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井口 第二十五章 混进了飞升的队伍里

第二卷 井口

第二十五章 混进了飞升的队伍里

黄鹤仙哪能控制得住,自身的脑袋逐渐缩小,最后与李耀阳的脑袋几乎相差不大。
任青没去解释,转身的同时手指一点沙山子的眉心,将记忆中关于腹中囚牢的部分模糊化。
他对比任青与泽仙的长相,发现抛开风沙法的邪异不谈,前者确实更称得上是“仙”。
黄鹤仙的修为被禁锢,李耀阳的魂魄便有了可乘之机,就看后者能不能破釜沉舟了。
看来分魂要浪费了,重新孕育的话,泽仙法等于白白修炼了。
任青没有过多犹豫,主动放出分魂飞升清虚宫。
他心态也冷静了下来。
“卢山子,将尸体带去后山。”
有个身影走了进来,带来宛如实质的压迫感。
毛骨悚然的吸食声响起。
任青定下心神控制着沙船,有前两次的经验后,没过多久便冲出了沙尘暴。
黄鹤仙说话间,脖颈处的脑袋变得有些肿胀,可见李耀阳的魂魄已经蜕变在即。
“愿。”
头顶的云端依旧坐落着清虚宫,但任青不知为何感觉轻松多了,忍不住长长的吐了口气。
因为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他只能赶去禁卒营地当面告知给李天罡等人。
沙船龙骨发出咆哮,船帆绷的笔直。
卢山仙点了点头。
卢山仙再后悔已是无用,身躯被分成几十块。
他能感受到其恐怖的气息,就连诡食境都没有如此浓郁,甚至只是一眼就生出了死亡的威胁。
任青察觉到此道人与瞎眼道人很是相似,魂魄hetushu•com•com其实已经消散大半,但被强行聚拢。
任青跟在中年泽人的身后,回头看了眼黄鹤仙的尸体。
他知道水泽目前的局势牵扯到靖州,稍有不慎便会导致整个湘乡遭难。
白石仙看了眼接引的泽人,一个个都是他食境圆满的修为,放在凡间相当于黄鹤仙。
沙山子连船只的概念都是从书籍上看到的,哪能想象船只竟然在沙砾也能快速航行。
道士说完后便转身离开,走出道观缓缓沉入地底,就像是与脓疮老道相互融合一般。
他神情恍惚的来到甲板,看着沙船穿梭在山丘间,周遭的事物正逐渐退后。
黄鹤仙的口鼻有脓水流出,状态变得愈发失控。
任青的分魂环顾四周,发现装饰几乎与无为道观的议事殿相差不大,只是少了道祖雕像。
道士开始分配其他泽人。
任青距离黄鹤仙不远,能感觉到酒气从脸颊边飘过,分魂顿时生出醉意。
无为道观宗主的天道虫出现在荒凉的水泽,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李耀阳不出意外应该藏在尸体内,不知道能否晋升阴差境。
他感觉到蒲团松开了束缚,起身朝道观外走去。
泽人都能看出黄鹤仙的不对劲,不过他们才刚修成自食境,压根就不敢有什么反应。
他极力想要挣脱蒲团,可反倒是加快了血肉的崩塌。
他已经做好损失分魂的准备,可没想到清虚宫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复和-图-书杂……
沙山子见此返回了船舱,选择在仓房内修炼术法,争取早日晋升记载中的半尸境。
“上仙,这是……”
泽人都生出兔死狐悲的念头,飞升的喜悦早已冲淡,甚至低着脑袋不敢看向黄鹤仙。
而分魂主要是用来坐镇清虚宫,如果出现不可控的情况,任青也好第一时间搞清楚。
不过他没有急着离开,选择在道观门口等待片刻,黄鹤仙尸体的情况还不得而知。
任青分魂没有重瞳的观察力,所以并不知道目前李耀阳的状况,只得耐心等待。
道士幽幽的开口提醒:“黄鹤子,禁言。”
“温酒仙的职责便是酿酒,这是清虚观的规矩。”
任青来到了议事殿后的侧屋前。
沙山子忍不住感叹道:“弹丸之地哪是仙,黄沙城怎么算得上大千世界……”
清虚观里传来大量怪笑。
他作为黄沙城最老资历的泽人,并且随时可能晋升诡食境,自然不会情愿受制于人。
插手其中的势力应该不是兽栏,很可能是与血月相关的新势力,使得天道虫前来水泽。
这哪是成仙得道,分明像挑选牲畜的屠宰场,此刻与黄沙城做个对比,显得无比荒谬。
道人走到最中间,用莫名的眼神扫过众多泽人。
任青目光略有些怜悯,道观的蒲团绝对是用来限制泽人的,分魂浑身都使不上力气。
除了土木仙以外,还有喂食蛆虫的蛭虫仙,清理脏污的除垢仙,以及酿造酒水的温酒仙。
白龙仙和*图*书也注意到沙尘暴内突然出现的泽人,虽然未曾阻止,但忍不住朝那边快步走去。
任青走进船舱,随即带出腹中囚牢内的一人一狗。
中年泽人恋恋不舍的吸完最后一口血肉。
沙山子面露紧张,他见识过任青翻天覆地的修为,知道接下来是去往仙人聚集的地方。
道士也不再多说什么,皮肤开始生出大量疱疹,爆开来后弥漫的酒水越来越浓郁了。
任青哪顾得上被清虚宫吸纳的分魂,迈步狂奔而去。
“你……你……你……”
“愿。”
修行势力间的交锋不是一两年就能出结果,至少需要几十年,战火不至于扩散到湘乡。
“我乃是真仙……真仙……”
“沙山子,帮我护佑船只,记得多加修炼风沙法。”
还不如待在黄沙城……
卢山子没有去碰尸体,哪管得了什么,慌不择路的朝清虚观外跑去,试图飞回黄沙城。
黄鹤仙忍不住发出惨叫,表情不可思议的看向道士,抬起的手臂血肉化为水雾消失。
除去哈士奇以外,又多了个表情迷茫的中年道士。
那些他食境的泽人表情贪婪,五色人脸的嘴里纷纷吐出长舌,将半空的卢山仙卷住。
任青走到暴风眼时,身躯对诡异物正好达到承受的极致,便将沙人重新关押,用沙船代步前行。
“啊?”
他手里抓有卢山仙的手臂,正囫囵吞枣的吃着。
名叫白石的泽人苦笑着点了点头,费尽心机成仙,结果竟然是来仙界修缮道观https://www•hetushu•com•com
任青分魂的运道还算不错,被分到了温酒仙。
沙尘暴变得越来越远,他不由生出一种陌生感。
哪怕他打算告知清虚宫以及黄沙城的事情,但涉及自身隐秘还是要斟酌一番。
任青能察觉到隔壁的沙山子,不过没有理会,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分魂身上。
正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可如今大门却在缓缓打开。
分魂浑浑噩噩的被吸纳进道观,里面摆放着大量的蒲团,他便固定在蒲团上。
“卢山子,可愿成为清虚观的除秽仙?”
没想到这道观也叫议事殿,可见天道子哪怕身死道消,也依旧想要保留无为道观的传承。
等任青走进土缸里,中年泽人便将盖板封住了缸口。
任青定睛看去,此人身穿无为道观的道袍,皮肤极为惨白,一股淡淡的酒气逐渐散发。
黄沙城的居民从出生到死亡从未离开过戈壁,对他来说外界便是绝地,是仙人无法存活的绝地。
它如今的身躯又有增长,主要是吃了血藤果的关系。
这种植物虽有毒素,可似乎能刺|激野兽生长,当然前提是承受住血藤果的毒素不死。
在他愣神间,沙尘暴呼啸而来。
靖州肯定无比混乱,天道虫对靖州的统治肯定不再牢固。
中年泽人指了指土缸,示意任青进去。
酒气就像是活物,眨眼间便钻进黄鹤仙的体内,使得后者血肉出现了崩塌的趋势。
清虚观共有三间道观,中央的道观大门打开,所有飞升的泽人都不约而和_图_书同涌入其中。
黄鹤仙待的位置偏角落,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白龙仙表情愕然,站在城门口看着任青远去的背影。
随即沙人脱离腹中囚牢,使得任青化为三十米的巨人,在沙尘暴内形成庞大的阴影。
任青走进房间内盘腿坐下,闭眼感受起距离甚远的分魂。
大部分土缸都被盖板死死封着,里面盛放着大量清水,应该是取自天道虫流出的池水。
哈士奇见此面露惊恐,开始大声的犬吠起来,不过看到任青便老老实实趴在了地上。
两颗头颅争吵起来,让周遭的泽人看的毛骨悚然。
具体还是看禁卒堂的对策。
任青嘴角抽了抽,酿酒的主材料竟然是自己吗?
船舵调整后,沙船驶向禁卒营地。
其余泽人同样如此,包括脸色铁青的黄鹤仙。
直到任青不见踪迹,才感觉好受点。
中年泽人看了眼任青,催促着说道:“走吧,议事殿里的尸体自然会有除垢仙处理。”
道士再次开口说道:“白石道人,可愿成为清虚观的土木仙?”
“好的。”
他将屋门打开,里面极为昏暗,摆放着十几口土缸。
“我乃是真仙,快把我放开!!!”
事实证明,风沙炼气法确实能帮助掌握风沙法,当然也有戈壁人体质的部分原因在。
沙山子已经达到武人境,外表的变化并不明显,只是皮肤略显粗糙,不似原本瘦弱。
黄鹤仙依旧在絮絮叨叨,如同自己与自己对话。
不过他看到道观外变得人烟稀少后,心思顿时越来越杂。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