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裹尸 第五十八章 又一个祖师登场

第五卷 裹尸

第五十八章 又一个祖师登场

靖州的虫巢人大多是人虫,任青也见过驾驭虫体的手段,粗糙程度简直是一脉相承。
也许幕后人去过三湘城,但从一些细节能看出,城镇压根不像是刻意模仿建造的。
结果眼看瓜熟蒂落,任青直接取走了风神伯强的仙位。
他在外界察觉的人虫数量暴增,估计都是虫武者。
没过多久,三湘城数米的城墙映入眼帘,门前官兵的打扮,都与任青印象中相差不多。
“我不能死在这里……咳咳咳……”
【可通过内服剧毒之物滋养铁蜈蛊,晋升虫甲铁臂蛊。】
结果发现张琦的魂魄不同寻常,竟然相当于鬼使境修士,甚至距离阴差境也差的不远。
他有种时间错乱的感觉,宛如正身处于百年前。
天魔劫的天魔夺舍;趾离术的梦境穿梭;尸酆都的死者无生,都是难得的保命手段。
突然响起的叫喊,打断了任青的思绪。
毕竟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接近半浊仙化的福德地仙,更别说立于云端的太阴星君。
毕竟风神伯强仙位也具备瘟疫、疾病的核心要素。
靖州的情况太过诡异,牵扯到数位真仙,即使任青拥有的保命手段繁多,也不代表能肆无忌惮。
他眯起眼睛,不由对幕后人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幕后人似乎用某种手段,重现了几千年前的古代。
在镖师快马加鞭下,车队半日就到达湘乡的地界,官道上更加热闹,但虫武者却很少见。
幕后人哪有时间重新花几百年,自然和-图-书发展出以蛊虫为主的术法……
在行商不善的嘀咕里,任青的身影跟随着消失不见。
任青之所以挑选夺舍目标,主要是想确保对方按照原本的轨迹行事,孤家寡人比较合适。
两座城镇岁月遗留的痕迹一致,仿佛任青身处的城镇,来自早已被遗忘已久的历史中。
任青泥丸宫的病树沟通着位于靖州各处的菌魂,发现其余的城镇也是相同。
蛊虫会每时每刻吸取身躯内的养分,直至宿主死亡,压根看不出半点滋养魂魄的可能。
但任青的假设几乎不存在,菩萨果位的灵智非常死板,让佛门与真仙合作也不现实。
在官道的路途中,他曾多次施展天魔劫,共夺舍了十三人,为自己收集仙位的线索。
他思索间在街道间穿梭,发现城内武馆、镖局特别多,还有数量不等的道观、佛寺。
有位书生好心的搀扶起老乞丐,后者依旧低着脑袋,呼吸却逐渐平稳下来,等他再次抬起头时,混浊的眼中多了些亮光。
任青作为靖州的变数,但不代表目的与幕后人相互冲突,他仅仅是想对仙位布置后手。
车队一路畅通无阻,直接驶进三湘城内。
“喂喂喂,都退开,湘武镖局行事,无关者退让!!!”
他仔细地观察着民众,同时用趾离术获取记忆。
任青发现镖头的铁蜈蛊,炼制手法异常的粗糙,有点像是虫巢的人虫,所以弊端极大。
任青每步都能跨越百米的距离hetushu.com.com,由于天魔劫消除存在感的缘故,周遭的路人难以察觉。
各势力都有魂魄远高于自身的存在,阴差境不在少数,甚至衙门里的两人已经阳神境。
集市、衙门的位置,几乎是一模一样,街道同样如此,唯独店铺、住宅有着明显的不同。
武馆、镖局倒还好说,都是开张吃三年的,但道馆、佛寺又为何闭门不出。
他死前的念想就是回到北方的老家,为自己订制一口棺材,最后葬在院落的榕树下。
【铁蜈蛊】
任青夺舍的目标要么是将死之人,要么是绿林盗匪。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哪方面阻碍到幕后人了。
那时陈长生还未钻出枯井。
他都能想象到炼蛊的步骤,怕不是直接在手臂上划开伤口,强行植入蛊虫,直至形成寄生关系。
村落步行几里,就能看到由碎石子铺成的官道。
怪……
靖州的几处地点,应该都源于曾经的城镇,时间跨度可能超过千年,不知发生了什么。
如果遭遇危险,任青也能随时撤离。
很难想象在百年前,靖州还笼罩在真仙的阴影里。
之前附着于人虫的梦花,由于人虫被母卵吸收殆尽而死,便带着记忆返回任青的泥丸宫。
一队镖师正朝湘乡城镇的方向赶去,周遭的路人连忙躲避,马车便毫不停息的疾驰而去。
任青唤出信息流,镖头名为张琦,手臂是因为蛊虫附身。
老乞丐从任青身旁走过,他浑身血肉干瘪,皮肤更是https://www.hetushu.com.com布满脓疮,脚步显得极为踉跄。
任青余光瞥了眼老乞丐,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手闲棋。
与魂魄相反的是,他们对蛊虫的运用无比粗糙。
任青愈发觉得熟悉,城镇的分布与湘乡覆灭前一模一样,北面是鹤山镇,南面是安南镇,中央则是最繁华的三湘城。
别说是禁卒法了,就连长生禁区的体武都要玄妙上百倍。
等等,引导虫巢前来靖州不会就是想盗取其术法吧,结果虫巢意识到不对劲及时止损。
任青没有打草惊蛇,他有足够的耐心深究靖州的隐秘。
老乞丐虽然寿元与靖州人一致,还有百日出头,但躯体却久病缠身,显然已经将行就木。
虫武者运用蛊虫的法门,除去蛊虫附加的部分体质外,完全有弊无利,导致魂魄虚弱还差不多。
让任青古怪的是,城内的各势力显得非常低调,根本不与外界接触,仿佛在忌惮着什么。
他蹲下身子,表情古怪地抚摸着一道道凹陷。
【被铁蜈蛊寄生的手臂坚硬如铁,且增加宿主寿元消耗,需以毒虫汁液涂抹手臂供养。】
三湘城的布局基本和真正的三湘城大差不差。
靖州太怪了……
自从禁卒堂撤离长生禁区后,湘乡的城镇都被搬进胃中世界,几乎保留着原本的样貌。
各镖师讨论着此行的收获,唯独张琦沉默无言,紧锁的眉头显露出浓郁的担忧。
任青愈发不懂幕后人的打算,哪怕为谋划成仙得道也好,结果仅仅是短暂的和图书复活古人?
能看出蛊虫体系非常突兀,类似楸虫蛊的蛊虫极为常见,虫武者的数量不可能如此稀少。
任青刚想施展趾离术,却发现张琦的魂魄隐隐关联什么,顿时意识到可能来自于仙位。
天道虫人则八成藏在某处,暗中等待着。
官道有十几位身影行路,其中商贾居多,还能看到求学的书生,整体显得平平无奇。
书生挠了挠头,心存疑惑但没有选择深究。
老乞丐从嘴里吐出暗红色的鲜血,勉强恢复了些许精神,但明显是回光返照带来的。
他殊不知在老乞丐即将身死前,其魂魄已经被任青的菌魂夺舍,记忆虽然毫无变化,但任青的念头却植入了潜意识。
“没事吧,老丈?”
任青从车厢里跳出,站在热闹的街道上环顾四周,熟悉的乡音传来,表情却显得愈发凝重。
任青扫过三湘城,观察着数百年前流传的痕迹,接着意识回归身躯,并缓步走向城门口。
“多谢……多谢……”
不但有一批魂魄鬼使境以上的虫武者,所属的势力都是无比谨慎,使得靖州的局势被浓雾笼罩。
靖州的突变无疑是个机会。
镖头看上去刚到中年,但发须已经全白,右臂皮肉凹陷,骨骼似乎在微微蠕动着。
又来一个禁卒堂祖师?
他在存放货物的车厢里现身,目光锁定镖头,后者右臂有着难以言喻的异化。
他将一枚梦花钻进张琦的泥丸宫,想要获取其记忆。
说是夺舍,更像由菌魂支撑着原主的魂魄,活到寿和_图_书元枯竭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就算旁人询问张琦,他也不去回答,只是看着天空摇头。
如果此时靖州禁区关联的第三个仙位是风神伯强,恐怕流行的绝非不完善的虫武者,而是以病菌作为媒介的体武。
如今的靖州,表面再正常不过,实则到底为何发展至此,源头肯定要归功于仙位的影响。
任青在三湘城逛了一圈,注意到张琦的情况并非个例。
老乞丐继续走去,健步如飞的模样哪有半点虚弱,不过嘴里一直在念叨着家乡的榕树。
任青忍不住闭上眼睛,意识看向胃中世界。
凭空出现的几百万人口,还具备自主意识,记忆不似作假,根本不像凡人能做到的。
按照任青收集的信息,类似的修士被称为虫武者,应该不久前兴起的,具体原因未知。
这样看来,长生禁区应该是幕后人布的局,将大量人口集中在禁区,借此发展出体武。
除非是菩萨果位的佛陀出手,用魂魄直接造就生灵。
反而更能说明,靖州几百万民众的记忆,都是来自古代,毕竟那时候是以术法作为主流。
“咳咳咳……”
一个普通的镖师,为何魂魄会如此强大。
获得的线索可有可无。
龟甲表面的裂缝也因此多出一条,他取消趾离术才消失。
任青眉头一挑。
当民众寿元枯竭后,搞不好会发生诡异莫名的异象,牵扯到此方世界混乱的源头。
记忆杂乱无比,却看不出半点破绽,仿佛确实世间有过民众生活的痕迹,经历着悲欢离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