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九十四章 比敏妃还漂亮?

第三百九十四章 比敏妃还漂亮?

秦源来到院子门口,敲了几下门,却是无人来开。
秦源还有“要事”在身,于是就单刀直入。
“不行,我要去戳破这个谎言!不过……”秦源想了想,又道,“我得先把事情了给办了,要不你先去。”
青龙殿,是专职暗杀敌对、惩治叛徒的部门,大长老的发迹就是从青龙殿开始的。
以前他们怎么干无所谓,现在可是他秦源的资本,他自然就急了。
也不废话,直接越过院墙,入到院中。
“那行,我便在那等你。”
随即立刻躬身行礼,“属下参见左使!”
秦源对众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们平时,就这么住一起么?”
这特么很容易被一锅端啊。
顿了顿,又道,“我这边,若是查探到线索,也会给你的。”
于是说道,“弟兄们潜伏于各处,进出多有不便,本使也是这么一步步过来,自能体谅其中不易,无妨。”
说罢,便悄然没入夜空之中。
院子里放了不少染缸,也晾着不少刚刚染好的布匹,看起来这作坊生意不和-图-书错。
那些人里头,肯定有大长老的人,得赶紧想个办法鉴别出来才是。
感觉状态还行,要不然找钟瑾仪挑战一下?
秦源便就此与楚宴修分开,然后径直前往朱雀殿京城分部的联络点。
余言行淡淡道,“当年,为了向会中表决心,他连新婚不久的妻子都舍得杀……只因为他妻子的一个远房亲戚,是清正司的人。”
楚宴修想了想,说道,“机会难得,要不然我们……去青楼逛逛?”
这时,一个瘦小的男子上来,说道,“回左使,我们是刚刚得到了上头通知,说秦左使已实授,故而特意赶来,在此等候左使。”
方才温先生交给他大印的时候,连同花名册也给他了,上头就有联络点的地址。
“阁下是谁,因何夜闯私宅?”一人问。
秦源事了,便与余言行和楚宴修走了出来。
楚宴修也跟着拍了拍他的肩,“可惜了,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再去乾西宫,就没人给我做饭吃了。”
目测作坊不大,但是比起普通住户m.hetushu.com.com,地方自然是大了不少,足有二十余间平房,外加一个大院子。
“握草,这种狼人,会里居然还信他?再说了,这种滥杀无辜有违圣人之训,会里不处置他?”秦源说道。
正想着呢,只听余言行问道,“大长老有要你参与追查大统领下落么?”
另一个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的跟着出列,说道,“属下是丙字科档头王琪。”
三人看起来都恭恭敬敬,对他的到来很是欢喜。
秦源跑得很快,毕竟一会儿他还要赶去行侠仗义,揭开醉星楼那丑陋的谎言,看看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秦源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脚,“滚。”
“所以,你不要低估他的狠心。”余言行拍了拍秦源的肩,语重心长道。
楚宴修淡淡道,“最近京城醉星楼里来了个花魁,据说国色无双,引京城无数公子竞折腰……”
另一个白胖的中年人出列,跟着说道,“对,料想秦左使会来,大伙儿便赶紧来了。不过,京中朱雀殿共有弟https://www•hetushu.com.com兄一百二十七名,大都在职不方便来。还请左使恕罪。”
余言行又道,“秦左使,赶紧去找你的部下吧。那些人未必个个都能对你忠心,所以你先要收拾人心,然后才能放心的带他们办事。”
刚来到正堂门前,就有两人从侧边的厢房,也就是被改成染工车间的屋子里跑了出来,拦在他跟前。
白胖中年人道,“属下是乙字科档头贺三宝。”
“那你签了?”
“你等下,”秦源停住脚步,立刻回头,义愤填膺,“不输敏妃这种大逆不道、丧心病狂的话也敢说出来?”
“整件事自然没那么简单,要不然会里早处罚他了。但总之,会里的老人都知道,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当时的青龙殿主的赏识。”
有了他们,他一定能看到更多。
顿了顿,又问,“对了,谁是这里的头儿?”
秦源随即掏出了朱雀殿左使的令牌,扔给他。
“有,那厮还要我签军令状呢。”
“没有,当我傻啊!我说,等林殿主回来,他要是签的话,我也和-图-书签。”
等下,可能苏若依更简单一点,趁她经验还不太丰富,搞个突袭就胜算大增了。
联络点位于城东,一处染布作坊。
那人洗洗一看,登时脸色一变。
对自己人,嘴还是要甜。
“风尘女子罢了,有什么稀奇,我先走了。”
“或不输敏妃。”
穿过晾着的布匹,秦源便看到正堂的房间亮着灯,里头人影攒动。
瘦小男子立即恭恭敬敬地答道,“回左使,朱雀殿京城分殿共计弟兄一百二十七名,分甲、乙、丙三科,有三名档头。属下,是甲字科大当头熊禀诚。”
“多谢余先生。”秦源道了声谢,又说道,“以后你还是叫我小秦子吧,在我眼里,先生便是我的长者。”
于是看向楚宴修,问,“我还有事,你呢,回宫去?”
“不是吧?”秦源惊道,“这厮真这么狠?林殿主不是他的人么?”
齐声行礼,“参见秦左使。”
我二弟养精蓄锐,难道就为那些残花败柳?
秦源觉得余言行说的对,自己新官上任,应该先与京城朱雀堂的人马照个面,来个铁面无www.hetushu.com.com私辨忠奸,这样才能尽快用他们。
楚宴修笑道,“到底还是你鸡贼。”
……
顷刻赶到!
足有三十多人!
家,是船儿停靠的温馨港湾。
准备回家。
余言行微微一笑,“好。”
秦源听他们是因为见自己才来的,这才微微一笑,心想是自己想多了,这些人可都是精英,怎么会没事聚一起这么无脑?
秦源把朱雀堂看得很重,毕竟这些人已经渗入到京城各个势力当中去了,简直就是绝佳的视野。
“青楼?你看我浓眉大眼的,像是去那种地方的人?”秦源表示嗤之以鼻。
余言行却是摇了摇头,“秦左使,你别小看了大长老。他若是觉得你风头太盛不得不杀,就宁可搭上林殿主,也要杀你。”
屋里头的人听到动静,也纷纷赶了出来。
“当真是这样的。”
不过秦源属于游艇,所以今夜到底该停靠在哪,是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家里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没搞定……啊呸,还没彻底施展呢,我跟你个登徒子去青楼?
秦源和楚宴修同时看向余言行,一脸的不可思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