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五十章 敏妃的决定

第二百五十章 敏妃的决定

是啊,过几个月,自己可能真的会成为圣上的皇后了,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发妻子。
“方才还束手无策,这么快就有了计划,而且庆王这次似乎成竹在胸?”
才不配位有两种,一种是身居高位而无才,常陨落于权力倾轧,而另一种是才华过溢而出身微薄,常……因大局而成弃子,于大人物的角斗中而殁。
哼,那你和小秦子去好算了!
余言行看了楚宴修一眼,“你要为三长老鸣不平?”
比如乾西宫的那位,除了比自己少二两肉,其他方面似乎也丝毫不逊色于自己。
以前她可是什么话都不避自己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敏妃微微一怔,忙问,“高人指点?那是何方高人?”
若是被誉王或者剑庙的人发现,他怕是必死无疑。
笑吟吟道,“小妹,就知道你没睡。”
“是有点奇怪。”楚宴修摸着下巴说道,“从这份计划来看,庆王似乎突然掌握了各方动向,青云阁、玉泉宗、誉王、内廷卫、清正司,甚至连剑庙的行动都被他猜到七七八八……当真让人匪夷所思。”
顿了顿,又补充道,“和-图-书哦对,还有乾西宫的小秦子,还得操心操心他,要不然以后就没有喝酒的搭子了。”
苏秦秦突然发现,敏妃自从认识小秦子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面担心庆王是否能顺利灌顶,一面又隐隐担心在乾西宫的小秦子会不会有事,毕竟他那里到时候会藏一大批墨岛和圣学会的人。
刚刚秘密入宫的余言行,得到传来的消息之后,不由又惊又喜。
“他啊?”姜应泰说道,“他那乾西宫似乎不准备藏人了,那些人都会藏到朝兰宫去。不过么……毕竟离朝兰宫很近,而且他和誉王又素有过节,所以还是比较危险的。你放心,我会格外关照他的。”
走出金丝帘帐,来到寝殿门口,抬头开着天上皎洁而明亮的圆月,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苏秦秦咬了咬嘴唇,心里哭卿卿,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退了下去。
见苏秦秦退下,姜应泰又很谨慎地设了防偷听的结界,这才笑道,“跟你说一声,庆王似乎遇到一个高人指点,刚改了计划。现在看来,圣学会背叛一事可能不会hetushu.com.com造成太大影响,你赶紧安心睡觉吧。”
……
自古才不配位者,多薄命。
余言行沉吟良久,却是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越发困惑地说道,“谁能给他提供如此之全的情报呢?庆王背后……难道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大能?”
姜应泰说这话,自是为了安慰敏妃,让她睡个好觉。
敏妃轻叹了一声,精致绝伦的脸上愁云渐浓,又转头出神地盯着那方他曾弹过的古琴,凝久无声。
哪怕是一个人独坐,都坐得那么端正,还一动不动,不累吗?
“等下,”敏妃突然说道,“那个……乾西宫的小秦子,明天或许会很危险。大哥你,有机会便多照应他一下。”
而我能为你做的,可能就只有这些了。
在成为皇后之前,她要为小秦子做一件事。
楚宴修却是趴在窗台,看着窗外的月亮,笑而不语。
看着月亮,敏妃心中喃喃。
大战在即,是夜无人入眠。
于是又抬脚,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寝殿。
听说圣学会出了叛徒之后,她坐立难安。
既然没人敢动自己,那自己明日便去乾西宫m•hetushu•com•com,若是他遇到危险,自己便拦在他跟前,量谁也不敢动手!
一想起小秦子会无端地被卷入争斗,甚至面临生死险境,她总觉得心中惴惴不安。
上次在后花园和秦源说话,她就让自己退下,这次又是如此!
寝殿里又陷入了沉寂,敏妃继续一个人独坐。
感觉小妹突然说这个,好像哪里不对?
楚宴修道,“庆王手上有这等人物,监国太子之位怕是十拿九稳了。他可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多了。”
行了,大战在即,少扯他娘的淡!
楚宴修微微一笑,摇头道,“会里的事,有你们这些大人物操心就好了。我么……我顶多操心操心我的小翠花,明天安不安全就好了。”
“行了,我先回去了,还有很多事要准备呢。”姜应泰说完,便打算转身回去。
起身,整理了下轻纱的淡黄色披衫,顺便又往上拉了下裹胸,以遮住那条深线。哪怕一个人时,她都不允许自己有丝毫不端。
小秦子,或许以后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
内廷卫药房,楚宴修房间。
成华宫。
一阵沉寂之后,余言行苦笑道,“若是当真https://www.hetushu.com.com有这等人物,那可真是惊世骇俗了。我入江湖三十年,游历天下十万里,生平也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此役过后,是否有幸见见那位大能?”
不过,好像也没有不对吧?
余言行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知道药老为什么要你来宫里么?你这性子,是该好好磨练一下。药老,还有会里,可都对你寄予厚望。”
小秦子本是局外人,把他牵扯进来,对他不太公平。若是再为此送了性命……
“我也不知道,反正从计划上看,庆王胸有成竹。”姜应泰道,“总之,明天你不要出这个成华宫就行了。你可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皇后的人,誉王再大胆也不敢动你。毕竟他们皇子相斗是惯例,但谁要是动到圣上的皇后、真正意义上的妻子,这雷霆之怒,普天之下无人能承受得起……当然,也不可能有那种傻子,敢触你这逆鳞。”
她,终究是变了!
苏秦秦站得有些发困,于是便悄悄坐到旁边的紫檀圆凳之上,又隔着帘子看了敏妃的身影一眼,心里嘟囔着,她在想什么呢?
楚宴修淡淡地一笑,“这些势力错综复杂,哪怕是青云和*图*书阁和玉泉宗之间都在相互提防,内廷卫和清正司也素有矛盾,独然于世的剑庙自更不必提,各方计划几乎都各自保密,什么样的大能,才能逐一突破,得到他们的全部计划?”
让他,活下去。
庆王很快就将根据秦源的建议而微调后的行动计划,传至各处。
寝殿内灯火通明,敏妃端坐在金丝帘之后,帘外只有苏秦秦一人陪伴。
就在这时,九门提督姜应泰走了进来。
姜应泰说着便走到了寝殿的大门,正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
秦源就属于后者。
敏妃知道大哥肯定是来说事的,于是马上对苏秦秦说道,“秦秦,你下去休息吧。”
“圣上的皇后”,这五个字犹如五道尖刺,深深地刺在她的心头。
楚宴修越说越觉得不可思议,发现这世界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入宫之前,身为药家第一高徒,他多少有点心高气傲,但是入宫以后,他才发现原来天下从不缺天才。
但敏妃只是勉强地笑了笑,同时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苏秦秦自然对明天之事一无所知,但敏妃因为亲哥姜应泰也参与其中的关系,不可能不知道。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