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四十章 喜子

第一百四十章 喜子

心高气傲的喜子,本以为可以出头,却又一次被命运无情地教育了。
阿四乐得像片落叶,在半空直打转。
“你看好啊,煮粥的话呢,水要高出米的位置大半根手指头……哦对,当初没给你剪手指头,反正大概就这么些,你自己记着啊。”
他试着拼命,拜那个喜怒无常的老太监做干爹,冒着随时可能会死的危险,凭那点微薄的修为给内廷卫卖命。
但,那天喜子为他拼命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喜子,一脸震惊。
一感动,秦源就顺便夸了它几句。
秦源一边烧饭做菜,一边手把手教阿四,阿四听得很认真,脸上充满了求知欲。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在内廷卫有大人脉啊!
阿四顿时狂点头。
但喜子还是没动。
这小子真走运啊,有秦大善人护着,看样子以后不用挨打了。
尚衣司因为有太监牵涉了刺杀景王案,所以原来的管事太监,也就是喜子的干爷爷,因为监管不力下了大狱,现在的管事太监姓宁,据说是从昭妃宫里调过来的。
直到天光大亮,秦源觉得肚子很饿,这才下床准备早饭。
吧嗒、吧嗒,院子里hetushu•com•com只有他折断草根的声音。
首先,要去一趟尚衣司,跟尚衣司的管事太监疏通疏通关系,好让自己把小喜子调到食楼去。
他的眼神在躲闪,怎么也不肯抬头看秦源,但是手上青筋暴起,用力地对付他视线内的所有野草。
秦源进去的时候,一眼就瞧见正蹲在院子角落干活的喜子了。
秦源内心狂喜。
随时事情的增多,秦源知道自己需要一个可靠的帮手,就目前而言,小喜子或许是最合适的。
好在内廷卫顾全容妃的面子,没往外说她们还把万铮也打了,要不然这些太监估计听了,眼珠子都得掉出来。
但现在,他的意气、尊严和野心依旧在被人践踏,没有人任何人能帮他——更让他绝望的是,秦源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秦源二话不说,一个爆闪便来到了他的身边,随后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阿大、阿二、阿三这三个货,之前他也不是没试过让它们做饭,可它们每次不是把饭烧焦了,就是把菜做糊了,甚至还有一次把锅底都弄穿了,秦源没办法才只能自己做。
仿佛野草就是命运https://m.hetushu.com•com,是他最大的敌人。
现在摆在秦源跟前的问题有三个。
那壮太监从地上爬起来后,指着秦源大喊。
说着,壮太监轻轻运气,随后猛地一脚朝喜子的后背心蹬去。
喜子穿着一件发旧的宫服,看上去比之前消瘦了很多,此时正半跪在地上,认真地拔着从地缝中钻出来的野草。
三个问题,想了半天,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吃过早饭,秦源就出门了。
“现在我给你炒个青菜,炒之前先要把青菜洗干净……”
这一幕可以被任何人看到,但在他心里,就是不可以被小秦子看到。
一个虎背熊腰的壮太监,狠狠地从背后踢了喜子一脚。
这么一来,喜子的特殊身份就没了,又重新沦为了低等的厮役太监,这与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同一个道理。
“阿四,你这孩子打小就聪明,跟它们几个粗人不一样。你好好学啊,我对你期望很大。”
“哎哟,哎哟这是哪个王八蛋,竟然打老子?都给我上,给我打死他!”
他曾说过,他要一步一步往上爬,要飞黄腾达,然后带好兄弟秦源一起享福。
……
来到https://m.hetushu•com.com厨房,淘米煮粥。
但此刻的喜子却是毫无反应,他仍旧跪在地上,头埋得低低的,使劲地拔草,拔草,拔草……并且全身都在颤抖。
“秦公公,我在管手底下的太监,跟你没干系吧?你、你怎可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喜子这样的人,活得注定是痛苦的,而且不出意外,如果他有一天站到了他想要的高度,他大概率……也会和那些得了势的太监一样,屠龙者终成恶龙。
他竟然是乾西宫秦大善人的兄弟?
壮太监再次飞起,落地时已在一丈之外了,嘴里、鼻子里像撬开了堤坝,鲜血呼呼直淌。
今天还有挺多事要做的。
壮太监嘿嘿一笑,“有骨气!好,爷爷再来一次,你要这次还能不倒,这草爷爷替你拔!”
因为他只有这一个朋友。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秦源,就好比是已经从最脏的那个泥坑里,爬出来的那个。
秦源微微一笑,“这是我兄弟,你打他,我不打你打谁?”
这便是地位,决定生存、资源和一切的地位。
虽然他只是爬到了一个稍微干净些的坑里,还远没有上岸,但原来那个坑里的太监,再看他时,必须仰视m.hetushu.com.com
乾西宫小秦子,最近在宫里可是很红的。
壮太监听完,顿时眼神收敛了,声音也降低了,抹了抹鼻血之后,开始尝试跟秦源心平气和地讲道理。
说着又是一脚踹去,这次比上次更用力,喜子不得不用手撑了下地,手紧紧地抓着一把草,微微颤抖。
别的不说,就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宫里就在疯传,秦源跟容妃娘娘寝宫的太监打了一架,被带到了内廷卫,结果竟然安然无恙地从内廷卫回来了!
以及,六月十五保庆王,那一天到底会发生什么,跟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以至于连墨岛也点名想保自己?
但,依旧不倒。
好家伙,从此以后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排面一点都不输嫔妃啊。
来到尚衣司的时候,正赶上尚衣司大院里在进行一月一度的清洁工作,大约五十多个太监正在里里外外地忙活。
壮太监乐了,“怎么着,显你有能耐是吧?九品上阶很了不起啊,有种起来跟我打一架?一天到晚你装什么大侠?”
壮太监一听,登时脸色一白。
这一脚虎虎生风,有八品修者的力量,以喜子的修为,若是再不闪避,怕是不光会飞出去,还会受内https://www.hetushu.com.com伤。
十年前圣学会控制的“鹊”,究竟是哪位皇子?
好在,那脚还没碰到他的背,那壮太监就飞了出去。
如果换了别人,秦源是不会管的。
喜子不应,继续闷头拔草。
圣学会还会不会发起新一轮的仪式,仪式的形式是怎样的,如何阻止?
黑着脸,秦源淡淡道,“乾西宫,秦源,你敢来报仇吗?”
秦源走过去,拉了他一下,说道,“别拔了,一会跟我回去。”
要是阿四会做饭,那继打扫寝殿的杂役阿大、洗衣服的保姆阿三、挑水的力工阿二之后,他就又多了个做饭的厨师。
其余十几个原本打算来帮忙的太监,也立即楞在了原地。
这世道一直都这样,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喜子身体向前一倾,却是凭着一点修为底子,倔强地稳住了没有扑倒。
忽然发现阿四一直在自己身边盘旋,饶有兴致地看自己做早饭。
所以,秦源没法丢下他不管。
像一只瘦弱但倔强的草狗一样,为了他,拼上了性命。
秦源灵机一动,问它,“你是不是也想学做饭?”
“快点啊你,磨磨蹭蹭什么呢,一会宁管事就要来检查了!”
庆王是“鹊”的想法过于荒诞,秦源很快就排除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