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井口 第二十七章 井口战争

第二卷 井口

第二十七章 井口战争

任青笑着摇了摇头,勾肩搭背地问道:“吃酒去不?”
任青带来的风波愈演愈烈,甚至使几位没了心气的鬼使境圆满修士,主动申请闭关突破瓶颈。
“是是是,榫前辈还请就坐。”
禁卒们也隐约能看到大争之世的到来。
接着李天罡乘坐纸张飞来,还带上了面露苦涩的沙山子。
“你们大致翻阅下吧。”
张秋混在人群里,摆了摆手说道:“想必是大梦真人有事,明日再来吧。”
反倒是林成等人较为淡定,表情显得理所应当。
任青言语间为了隐藏信息流,有意说得模糊些。
就在禁卒讨论格局会不会因此改变的时候,阴差境都被大梦真人召集了起来。
众人刚活络起来,还没等聊几句,大梦真人的光影降临了。
张秋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随即他肩膀上被拍了下。
任青试探性地说道:“大梦真人,大梦锻器有些狭窄,炼制法器实在不方便。”
任青的额头出现梦种。
李天罡咳嗽几声,率先打破沉默说道:“我们先进去吧,让大梦真人久等也不好。”
只是不知任青在其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可以炼制大型法器,沙船确实很适合水泽的地形。”
雾气将通往鬼市的道路封闭,使得十几位禁卒站在树底下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清状况。
“走走走。”
他取出个缩小版的沙船法器放置于桌面。
任青无奈地摇了摇头,估摸着黄子万突然的奋发,是被自己达到阴https://m.hetushu.com.com差境以后刺|激到了吧。
任青打量着茶水,首先肯定是梦境所化,不过难以辨别。
任青刚想找个石屋住下,黄子万凑了过来。
其余禁卒也已经确定任青晋升阴差境,想起那些流传颇深的凶名,都不敢上前结交。
他的爪子还抓着罐中脑袋。
李天罡整理了片刻思绪,然后开口说道:“多亏了任青,才能搞清楚水泽的情况。”
张秋知道如今的禁卒堂将要变天了,可能从踏足水泽开始,未来就注定了波澜壮阔。
“怕不是人间地狱。”
明明任青与常人无异,在他们眼里却已经媲美水葫芦。
不过任青的胆子比他们想象的还要肥。
那些不了解的禁卒得知任青的经历后,压根就不敢相信有人能几年内晋升阴差境。
黄子万得到明确答复后,变得急不可耐起来。
大梦阁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说明水泽隐藏的东西极为恐怖。
直到周围禁卒嘈杂的声音才将张秋惊醒。
宋宗无说完后便用禁卒令牌前往阿鼻地狱,李天罡也皱着眉头带走了沙山子。
更别说任青可以化身为几十米的巨狼,轻易手撕诡物,哪是一句异化失控就能形容的……
“大梦术楼内有门术法名为毒骨功,还是比较适合你的。”
黄子万的表情复杂,前不久还对自己晋升二次诡变沾沾自喜,现在却感觉啥都不是。
任青等同于变相承认hetushu•com•com大梦锻器是由他经营。
木易与任青打了个招呼,其心性变得更加温和了。
他没喝多久便匆匆告辞,用禁卒令牌前去阿鼻地狱了,还顺手带走了一坛醉生梦死。
“咳咳咳。”
高台的地基已经打好,能看出有术法施展的痕迹。
地面生长着诡异的菌树,岩石土壤都呈现血肉状,越看越觉得莫名的熟悉。
换作此前,可能二三十年才会出现一名阴差境。
他仔细里外检查了一遍黄子万,发现确实如后者所说,怕是因异化导致根基有损。
宋宗无掌握谛听术,倒是能察觉到夹杂其中的谎言,但因为只是涉及任青,就没有拆穿。
据说宋宗无也已经奠基了阴差境圆满的门径,随时都有可能伸脚迈过去。
但鬼市中却空无一人。
任青呡了口酒水:“你的异化主要是针对血肉以及部分魂魄,不会影响到修炼涉及骨骼的术法。”
他干脆留在石屋里观想术法,边等待着宋宗无的回复。
罐中脑袋沉声说道:“这下麻烦了,云端尸体的特质与菌种类似,恐怕是天诡境。”
冥鸦的低鸣声已经响起,榫几息便落在梦树的枝头。
他们打算就此离开,突然有道人影脚踩地面直冲鬼市,定睛看去分明是四臂的宋宗无。
李天罡等人心里直呼胆子可真肥,怪不得大梦锻器内的那道光影,显得很是不真实。
她晋升阴差境外表变化不大,但脚下的飞剑却生出了血肉,咧开的嘴巴滴落着唾www.hetushu•com.com沫。
能从胃中胃出来的禁卒,不但要定期服用诡尘压制异化,心性也免不了变得古怪。
沙山子是最为惶恐的,作为刚入门的武人境,在一群阴差境当中感觉生不如死。
李天罡不由问道:“任青,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而任青的到来使得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毕竟其余阴差境都未曾做好前者晋升的准备。
“任老弟,你……可真是……不知该怎么形容。”
“说来听听。”
“只能如此了……”
榫点头说道:“有水泽与禁区隔绝,情况倒能控制……”
鬼市内所有的建筑都是大门紧闭,唯独大梦阁敞开着,还能看到室内光影扭曲。
飞剑血红色的眼珠死死盯着禁卒,要不是白姑娘强行控制,估摸就要冲进人群里了。
任青倒是乐得清闲,不过整个禁卒堂可炸开了锅,再添阴差境的消息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众人这才动身走进大梦阁,里面已经没了原本摆放着的柜台,变为类似茶楼的装饰。
中年禁卒手里掂量着血晶,刚准备买坛醉生梦死,结果就被赶出鬼市,眨眼间来到此处。
任青暗自摇头,好像有些太过乐观了。
“我们站在井口,再想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没过多久,无数藤蔓宛如水浪般滚滚而来,最后将半人半植物的木易送到鬼市中。
张秋见此忍不住喃喃自语道:“禁卒堂是什么情况,阴差境为何会齐聚鬼市?!!”
任青讪笑着点头回答,刻意坐和-图-书在宋宗无身旁的位置。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营地内,随即到了黄子万居住的石屋,任青取出几坛醉生梦死。
任青决定要主动些,目前虽然不至于要十几万人迁移,但必须考虑最为坏的结果。
沙山子环顾四周。
黄子万刚想摇头拒绝,突然想起任青已是阴差境,表情顿时变得认真起来。
黄子万大喜过望,将封泥去掉就迫不及待喝了起来。
大梦真人已经提前从李天罡口中得知,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任青来到阿鼻地狱远望梦树,好像树干变得更加粗壮了。
“还有寄生尸体的天道虫,很可能来自靖州。”
任青看了眼营地中央的高台。
沙山子一听到这话,黝黑的脸庞变得煞白。
由此可见,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过外界势力,根本意识不到此方世界的凶险。
阴差境聚集在大梦阁门前。
他脑海还停留在刚刚的惊鸿一瞥,看见任青眼中重瞳形成的玄妙图案,忍不住陷入沉思。
白姑娘脚踏飞剑紧随其后。
黄子万对任青晋升阴差境还是有些羡慕的,叹了口气:“老哥我怕是止步二次诡变了,身魂的异化太过严重。”
李天罡抓着他的脑袋一拧,脖颈断裂开来,随即脑袋化为本写满了记忆的书籍。
榫的身形开始缩小,宛如一只寻常乌鸦。
也许是觉得走地鸡的形象丢人,他不由恼怒地说道:“看啥看,我也是修了上百年,怎么可能没点变化之术。”
自从地藏王和-图-书招魂后,不但大梦真人晋升阳神境,而且阴差境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着。
大梦真人伸出手指凭空一点,桌面上便多了几盏茶水,淡淡的茶香弥漫开来。
任青犹豫几息道:“其实我机缘巧合已经接触到清虚宫,发现水泽的情况很复杂。”
大梦真人此时开口说道:“阿鼻地狱已经不再局限与湘乡,如若局势失控,做好迁移的准备。”
“真的假的……”
被烈日暴晒生出的燥热顿时散去,还一下子打开他的话匣,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经历。
李天罡边说边将几页纸张传递给新晋阴差境,上面主要是关于靖州的信息,不过并不多。
李天罡把书籍递给宋宗无,他们开始相互间翻阅。
张秋连忙转头看去,任青已经走进雾气内消失不见了。
“老黄,你可以尝试着再修炼一门术法,说不定会有用。”
“借过。”
白姑娘则一直在镇压飞剑,稍有不慎便会伤及自身。
恐怕禁卒已经试过近距离观察清虚宫,应该意识到了什么,便稳妥起见没有继续建造。
众人讨论起水泽的局势,目标主要放在探查黄沙城,想要借此将几万戈壁人归于禁卒堂。
他解释起自身分魂意外化为泽人飞升清虚宫,发现云端竟然藏着具将死未死的尸体。
那可是充斥着黑暗森林法则。
沙山子显然还活着,但身体忍不住抖动起来,脑袋变成书籍实在不是种有趣的体验。
自己好像曾经身处过类似的环境,就是有些记不清了。
“是吧,任青?”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