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来世,我便做你妻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来世,我便做你妻子!

方奇文面色一冷,顿时没了耐性,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送你上路!”
这时,方奇文听到苏若依所言,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这厮竟然是个太监?清正司第一大美人儿,竟然喜欢一个太监?苏姑娘,你若是连太监都喜欢,那可否考虑一下在下?”
挖,再挖深一点!
好在自己修为足够,要不然今天还真就因为这种烂理由,死在这里了。
不过也算进了一小步吧。
苏若依在心中长叹一声,然后便看向秦源,认真道,“小秦子,方才我还有话没说完。今日你我看来必死,倘若有来世,你莫要当这太监,做个普通人,我便做你妻子!”
方奇文冷声道,“你们先用蛙皮,引我与吴长老一同去湖边杀蛙妖,待我二人离去之时,你们清正司又折回来杀了我二十余弟子,这么明显的事情,还想抵赖?”
名字长的妖精并不一定品级高,但一定很凶猛,这是不会错的。
秦源听到这里,当时火就大了。
为什么要说下辈子,这辈子就做自己妻子不好么?
方奇文淡淡一笑,“和*图*书谁知道?”
但还是怒火中烧,当下长剑一横,对吴老二冷声道,“吴老二,青云阁今日以欲加之罪杀我二人,便是公然挑战清正司,你们可想好了。”
兴冲冲地刚把小道具弄来,结果你说不玩了?
苏若依在方奇文拔剑的瞬间就知道,这是青云阁的绝学之一“赤炎飞虚剑”,若是没受伤,她尚能与之纠缠一下,但现在,她不认为自己能躲开。
而算算时间,如果当时他们不离开去找这该死的蛙皮,那么有他们在的情况下,这些弟子至少能保下一大半。
但问题是这两人修为低微,杀他们也就是……顺带手抹去的事情,易如反掌。
树妖的品级不算太高,但胜在无穷无尽,这就比一只高品级的大妖还可怕,而他们非要硬冲硬砍,下场自然好不到哪去。
这,难道是天意么?
苏若依闻言,清冷至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与嘲讽,淡淡道,“就你……也配么?”
两人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恨不得立即叫醒这些树妖,让它们再加两个钟,这样他和图书们心里或许能平衡点。
惊讶地睁开眼,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于是索性闭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眼阿大。
方才的剧情这算是续上了,不过秦源不是太满意。
如他们所愿,现在秦源身边只有一个受伤的清正司人,赵宗镇他们并不在。
可惜,等他们赶回来时,二十余青云阁弟子已然全军覆没。
此时她想这些,一点都不觉得面红耳赤,毕竟人之将死,难道还不可以……胡思乱想一下么?
看样子,兜兜转转,今天还是无法活着出去。
这两货要是不埋了,自己晚上都睡不着觉。
而更让他们抑郁的是,此时林中忽然妖气大减,所有树妖仿佛得到了放工的号令一般,一个个都收起了小皮鞭,变回了正经的大树。
此时,吴老二也冷笑着说道,“我青云阁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痛下杀手,这血仇不能不报。两位,如果想体面些,还是自己动手吧。”
好阴森的玩意。
嗯,秦源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方、吴两人倒也不笨,看到清和*图*书正司身上的蛙皮之后,两人便拼尽全力、用尽法宝突出重围,在湖边弄了一批蛙皮回来。
方奇文再看秦源,就仿佛已经看到了他身上那奇诡莫测的宝甲,于是立即冷笑道,“华安、苏若依,你们害死了青云阁二十多个弟子,今天必须偿命!”
苏若依知道,对方杀意已决。
这一刻,她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那个风雪夜,那一道刺破乌云的剑光。
虽然阁主不允许杀清正司的人,而且若是被清正司知道两人是他们所杀,估计他们也活不了。
两人一路追踪,神息四散、侦查的小玩意儿尽出,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秦源和苏若依。
此时的吴老二甚至都懒得出手,只是微笑地看着,毕竟他是青云阁七长老之一,杀这种无名小卒,有失身份。
算是临别赠言,也算是一种安慰。
就在这时,只听“当”的一声闷响!
于是方奇文和吴老二就把这笔账算在了那位“华安”的头上,理由是他身上有神甲……啊不对,是他身上有蛙皮,给了他们错误的暗示。
不过无所谓,和图书这两人也不过六七品而已,而且赵宗镇等人不在,很方便动手。
秦源和苏若依听完都是一头雾水。
苏若依觉得自己说这话,不是出于男女私情,她只是想告诉秦源,他虽身体不全,但在自己眼里却是真正的好男儿。
方奇文和吴老二当时就懵了。
苏若依先是感觉一阵热浪扑面而来,但随即竟消失不见。
沐浴阳光、承泽雨露,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保护水土不被流失……至于杀人?别闹了兄弟,我们只是大树而已啊,说话要凭良心。
“我们何时害你们二十多弟子了?”秦源问道。
吴老二和方奇文的修为她很清楚,两个都是四品宗师,相比之下比那豹妖还危险,而她和秦源不过都是六七品的修为,而且一个还受着伤……
就是……多了个奇怪的纸人,正在那边挖坑?
方奇文与吴老二身上都血迹斑斑,青衫也布满了长条形的破痕,一看就知道,二人没少被树妖的小鞭鞭调|教。
二人方才早商量好了,无论是苏若依和那个华安,一个都不能留,这样才保险。
那纸人好生奇怪,挖洞的时hetushu.com.com候闷不吭声,偶尔还看他们一眼,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就加快了速度……
很显然,方奇文并没有打算留手,而是选择一击毙命,先除掉最弱的苏若依。
伴着他一声怒喝,那长剑已然变成一把数丈长的巨剑,巨剑划破长空,拖着长长的尾焰,以摧枯拉朽之势朝苏若依呼啸而去。
但,她又隐隐觉得,若是下辈子当真能碰到小秦子这般善良豪情之人,嫁与他也确是不错——毕竟这天下,又有多少男儿能做到如他这般?
苏若依到现在仍不明白,为何青云阁要对自己痛下杀手。
此三字一出,几乎是明着承认他们就是“欲加之罪”,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
到时候把手脚做干净点,谁知道他们是被妖精杀的,还是被人杀的?
说罢,长剑轰然出鞘,瞬间带起一片炙火,刺破了落日后的昏暗,让洞前整片空地都为之一亮,犹如白昼。
也想起了,那夕阳下舞剑长吟的身影。
暗算自己在先不说,现在死了弟子又把脏水泼到自己和清正司头上,人还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但没了仙灵,这些树显然是不会变树妖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