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裹尸 第二十五章 存储仙位的容器“陈长生!”

第五卷 裹尸

第二十五章 存储仙位的容器“陈长生!”

事实证明,真仙的天道化几乎是不可逆的,但仙位却不然,说明仙位长存,而仙不长存。
任青眯起眼睛,身影消失在仙位面前。
两者惊天动地,原本就已经遍布裂缝的地面,现在更是出现一个个幽深的陨石坑。
神通“拥书百城”施展开来,右臂一甩,山水美景一闪而过,使得长生仙消失近百。
禁卒法修行的难度远超寻常术法,但带来的实力不容小觑,特别是阴差境圆满孕育的神通。
如果他们能看到外界,就会发现压根找不到任青。
他顶着狰狞的鸟头,淡黄色的唾沫从嘴角滴落,很快就气化消失,其中蕴含恐怖的病菌。
任青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陈长生的体内,正在血肉中穿行,试图找寻魂魄所在。
他把自己的枝干塞进嘴里,不断做出吞咽的动作。
尸酆都对身躯强度的加持可见一斑。
任青看着伯强风神的仙位,可以肯定其关联元始天尊,因为画风有异曲同工之处。
太寒真人瞳孔放大,任青带来的威压让他无法呼吸,就像是猎物遇到天敌时的本能。
此番交战,更像是在一场预演,为将来大局拉开序幕后,禁卒堂从幕后走到台前做准备。
虫群哪怕因为疾病的关系死伤大半,但中间的本命蛊虫却开始快速产出虫卵,几息就有幼虫孵化,并且迎风胀大。
陈长生不断的嘶吼着,根茎逐渐被拔起,带出让人惊世骇俗的尸骸,头颅都能堆积成山。
李耀阳则纯粹和图书是试验蛊虫,哪怕因此导致两鬓斑白,不过看样子还有些意犹未尽。
从他绝望的双眼就能看出,死亡说不定是一种解脱。
“助我成仙啊!!!”
最后还是任青先开的口:“陈长生,你的仙位从何而来?”
任青遇到的浊仙都已经晋升到地仙,从未遇到过陈长生这般处于天道化的天诡境。
阳神境得到任青的信息后,让修士尽快撤离回无为城。
飓风呼啸,席卷整个禁区,风中自然包含着病菌。
任青眯起眼睛,唤来鬼影附着于身躯,进行半龙化。
别看陈长生的身躯长达上千米,但脊骨占据大半,血肉宛如植物的根茎般纵横交错。
无为城随即便选择当缩头乌龟,手臂挖出坑洞把自己掩埋,接着激活法器护佑住城墙。
任青猜测浊仙位一旦变回诡仙位,很可能会引来其余浊仙的注视,完全是个烫手山芋。
任青环顾四周,长生仙的数量虽然一直在增加,但各支脉相互配合也没落入下风。
“我能护佑禁卒堂万世……”
【铭刻于元始天尊的右腿骨,修炼需要悬挂风口三年,每隔七日割去三百片血肉,如若不死方可修成。】
纸张的表面浮现出长生仙,被定格在里面难以动弹。
陈长生一颗颗脑袋炸开,变得极为偏执,在吞噬不到生灵的身魂时,竟然开始自食。
【踏风决】
长生仙也好不到哪去,就算它们的脐带连接陈长生,但不代表能免疫来自瘟https://www.hetushu.com.com疫的恐怖。
城外的动静简直想把天地打破,不过只能听到陈长生单方面的嘶吼,却没有任青的声音。
砰!!
咚咚咚咚……
他很想搞清楚,陈长生到底怎么吸收的仙位。
任青侧身躲过,随即胃中世界囤积的阴气涌入躯体。
任青径直朝脑袋走去,陈长生变得更加癫狂了。
任青连忙把魂魄投入胃中世界,扔进血肉熔炉焚烧,至于能不能恢复意识就看造化了。
他的右臂盘着条仿佛长蛇的天道虫,再次与陈长生缠斗到一起,山峰倾倒,云海撕裂。
任青目光闪烁,时不时朝靖州的方向望去。
“他们还活着,还活着,就在我肚子里……”
准确来说,是在维持着仙位的天道化。
【登仙法:踏风决】
任青被仙位带来的信息量所震惊,一时间愣住了。
陈长生的大脑处于喉咙的位置,但并非正常意义上的脑部,而是一团不可名状物。
【仙位:地仙(浊)】
他随即在陈长生的头顶显露,还不等后者有所反应,便鼓动全部的阴气用力一压。
城内一片漆黑,只有灯笼的烛光照亮着街道。
他看向任青脚底的鬼影,有种莫名的心悸。
任青身穿锦衣长袍,泛灰黑的皮肤宛如地府阎王,确实展现出一丝酆都尸帝的余威。
沿路不断有新生的长生仙想要拦截,但还未靠近任青,就突然捂住胸腹部痛苦哀嚎起来。
任青见无法交流,和-图-书也不再多哔哔,一拳拳打在陈长生身上,同时用菌魂试图感应其魂魄。
粘稠、不规则的液体,表面不断有气泡冒出,在即将成型时又化作一颗颗鸟类的脑袋。
天道裂缝似乎出现了微不可查的扩张。
“要么助我成仙……”
太寒真人略显疑惑,陈长生的实力不过天诡境,为何任青作为福德地仙不化为真身?
任青忍不住唤出信息流。
不过伯强风神却以缓慢的速度恢复着,按照目前的天道化,恐怕需要至少上千年的时间。
陈长生忍不住又干呕几声,但这回强忍住喉咙里的脑袋,看向任青的眼神中极为复杂。
这有些出乎任青的预料,长生禁区确实区别于寻常禁区。
他刚想解释些什么,身躯竟然开始分崩离析,血肉天道化的迹象变得更加浓郁。
李耀阳的神通名为“蜉蝣朝夕”,能以消耗寿元的方式,刺|激虫卵短时间内化为成虫。
长生仙的肋骨穿过皮肉,内脏不受控的生长着,各类并发症瞬间将它们化为枯骨。
难道最原始的仙位,是来自三道祖的尸体?
尸酆都掌控世间阴气,对僵尸也有天然的克制,陈长生被阴气侵蚀尸变,任青便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魂魄后,天道化的身躯彻底丧失理智。
太寒真人取出一面人皮幡,刚准备显露实力奠定地位,却注意到李天罡顺手抽出一页纸张。
事实上,李天罡确实有树立威望的意思。
陈长生偶有反击,但都被任青抵挡了下来。
陈长hetushu.com.com生的躯体埋入地底,随即升起一座巨型坟头,由白骨尸骸点缀,将伯强风神的仙位封禁。
可阳神境的长生禁区却没有丝毫崩溃的征兆。
“吾乃伯强,受亿万生灵崇敬,永世不死……”
李耀阳张嘴一吐,体内涌出密密麻麻的虫群,其中还混杂着几只本命蛊虫的踪迹。
不如拿来布局……
任青尝试收取魂魄,没想到轻而易举便从仙位中剥离,只是接触的手掌生有灼烧感。
不管怎么看,长生禁区就是个布局,陈长生明显中套了。
伯强风神的仙位对任青而言有弊无利,长生禁区同样是个麻烦,还会被牵扯到他人的布置。
“救我……”
任青几乎已经免疫病菌,摄入泥丸宫交给病树即可。
那三道祖为何会死,可既然已身死道消,躲在三道祖雕像中的存在,到底又是什么玩意?
等他站在陈长生的大脑前,浑身忍不住冒出细密的冷汗,甚至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在禁卒堂与长生仙规模浩大的交战衬托下,两人却显得极为平静,长时间沉默无言。
气浪卷起,无为城内人仰马翻。
任青突然注意到,在陈长生天道化的过程中,伯强风神的仙位似乎正变得越来越诡异。
任青脚底的鬼影蠕动起来,眨眼间化为一条巨角墨黑蟠龙,托着他朝陈长生而去。
众阳神境稳坐钓鱼台,站在城墙顶端没有出手。
陈长生向着任青咬去,嘴里扑面而来一股子腥风,能看到其体内已经完全腐朽不堪。
他伸和-图-书向仙位的手臂停在半空。
给他的感觉非常怪异,有种如鲠在喉的隔应。
禁卒堂不由受到余波,交战还未分出胜负,就已经有多位修士出现咳嗽发烧。
就连外界的三湘城废墟,都出现了地动山摇的迹象。
陈长生的魂魄在仙位表面浮现,样貌已经扭曲。
【伯强风神】
他浑身各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尸变,刚刚还是活人的模样,瞬间就已经化作僵尸。
独留陈长生在原地疯狂地撞击着地面,身躯已经大半尸化,甚至滋生出一缕微弱的阴气。
“杀了我……”
幼虫对疾病的抗性大幅度提升,连续几代后完全适应了飓风蕴含的疾病。
陈长生的脑袋再次碎裂,新生的脑袋钻出后,气息竟然有明显的上涨,外表也朝浊仙靠拢。
陈长生的脑袋凹陷,不受控的重重砸落,伤口处爬出无数白骨骷髅,啃食着他的血肉。
两位禁卒法修士,轻而易举便清理掉长生仙,让太寒真人与尸鬼压根来不及出手。
陈长生一方面在压制着身躯不被疯狂驱使,另一方面却发现压根无法阻止这个过程。
当陈长生尸变后,只要是同境界,就不可能是任青的对手。
骨骼碰撞的声音响起,他从两米出头的身高,在眨眼内变成百来米,龙首人身的怪物。
陈长生在任青来到千米内后,反倒是恢复了些许理智。
任青微微蓄力,右臂一拳打在陈长生的脸庞。
其余修士相互搀扶着返回无为城,疾病在体内滋生,身处禁忌界旁才稳定住伤势。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