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四十二章 是景王?!

第三百四十二章 是景王?!

至于庆王大乱后宫……这肯定是不会发生了,毕竟自己已经破坏了妖阵嘛!
秦源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阵。
钟瑾元发现,无论自己如何高看这位贤弟,似乎都还是小瞧了他。
秦源就把听到的内容,大致跟钟瑾元复述了一下,只不过略去了景王这段,也略去了不必要、也不会发生的庆王大乱后宫这段。
秦源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魏二狗的妖气能隐藏地如此之好了。
想多了吧,人家也只是想利用自己罢了!
“说得对,说的好!贤弟,钟家有你,这次的门面,就定然有了!”
“听说那柳家后人嘴很硬,而且似乎对严刑拷打没有任何痛觉,不知道是何神通?”
希望明晚能从他们嘴里问出点什么,只要找到炉子,那就相当于找到拜妖会的老巢了,到时候大舅哥这局就赢了。
可是,景王算自己的朋友么?
另外,那个什么柳家后人,可能就跟拜妖会在找的“蛋”有关,明晚也要一并截获。
“那是他们不中用。”山羊胡淡淡道,“如今剑奴和皇帝都身受重伤,我们谨和图书慎是没错,可也用不着太高看他们。”
“不用,”秦源赶紧摆了摆手,说道,“元大哥,方才进去的那个麻子,现在变成一个少年了。”
魏二狗的声音也变了,变成了原本这个少年的声音。
也对,自己不过一个十八线小演员穿越而来的,而景王是自小便装疯卖傻,要说演技这块,自己离他差远了!
“能不跟官府动手就不要动手,大统领到之前,凡事需忍,别忘了青云阁和玉泉宗的教训,京城可是高手如云。”
想到这里,秦源不由自嘲地一笑,看样子自己看人的本事,还得再提高!
“那炉子藏好了吧?”魏二狗说道,“这两天先消停一下,等宫里的事办完,再继续。大统领来之前,至少得炼出八百万两银子,先让京城的票号倒一批。”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唯有一心辅佐庆王了,起码这小子看着还像个样子!
辅之以比之前更加精纯浑厚的仙气,阿大的隐藏能力似乎更强了,至少到现在都没暴露,原先秦源还很担心阿大。
https://www•hetushu•com•com正明天晚上,这俩傻X一定要死,死之前最好能问问他们清楚!
秦源深吸了口气,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
山羊胡呵呵一笑,“那疯子真肯把他交给咱?别是个假的!”
“你以为他真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想翻身就必须靠我们!另外,我们手上有他私通我们的证据,泄露出去他身为皇子,死一万次都有余!”
主意打定,秦源就对钟瑾元说道,“元大哥,今晚看样子是不宜行动了。”
山羊胡说道,“炉子很安全,有玉将军他们看守,即便官府那些草包找到那去,也会无声无息地都消失的,呵呵。”
山羊胡全程都是见怪不怪的表情,淡定地往火盆中添了点柴火,盆中的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很旺了。
“我不吃了,饱了。”
秦源自问也算见过血腥的场面了,但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恐怖画面。
“不急,明晚再剁他们!”
大热天,两人竟然围在火盆边烤火。
舒展了下筋骨,那“少年”开口道,“年轻的身体,就是舒服和_图_书!”
这话听得钟瑾元眉开眼笑,恨不得立即上去亲秦源一口。
“再大的神通,在大统领面前都是虚妄。咱们只需把人带出来便是。”
卧槽,景王特么的竟然勾结这些妖人?
尤其是,刚刚才看过这些妖人的恐怖手段!
不知道为什么,秦源忽然感觉心中一堵。
心里很堵,有些难过,竟然……莫名其妙有种被朋友背叛的感觉?
但,有没有可能,那个疯子不是景王呢?
“谨慎点好!”魏二狗又道,“明晚就由你和我一起入皇宫吧!趁庆王大乱后宫,咱们把柳家后人带出来。”
钟瑾元瞪眼,“如此神奇?可否借一两个给大哥我把玩把玩?”
嗯,敏妃很安全的!
钟瑾元咬了咬牙,“直娘贼,回头老子一定剁了他……等下,你是如何瞧见的?”
钟瑾元听完,默默地把饼子揣进了秦源的袖子里。
皇子……疯子……那岂不是景王?
就是有点可惜,这里只是他们的小据点而已,那炉子应该是炼妖银的炉子,应该在别处。
“墨家神通,外人把玩不了。”
这宝贝妹夫居然能m.hetushu.com.com看上人老珠黄的仪妹……难不成仪妹背地里很会撩人?
秦源不是不知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也不是不知道唐太宗也曾有过黑历史,但平心而论,如果一个人可以堕落到跟这些妖人合作,那可以说是毫无底线,他无法接受。
“好极,好极!贤弟,如此一来我们可就占得先机了!只要能拿下此二人,我们先立一功,而且没准还能问出那炉子所在,到时候他陈家拿什么与我们拼?”
不值得为这种人难过。
也就是说,他现在的身子,已经被那怪物占据了!
“你说什么?那妖人……还会变化?”
钟瑾元眼一瞪,问道,“为何?我正想杀了那变身的妖人呢!都想好怎么剁他了!”
这他娘的是惩强扶弱?
管他娘的,到时候通知剑庙,让剑庙一起上不就好了,怕他个球!
只见那恐怖的怪物掏空那少年的身体后,直接钻了进去。
不过话说,那“大统领”好像很强的样子?
这位贤弟,总能给自己惊喜,做到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
然后告诉自己,不值得。
钟瑾元听完,高兴得连连点和图书头。
“对!”秦源看了眼钟瑾元手里的大半个肉饼,心想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吃不下,于是就绘声绘色地把现场描述了一番。
说实话,他对景王原本还是有一点好感的,尤其是那日他对自己说,要杀尽天下贼人,惩强扶弱,让天下再没有像他这样被欺负的人。
可,转眼就跟这些妖人合作?
并非因为他是条小鱼,而是他用了这种借用他人身体的邪术,所以不光脚底没有印记,而且还能很好地隐藏妖气。
吗的,不管了!
“你吃,你吃。”
没过多久,那“少年”的伤口便尽数愈合,然后便像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这个魏二狗能有这般本事,就绝对不是小鱼小虾。
秦源淡淡一笑,“是也,所以明晚请元大哥务必过来……最好让钟伯父也一起来。因为咱不能让陈家知道这个消息,所以这件事就不上报了,咱自己家人知道就行,对吧?”
屋子里,聊天在继续。
“贤弟,贤弟?”钟瑾元推了把秦源,“你不会邪术上身了吧,要不要大哥给你检查下?”
“我有纸人啊,它能伪装隐藏,跟那怪物进屋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