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就,这一次吧?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就,这一次吧?

招才可以,可现在秦源在宫里是庆王的大棋,后面还有好多事要他做呢,他要是去了禁军,庆王非跳起来不可。
敏妃淡淡一笑,说道,“方才你弹奏之时,本宫瞧见有原作宝光隐隐闪现,所以这谱子不就是你的大作么?”
不过据说他已经七十多了,只是因为修为高深,才显得比实际年轻许多。
看了看姜应泰,又看了看敏妃。
姜应泰听罢,更是目瞪口呆。
所以,如能得秦源这般天才随自己南征北战,当是如虎添翼的大幸之事。
秦源这才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重新回到座位上,敏妃便递过来一盏茶,放到他的面前。
告辞之前,叮嘱秦源,说有空会去看他,让他有事也可去九门提督衙门找他。
想着想着,他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却是尽量不动声色地呷了口茶,然后淡淡道,“秦兄弟,你那曲谱若江河涛涛、豪情万丈,想必你也是胸怀天下之人。于你而言,这后宫……是不是无趣了些?”
秦源听到这里,心里也毫无波澜。
秦源心里一笑,方才其实他行个小礼便可,之所以行最卑微的大礼,便是想要这种效果。
https://www.hetushu.com.com源闻言一怔,原作宝光?
却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看到秦源,她又泛起了十五六岁时的心绪。
但是一旦领兵,他就不能败,一旦战败,父亲的政敌就会趁机发难,到时候姜家同样陷于水火。
秦源听完敏妃的介绍,自不敢端着,直接起身就行了个奴婢行的大礼。
清风徐徐,带来阵阵舒爽的凉意,幽静的园子里,只有竹叶轻轻地摩挲声。
可一个区区十六岁的少年,而且还是墨家修者,居然能创出这等传世之作?
但她还是忍不住对秦源说道,“小秦子,你教我弹琴可好?”
这边,姜应泰正说到高潮呢,却只听亲妹子故意轻咳了一声。
却是又道,“如此……合适么?”
敏妃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种情绪,毕竟她现在是皇妃,既然是皇妃就不再是天真的女孩子,再去想那些,无非是自找没趣。
秦源心想,后宫怎么会无趣呢,你这个人好奇怪地说?
“原来是姜统领,奴婢拜见姜统领。”
真的,什么一月休两天,什么月饷银十五两,放在几个月前还行,搁现在那就是——玩呢?和_图_书
如今大成盗匪四起,妖孽横生,内有青云阁、圣学会之患,外有北蛮、西夷之虎视眈眈,身为左相之子,他自然知道离天下大乱,烽火连天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苏秦秦去送姜应泰了,此时园子里只剩下敏妃和秦源二人。
敏妃无奈地看着姜应泰,心道兄长上次三顾茅庐请了个“谋甲”,结果发现是个招摇撞骗之徒,这笑话还没散呢,怎生又把主意打到宫里来了?
“哎,”姜应泰无奈地叹了口气,但还是贼心不死地说道,“那行,等过了这阵再说吧。这阵子宫里缺人,我也知道。”
方才他专心舞剑,倒是没注意这点。
对敏妃来说,与除父兄以外的男子一起品茶,却是头一遭,毕竟入宫以后,她连皇帝的面都没有见着过,仅仅是在入宫第一天受封时,与他匆匆见了一面。
而他只有十六岁,自己若带他在身边,悉心调|教,未来……必是我军中至宝啊。
秦源不想走,敏妃也没有送客之意,于是两人便继续品茶。
就……这一次吧?真的很想学会那琴曲!
她依稀记得,绍成帝是一个威严如凛的人,看上去大约五十左右。
就这,别和*图*书说换九门提督,换个十八门提督自己都不干。
原作宝光是对曲谱原作者的专属增益,至少能提升曲谱三成的效果!
姜应泰也知道,战端一起,自己是一定要领兵出去打仗的,如果他领不到兵,那就意味着皇帝不再信任他们姜家,父亲的左相之位也岌岌可危。
姜应泰哈哈一笑,立即起身扶起秦源,说道,“秦兄弟不必如此,显得生分了不是?本督平生最敬重有才之人,以后见了本督,你喊声姜大哥便好,也不要自称奴婢,此称谓于你身上,刺耳至极!”
敏妃听姜应泰如此一说,忽地秀眉微微一蹙,心道大哥所言不虚。
但终究不能直白地反驳,于是说道,“后宫……只是比不了外边有生趣,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不过,倒也用不着他拒绝,敏妃就很善解人意地帮他挡了。
“哥,小秦子在宫里另有他用,你先断了这个念想吧。”
至于看什么大好河山……想看的时候,跟清正司说声就是了,随时可以出去。
秦源赶紧点头,“是,但还是多谢大人美意!”
每天有的吃有的玩,有的仙气吸收,还有大把美女看,时不时逗逗小宫女,m.hetushu.com.com再调戏调戏女上司,以后看来还能常来找你妹玩……
她倒从来没有因此而埋怨过,毕竟她知道,自己的锦衣玉食是有代价的,姜家能权倾朝野,也是有代价的。
哥们在后宫,饷银动不动就几百几千两,还一月休三十天,就现在跟你们喝茶的功夫,都算是在上班。
小秦子才情横溢,字里行间有观宇宙藏天下之勃,音律之中又有荡马江湖之情,却偏偏又是太监身份,当真可惜、可叹!
姜应泰又喝了会儿茶,便起身告辞了。
若辅修的音家都能如此凌厉,那他墨家的本修,定然更加骇人!
秦源道了声谢,又问敏妃,“娘娘,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此谱是我亲创?”
禁军里头虽有百家,但都是庸才,若是有这般天才加入……别的不说,光他的琴音就能直接提升禁军战力,而且还是成片的!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动起了心思。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印象。
音家千年未出传世新作,这么说来,这少年岂不是千年不出的奇才?
敏妃点点头,“我姜家素来以‘德才’二字为门风训诫,家兄惜你之才,本宫也惜你之才,日后你便以‘我’自称吧,无甚不可。”
如若https://www.hetushu•com.com作者弹奏自己原创的曲谱,而那曲谱能达到一定水准之上,成为战曲、修曲或疗曲之一,便会有一层淡淡的橙光于头顶冒出,世人称之为“原作宝光”。
他这才想起来,似乎在音家是有这种说法。
所以她虽然万般才情,也有过很多普通少女的幻想,但终究在入宫的第一天,全部都亲手埋葬了。
敏妃很知道自己入宫来是做什么的,一是为姜家再添一份保障,二是……入宫当人质。
秦源明白了,因为在这世上此前从未出现过这两首曲谱,所以它们直接被天地之力认定为自己的原创了,只是自己方才没有发觉。
姜应泰微微一笑,立即说道,“那你想不想出去,跟本督一起去见见世面?我跟你说啊,我们禁军现在每月有两天例休,例休时你去哪都没人管,到时候本督御剑带你到处飞,去见识我大成的大好河山。还有,我禁军如今的薪俸,可高达一月七两……啊不对,你去的话,怎么也得十五两!更重要的是,有本督在,保你平步青云。你想不想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大丈夫立于天地,当……”
秦源自是笑着应允,这裙带关系,他是交定了。
反正,他也只是太监,并无不端之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