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六十四章 贤弟脾气这么爆?

第三百六十四章 贤弟脾气这么爆?

而且这妖气极重!
嗯,上次秦源教他补救之法以后,他又回去找了师姐,现在师姐总算对他有点好态度了。
秦源当即谦道,“不敢当。”
于是也跟着一剑,将地窖的另一半也劈了出来!
虽然没有找到妖人,但平心而论,能捣毁制作妖银的巢穴,已然是大功一件了!
秦源叹了口气,说完便回到了地面上。
钟瑾元:贤弟好大的威风,连这种高手都敢骂!
偏偏痴情上人这没眼力见的,上来之后又开始喊他,“小……”
地窖很大,两道一丈多宽的缝隙之下,还有很多隐藏的空间。
站在中间的秦源这会儿一个头两个大,明明大家都是来抓妖人的,这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竟然还费那劲?
想必是它实在太过庞大,没有纳石可以容得下,而且重量可能达万斤,那什么“玉将军”定然是知道外头有高手,因为不敢带着如此庞然大物而跑——否则他必然跑不掉!
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妖人!
虽然说妖银炉找到了,可是没能杀一个妖人,尤其是那个“玉将军”也跑了,这让他很窝火。
秦源那个烦啊,赶紧喊道,“行了,都少说两句吧!还抓不抓妖人了,不抓我回去睡觉了!”
秦源微微一笑,换了个礼,说道,“正是。在下秦源,见过钱大人。”
倒是发现了不少人类的骸骨,看上去有些死了有段日子了,而有些骸骨上的鲜血都未干,仿若刚刚死去。
秦源心想,有这本事你们在这吵个鸡毛架,合伙一起承包市容市貌清洁工程不赚钱吗?
再往前,三人又在离妖银炉不远处,发现了十几箱同样没来得及被带走的妖银。
那东西有接近两三丈高,呈圆形,中腹直径高达一丈半!
和-图-书情上人登时脸色一沉,向前一步,怒道,“这竖子当真无人管教么,没人管老道便替你爹管一管!”
眨眼间,一堆建筑垃圾就不见了,地面一下子比秦源那乾西宫的寝殿还干净!
痴情上人道,“有可能。”
“你又是什么人,敢对我师尊大呼小叫?”痴情上人一个弟子怒道。
钱玉书一到现场,即刻让人封锁,然后迅速押解妖炉、妖银回去。
更何况人家房子都被大风吹倒了,就算是三只小猪也知道赶紧跑的啊!
往里一瞧,果然下边的地窖清晰可见了!
随后立即各用神通,纷纷发力,将原本草庐所在的地方,地上的那些废墟统统吹走。
钟载成:此人是世间罕见的高手,连手下弟子也不容小觑,放眼整个江湖,他们恐怕也是没几人敢惹的存在!却……竟被贤婿呼来喝去,而敢怒不敢言?
直到秦源忍不住,说道,“这些银子倒是与真银一样,你们说,会不会就是妖银呢?”
抬手,他又不折不扣地对秦源行了个抱拳礼。
等下,原本还担心小妹会欺负他,现在看来,就他这脾气,小妹以后的日子……怕也是不好过?
这么一来,钟家父子就震惊了。
这些妖人,该死!
秦源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是一会儿对方说话还是不好听,不排除他当场摇人的可能性。
清正司的人很快就到了,而且来的是司正大人麾下亲领的天字科高手。
几人一听,这才停了嘴仗。
此时痴情上人等人已经避到别处,现场只有钟家父子,所以钱玉书也没怎么刻意避着说话。
得之,仪妹之大幸!
对外一身正气,对内没有脾气,贤弟真男人也!
三人都感应到了那种变异和*图*书的妖气。
于是秦源立即说道,“先不跟你们说那么多,这里有个地窖,那玉将军和炼制妖银的炉子就在地窖之中,我们先联手去搞了他再说!”
钟载成一听,当时就像被戳到脊梁骨一般,暴跳起来。
因为这次跑了玉将军,之后那些妖人肯定会有所防范,要再将他们一网打尽,就难上加难了。
痴情上人首先跃起空中一剑劈下,只见地窖上方的地面就登时泥屑纷飞,生生被劈出一道长七八丈,宽一丈多的大缝来!
不行,回头得赶紧找小妹聊聊,让她一定对贤弟好一点!贤弟其实是有脾气的,之所以容她那般欺负,可不是怕她,是爱护她呀!
于是秦源立即冲他说道,“小什么小,我叫秦源!都是你,本来今晚肯定能弄死那丫的玉将军,你来捣什么乱?我不是说了么,你来了先给我传个信?”
说道,“阁下就是秦源?”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炼制妖银的炉子了!
钱玉书又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在清正司,亦听过你的大名。此前你立了好几次大功,都说你是个宝,那时我还当是浮夸之辞,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尤其是苏若依,还有甲字科那些兄弟,毕竟妖人要是报复,肯定会对清正司的人下手,到时候他们就危险至极了。
钟瑾元跟着道,“或许是。”
但现在,有了不浅的修为,还有这么多帮手,此时没能让他当场执行正义,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越往前骸骨越多,其状也越惨,很多骨头都是碎的,不知道是遭受了怎样的攻击,或折磨。
这“小宝”一喊出来,不是露馅了么?
痴情上人惊讶道,“你是如何得知的,竟如此详细?”
痴情上人哪受过www.hetushu.com.com这气,当时就气得直瞪眼,“老道我降妖除魔,还需要跟你……”
管教儿子这方面,他一向是引以为傲的,毕竟谁家的儿子能教的如此忠孝明大义?
接近之后,秦源、痴情上人和钟瑾元顿时都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现年六十有二的钱玉书,看上去不到五十的样子,很明显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常人难及的地步,绝对不是甲字科档头赵宗镇能比的。
而且他也没有时间点破,毕竟捉妖人不是请客吃饭,那些妖人不可能像盘菜似的呆在那不动。
“你什么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简直莽夫一个!就这脾气,哪个女人会喜欢你?”
秦源不由一阵头皮发麻。
鉴于寻仙会规定,不允许会中成员私下接触,秦源也就先不点破痴情上人和阿牛的身份了。
地面干净了,以这些人的手段,找到那个隐蔽的地窖入口,自然是易如反掌。
钱玉书微微一愣,又看向秦源。
嗯,女儿就差了点,这点他承认……
秦源、痴情上人和钟瑾元即刻下了地窖,而钟载成和三个大宗师则守在上头。
只不过一下子又要让她完全接受痴情上人,她也没那么好意思,所以现在的局面是,双方有所缓和,但是师姐还想他再哄哄她,哄到大家都有台阶下就好了。
他现在很不开心。
这些妖银无论重量、色泽、质感都与普通银子无异,但身怀仙气之人很容易辨认,因为它散发着浓烈的变异妖气!
可痴情上人想的是,在小宝的指点下,果然峰回路转了,但还不可大意,接下去仍需他继续指点,争取一击中的!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三人就看到了一个银色的炼丹炉一般的东西。
钟载成笑了和_图_书笑,立马说道,“并非我二人之功,此功当算在我秦贤侄身上!是他探得此妖人巢穴,又带我们前来的。可惜出了些状况,否则那些妖人也应该伏法了!”
不过小妹应该打得过他……不对,哪有打夫婿的,这要是被休了,钟家脸往哪搁?
“呵呵,”钱玉书温声一笑,“以前不敢,现在你可以敢了。你可知道这番功劳有多大?等着吧,你的大好事要来了。”
这妖银炉明显就是加持过的法宝,料想妖人短期内,是再也拿不出来了,这就给了清正司喘口气的机会。
他也只知道玉将军在此,但地窖、妖银炉子之类的,却是一无所知。
……
交代完一切,才舒了口气,冲钟载成和钟瑾元拱拱手,说道,“钟州牧、瑾元兄,多谢两位了!此案干系重大,今晚司正大人还在过问,没想到你们就找到了妖炉和妖银。此事司正大人定然会上奏朝廷,为你们表功的。”
都特么想装纯,一副“我没有仙气,我怎么看得出来”的样子。
幸好秦源是人,要是桌子,估计早被掀翻了。
天字科的大档头兼领御前正三品威虎将军衔、赐皇城佩剑、赏马的钱玉书也亲自带的队,足可见清正司对此案的重视。
其实秦源也没说什么,只是教了他几首表白的诗罢了,毕竟那师姐本来就对痴情上人有意思,大概了解到上次是个误会之后,自然就态度转变了。
不爽!
而且弄不好,他们就会立即展开报复,这些妖人有的是暗中害人的本事,到时候大家都防不胜防!
行吧,你们狠,算我肤浅了!
看清此人果真不过十六七的年纪之中,鹰隼般锐利的眼中,又折射出一丝惊叹。
钟瑾元讥诮道,“我贤弟自然知道了,岂像你这般www•hetushu•com.com,妖人和人都分不清楚?”
父子俩这才不约而同地哼哼一笑,终于舒服了!
“那就通知清正司,把它们带走吧。”
落于地面之后,以秦源为中线,痴情上人和他的三个大宗师弟子站一边,钟载成和钟瑾元则站另一边,相互怒目而视。
其中钟载成最气,鼻孔喷着粗气,跟头生气的老牛一般。
除了不爽,更多的还是火大!
所以,气归气,但一提到“女人”,他只好赶紧把火压住,毕竟在追求女子方面,小宝道友也算是他半个“师父”啊!
“哼!”痴情上人喷了下粗气,只是气鼓鼓道,“不与你说了!”
可就算是这样,轮得到一个外人来指点他?
点起照明石,三人在下头缓缓前行。
这话,一下子就把痴情上人的气焰给打下去了。
现在他有脾气,不敢朝老丈人和大舅子发,还不敢对痴情上人发么?
为了安全起见,秦源打算先派纸人下去瞧瞧,可是很快就被所有人鄙视了。
秦源可没掩饰自己对痴情上人的不满!
在蓝星上,秦源也算是一代陆地键仙,遇到不平事就总喜欢骂两句,可说真的,有些事格外危险的事,他要是碰上了,自问也未必敢上,顶多帮忙报警。
想起那些惨死的人,秦源就忍不住想继续剁这些妖人。
一想到女帝老婆可能会有危险,他就完全淡定不了!
钟瑾元顿时觉得,这老头的一剑,是劈给自己看的,也是劈给钟家看的!
“何方老狗,敢在此狂吠?你若不服,再打!”钟载成怒道!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骨,而不见肉?
三人都知道这是妖银,但没有一个点破。
关键是,还骂得人家不敢还嘴,难道他还有不为人知的过人之处?
双方虽停手,但依旧互不服气。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