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二章 妖银

第三百三十二章 妖银

另外,截回院首的事,对于清正司也很重要,否则他们连个人都看不住,传出去岂不是成了笑话?
“没错,如今小秦子你可是我们甲字科的大招牌啊!”独眼强笑呵呵地补充道,“这几天好些档头都跟我们打听你呢!跟赵档头道喜的档头一个接一个,都说他为清正司招了个大才,哈哈!”
长久以来,朝廷除了一部分现银在京备用外,相当一部分的赈灾、俸禄、军饷等款项,都是通过票号来拨付,这样做的好处不光是方便,而且还能减少各层级官员雁过拔毛的风险——票号接到多少兑付指令,就直接在地方上兑付多少,中间经手的官员自然就少了。
于是案子就转到了清正司。
京兆府原本怀疑这是库守监守自盗,于是拿了当值的几个库守,正要严刑拷问,却不想又有大批百姓来报案。
这时,赵宗镇说道,“既然他在外头,你便赶紧让他滚过来!臭小子如今虽然高升青影使,可司正也没说他不算咱甲字科了啊!这个案子,没准这小子又有主意!”
苏若依则是全程笑吟吟地看着秦源,倒是没跟着夸。
“为什么要算了?我和*图*书一会儿回来的。”
瘦头陀立马说道,“什么小秦子?那是秦影使!我对秦影使的敬佩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紧接着,京城其他几家票号也来报案了,他们也一样,库存的现银,或多或少,都有一部分变成了石头。
赵大档头这么一说,其他人就立即纷纷附和。这两天甲字科为了这个案子,忙得焦头烂额,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晚了,还聚在一起研判案情。
而清正司与青云阁的仇怨由来已久,自然是属于强硬派了,所以这个收获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
秦源也乐得见一见甲字科的弟兄,于是二话不说就奔往清正司衙门。
大伙儿你一言我一句,秦源听得那是说不出的舒坦,虽然彩虹屁这块他自己也很拿手,但他还是觉得甲字科的弟兄们说话很中肯。
而诡异的是,地库的门和锁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
常武生的身份是昨天刚刚确定的,这对于朝廷的强硬派非常重要。
这些百姓的说法也非常一致,那就是手里的银子,好端端的眨眼间就变成了石头,有的甚至是拿在手里,亲眼瞧见它变的www•hetushu.com•com
在大成,票号不但承接民间财富的存储和兑现,也承接了部分朝廷税款的纳入与兑付——比如各地衙门征收的税款,一般都直接存入各地的隆升票号,然后朝廷要用钱时,可直接在各地的隆升票号支取,比现押现用方便多了。
就说那隆升号背后,就有皇宫内务府的影子,而另一家损失同样颇大的万奎号,背后则是庆王和左相。
可想而知,一旦这些票号,尤其是有皇家背景性质的隆升票号倒闭,对于大成的打击有多大。
这么一来,天下还不乱?
瘦头陀这话是从独眼强那学来的,独眼强则是从秦源那天拍钟瑾元马屁时学来的。
赵宗镇、独眼强、残脚登、胖瘦头陀等人都不由摸了摸下巴,纷纷一脸沉思状。
可问题是,三天过去了,现在甲字科一点线索都没找到,这如何破案?
端的是一个问心无愧,宛若吃饭用筷,喝水对壶的日常操作。
“好小子,出息了啊!”许久未见,赵宗镇上来就狠狠一拍秦源肩膀,“这次六一五之变,你先是情报有功,让我们提前埋伏于书院,抓了不少刺客,连青云https://www•hetushu•com•com阁长老都抓到了!随后又在半道与内廷卫一起截回了院首,又是大功一件。此事现在已震动整个清正司!跟你透个风,我听说你的嘉奖是司正亲自过问的,不出意外再过几日就能下来了!”
此案非同小可,因为这些银号背后的大股东,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朝廷大员。
主要是,回去有的是时间夸。
不过进去前还是很谨慎地戴了面具,直到被苏若依领到甲字科堂房才摘下。
于是赵宗镇就把案情大致讲了一下。
因为此前朝廷在对青云阁是剿是抚问题上争论不休,现在有了这张牌,就能证明青云阁确是心怀不轨,接下来强硬派压倒绥靖派应该是大势所趋。
好久没去睡……好久没去苏若依那睡了,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原则,秦源掏出传音石,先给苏若依传了个音。
苏若依觉得也对,于是就在传音石里,让秦源赶紧过来。
也对,小秦子是个太监,能有什么别的心思?
“在衙门。”苏若依回复地很言简意赅,看上去很忙的样子。
“大档头请讲。”
粗一统计,涉及的百姓有上百之多。
就像钟载成和钟瑾元一和_图_书直觉得他说话中肯一样。
本来清正司弄丢了人是很丢人的,但是秦源把人找回来了就不丢人了——毕竟秦源也是清正司一员嘛!
在当年高祖柴莽的支持下,大成国的票号业已历经了五百年的蓬勃发展,如今已到了鼎盛。
更何况,大成百姓已经养成了“储蓄”的意识,很多人将大部分财富都存在票号,要是票号倒了,他们的毕生财富,也会一夜消失。
司正大人自然很重视,当即把这案子交给了最近风头正劲的甲字科,要他们限期半个月内破案。
赵宗镇这话倒是一点没夸张,六月十五那天,他们在百家书院虽然“丢”了院首,但终归是擒下了大多数刺客,包括青云阁的长老,大宗师常武生。
要不然,好好的银子怎么会变成石头?
秦源就很善解人意地说道,“哦,那算了,我刚出宫来着,本来想睡你……家。”
放下传音石的苏若依,忽然发现屋里七八个甲字科的弟兄都盯着自己。
拜妖会不就是要坏大成国运么?
别说他们这么一搞,会让普通老百姓人心惶惶,光是他们用妖银以假乱真,把这些票号搞倒,就足以让天下大乱了。
可是人家姑和_图_书娘都这般理所当然的样子,错的……难道是咱?
好歹他也大学毕业,知道打击一国国运,最粗暴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破坏其经济。
秦源现在还不知道,他现在在清正司有多“红”。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又好像觉得哪里错了?
关于如何截回,秦源最后解释成,是他与内廷卫指挥使钟瑾仪等人一起参与的,一方面让事件更具合理性,另一方面也是缓和下内廷卫与清正司的矛盾。当然,这么说之前他肯定和钟瑾仪通过气了,确保不|穿帮。
原来,京城最大的票号隆升票号前两日去京兆府报案,说地库里的二十八万两白银,有一半之多,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石头。
“小秦子,让你过来是有个案子,要你帮忙一起参谋参谋。”
这么一来,京兆尹就觉得事情不对了,这哪是盗窃案,这分明是妖案啊!
于是解释了下,“是小秦子,他在宫外没处睡,每次都睡我那的。”
“今晚你在家吗?”
秦源听完描述,皱了皱眉,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拜妖会那些妖人。
赵宗镇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这才把话题拉到正事上。
票号之于大成国,不亚于蓝星上银行之于一个国家。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