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零九章 小宝你个混蛋?

第三百零九章 小宝你个混蛋?

秦源觉得是该好好想想了,回头请教请教儒家大宗师余言行,咱不能显得没文化不是?
一听就很没文化有没有?
耿直肯定是委婉了,直白点说就是有点傻。
听闻镇山宗,钟瑾仪便眉头微微一皱。
痴情上人把视线落回到秦源身上,又狠狠一拽他的衣领子,嚷道,“误会?都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要不然……”
那大宗师连忙说道,“原来是秦兄弟、仪儿姑娘,在下邱正吉,此地是镇山宗,二位来即是客,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
而钟瑾仪自己也微微一惊,她发现,自己身上竟多了一种特殊的气息?
好家伙,原来这地方就是痴情上人老巢啊!
都看出来了,双方是熟人,打不起来的。
但气是真气,于是拽着对方的领子,开始互喷。
嗯,还记着衣服的事儿呢。
什么镇山宗不镇山宗,谁敢伤她家小秦子谁就是她的死敌,也是钟家的死敌!
但绝对不是脑子有病,实在是……被家庭因素影响的。和图书
“我呸你又如何,我还打你呢!呸!”
双方剑拔弩张。
秦源其实也想向他们一样解释下,自家娘子不是瞧不起他们,而是有病。
话音未散,人影却已悄然落至院中。
要不是有两个社交牛逼症的父兄,她也决然不会这样……论原生家庭对一个女孩的影响有多大?
不过钟瑾仪不关心他是正是邪,毕竟青云阁在他们朝廷的眼里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她只想着早些离去便好。
“要不然什么?”
那大宗师笑呵呵地还礼,“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倒是方才我那师侄多有得罪,还请勿怪。他心肠是好的,就是……有些许耿直。”
这边,秦源还没说话呢,只见钟瑾仪长袖一挥,瞬间招出了耀眼的大宗师意剑,剑尖直指痴情上人,毫不犹豫便要与他拼命。
“我靠,你真呸我是不是?我好心好意帮你,你当这么多人你呸我?我呸!”
“天上人何在,老道来瞧瞧!”
秦源一听这个名字,hetushu.com.com就觉得他的楞可能是家传的。
邱正吉又看了眼秦源身后,那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心想这般久了,她怎生也不说句话,甚至连正眼瞧自己一下都没有,当真有些目中无人了。
秦源也不甘示弱,伸手就抓住了痴情上人的衣服,打断道,“你给我说清楚,怎么我就胡说八道了?枪肯定是好枪,用对了一招制敌,用错了没有鸟用,关键你是怎么用?”
那位大宗师以及七八个青衣人倒也守信,都仍站在原地候着他。
那是……
有些控制不住,但那气息极为强悍!
“啊,”秦源这才恍然大悟,“好名字,好名字。”
众人都纷纷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
秦源见到他,也“卧槽”一声喊了出来。
“小、小兄弟好,我叫刃三发,刀刃的刃,呵呵呵……衣服不要钱了。”
钟瑾仪站在秦源身后,听到“内人”两个字,眼中清冷的秋水漾起波澜,但终究没有说话。
刃三发?许三多?尼古拉斯https://m•hetushu.com.com赵四?老约翰中药馆?情缘阁足疗店?
秦源心下微微一惊,好强悍的气息!
他当然不知道,钟瑾仪不是不想说话,也不是不想瞧他,她只是……不想打人。
御剑而下,秦源带着钟瑾仪回到了原先的小院。
多锋利的一个姓,起什么都很有气势,怎么偏偏起这么个没文化的名,听上去像楞三发,一听就是傻子的名字。
“呸,我能怎么用,都是按你说的来的!”
两人打又不能真打,毕竟寻仙会有规矩,会内道友不得自相残杀。
哎……
不得不说,二弟拿了一血之后,秦老艺术家就想得越来越远了。
此事传出江湖,引发一片哗然,有人称此人手段残忍是为邪修魔道,毕竟青云阁侠义之名天下皆知,杀他们的人,那自然是魔道了。
“呸,按我说的来起码不会坏事!”
但秦源一点不敢小看这人,心想这家伙方才那一吼连有仙气、大宗师正气和冰魄护体的自己都耳膜阵痛,这份功力,弄和_图_书不好大宗师都有可能。
这边正说着,却只见另外一个山峰上突然金光乍现,随即一个人影便骤然出现在空中。
然后,只见那人便“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院子里其他人顿时都陷入了沉默。
秦源又朝那到大宗师一拱手,说道,“多谢先生。贵宗门这份情谊,在下记在心里了。”
鱼叉大哥发现秦源在看自己,立即傻呵呵地一笑,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鱼干递给他,大抵是想“赔罪”。
“痴情上人?”
这家伙,难不成当年是三发才中的,以此纪念?
而他也仅仅是师侄辈,不知道此宗门的掌门,得是什么修为?
赶紧换个话题,自我介绍道,“三发兄,这位先生,各位好朋友,在下秦源,这位是内人仪儿。”
“呸!就是坏事了!”
痴情上人见那把意剑金光中竟又隐约透着一丝别的气息,不由眉头微微一皱,甚至脸上掠过一丝惊色。
非常内,次次内。
痴情上人看到秦源,那叫一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时就长须一和_图_书抖,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气呼呼道,“小混蛋,你胡说八道坏老道好事,老道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自己跑了来!好极,今天你别想走了!”
镇山宗是百家道宗之一,原本在江湖上名气不大,但近年来出现了一个极为强横的修者,据说七年前曾一人追杀青云阁一位长老至陇西境内,不但将他杀死且悬尸于青云阁山门之外,随后竟又全身而退。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她确实是“内人”了。
秦源赶紧喊道,“都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我只是跟痴情道长有点误会而已。”
话说掌门神功无敌,怎生碰到此人,竟……犹如市井小民一般了?
这时,只听那大宗师解释道,“三发乃三握发,即礼贤、悉心待人之意。”
此时,在场那些镇山宗门人见状,也不由脸色一变,随即纷纷举起长剑,围住了两人。
小丑竟是自己……
“小宝你个混蛋?”
啊,要是钟瑾仪一发就中了,那自己的儿子或女儿,该叫什么?
空中回荡起一阵大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