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八十二章 柴莽日记

第二百八十二章 柴莽日记

对于秦源来说,这注定是美好,又是艰难的一夜。
我记得穿越前,大学毕业才三年的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建筑师了。
好吧,也有苏秦秦的。
他想多了,我才不当他的弟子。
……
所以多少给自己有了点交代以后,他便收摊了,尽管二弟一直在对他进行灵魂拷问,但他都没有理会。
而右边则是敏妃,那是心中的白月光,安静纯白,微微的胸膛起伏间,带着足以抚慰灵魂的温柔。
但两人终究是很快就变得若无其事了。
这书也就是在自己手里,要是在别人手里,可能也未必能看得懂吧?
而敏妃看到的她的时候,眸子里似乎也闪过一丝不自然。
否则,那些人又怎么会拼死争夺?
柴莽日记,正式开启阅读——
我怒了,当时就来了一首“煮豆燃豆萁”,吟完那首诗之后顿时天地变色,把县令大人都引来了。
那的真真、涵涵、珊珊都很好看。
腹诽良久,秦源终于还是决定,看看丫到底写的什么,没准日记里会有一些修仙的线索。
村里女人的大腿、胳膊、脸都倍儿黑,看一眼我就充满了负罪感。https://m•hetushu.com.com
而乾西宫的小秦子,则永远只是乾西宫的小秦子。
我本来还担心这么小的我就去看女孩子洗澡,会不会有害身体,但是我多虑了。
昨晚那个,是姜敏儿,而今天这个,才是敏妃。
这是她给姜敏儿的交代。
到时候我择优录取一个师父。
我感觉,到了诗会上,可能会有好几个大儒为了抢我做弟子而大打出手。
但醒来后的两人,都依稀记得,她们在睡觉之前,似乎是靠在一个宽厚的肩膀上的。
我跑回来了,拼命拔剑,我要一统天下,建立王朝,然后从民间挑选美女,开个大大的后宫,生一百多个皇子。
秦源的怨念值直接爆满。
不过,早晨苏秦秦看他的时候,眼神中似乎带了些含羞的“质问”。
今天我母亲带我去后山的池塘上洗澡。在村里,女人和男人洗澡的地方分两处,女人们是在后山的池塘洗,男人们则一般等下雨天再洗。
老子的修仙秘籍呢?
好家伙,简体字写的?
预感到不妙的秦源,唰唰唰地翻了好一会儿,然后心就凉了。
百家和图书历3219年,九月十九。
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现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够不够强。
朋友们,那是真正的大场面啊!
崭新的一天。
而敏妃则什么都没说,在苏秦秦和秦源说话的时候,她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寝殿。
然后一打开,他就愣了楞。
……
他的放肆、他的无礼,和他的温暖,将只会永远尘封在自己的心底。
不是,穿越就穿越,你写什么日记?
秦源当然没有无耻到趁她们睡着,对她们做些什么,整个晚上,他顶多只是……粗浅地测量了下敏妃的小蛮腰,以及根据有限的触感,测量了下她的胸怀虚实。
昨晚做梦,发现我回到蓝星上了,眼泪湿了枕巾。
秦源躺在那还带着两人温香的地铺上,突然之间明白过来。
早膳后,秦源护送敏妃和苏秦秦回到成华宫。
那天我拿到了第一笔工程款,正在KTV和手下几个兄弟唱歌,琪琪、欣欣、静静她们也都在。
至于苏秦秦和敏妃有没有觉察到什么,秦源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大伯正在给我爹道歉,县令则www.hetushu.com.com守在屋外,非要收我做弟子。
过两天就是诗会,现在我正在默写《水调歌头》和《滕王阁序》。
但从今天起,她将依旧以敏妃的身份活着。
他不可能指望敏妃会在这个时候与他做点什么,她的自尊和家教不允许,甚至在敏妃在的情况下,苏秦秦也不至于那般。
秦源承认自己非柳下惠那般君子,美人在怀做不到心无杂念,但他终究还是保持住了理智,知道此刻过于激动,只会适得其反。
特么的,这什么鬼东西?
……
好吧,包工头。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不对,正经人谁特么写这么一大本日记?
昨天我爹给大伯家砌墙,因为大伯是秀才,所以在村里是大人物,结果他不但不给钱,还作诗羞辱我爹,说他砌的墙像纸糊的,分明是想赖账。
哎,早知道就该听我爸的,去他常去的那家KTV,我爸拿到工程款一般都去那消费。
秦源不是傻子,他知道敏妃心里想的是什么。
现实究竟是什么?
今天我很高兴,因为期待已久的打脸环节终于来了!
秦源回到空荡荡的乾西宫,有些怅然若失。
和_图_书百家历3219年,九月初七。”
没想到,KTV发生了火灾……
“我现在处在一个百家争鸣的世界,从地点来说,我应该是在儒家的地盘,这破地方叫凌云州新云县高拐子村,反正很穷就是了。我是个瓦匠的儿子,今年八岁,长得眉清目秀,很有前途的样子。我的系统叫《万古人皇无敌剑仙系统》,这名儿一听就很霸气,金手指是只要我在不同的地方挥出一剑,就能获得经验值、熟练度或者剑修秘籍。真特么扯淡,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最讨厌不劳而获的。可是真香。”
吗的,竟然也是日记?
东方既白,转眼天亮。
无论她们关于昨晚的记忆是什么,这些终将成为她们心底的秘密。
“今天是我穿越过来的第十天,本来我是没有心情写日记的,但是今天系统到账了,所以也觉得有写一些的必要了。
昨晚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但是转眼间,敏妃便表现得如同路人。
如果自己够强,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尤其是敏妃,在她心里,昨晚的一切都将是过往云烟。
秦源首先打开了那卷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严重泛黄的纸质书和-图-书籍。
对了,终结百家,一统天下是系统给的任务。
剑仙锦囊,以及那卷神秘的书籍。
再一看内容,他登时又眼睛微微一眯。
美人在侧,左右凝香。
三个月没下雨了……
最过分的是,这破玩意儿也没人看得懂,你丫藏这么深做什么?
百家历3219年,九月初十。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柴莽的修仙心得。
虽然是蜻蜓点水般的粗浅,不具有权威性,但大抵也探得苏秦秦的是小巧玲珑,敏妃的的确是胸怀若谷。
秦源猛地弹坐起来,从纳石中掏出了那两件东西。
离别前,苏秦秦对秦源说,今天她会做桂花糕,等明天就能吃了,到时候给他送去。
百家历3219年,九月二十。
全特么是日记!
左边是苏秦秦,宛若邻家少女,娇俏可人,虽未必有多倾城绝色,却给人恰到好处的舒适。
看到这熟悉的格式,秦源就“嘶”地一声倒吸了口气。
或者说,昨晚是自己和敏妃幻想出来的,而今天是自己和敏妃必须面对的现实。
秦源很贴心地准备好了早膳,而敏妃和苏秦秦醒来后,只是发现自己躺在地铺之上,并未在谁的怀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