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四十五章 装逼你们来,送死我去?

第一百四十五章 装逼你们来,送死我去?

自己,不过是个工具人罢了。
什么意思,突然帮自己报了仇,还安排好了一家老小……这特么是准备让自己去死了?
秦源眉头一皱,心想这有点不对劲啊?
秦源忙道,“身为清正司一员,这是分内之事,属下不敢邀功。”
与上次一样,用清正司的文书,秦源顺利出了皇宫。
错过几个亿……
赵宗镇马上投来“孺子可教”的表情,嘿嘿一笑,“对,是两条,外加一只豹妖。”
赵宗镇带着秦源,进了通判黄汉光的房间。
秦源这才想起来,那人头的面相好像是当年灭原主全家的那位。
那寒光掠过空气,不知何时苏若依手中的长剑已然出鞘,冰冷地架在了秦源脖子与肩膀的连接处。
“啊这……”秦源当即嘴角一抽,“逻辑上是没问题的……那可以我帮你挑衣服穿吗?”
却在这时,只听黄通判说道,“小秦子,接下来我们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秦源心里咆哮。
“这次定县之行,本官都听赵档头及甲字科几人说了,你居功至伟。本官已上报司正大人,定要与你记一https://www.hetushu.com•com大功。”
见不凡之物,需沐浴更衣,这是惯例。
好了,牛皮越吹越大了,也不知道到时候真的掏出来,会不会被苏若依打死。
你娘的蛋啊,还真来这套?
从前她认为这个问题是根本无需问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秦源这,她这已经是第二次确认了。
好想马上掏出来……
身穿鹤飞云霄的官服,手捧着一卷书籍,温文儒雅的黄汉光,笑起来仿若一个书生。
不过有点不爽。
我好苦啊!
燕档头满脸堆笑,就是这笑容有点僵硬,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于是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盒子,定眼一瞧。
秦源立即点头,“最好是沐浴更衣。”
此二人口中皆无人言!
“我这般,便不美了么?”苏若依淡淡地说道。
“燕档头,久仰。”戴着面具的秦源冲燕档头点了点头。
随后,又话锋一转,说道,“对了,本官让弟兄们从你的老家给你带了点礼物,你看看。”
秦源稍微脑补了下画面,随即开始在心里满地打滚。
秦源和-图-书一听,心态当时就炸了。
赵档头忍不住了,起身说道,“此人正是当年灭了你秦家满门的上云宗的宗主啊。”
带着些揶揄,他说道,“华安兄弟,你现在可是名满我们清正司了。这两天赵档头逢人就提你,说你们甲字科捡了块宝,以后不得了。”
黄通判微微一笑,说道,“怎么,此人你不认识了?”
黄通判笑了笑,又道,“有功当赏,这是清正司的规矩,你不必推辞。”
“你就试一回,就当满足我一下行吗?”
“来来来,华安啊,这位就是乙字科的大档头燕十三,赶紧跟燕档头打招呼。”
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就一个趔趄往后退去。
“另一个是他们的左长老,正是此二人灭的你秦家,正好咱们水妖科的弟兄路过那里,便帮你报仇了!”
果断给大档头助了个兴!
满腔热血终是化成一声长叹,秦源颓然道,“眼下还没做好,但是估计十天半个月之内一定能好,到时候如果你还想看……我们挑个良辰吉日,我便示于你看。”
北边一栋是各科档头的办公之地,而南边www.hetushu.com.com一栋则更大更神秘,是司正大人和他直属的天字科的专属,旁人是进不去的。
苏若依哼了一声,这才收了剑。
“啊,这个……暂时还不能给你看。”
……
也懒得看下一个盒子了,连忙转身对黄汉光说道,“大人,这是?”
装逼你们来,送死老子去?
聊以慰藉。
赵宗镇连忙大手一摆,笑道,“嗨,那是说笑罢了。”
人言否?这特娘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己?这三品蛇妖的事你还要说几次?
“小秦子,坐。”
于是就认真地帮赵档头纠正了下,“两条,我记得是两条,另外还有只豹妖。”
……
“哎,”秦源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剑轻轻推开,说道,“这不是美不美的问题,是在跟你探讨美的不同方式。”
说完,他手一抬,指了指放在墙角的两个木盒子。
燕档头闻言,脸上的横肉颤了颤,然后便不说话了,直勾勾地盯着赵宗镇。
燕十三脸上的笑容更僵硬了,拱了拱手便拂袖而去。
就在这时,只听黄通判又道,“仇家,我们替你灭了。你的兄长与妹妹,我们也知会当https://www•hetushu•com.com地知府妥善安置了。小秦子,以后家中琐事……你便不用操心了。”
赵大档头在北楼的楼下亲自迎接的秦源,秦源原本以为这是大档头的抬爱之举,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盒子里,居然是一颗人头!
这特么是哪门子的礼物,有病吧这人?
可特么的,现在是真没有啊。
顿了顿,又认真地说道,“华安,燕档头可是我们清正司的中流砥柱。他眼下是四品下阶的宗师,可就在三个月前,他曾带领数十个弟兄擒下了一只四品中阶的大妖!此壮举……几乎不输于我等五人,闯入三品妖域,杀了那三品蛇妖!”
此剑名为青鸣剑,长三尺七寸,重七斤六两,砍狗头如切青瓜。
在完整地分析了语义,确定自己并未误解之后,迷茫之气蒸发,换成了寒光点点。
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她以商量的语气说道,“你拿出给我看,我就满足你,好不好?”
秦源有点好奇,心想从自己老家,能带什么东西?
“满足你?”苏若依皱了皱眉,“小秦子,仿若你自从获得赤鲵之后,心态略显漂浮?”
清正司的衙署和图书很大,除了前边占地五六亩的联排大屋外,后面还有南北两栋精致的小楼。
随后,两人便来到了离皇宫二里外,位于长安街上的清正司衙门。
苏若依被秦源莫名其妙地批了一顿,清亮的眸子里顿时一片迷茫。
唰唰唰,获得三十多道金色星光。
“有啊。”苏若依收剑入鞘,又忍不住好奇道,“你用赤鲵做了什么,拿出我看看?”
“啊?”
秦源咧了咧嘴,说道,“没细看……此人是谁,大人不如直说了吧。”
苏若依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好奇心快要从眸子里溢出来了。
“此物如此不凡,还要挑个良辰吉日么?”苏若依皱了皱眉,“那要不要沐浴更衣?”
进去前,苏若依让秦源戴上了面具,毕竟他是密探,真面目还是不要示人为好。
“有吗?”
逼都被你们装完了,我还装什么?
本来自己可以替原主手刃仇人的,妥妥的一出爽文,你特么给我办了?
所以迟来的二弟错过了什么?
秦源也有些听不下去了,毕竟都是同僚,说话应该客观些才是。
“可以啊,我穿什么都好看的。”苏若依不假思索地说道,“好不好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