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靖州 第十八章 仙魔混居的世界

第三卷 靖州

第十八章 仙魔混居的世界

“终于来了啊,可别让我看不起你们……”
至于那些芙蓉楼拐来的孩童都被放置监牢区,由花魁照管着,短时间内也不必费心。
目前也不用着急,仙市属于内测版本,具体什么时候开放给外界,还有待商榷。
不过他迟疑几息,还是咬着牙拉开木板,将浑身的真元凝炼后低头钻进破洞内。
任青摇了摇头,其实对地仙天道虫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代表着局势正朝血月倾斜。
任青利用鬼影同样在试探,但手段明显要更加隐蔽,并且时时刻刻保证神经紧绷着。
他将各类材料放置于大梦阁,就连用处也作出了标注。
任青抬眼看去。
这些材料都是通过血肉熔炉炼化的,效果可谓是千奇百怪,大部分较为鸡肋。
川流不息的大河将庆沿镇南北划开。
任青不由心生迷惘,但很快又变得毅然决然。
话都还未说完,城墙外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只能隐约听到重物拖动的声音响起。
象头人身的异诡走在街道,周遭的民众宛如神仙般敬畏,他们的异化也呈现象头人身。
“黄豪,你先领头。”同伴忍不住催促道。
任青隔着破洞能感受到中年胖修士依旧存活着,只是被带去了远离城墙的地方。
任青自嘲的摇了摇头。
任青默默地等待着,事情绝对会继续发酵下去。
每次前去仙市时,部分幽元便会被天道虫吸收。
任青没有让魂蝶投影靠近三人,只是在远处观察着。
城墙内掺杂着某些隔绝气息的材和*图*书料,用以屏蔽术法,但除此之外不见什么特殊的地方。
同伴等待许久,忍不住用手指敲击着墙壁,借此询问外界到底有没有存在危险。
幽冥天虫法与天道虫的供养体系一成,他甚至可以考虑在靖州晋升分神期。
十数米的鲸鱼异诡跃出水面,半透明的腹部能看到肚子里挤满凡人,而且都还活着。
任青从缝隙中钻进墙壁,能感觉到压根就没有阻力,仿佛被封锁的晨街就是个笑话。
任青依旧维持鬼影的状态,但看到城镇的全貌后,忍不住苦笑起来,满眼充斥着无奈。
中年胖修士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即将下山的太阳说道:“想什么呢,待在这里也是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哨岗,能看到大量官兵把守城墙,但并非是防止晨街有人逃出。
他们依附着异诡修行,最终形成一个诡异且合理的世界,新的秩序也被重新建立。
墙壁仿佛只是扇虚掩着的大门,根本就没有修士护佑,哪怕是凡人都能顺着破洞离开。
任青将仙市构建出雏形就不再理会了。
棺材表面的花纹出现瑕疵。
怪不得婴狐会跑来晨街,以祂的实力放在庆沿镇确实不够看。
黄豪咽了口唾沫,刚刚升起的胆气顿时散去大半。
“你们应该知道有多少修士准备逃离晨街,到时候再一拥而上,下场可想而知。”
而且并未发现天诡境,说明哪怕是地仙,也无法轻易制造出天诡境以上的存在。
他们都有筑基和图书期以上的修为,衣服却被汗水浸湿,神情度紧张的一步步朝城墙而去。
阳光照在墙壁上,任青的眼前豁然开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残月层……”
如此状态也无法维持观想术法,干脆把注意力都放在腹中囚牢里,建设起雏形的仙市。
“已经沦陷了。”
天虫法修士倒是也有,但数量占比最多百分之一。
而是防止晨街以外的人试图进入城墙内。
任青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但他相信鬼影配合着其余术法,隐蔽性可谓是天衣无缝。
死亡的数量上升后,免不了在家眷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关于婴狐的消息传播开来。
而晨街在墙外人的眼里,可能是需要保护起来的净土。
况且残月层虽然遍地阴差境,但说白了只是空有修为,异诡的灵智也不算太高。
仙市与供养体系。
外面的两人盯着消失在黑暗里的中年胖修士,表情不由忐忑起来,脚步不断挪动。
他们像是在试探着包围晨街的墙壁,想要逃离出去。
他对庆沿镇的猜想逐渐有了些眉目,但依旧选择继续等待。
不断有修士暗耐不住,已经十数人穿过城墙的破洞。
毕竟两种术法同出本源,只不过棺老的修为恐怕会暂时掉到筑基圆满,等天道虫晋升后,才能逐渐恢复原本的修为。
似乎是黄豪站起身子,呆愣愣的立在洞口前。
当时任青以为是怕异诡传播到庆沿镇,但现在看来……
任青还检查过孩童,发现靖州人的拟虫https://m•hetushu.com.com异化非常另类,导致身体发育远超湘乡人与戈壁人。
晨街边缘的墙壁有微不可见的光芒闪烁,那是藏在暗处的魂蝶投影,旁人难以察觉。
不过他却得出个荒谬的结论。
天道虫晋升延寿,外加仙市延寿,不管怎么看都是通往长生的康庄大道。
不过异诡虽然形态各异,任青却总感觉祂们有些相似,可能都是从血月某处诞生而来。
任青在棺材铺内临时住下,盘腿坐着观想起术法。
至于离开晨街,就看棺老与袁驷自己决定了,任青也懒得去干涉,反正能提供幽元就行。
他日上三更才打开店铺门,接待起前来购置棺材的民众。
他到时根据庆沿镇的局势再做考虑,分批次的将孩童带去外界。
头顶的云层漂浮着巨鳖异诡,似乎上面自成山河。
任青把关于婴狐的信息以及通过梦境进入仙市的办法,强加给了两人的记忆中。
任青注意到又多了几具婴狐所杀的尸体,应该是芙蓉楼周围商铺的伙计,遭遇无妄之灾。
腹中囚牢的棺老两人感觉困意上涌便晕倒了过去,殊不知已经被任青带到了外界。
他现在彻底不再担心幽冥天虫法的齁羊毛会被察觉,毕竟地仙天道虫已是自身难保。
天虫法更多的是偏辅助,主要以供养地仙天道虫为主,所以远没有禁卒法那般全面。
他们只要足够小心,短时间内应该不会遭遇危险。
民众看到任青单独一人也不惊讶,毕竟对方一直在三木巷帮忙,他们都和_图_书已经习以为常。
任青闭眼将意识落在魂蝶投影中,有三位修士走向墙壁。
毕竟腹中囚牢没有真元可以吸收。
他毫不犹豫迈步踏进阴影内,随即在黄泉仙骨的作用下,身躯与鬼影融为一体。
三名修士相互对视一眼,都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无数血肉拼接的巨树状异诡立于城镇中央,生活在上面的修士外表仿佛半人半植物。
但由此可见,不管在湘乡还是水泽,又或者靖州,人类最强的永远是适应环境的能力。
他早想离开晨街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干脆等其它修士按捺不住前往再做考虑。
他们的反应无一例外,夹杂惊愕的喃喃自语声,仿佛在庆沿镇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不过关于仙市的货币还未确定下来。
事实分明截然相反,因为庆沿镇已经被异诡所侵占了,数量比想象中还要恐怖。
他强压着心头的杂念继续制棺,不断有民众进出店铺。
没有花费多久,他便穿过了几米厚的墙壁。
结果等来的却是黄豪惊恐的呼喊:“快走快走,这里有……”
棺老两人也差不多转修完毕,体内多余的真元顿时散去,随即便被天道虫所吸收。
恐怕在棺老被封锁晨街的几十年,异诡形成的灾难还是爆发了,导致残月层生灵涂炭。
他对此还是有些把握的,只要无影鬼达到融阴神,将天道虫化为次要术法,应该完全可以控制。
果不其然,惶恐的气息弥漫在晨街上空,民众被修士误杀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任青hetushu.com.com暗自决定让天道虫自主晋升元婴期,如果遭遇到危险,再考虑消耗两百年寿元。
估摸着用不了几年,孩童便会彻底长成。
血月也在拔苗助长,修士依赖的目标从地仙天道虫换成了异诡,但他总感觉这些妖魔鬼怪般的靖州人,好像很适合禁卒法……
异诡的鼻内喷涌出水雾,修士纷纷用法器接取。
按照他的预估,棺老两人应该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能完成对幽冥天虫法的转修。
他想起此前跟着苦力来到破洞前,与墙壁外的官兵对话后,那人因此被|干脆的解决掉了。
又过去几日,死在婴狐手上的普通民众倒是越来越少,但失踪的修士明显在提升。
片刻后,破洞内传来声响。
等棺老两人空闲下来,本体重新回到晨街,意识可以前去仙市,正好让他们带孩童入门。
任青将最后一批棺材制作完毕,来到店铺里屋的位置。
任青的动作一丝不苟,眼看着夜晚即将到来,但不知为何,他的手臂突然抖动了下。
那两位修士几次想要钻进破洞内,但最终还是转身返回了居民区,显然被吓破了胆。
那是一个妖魔与人类混居的城镇。
任青生出浓浓的荒谬感,各类猜测不断涌上脑海。
不过靖州人很快就找寻到了生存之道。
任青走出三木巷,径直来到晨街的边缘。
不过今夜注定多事,销金地的方向传来几声闷响,明显是婴狐发现地窖内的异样。
这也是幽冥天虫法的弊端,修为受到天道虫的限制,甚至连自身性命都被把控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