿意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此刻和-图-书,小妖同样杏眼圆睁地看着秦源。
被隐藏仙息追得到处跑,却又跑不过人家,只要被追到就瞬间被消灭。
如果他的经脉是一个战场的话,那么现在战场之内,尸横遍野。
钟瑾元已然举起奔雷剑,凝聚了全身的剑意与剑气,一剑轰然劈下!
甚至,她难道已经忘记,当年正是人族的剑仙,差点将她打得魂飞魄散的吗?
“嗷!”
而隐藏仙息在肆虐完之后,还剩下为数不少,但神奇的是,它收兵了!
于是,几股气息就开始了混战。
它五官扭成了一团,双目开始赤红,在无比的狂暴之中,只见它用尽所有妖力,一挥前蹄,重重地砸在了小妖身上!
隐守,竟然没有自动激发!
它每踏出一步,都是一阵地动山摇,林间的大树疯狂摇曳,无数飞鸟扑腾着翅膀,惊恐地四散飞跑。
隐藏仙息总量其实不多,但胜在无比强悍,在经脉中“杀”红了眼之后,就不分什么妖气、仙息、正气、万年冰魄之气了,反正见谁砍谁!
在沼泽之中,他仰天大吼道,“柴祁真,总有一天你会死的,我在阴曹地府等你!”
或者说,在曾经身为准太子的大统领的眼里,杀此一个竖子,根本不足以补偿自己这数十年的苦心经营!
没错,正是封印在大统领体内的一品大妖!
却听小妖虚弱地喊道,“别动他,他、他体内数道气息正在混战,咳咳……外力、外力一插手就适得其反了!”
里头的钟瑾元气得大喊,“妖女,还敢兴风作浪!”
不光钟瑾元大怒,老道亦白眉倒竖,怒气冲天。
南霸现在双目无神,眼神空洞,不断地摇着头,很显然他自己也意识到,他的初恋,他的夏天,已经处在结束的边缘了。
几人面面相觑。
很显然,里头的钟瑾元等人发力了!
此时,蚕茧之外,一道水柱冲天而起,仿若与云相接,高不可窥顶!
“柴莽,老娘我说不骗你,就不骗你……现在你信了吧?”
南霸也随之赶到,先是看了眼小妖,见她被秦源保护得很好,这才放下心来。
……
……
根本来不及躲避了!
妖……怎么会背叛妖?
“轰隆隆!”
小妖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鲜血又黏住了鬓角几丝秀发,此刻那张向来妩媚不可方物的俏脸,显得前所未有的楚楚动人,摄人心魄。
以一种非常温和的姿态,与这具身体的主人达成了和解!
但也消耗了不少隐藏仙息!
此时的秦源双目紧闭,身体诡异地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金……仿若有无数气息乃至不同的气运,在他的身上交织。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