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王兄,让你开开眼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王兄,让你开开眼界!

价钱有多高?
当然,他更不会想到的是,“两个太监”这种前提本身就是错的,因为这屋里根本就没有太监。
所以第一个规律可以先不着急发布,顶多私下里与阿牛共享,而第二个规律,想必也不是那么高深,弄不好早有人已经悟出了,发布也无妨。
这倒没说谎,这些食材确实是他让喜子从食楼弄过来的。
毕竟,她们到现在为止,都还是正经的女孩子啊!
不过转念一想,今天这“节目”给他看了也无妨。
很快,喜子就带着十余个“佳丽”,哦不,专业地说是“小公主”,进了奴婢房。
另外,这次他悟出了仙气的两个规律。
“有啊,有时候偷偷去做坏事,不得戴这个?”
这倒是让庆王兴趣大增,忙问,“何种眼福?”
比如,就刚刚穿衣服的时候,奴婢房里就传来了阵阵尖叫,甚至还有隐约的哭声。
按照寻仙会的规矩,如果悟到什么规律,一定要如实分享,否则就会被踢出去。
“嘿嘿,保和_图_书管让你这辈子终身难忘!”秦源说完,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一会儿有外人进来,不过你不必担心,是我清风楼的伙计。就是……你不是不方便见人么,要不要戴个面具?”
“来来来,就别愣着了。”秦源说着,就把庆王拉到了桌边坐下,说道,“既然你赶上了,那今晚你就有口福了。”
菜刚上齐呢,却只听屋顶的阿大预警,说庆王正往这边赶来。
对比一下自己手里的,庆王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寒酸。
而这些“小公主”,自然都是秦源让喜子,花高价钱在众多宫女中寻觅过来的。
秦源自然是要趁机多刷点好感了,毕竟等“王庆”公布他是庆王的身份后,再拍马屁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明天晚上就是五月的最后一天,新一轮的仙缘会就要开始了,秦源决定到时候在会上,隐晦地跟他们打听下血脉强壮之法。
“那是,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然后开始换衣服。
是那和*图*书般绝望,那般凄凉。
另外,能被这般少年天才仰慕,自是一种极好的体验。
喜子觉得这些衣服很奇怪,因为他从来没见过。
庆王今天来得比上次早多了,主要是怕景王又抢了先。
于是,就开门接客。
秦源皱了皱眉,心想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收了气息,秦源意识微微一动,阿四就端来了热腾腾的饭菜。
秦源嘿嘿一笑,“一会儿就到,你就瞧好吧!来,我们先喝起来!”
可他没想到……这位秦兄的生活,如今已经“奢靡”到这般程度了。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就是庆王,所以他这么说……想必是发自肺腑地仰慕自己吧。
一个是将仙气逼到血液之中,可加快仙气的吸收效率,另一个则是只要为仙气设定一个穴位作为目标,就能自由调动仙气,并且通过穴位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眼下誉王步步紧逼、凶相毕露,逼他露出底牌,他也不得不有所反击。而这次的反击计划,他决定和-图-书让秦源参与,所以打算以“王庆”的身份,喝酒之余听听他的看法。
秦源看出了庆王的疑惑,赶紧解释道,“王兄不必惊讶,之前庆王不是赏了我一座食楼么,只是生意太过冷清,所以很多食材就卖不出去,最后只能扔掉,未免浪费所以我拿了些过来。”
“吃,这鹿肉好吃,你尝尝!”秦源一边给庆王夹菜,一边说道,“王兄,你知道么?那庆王的仁义之名果然不假。你看,我只帮了他那么点忙,他就赏我去管理清风楼,还给我一半的干股。然后清风楼被我搞成这个样子,他也没责怪于我,这气度够大吧?”
秦源觉得,人不能太实诚,谁知道寻仙会里的人,有没有藏私货的呢?或者会里,有没有居心叵测之辈?
庆王一听,顿时兴致盎然地说道,“哦?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秦兄,秦兄在吗?王广来找你喝酒了。”
今天的饭菜是很丰盛的,主要是一会儿有“节目”,他打算边吃边看,所以备了好酒好https://m.hetushu•com.com菜。
只见条案上放着一大碗酱肘子、一盘熏赤鹿肉、一碟奇花百香果、一盘椒盐大虾,还有一个海参鲍鱼炖鸡汤。
只要被选中,直付现银一百两!
顿了顿,又神秘地说道,“不光有口福,而且还有眼福!”
但给足了价码,她们要付出的代价,自然要比别人更多。
两人一碰杯,咕咚咕咚先干一碗。
天已黑。
当然,他今天来找秦源,也不是单纯喝酒那么简单。
庆王依旧一手搂着酒坛,一手拿着烧鸡,怀里揣了包花生米。
衣服都是秦源画好,让喜子悄悄找尚衣监的最顶尖的裁缝做的。
那么这两个,要不要都分享出来呢?
心里又道,秦兄办事果然细致!
平日里他也不是没人溜须拍马,只是他也知道,别人这般做,不过是想在他面前讨个好,但秦源就不一样。
庆王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这话让他很受用。
毕竟那种秦源和景王吃香喝辣,他却在朝兰宫吹冷空气的感觉,着实不是滋味。
庆王便不www.hetushu.com.com再多问,哈哈一笑,愉快地说道,“秦兄这关子卖得好!这般喝着酒,心里又有些期待,倒是更有味道了!”
“秦兄有面具?”
……
等庆王戴上了面具以后,秦源这才通过传音石,让喜子带着“佳丽”们进来。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喝酒,很快酒过三巡。
秦源说着,就打开酒坛子,给庆王倒上酒。
此时,只听秦源说道,“王兄,让你开眼界的时候到了!”
原本他以为,两个“太监”私下里喝酒,一只烧鸡、一盘花生米已经很不错了,对吧?
庆王哈哈一笑,说道,“那好,且去拿来,我戴上便是!”
但是进屋之后,他愣了下。
“哟,王兄来了,请请请,里面请。”
要不是喜子利索地排除秦源给他的三百两银票,那些裁缝也绝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庆王一个纵身就进了院子,不过到底是文明人,不会像景王一样用脚踹门,而是很有礼貌地敲门。
而尚衣监的裁缝看到图纸后,则直接吓得手发颤,甚至有人大骂喜子“淫|贱”!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