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零一章 对了如何,错了又如何

第三百零一章 对了如何,错了又如何

那日记都是用简体字写的,也就他自己,或者来自蓝星上的老乡能看懂……他连老乡都骗,那还是人吗?
轮到秦源,秦源将自己仙气入血来加快仙气吸收的事说了,毕竟他现在有更快的修炼方式,所以说出来也无妨。
秦源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说一说,毕竟南霸、痴情上人都对自己不错,至于大舅哥更不必所,让他们能少走点弯路就少走点吧。
甚至,他还提了一句,“仙气入血之法看似不合常理,但仙气并非正气,诸位切勿混淆。寻仙之道艰且长,若是我等为固知所困,怕是难以精进。”
老甲看来伤得不轻,但是他没提,也没人敢问。
老甲淡淡地说了句,却是自有威严,黑云之上所有人都不再说话。
秦源即刻退出仙缘会,眼前一晃回到现实后,便打开门,飞快地朝钟瑾仪的院子跑去。
于是,斟酌了下用辞后,他说道,“老乙前辈,此方确实很妙。不过,这毒性应该来自铜钱花吧?我知道有一味药,与铜钱花药性极为相近,但没有毒性,或可替代。”
m•hetushu•com.com咳咳咳,”老甲又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小宝,那你便说吧。坐而论道,无可不谈,有没有道理都无妨。”
这绝对是这两个月来最有价值的发现,如果以老乙的修为,吃这个补方也能顶十日之修,那在场的其他人,怕也能顶不少修为。
秦源刚开口,却听小妖说道,“小宝,那若是你错了,当如何?”
老乙不信,立即一语傲气地说道,“那好,回头我便试试!若是真如你所说,老夫这便砸了炼药的炉子。”
痴情上人接话,“呵呵!小宝道友的话,老道现在不太信。”
不过秦源细看了下这个配方,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依然是老甲一锤定音,让大家回去试试便知,勿要妄下结论。
于是想了想,说道,“单一味药是如此,但是这个方子十几味药加起来,或许就不是这样了。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话音一落,一道金光飞起,众人眼前便出现了一行金光闪闪的大字,自是配方的内容。
接下来,轮到痴情上人和图书、阿牛等一一发言,两人简短地说了些心得,但都没有太大的体悟。
“咯咯咯,”小妖又笑了起来,“若是你对了,我便来给你赔罪,可好?”
他的话音一落,顿时赢得了一片赞叹。
毕竟,丫不至于在日记中说假话吧?
这时,老甲又道,“好了,不要争了,此事试试便知。”
秦源看了痴情上人的影子一眼,心想这老家伙看来对自己怨念很深啊,看样子这次他的情商真的不轻……
秦源便说道,“老乙前辈,小妖姑娘,我并非质疑两位,只是提个建议哈,勿要见怪。我说的是青鸢花,用来替代铜钱花,其他的不变。”
老甲就像个憨厚的长者,不偏向谁,也不轻易质疑谁,无论对错他都很包容,显然他就是这个寻仙会的主心骨。
老乙一向稳重,把禁忌的地方说得很细,以避免大家走弯路。
南霸立即说道,“小妖说的对,到时候……我也一起去!”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一片寂静,大伙儿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要有他在,这个会里的所有m.hetushu•com•com人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和方向感。
“好。”老乙立即接话道,“近日无甚大事,与小妖一起改进了一个仙食配方,大家且看。”
这个问题秦源不懂,但是秦源相信剑仙说的肯定没错。
“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按照老规矩,老乙你先说这半月来的体悟吧。”
其实还有一味药与剑仙记载的不太一样,但是秦源不打算说了,毕竟原原本本透露剑仙遗秘所载,可能不太安全。
这个方法果然又引发了一阵质疑,尤其是痴情上人,更是“呵呵”个不停。
秦源说完后,看一刻钟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于是赶紧跟老甲请假,说自己有要事处理,需立即离开。
这话一出,所有质疑声就全部平息了。
柴莽说的是青鸢花,他还特别指出,有种像铜钱的花与青鸢花药性很像,但是一旦用铜钱草此方就会产生毒性,此毒初看无甚大碍,但是时间长了容易反噬仙体,虽然也能祛除,但很费时日,综合起来得不偿失。
他是看明白了,小宝对了,小宝去找小妖,https://www•hetushu•com•com小宝错了,小妖去找小宝。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今日的仙缘会,便开始吧。”
心想,这方子与剑仙日记中提到的方子,倒是极为接近了,只差了两味药,尤其是那味铜钱花不对。
秦源不由皱了皱眉,心想这可是剑仙说的,你们非要跟剑仙顶嘴?
不管对错,好像他都亏?
秦源说完,老乙立即笑道,“青鸢花虽与铜钱花药性相似,但与仙气亲和力较低,如何能助仙气增长?如是如此简单,我与小妖难道会想不到么?”
南霸立即接话,“小妖说的对!小妖道友也是药理名家!”
不是不对,而是问题很大!
老甲也没多问,便同意了。
这事便算过去。
但,毕竟答应了钟瑾仪一刻钟之内到的,再失约那可就新仇旧恨加一起了,于是也只好告假,心想大不了回头问问阿牛。
“此配方于提升仙气有大妙处,我已亲测,非常管用。难得的是,较小妖原先的配方,毒性可减大半,且效力增加三倍以上。于我而言,食之一剂,可顶十日之修。不过,因其毒性尚有,故而不可m•hetushu•com•com日日食用,最多每七天服用一次。另外,初获仙气者慎用,至少要减量,否则根基不牢或有危险。”
这里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大佬,谁知道有没有柴莽子孙?万一他听过这味配方,而自己能完整地说出来,他能不起疑?
小妖笑着接话道,“小宝道友,你可能有所不知。咱们会里的寻仙药,向来都是我初配,老乙来改进的。老乙可是药理行家,大伙儿都猜他是药家的哪位名宿呢!而这味铜钱花是我与老乙讨论了数日才定下的,我二人都认为已是最佳了,所以你今日若是说不出更好的方子,我和老乙都会生气的哟。”
老乙微微一愣之后,颇有些不高兴地问道,“看来小宝道友也懂药理?那你说,以何药代之?”
莽哥,这面子我给你挣了!
虽然他也很想再等一会儿,听听老甲会不会说他受伤的事,如果他肯说,那一定是件惊天动地地大事。
于是说道,“若是错了,我亲自过去给你们二位赔罪,要跪要叩绝无二话,大不了到时候戴个面具,也不算坏了会里规矩。不过,小妖姑娘,若是我对了,又当如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