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零五章 要巧不巧……

第三百零五章 要巧不巧……

所以,这厮的意思是,必须得念出上面的字,这妙计才起作用!
不给她盖,她醒来后看到自己那副模样,必然会尴尬,甚至会质疑自己的用心;给她盖,她醒来后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同样会尴尬,甚至会更质疑自己的用心。
秦源忽然双眼猛地一睁!
但是看来看去只有自己的第裤,那裤衩倒是挺大,古代的嘛,有点像半截裤,如果撕开来给她围上,倒是能遮住该遮住的部分。
“没用的……”钟瑾仪看着天上的月亮,说了最后几个字,“宫里……深似海。庆王未必赢,你……莫回去了!”
想的话……也不是说不可以。
于是秦源盯着钟瑾仪,又陷入了沉思,这一沉思就又是半刻钟。
那么,也就是说,他这第二个锦囊妙计的设计思想是,首先迅速帮你逃离险地,然后又能帮你即刻疗伤。
忽然,手里不知不觉,又多了一物。
咬着牙念道,“柴莽老仙,法力无边?你特么……”
再一摸她的脉搏,已经和图书非常稳健!
锦囊之内,有三条妙计!
说完,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骂完,又把手伸入锦囊,看看还有没有别的。
直接往仙境?
不过祥云之内,却是温暖如春,让人心旷神怡,此时秦源又猛地发现,自己体内的正气、仙气、血液都在飞速转动!
盖上以后她若是不想参观,可以转过头去嘛!
不由头皮一麻,双目血丝暴起,额头又青筋暴绽,浑身重重地一颤。
锦囊看着不大,但是手伸进去之后,却感觉深不见底?
一边说,他一边开始疯狂地往纳石中掏东西。
看看“妙计”,再看看钟瑾仪,秦源终于怒了,狠狠地把那破玩意摔在了地上。
钟瑾仪的呼吸渐渐均匀起来,气色也越来越好,面若桃花,粉里透红,就这么安静地躺在秦源的怀里。
“身为男儿,怎生如此优柔寡断?”
自来到这里以后,他从没有这么慌过,甚至连第一天去乾西宫,夜间听到那若有似乎的hetushu.com.com诡异之声时,都没有这么慌过。
秦源赶紧打开,只见上头写着歪扭扭几个字。
片刻之后,他眉头一皱,终于恍然大悟!
说起来,以祥云这眨眼千里的速度,倒是真没人能追上,哪怕一品大宗师,也决不可能如此之快。
盯了钟瑾仪半刻多钟,秦源终于决定,找块布给她盖上,以显示自己君子之风。
他终究,只是一个来自蓝星上的十八线小演员。
打开一看,秦源登时双目赤红,睚眦欲裂。
你总不可能趁人家受伤起了歹念吧?他堂堂朱雀殿左使、清正司影使大人,也是有身份的好吗?
……
就给她盖上,她应当能体会到自己的温柔和风度!
秦源一点头,“有道理!”
于是秦源不再犹豫,一咬牙,直接开始沿着裤子的中线,撕了起来。
一切都非常顺利,就是结局上发生了点小小的意外。
叹了口气,秦源决定,回去还得把第一块羊皮纸拿回来,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和-图-书“文圣武仙高祖曰:打不过就跑!”
难不成,是连接了另外一个空间?
“不是,钟瑾仪,你别吓我!”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人,秦源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那什么,我去找你爹、找你哥行不行?我们马上去,现在就去!要不然,我帮你输正气?输仙气?”
“钟瑾仪,你先把眼睛睁开,我、我有办法的,你等我一下!”
但眼下,还是看好钟瑾仪吧,希望这祥云真的有用!
柴莽那厮在日记里说,此锦囊藏无上妙计,于危难时打开,可脱天下一切之困劫!
钟瑾仪给的救命丹药,上次已经给楚宴修用掉了,况且那东西也未必有用。
当下又是一惊,这特么要去哪?
秦源赶紧掏出来一看,发现又是一个羊皮纸。
其速度之快,秦源闻所未闻,似乎眨眼间便已离原地千里!
“老柴啊,虽然你这厮很不正经,但是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等我也升仙了,我找你喝酒去。”
毕竟还没成亲不是么?
剑仙遗秘和_图_书,还有个剑仙锦囊!
哎,没想好,再盯半刻钟……啊不对,再想半刻钟吧。
秦源见钟瑾仪突然这般说法,登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真这么神秦源不知道,但他还是立即掏出了锦囊,拉开了绑在囊口的金丝绳。
他明白了,这祥云就如同无上妙法的疗伤池,能治愈伤势!
呵呵。
秦源脑袋嗡地一声,仿佛看到了无尽的黑暗袭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我他吗是穿越来的我跟你说,理论上我是无敌的,我肯定有办法,肯定有办法……”
秦源一边掏,一边念念有词道,“莽哥,莽哥大家都是穿越来的,帮帮忙好不好?我女人现在很危险啊,你赶紧……”
她应该是有救了!
终于,兄弟开始抗议了!
所以,盖或者不盖,是一个问题。
特么的,逼着别人夸他,他这是有多无聊?
还剩下什么?
只见一阵金光之后,他手里果然多了一张羊皮纸。
第一个妙计,自己没有读上面的字,而第二个自己念出来了!
和图书这么一来,自己就片叶不遮身了啊!
正当秦源举起撕开的裤衩时,要巧不巧地,只见钟瑾仪醒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
“抖尼玛的机灵啊,你特么是不是认为自己很幽默?”
秦源懵逼了一下,这就是锦囊妙计?
大约过了一刻多钟,这祥云已不知道飞到哪了。
还是一个很有哲学的问题有没有?
秦源不敢保证,也不敢乱动,只能安静地看着钟瑾仪。
“呼!”秦源吐出一口气,搓了搓手,又咽了口唾液,终于将悬着的心咽了回去!
只是,它这疗伤的功能,能否帮助钟瑾仪起死回生呢?
等待的过程中,他忽然又想起,第一个锦囊妙计,为什么就没有反应?
秦源欣喜地发现,钟瑾仪的脸色竟然红润了起来!
就在他又要开骂的时候,只见手中羊皮纸消失不见,周围又忽然升腾起一团七彩的祥云,轻轻地将他与钟瑾仪包裹起来,随后以迅雷之势,直冲云霄!
她身上依然没有穿衣服,这看着就……很憋屈了。
“库库咔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