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二十六章 难道还要我自己送上门去?

第三百二十六章 难道还要我自己送上门去?

另外,她又想到,等自己老了被赶出宫去了,秦源也未必能出宫。
后花园之后,也有两处地方淌着变异的妖气,一处是竹林中,另一处则是来源于一棵针松。
秦源知道,这假山之中一定有问题,不过里头到底是埋了东西还是什么,不得而知。
“小秦子,你来找本宫何事?”
敏妃看到秦源,觉得他的模样,似乎比之前更俊俏了几分,不由又皱了皱眉。
苏秦秦幽怨地看了秦源一眼。
在蓝星上,男女之间,送饰品已是比较亲昵之举。
王真先带着秦源,在前院转了转。
“王公公过谦了。我听说王公公在乾宁宫也是排的上号的高手,有您在,这成华宫就让人安心多了。”
当然,也是在小县城买的,他这趟可买了不少小玩具,敏妃、苏秦秦、苏若依的都买了。
他绝对想不到,苏秦秦已经都想到给他戴绿帽子,他投河的场面了……
不过,等宫女到了年纪,便会出宫,从此两人便老死不相往来,毕竟宫女还要嫁人。
于是立即说道,“好啊,那就有劳王公公了。”
自从认识敏妃后,你就变了!
但是很快就打消了念头,只是淡淡道,“小秦子,你有心了。不过本宫不喜这些……苏秦秦,赏你了。”
敏妃点点头,“好,你可自m.hetushu.com.com便。”
宫里头确实有很多太监和宫女,出于寂寞而临时“搭档”一下,假扮夫妻,称“对食”。
“王公公,先前是昭妃那边的对么?调过来不久吧?”秦源先开了话题。
“哪里哪里,秦公公常来坐,老头子攒了些好茶,正愁没人一起喝呢!”
秦源回了寝殿,准备与敏妃告别,却被苏秦秦挡在了门外。
虽然觉得自己不会那样,但苏秦秦觉得……最好还是想清楚,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呢!
那种气息,与王真身上的一模一样。
什么叫想好了再来取?
可是跟他在一起生不出孩子……
秦源倒是想去看看,但是又觉得这么做有些突兀,这老东西看起来谨慎的很,说不定会有所怀疑。
秦源那晚用机关术困住了大宗师,自有很多双眼睛看到,虽然庆王已严令手下不得对外吐露半句,但毕竟那么多人,到底还是隐约露了些消息出去。
于是说道,“今天就不去叨扰了,改日一定去。”
王真笑着听完秦源的话,然后点了点头,“秦公公年少有为,今后一定会成为大宗师的,不像老夫,已是朽木不可雕也,呵呵。日后秦公公高升,可要记得让老奴也跟着沾沾光啊?”
……
气死我了,你个大https://m.hetushu.com•com无赖!
秦源无奈地一笑,然后又道,“另外还有个事,我想再参观下这里,汲取些灵感,我那乾西宫,总觉得缺了点啥。”
秦源把苏秦秦拉到一旁,然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耳坠,塞给她。
苏秦秦一听,顿时开心地蹲地上,拾起那小东XZ进了袖中,但最后还是气呼呼地瞪了秦源一眼。
说着,他便从怀中掏出一个机械的小青蛙,那东西只要一戳它的屁股,它便能动几下,应该是从墨家的机关演化而来。
你竟不给我买!
二人从前院的影壁后离开,往回走去,不知不觉便经过了一个假山边,秦源忽然感到隐约有股凉气从假山中缓缓流淌而出。
苏秦秦精致的小脸越发的红了。
只是这种消息,当时在场的没有一人敢打包票确认。
这些日子,虽然她与秦源从未正式确认过什么,但在很多时候,心中的那种情愫,已经不言自明。
明明要讨人家做妻子,你就不能说点好话,让我坚定一下决心吗?
秦源闻言,顿时哈哈一笑,掸了掸自己的衣袖,挺了挺胸膛,满面红光地说道,“嗨,雕虫小技罢了。我吧,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入宫的。其实,我在入宫前也习武,而且小有所成。你别跟别人说,也不https://www.hetushu.com.com是我跟你吹,以前有个高手说我没准能上大宗师!”
她怕自己到时候会反悔,以前她也听过有宫女与宫里的“对食”的公公分开后,在外头耐不住寂寞,又找了汉子……那公公最后哭得可伤心,差点就要投河自尽了。
想好了,就不许再找别的男人了!
苏秦秦蓦地红了脸,压低声音道,“你放手,那么多人看着呢!”
怎可总这般胡思乱想?
“呵呵,好,秦公公肯赏脸便好。”
王真便不再多言。
见她迟迟不肯收,秦源也只好收回。
想起那晚她靠在自己肩头轻睡的样子,仿佛余香仍在。
这时,只听王真忽然说道,“秦公公,便由老奴陪你逛逛吧。”
而此时,老太监显然也很有兴趣知道,传言是真是假。
“敏妃娘娘已经休息了,她让你看完便自行回去吧。”
“非也,是那间。”王真笑道,“秦公公要现在过去吗,茶水管够。”
于是一把拉起她的小手,说道,“你过来。”
秦源皱了皱眉,心想敏妃的态度,这两天转变得有点大啊?
那自己只能独守空房。
“你回去吧。”苏秦秦又催促道。
说道,“那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便来取。”
苏秦秦很喜欢小孩子,以前她也想过自己要生好几个小孩的。https://m.hetushu.com.com
王真笑了笑,“没错儿,昭妃娘娘心疼敏妃娘娘,兴是看老奴办事还利索,便派来这成华宫帮衬下。”
这倒是真话。
秦源心里升起一丝困惑,以前每次来,这老东西都不搭理自己,今天怎么这般热情?
说完,老太监眯着眼,微笑地盯着秦源的脸庞。
两人便一起出了寝殿。
秦源不放心地又转了转,确定只有那两处之后,这才笑呵呵地出来。
秦源来过几次后花园,但每次只是从鹅卵石小径路过,并没有停留,于是这次他就顺理成章的,以此为由要在后院逛逛。
王真也没有阻拦,便陪着他逛。
“下次来见我,挑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戴上它。”
“我、我还没想好呢!”她压低声音说道。
“呵呵呵……老奴不过区区五品之资,离高手差远了。倒是你啊,秦公公,听说眼下已是六七品之境了?而且又有不少神乎其技的墨家神通,连大宗师都需避让三分,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不过,倒也正好,自己也正想找他呢!
“好啊,”秦源就顺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奴婢房,问道,“那间便是王公公的屋子吧?”
“无甚大事,我前两天出宫了一趟,买了个小玩意,心想可以给娘娘解解闷,便带过来了。”
敏妃端坐着,看秦源演示了一遍,觉得那小东西和-图-书甚是有趣,很想拿过来也把玩一下。
所以外人听来,这消息真假难辨,或认为那是夸张之词,或认为有人看走眼了,那机关不是秦源的,而且其他墨家高手的。
“有劳王公公了。”
要我想了,自己送上门去吗?
又执起秦源的袖子,热情道,“来来来,秦公公,我再带你去后院转转。”
在秦源看来,送耳坠虽然亲密,但也不是什么大事。
所以在她心里,如果跟秦源在一起了,那自己就要永远要和他在一起,不可以再嫁人了。
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苏秦秦对此一向鄙夷,她觉得要么两个人一直在一起,要么就不要在一起,要不然……就不干净了,怎么对得起以后的夫君呢?
小秦子要是为自己跳河,那就太可怜了!
秦源大袖一挥,又拍着胸脯,说道,“嗨,这话说的,苟富贵勿相忘嘛!肯定的!”
而在这个世界,送耳坠、项链、手镯之类的含义,基本等同于送定情信物——只是秦源不知道。
你要是去打听,谁都会说不知道、不清楚,毕竟庆王下了封口令,要不是过命的交情,谁那么傻跟你说,我亲眼见着了,千真万确啊?
没有看那假山,秦源便笑呵呵地继续跟着王真往后花园走去。
秦源看着一脸“冷漠”的苏秦秦,又觉得有些好笑,这小醋坛子,八成是又打翻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