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井口 第三十四章 三次诡变的梦蝶法

第二卷 井口

第三十四章 三次诡变的梦蝶法

心中暗道不愧是阴差境,把方方面面考虑到如此全面。
好在客栈并非真实的建筑,而是术法形成,外表看似就两层,实则有上百间客房。
“好的,道官。”
任青有些疑惑泽人的举动。
从而导致手头积攒的血晶越来越多。
还得等至暗魇主晋升到融阴神,到时才算进入正轨。
任青眼看着黄子万就要坚持不住,连忙动手炼制起来,很快一件黑色道袍便此成型了。
【是否选择诡变分支“信使”】
他们顿时反应了过来,虽然任青是新晋的鬼市之主,可曾经也是关押胃中胃的危险人物。
分明是至暗魇主导致。
任青摇了摇头,从对话中可以得知,泽人都要经历重塑肉身,也不知有何用处。
黄子万的毒骨功已经临近半尸境,如果能将术法晋升鬼使境,便可触及三次诡变。
“金石子,你将他带去后山吧。”
酒肉道人尸体就是个不容忽视的机缘,毕竟牵扯到天诡境,怎么可能不让人眼热。
导致任青差点就维持不住鬼市,幸好至暗魇主也是同类型的术法,不至于再次关市。
任青刚准备去找黄子万叙叙旧,突然感觉远在清虚观的分魂有些不对劲,似乎依旧存活着。
任青能长时间脱离鬼市,不过其实主要仰仗于大梦真人遗留的鬼市框架,否则哪有如此轻易。
他能感觉到仿佛有无数双手臂抓着土缸,众多泽人花费不少力气才将地面分离。
大梦真人在阴差境没有持续维持鬼市,和*图*书很可能原因在于自身意识较为模糊。
黄子万浑身不自在,要知道通常都是站着大梦真人,很难把任青与鬼市之主牵扯到一起。
至暗魇主的气息若隐若现,梦蝶法则夹杂其中,在两股梦境术法的作用下,逐渐得心应手。
“确实是任青能干出来的事情,真让人挫败啊,竟然悄无声息就达到阴差境了。”
黄子万突然意识到,恐怕任青的炼器水平不低,搞不好那艘沙船法器便是出自其手。
他的呼吸变得平稳,梦蝶法已经达到三次诡变。
“不知为何坚持如此久,其余泽人早就完成了重塑,可能飞升前体质有特殊之处。”
他竟然选择到客栈闭关修炼。
黄子万应该是急于求成,想要尝试着晋升半尸境,但没想到异化出现了失控的征兆。
还有很大一部分修士应该身处偏僻荒凉的水泽,他们似乎就不打算离开鬼市。
鬼市已经开启两三日了,他见交易量逐渐减缓,松了口气。
任青主要是为了寿元,血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毕竟现在完全掌控了鬼市。
虽然一寸光阴的延寿效果有限,但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禁卒花费血晶,导致积沙成塔。
黄子万很不幸地被归类到了这部分禁卒里,周遭的预备役目光都略显惧怕,甚至是躲着走。
随着信使的能力施展,魂蝶的样貌出现另类的变化,竟然朝人形逐渐靠了过去。
他双眼眯起缝隙,寿元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五十https://m.hetushu.com.com年出头,随时都能完成三次诡变。
他盘腿坐在床铺上,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结果没过多久,禁卒直接翻了七八倍。
任青等待片刻后,土缸旁围着七八位泽人。
【信使】魂蝶不管距离目标再远,都能化为投影穿梭前去。
任青回过神来。
黄子万因祸得福,不但毒骨功达到半尸境,还顺带着把诡胎器炼化了。
与黄子万有同样想法的禁卒不在少数,导致客栈内竟然住下了三四十位禁卒。
目前任青修为尚浅,所以还未开放蝶恋。
不过鬼市的收获足以弥补了。
除去告知炼器需要的各类材料以外,还让他三日后再来取,价格倒是比较童叟无欺,能看出只赚了个手续费。
“道官您看,这温酒仙……”
任青忍不住面露古怪,梦蝶法的画风似乎不对劲起来。
他梦蝶法的二次诡变分支能力选择的是【蝶恋】,纯粹是以增加鬼市的功能性为主。
异象持续片刻便消失了,但也让不少禁卒咽了口唾沫。
各类材料被摆放在桌面,都与毒骨功息息相关。
任青荒谬的意识到,哭声由土缸本身发出,清虚观到底是用什么鬼东西关押分魂的?
在他的印象中,任青不止一次建议过自己去店铺炼制法器,不过当时没有放在心上。
要知道刚重建时只有几十位禁卒,术法的负荷不大。
宽敞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样貌古怪的禁卒,还夹杂着异化较为严重的非人修士。
和_图_书而任青此时也在客栈内。
构成鬼市的梦境突然生出异变。
等黄子万赶来鬼市的时候,正是最为热闹之际。
反正水泽的营地也没有什么任务,还不如待在鬼市。
墙壁上暗红色的纹路蔓延,阴影中传来诡异莫名的声响,地砖还有着血脚印浮现……
有了蝶恋以后,禁卒只需要通过睡梦便可前来鬼市,不会影响到外界的本体。
任青犹豫着如何处理分魂的时候,道观外传来沉重的脚步,有两人走进了屋内。
他殊不知鬼影便是坐镇在大梦锻器内,后者虽然没有灵智,但能完美执行任青的指令。
任青目前已经能够抽身离开,但此前把注意力集中在鬼市上的举动,自然会影响到分魂。
两人随即走出道观,周遭重新归于寂静。
甚至等任青的梦蝶法达到阴差境,还做到芥子空间的效果,便可以容纳万千。
黄子万没有急着走进大梦阁兑换修炼毒骨功的材料,而是看向人流窜动的大梦锻器。
任青有意的看了眼黄子万,发现后者浑身皮肤呈现深紫色,显露出的情况好像不容乐观。
一看原本便是关押在胃中胃的失控禁卒。
黄子万挑了个道袍法器,接着文字开始重新组合。
沙哑的声音响起,应该是那位把任青带去泡酒的中年泽人,能听出言语极为的谄媚。
随即土缸被抬了起来,晃晃悠悠朝道官口中的后山而去,也不知与所谓的重塑有无关系。
任青睁开眼睛。
他没有过多犹豫走进了大梦锻www•hetushu.com.com器。
他熟练地将诡异物化为诡胎后,又返回了鬼市。
当然效率肯定无法保障,还需要额外收取寿元与血晶。
至于梦蝶法的三次诡变,他早已有了目标。
道袍落在黄子万身上,异化失控的征兆顿时得以缓解,信使也化为魂蝶不见了踪迹。
他只能另外想办法,将来找到能代替酒铺的产业。
可见身魂的异化哪怕有诡尘压制,风险依旧存在着。
他们像是站在分魂面前,打量着这口平平无奇的土缸。
短短的几个月,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任青暗自确定的瞬间,自身难免出现了几息的不稳定,不过很快就被强行压了下去。
【蝶恋】魂蝶形成投影,将附体者意识拉进梦境。
任青见此思量片刻,取出毒骨功的诡异物,接着从阿鼻地狱来到大漠水泽。
土缸被稳稳放下,孩童的哭泣声再次出现。
他不由嘴里骂骂咧咧。
不过因为醉生梦死与大梦真人的诡变分支有关,导致任青无法干涉酒铺的运营。
他们用着祭祀的手段,嘴里呼喊着道门往生咒,然后一点点将土缸与地面分离。
他张了张嘴巴,刚想询问炼制法器的详细,却看到面前的墙壁突然生出了大量文字。
明明已经崩溃,但土缸内的酒水却维持了分魂的生机,不过想要恢复显然不现实。
光是法器的类型就举出了四五种,功能的侧重点不同。
但他很快就紧张了起来,因为隐约能听到孩童哭泣的声音。
他用手指点在道袍上,魂蝶缓和*图*书缓向诡胎器飞去。
任青此前从未遇到过,寿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但想到任青竟然已经晋升阴差境,并成为鬼市之主,不可思议的同时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
他见此分出些意识放在分魂身上,看看有无空子可钻,说不定有出乎意料的收获。
当信使形成后,竟然是个蒙着面孔的半透明幽魂,身穿着死者的丧服,手里提着灯笼。
黄子万嘴角抽|动。
任青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只能暂时放弃探索清虚宫了,况且温酒仙的作用只有酿酒。
任青感觉梦蝶法应对绰绰有余,便没有限制鬼市的人数。
信使接过道袍,眨眼间便来到了客栈的另一头。
【信使】明显与【蝶恋】能相互配合,可以使禁卒入梦兑换好资源后,再由魂蝶配送。
店铺柜台后面站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外表略显模糊,很显然只是由术法维持的幻象。
分魂被困在土缸内,没了主魂支撑,顿时变得越来越虚弱,眼看就要因此而崩溃。
鬼市足足有几个月未曾开启,禁卒自然没法去别处兑换资源,只得耐心等待着。
黄子万离开大梦锻器后,又在大梦阁兑换了足够的材料,然后一反常态的没有去吃酒。
他惊疑不定的看向道袍,接着意识到是任青鼓弄出来的,心里有些怀疑人生了。
任青也没预估到会是如此情况,根本就无暇顾及其它,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魂蝶上。
他之所以开设茶馆与客栈,主要想增加鬼市延寿的效率,并且给禁卒闭关修行的地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