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三十一章 是不是哪里不对?

第四百三十一章 是不是哪里不对?

对苏秦秦他就不那么含蓄了,直接冲她挑了挑眉毛,调戏之意不输大街上的小无赖。
敏妃淡淡说了声,然后将手里的云锦还给尚衣司的太监。
“免礼,”敏妃看了眼秦源,说道,“先说好,若是来盖章的话,就甭想了。从今天起,成华宫不接此业务。”
“嗯?”秦源看了眼那扇自己牢牢抓住的大门,发现它的底槽确实已经脱出了,于是赶紧赔笑,“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情急。”
这么说吧,在压根没有太监擅权传统的大成国,做太监做到如此嚣张跋扈的,五百年来也就秦源这一个了。
敏妃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如果来一次给他盖一次,他一定会继续来。
太监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有一种,是裙摆到膝盖高,然后搭高筒靴子,那靴子也可以高到膝盖处,穿起来就特别好看。”
敏妃美眸一滞,樱嘴微微一张。
大清早的跑过来,想查岗就说查岗好了,还非要装成是来提分手的,吓唬谁呢?
说道,“腰线太高,为何如此设计?”
而谁又能想到,他们怕的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厮役太监呢?
苏秦秦以为敏妃不知道秦源是假太监,而敏妃则以为苏秦秦不知道,两人都拐着弯在提醒秦源。
略一思忖,他便纯真而质朴地笑了笑,说道,“娘娘这话说的,好像我来就是为了盖章一样。”
秦源顿时叹了口气,心想好家伙,这是真的被拉入黑名单了啊。
当然,秦源也知道,自己早已上了成华宫值门太监的黑名单了。
看着敏妃和苏秦秦为自己担忧的神色,秦源淡然一笑,“呵呵,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虽然知道自己不该见秦源,但是她觉得,好歹上次他也帮了姜家大忙,见一下他……应该很合理吧?
“他来了,他又来了!”
真想分手,说完还会磨磨蹭蹭不走,问这问那的?
“谁知道啊,”苏秦秦小脸气鼓鼓,“现在他是越来越不着家了,一天到晚在外和*图*书头,也不知道在哪浪!”
等快到门口时,他才冷不丁地跳出来,然后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值门太监。
敏妃很难想象这太监说的到底是怎样的裙子,只好无奈地摇摇头,“真是奇怪,如今这是什么风向?”
苏秦秦急忙跟着说道,“对啊对啊,那都是他们的事,凭什么就要你出马?你、你那点修为,万一人家把你……”
风向嘛,其实很简单,就是清风楼的女子天团这么一带,很快就上行下效,宫外的青楼也开始这么穿,这股风潮就先在嫖娼界蔓延开了。
“我哥昨儿个与我说,是你找到的那三个妖人,也是你招来的高手,为民除了害?”
得,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先不去找她,等晚上她回了家,再跟她一较长短。
发现干干净净看不出有须的样子后,这才稍稍放心些。
是不是哪里不对?
但很快回过神来,苏秦秦不在,他也不能这般……这般与本宫说话!
那场面,就像地主家的哨子看到了马匪来袭似的,院里院外呼哨声一片,恨不得立即关门,家丁全都爬上墙头准备御敌。
苏秦秦一听,顿时拍了拍额头,说道,“每次都是这个说法,他就不能来点新鲜的吗?”
心说,苏秦秦在呢,被他看出端倪怎么办?
秦源自然知道两人的用意,不由心下一笑。
说起来,这里的女孩子,可比蓝星上的女孩子好对付多了,也通情达理,起码在想什么还能猜到……
苏秦秦一边将条子递给秦源,一边说道,“小秦子,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勉强知道吗?”
“再这样,下次就给他举报到内廷卫去!身为内廷太监,成天往外跑,把皇宫当客栈哪?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哪像个太监的样子!”苏秦秦越说越气。
敏妃再次换了个话题。
当然,要把敏妃和苏秦秦也带走。
殿内的丫鬟和太监便识趣地退了出去,只剩下苏秦秦。
于是吃完早饭,秦源就又去成华宫找敏妃开条子了。
和_图_书说完,先看了眼敏妃。
一个值门的苦着脸说道,“秦公公,咱去通报没问题,但是您一抬手就把大门给卸了……这就不讲道理了不是?”
两位老哥“惊喜”地当场就跳了起来。
柴莽没能完成的心愿,很可能会由他来完成啊!
敏妃眼中忧色更重,“本宫也听我哥说了,那妖人之强或前所未有。小秦子,其实此事还有清正司、剑庙都在追查,你量力而行便是,切勿意气用事。”
“我知道,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话说,秦源到现在也还不知道,自己的设计竟然成了时下最受热捧的风尚,毕竟他在宫外,最近也没怎么逛街。
比如,裙摆到膝盖,这肯定是“伤风败俗”的,但是如果把靴子做高,又将靴子做得很漂亮,那就基本不露腿了。
“不是更好。”敏妃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扯开话题,又道,“你仿若又长高了一些。”
嗯,也就是说,从现在起,秦源已经被她甩了。
差点就没直说,要他每天早晨检查一下了。
敏妃一面看着手里的流彩暗纹碎花云锦,一边淡淡地说道,“他什么时候回宫的?”
于是说道,“是,说起来,再过几个月我就满十七了。若不是太监,这个年纪很多人都已成家,至少也该有心上人了。”
成华宫里,敏妃又在挑选好看的宫装,苏秦秦在一旁叽叽喳喳地提建议。
见敏妃看向窗外,于是秦源又转了视线,看向苏秦秦。
说到这里,他便双手负在身后,转身看着窗外,又道,“妖人当道,国必有殃,到时候受苦的便是黎民百姓。我等虽微末之身,然位卑不敢忘忧国。只是此次不同往常,那妖人的三位徒弟便已胜过大宗师,他必然更为强横,因而我也无甚把握。”
敏妃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沉吟了下,随即轻轻挥了挥手。
好一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当是真正的男儿,方能说出那番话来吧。
可是,你说不盖就不盖了?
和_图_书秦子,你胆大包天,敢在敏妃娘娘跟前这般……看我一会不打你!
秦源在心里乐呵呵的,觉得其实这样的日子也蛮好,旦若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应该会更好。
太监说道,“回娘娘,这是时下宫里宫外广受追捧的款式。如今都是高腰线,低裙摆。”
秦源冷静地说道,“修为不要紧,重要的是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秦源点点头,“据说那大统领要在京城施妖法,把很多百姓都变成妖人。若是让他得逞,非同小可。所以,一定要找到他。”
苏秦秦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紧,连忙抬头看了眼秦源的嘴边。
于是,他就笑呵呵地对值门太监说道,“两位,请帮我通报一下敏妃娘娘,就说乾西宫小秦子求见。对了,要重点说有要事,性命攸关的要事!”
而且,他在宫外做的可都是旁人都办不了的大事,你一个小丫头,又怎能知他心思?
敏妃越拒绝,秦源就越兴奋属于是。
谁能想到怕成这样的,是如今后宫权势最大,连总管太监路过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准皇后敏妃的寝宫呢?
至于“丝裤”搭配“短裙”的设计,倒是也有裁缝做出来,但因为和青楼女子的太过接近,就遭到了很多家长,尤其是男性家长的强烈反对,因而很难推广开来。
看了眼不识趣的苏秦秦,敏妃无可奈何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所以为了防止他们又关门,他很鸡贼地低着头,跟在一个太监后面,悄么鸡儿地接近成华宫。
嗯,没白对她们好呢。
其实长了胡须,刮是很难刮干净的,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长出胡须之前,尽快离开后宫。
“低裙摆?”敏妃皱了皱眉,“能多低?”
一主一仆,会很和谐吧?
随即大印落下。
“让他进来吧。”敏妃说道。
为了彰显这个审判结果,钟大人出去时还重重地关上了门,“嘭”的一声,颇有一锤定音的意思。
但,还是跟着说道,“对,若不是太https://www•hetushu.com•com监,你当是有须了。”
“快快快,快关门,快关门啊!”
这次,宁可赏他一些东西,也不能再给他盖了!
又问,“那还有其他种类么?”
“秦源见过娘娘。”
“啪嗒!”
“本宫知道。”
“本宫也略有听闻。”敏妃微微颔首,然后目光又不自觉地流转到了秦源脸上,问道,“那大统领,你也在追查么?”
敏妃却是淡淡一笑,心说他本来就不是太监。
苏秦秦这两天去找过秦源两三次呢,而他竟然一次都不在!
不过,要是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很欣慰。
然后,有机灵的裁缝看到了商机,立马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对其进行了改良——换句话说,就是让它更适合“良家妇女”来穿。
敏妃秀眉皱得更紧了,如此穿搭,可当真是闻所未闻。
不得不把将要说的话,另外想了一番措辞,随后才说道,“你这般年纪,若不是太监,很快便有须了。”
也对,是快到那个年纪了,毕竟其他地方隐约已经出现苗头了。
敏妃不由又微微颔首。
见敏妃又将视线从窗外转回来,苏秦秦又赶紧把小拳拳放下,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那生气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反而多了点女人味有没有?可惜戴着面具,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有可能,毕竟才十六,还在茁壮成长。”
今天还是得出宫去,还有好些事要安排。
秦源看敏妃的表情就知道,这句高祖以前没说过,至少《高祖实录》中没有。
不过这次他没有硬闯,毕竟总这样不文明,而且他可是刚刚帮了敏妃亲大哥,也算帮了整个姜家大忙,有的是底气不被赶走。
可是秦源也不怎么慌,甚至心里有点想笑。
要是把你打死了,那我可怎么办?
跟喜欢的女孩子斗智斗勇,那可是他最喜欢的项目。
苏秦秦小脸也有些发红,却比敏妃胆子大多了,悄悄冲他扬了扬小粉拳,毕竟她可是在秦源腿上坐的人。
说着,秦源就掏出了早已写好的出宫条子https://m.hetushu.com.com,递给了敏妃。
敏妃还没说话呢,苏秦秦就去取大印了。
内廷卫指挥使钟大人,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用一句“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彻底完成了对秦源的审判。
忽然太监来报,“娘娘,乾西宫小秦子又来了!他说,有性命攸关、十万火急的事情求见。”
这种又新奇又美观,还不伤风化的设计,相比单调的传统服饰,极具冲击力,自然一面世就大受欢迎。
要不然他不知道又要出去浪多久呢!
“还有一种,是裙摆……就到大腿上,然后穿一种紧裹腿部的丝质裤,下边再套个皮靴,不过这种还是比较少的,也过分短了,大伙儿也不敢这么裁。”
这不怕你们又关门嘛!
于是走到敏妃跟前,又正色道,“所以……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候,如果不能尽快将那大统领绳之以法,很多人都会遭殃,甚至连姜大人也不能置身事外。”
不是说找别人不行,而是平时也没什么好的理由去找她,也就开条子像个正经理由。
敏妃震惊地看着苏秦秦,半晌说不出话来。
当当,两位老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们放心,此事我布局已久,并非毫无把握。或许,今晚就能有线索。”
嗯,不能让敏妃看出端倪!
秦源便拿着条子,大步流星地出了寝殿。
敏妃眸子里透出一丝忧色,又道,“以你的修为……”
敏妃像是被什么刺到一般,不敢对视秦源,便假装淡然地看向窗外,却难掩那精致妩媚的脸庞,飞起的一抹红晕。
敏妃正琢磨如今这裁衣为何有如此奇怪的风向时,这股风向的始作俑者就进门了。
敏妃的语气很平缓,甚至刻意带了点居高临下,似乎有意拉开距离,表明自己只是正常问询,并无任何“私心”。
秦源淡淡道,“凑巧罢了。有些是我叫的,有些是不请自来的。不过那三个妖人还不算最厉害的,最厉害的还是他们的大统领。”
苏秦秦忙道,“娘娘,他肯定又是来开出宫条子的,这次不能再给他盖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