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零三章 意思意思

第一百零三章 意思意思

“我华安兄弟说的极是!”独眼强也哈哈笑道,“清正司向来大方,不少你们这几杯酒。”
方奇文眼中闪过一道阴狠,正要再说,却只见身旁一个青衣老者冲他轻喝了一声。
这话一说,清正司这边众人顿时都笑了出来。
秦源捧哏,“哦,杀的是什么妖呢?”
方奇文此时心中诧异,心想清正司难不成有大宗师跟随,才这么快就推进到了这里?
有些打着红叉,说明已经报仇,有些名字下面画着红线,表示即将可以报仇,也有一小部分旁边画了好几个圈圈的,表示报仇无望。
赵宗镇淡淡一笑,眼中掠过一丝厌恶。
顿了顿,又补充道,“尤其是那个华安!”
苏若依:“诸位同道还在等甚?我等公务在身,吃完便去杀妖,到时候你们再想喝就没啦!”
这树妖,难不成还挑人?
尖刺擦着他的身子飞过,直接扎进了他身后一个青云阁弟子的胸膛。
四品宗师出手,自是无声无息、快如光电。
但接下去……
嗖嗖嗖,三枚三品的白刺短吻妖——全称为白刺暴风炎雨黑齿短吻妖的妖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方奇文飞去。
热情的邀请还在继续。和*图*书
方奇文看懂对方的意思后,差点就认为人生没什么意思了。
其二,清正司要真动了怒,很可能不管朝中如何争论是剿是抚,他们会先组织一批高手专门剿杀青云阁,到时候他们青云阁弟子就别想出门了。
方奇文是秦源看着甲虫穿透蛙皮的,本以为对方必死,却猛地发现对方还在蹦跶,而且竟瞬息之间展开了反击。
确切地说,是三品钢骨尖嘴百挠飞爪赤炎鸢的骨头。
吃点儿东西,恢复下体力,这是赵大档头的意思。
赵宗镇闻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尤其是,生死之约,他竟只说成“言语上多有得罪”,这岂非无赖?
别名唐淫!
而自己这边跟树妖战得昏天暗地、精疲力竭,反过来却寸步难行?
巨大的冲击力,让甲虫直接从三维变成了二维。
苏若依很快就掌握了精髓,说道,“好嘛,这般说来,这酒菜是带少了些,如此寒酸怎配为诸位同道庆功啊?”
只见对方几人正围坐在一块干净的蓝布周围,布上犹如开了一桌大席,烧鸡、烤鸭、酱菜、饼子及各种干粮一应俱全,几人都吃得酣畅淋漓,又欢声hetushu.com.com笑语一片。
那弟子当即倒地,随后口中吐出血水和白沫的混合物,显然尖刺中含有剧毒。
与此同时,墨甲后背上的机关被触发。
这位方奇文要一直横下去,他或许还有几分敬意,但见势不妙就开始软语告罪,却是令他鄙视到了骨子里。
一想到这,他就心念微微一动。
此时,赵宗镇一言不发地端坐中间,很是惬意地啃着一根鸡腿,同时带着一种莫名的笑意看着方奇文。
此时,清正司这边已吃饱喝足,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又蹦跶、蹦跶,起身赶路了。
可暗地里对清正司下黑手他们敢,正面与清正司开战,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不过,他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对面的好朋友,相请不如偶遇,何不过来饮两杯?”秦源举着酒杯,又嘿嘿笑道。
眼中透出一丝阴狠,他运足正气,不动声色地朝秦源掷去。
又道,“或者,可否告诉在下,何处可寻得此物?赵档头,清正司向来光明磊落,若是凭此手法赢了我等,那也胜之不武,对吧?”
他的小本本里记着很多人的名字和相关信息,都是和他结下仇怨的。
秦源猛一点头,“hetushu.com.com好嘛,介不是昨日方公子说能轻松擒下的那小妖么?方公子,你们可擒着了?”
当他的照明石和清正司原有的照明石合在一起后,灯光终于足够亮,亮到他能非常清晰地看清秦源等人了。
不过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听说前门胡同甲字第七号是一品剑豪程中原的祖宅,里面住着他的双亲,方奇文要是去那找麻烦,想必程中原会抽空找他聊聊的。
关键是它能分泌使人麻醉的液体,因而直到对方内脏在半个时辰内被啃食干净死去,都不会感觉疼痛,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方奇文一捏拳头,冷声道,“吾必教他几人,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人的身上,似乎都披着一种五彩斑斓的皮囊,会不会是这种皮囊,让他们可免于受树妖的攻击?
方奇文之所以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昨晚他已经把此事,记在他的小本本里头了。
方奇文看着秦源披着蛙皮的背影,忍不住袖子轻轻一抖,手上便忽地多了一只尖头长身、半截小手指大的甲虫。
方奇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既然秦源上次说他自己是华安,那么华安就是他在清正司的化名了,现在在外人面前,和-图-书其他人都这么叫他。
其一,阁主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
这声音,是那个……家住京城长安街前门胡同甲字第七号,门口种着一树梨花的华安!
方奇文瞳孔猛地一缩,而方才那位老者则眼珠子一睁。
“胜之不武?胜了便是胜了,何来武不武的?方公子,你别忘了雷霆轰顶之约便好了。”
怨念在无限升级。
于是又点起一颗照明石,往声音来源处飞去。
Duang,它撞铁板上了。
这……踏青游山呢?
堂堂清正司甲字科档头,难道是跟他闹着玩的?
“好了,还嫌不够丢人么?”
残脚登:“然也,来饮!”
甲虫眨眼间便穿透了蛙皮和秦源的外衣,又凭借四品宗师的力道和它本身的尖刺,勉强穿透了防御力不俗的四品罗摇妖鱼的皮。
那三枚尖刺来势凶猛,方奇文又毫无防备,自来不及抵挡,于是就本能的身体一闪。
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气出他一口老血。
但方奇文并未受影响,接着说道,“敢问大档头,你们身上的皮是从何而来的?可否……卖与我等几副?”
这样,就没人能知道是谁下的手。
这一唱一和的,青云阁众人哪受得了这种刺|激?
www•hetushu.com•com源不会想到,方奇文对自己的怨念居然会这么深。
阿大虽已看到,但前去拦截时为时已晚,更别提通知秦源,等秦源做出反应了。
那甲虫此时如同一颗飞镖,只要它的尖头扎入身体,便会爬进五脏六腑疯狂啃食。
方奇文瞬间就记起来了。
方奇文心中恼怒,但为了能顺利出去,他还是忍了。
为何他们可以大摇大摆、席地而食,怡然自得犹如踏青一般,而树妖竟然无动于衷?
于是冷哼一声,并未说话。
苏若依呵呵一笑,“此妖豹头人身,华安你可听过?”
而秦源那一页,则一整页的字都画着红线,而且旁边还画了一把带血的剑,剑旁边有个脖子套着绳索的小人。
随即,他勉强撑出一副笑容,对着赵宗镇说道,“赵档头,你我都是为民除妖,之前在下因除妖心切,言语上多有得罪,还请赵档头海涵。”
一个个龇牙裂目,恨不得立即上去宰了这些清正司狗贼。
大伙儿也知道赵大档头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都吃得格外有意思,甚至独眼强还从纳石中掏出了两瓶酒,让大伙儿喝点意思意思。
这种事,那位范大人绝对干得出来,而且清正司也绝对有这能力。
好凌厉的手段!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