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尊,我可是人啊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尊,我可是人啊

为了保证速战速决,神足经诡异物直接被解除关押。
可见仙主也不敢任由禁区形成,说明他很可能就在鹤山附近,甚至是祭台周围。
不过两者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合作,背地里肯定涉及人口买卖,氏族多少清楚些对方的龌蹉。
巨狼的体型还在拔高。
传道者陆续死亡,体内的道韵凭空被仙主吸收。
他顿时明白,为何狼足者晋升为鬼使境后乃是“兵祸驰狼”。
任青随即反应了过来。
搞不好就能完全封禁无为道场。
任青在半空的时候,身躯逐渐化为一头面目狰狞的巨狼,并且让分魂从无为道场脱身,否则肯定会因此暴露。
免得身死使得诡异物脱离。
最好在阴差境来临前干掉仙主。
无为门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是打算用信息流所说的鲜美血肉,吸引什么吗?
仙主已经丧失灵智,自然无法维持无为道场。
任青随即否认。
骨骼碎裂重组的声音响起。
他开始主动找寻传道者的身影并且猎杀,而道袍上的花纹变得愈发复杂起来。
这手段会让人变成精神错乱,所以山匪大当家才显得灵智缺失,并非是天生如此。
粘稠的脑浆与鲜血滴落,很快就被泥土所吸收。
仙主给他的压力极大,加上已经宛如非人的异化,光靠现有的实力不一定能够对抗。
任青看向远处的祭典,瞄了眼道生道晋升消耗的寿元,足足需要五十年。
屠夫明显也是被无为门控制的傀儡,他们赤|裸上身,背脊长着个拳头大小和图书的鼓包。
应该是从掌握臆造术法的求道人身上取的。
任青算是明白了,鹤山镇的氏族势力比衙门还要影响深远,已经被无为门渗透的差不多了。
他随即动身前去山路上击杀赶来的传道人。
应该是某种异化。
仙主见道场内少了一人,顿时面孔充斥着凶气。
他准备离开祭祀的范围,突然发现人群走出几位屠夫。
任青能看到十几里之外的野兽,那些传道者更是如同黑夜里的火把一样明显。
寿元流逝。
而如今,任青已经能够接触到神足经鬼使境的部分能力了。
只见屠夫手段干脆的做着脑部拼接,那些半生不死的求道人则被堆积在祭台的空地旁。
最让他感到古怪的是祭台方向,那座求道人堆积的人山,散发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如果依旧不死,那就用带着犬瘟的狼爪狠狠抓去,杀人的手段简单粗暴。
等待片刻后,仙主的声音在山间回荡着,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白烟从祭台那边飘起。
他很快就有所收获,因为不管是官道,还是山间小路,都有神情恍惚的山民朝祭台的方向赶去。
两半的大脑互相交换,然后粗暴的装进了另一人的脑袋中,使得他们不受控制的口吐白沫。
“为何要点化我,却不让我脱离苦海,我可是人啊!!!”
任青在树杈上灵活的穿行,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以至于在场的民众顿时惊醒,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巨型的血肉怪物,惊恐转身就跑m.hetushu.com.com
或许仙主机缘巧合也离开过无为道场的议事殿,察觉到了池塘中可能藏有的诡物?
任青走前回头看了眼。
现在任青唯独搞不清楚仙主的藏身何处,但隐隐已经确定了位置,只得对方现身了。
这些人皆是传道者,在仙主的控制下如同飞蛾扑火般,接下来都会成为其养料。
最重要的是,祭台周围不止一两个修士,就怕形成禁区,必须得速战速决免得局势恶化。
现在就等着仙主出招了,如果就此收手,哪怕引来禁卒堂,也不至于被连根拔起。
但不知出了什么问题,过去许久也不见有所动静。
好在到了黑夜,鹤山镇的居民都没有被影响,那些参与祭祀的人群早已陷入了狂热。
既然要阻止晋升的过程,多杀些传道者最为简单,还能此消彼长吸收道韵。
“弟子恭迎师尊宵晨子,涅槃大典已就绪……”
巨狼落地,山林中的群鸟争先恐后的远离,更是有猿猴惊恐的啼叫声此起彼伏的传来。
同时他不断地往自己嘴里塞眼珠,直到填满整个胃部,逐渐消耗还能恢复体力。
任青惊愕地看向远处山道,如果瞎眼道人真的从远处而来,他打算立刻从鹤山遁走。
任青倒吸口凉气。
他这般举动已经打断了仙主晋升大道官的可能,使得对方长久以来的布置功亏一篑。
“师尊!!!”
禁卒堂已经被惊动,所以只得匆匆尝试。
任青的脚步没有停顿,朝山道上的传道者扑了过去和图书
尸体生出诡异物的话,再用腹中囚牢关押。
“为何!!为何!!!”
骨骼碎裂的生意响起,蜥蜴人脸上的表情依旧凝固,但性命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屠夫将两人的天灵盖取下,然后各拿出一半的脑袋。
恐怕天道之卵孵化需要摄取大量求道人的血肉,但因为自己插手的缘故,无为门压根就没有收集完全。
“为何不肯救我!!!”
还没等靠近,他就已经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与蛛女有些类似,有着半尸境的修为。
越是异化,便越是强。
任青瞳孔微缩。
好家伙,无为门怕是已经在鹤山附近形成了产业链,如此行事绝不止是为晋升大道官。
他感觉仙主应该会认怂,便做好了暂且退走的准备,等到空闲时便将大道官晋升。
任青哪能让对方如愿。
但神足经异化的弊端也开始展现。
传道者只要刚冒头,迎接他的便是一根狭长的龙蛇脊。
曾琳第一时间准备展开反击,并让预备役疏散人群,搬离那些受到重创的传道者。
而那瓶血浆飘散出一股夹杂酒香的血腥味,与山匪大当家伤口流出的鲜血类似。
任青都有些替仙主悲哀了。
要是仙主也成为大道官,自己在无为道场内就没有优势。
蜥蜴人露出可怖的笑容,在几乎停滞的思维里,哪怕任青体积再大也只是块行走的血肉。
要是把仙主击杀,想必道韵应该差不多够了吧。
成了一座矮小的人山。
“杀……杀……杀……”
“弟子恭迎https://www.hetushu•com•com师尊宵晨子。”
任青瞬间双脚发力,四周围以他为中心裂开如同蜘蛛网般的缝隙,碎石飞溅出去。
心脏的跳动速度越来越快,血液的流动自然被影响到了,他的视野变为微红色。
会不会仙主如此疯狂的行径,是被任青点化的道官所刺|激,其中很可能涉及到瞎眼道人。
道祖雕像的手臂没有这么好拆下来。
而且传道者已经被两人尽数杀死,至少无为道场的秘密能得以保存。
比起祭祀山神,更像是在祭祀某种不可名状的诡异物。
屠夫默不作声的抓起两位求道人放在木桩上。
任青双腿弯曲发力,大步流星的朝山林某处跑去,化为肉眼都不可见的残影。
随即任青将蜥蜴人吞进腹中囚牢内,接着消失在山林里。
任青喘着粗气盘腿坐于山石上。
但很显然并非如此。
本能在死亡危险的刺|激下,使得他变成半人半蜥蜴的怪物,尾巴甩动间有破空声响起。
任青虽然依旧保持着灵智,可杀戮已经无法压制,心脏更是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
少部分掌握术法的传道者被吸纳了道韵后,都处于半生不死的状态。
十年去掉后,只剩下一年不到……
实在不行就躲到禁卒堂里,等寿元补充足够再说。
这是什么手段?
狼爪出现在蜥蜴人的脑袋旁,直接抓住用力一拧。
紧接着屠夫从怀里拿出一瓶暗红色的血浆,随即往开口的大脑处倒了些许就合上头盖骨。
任青沉浸其中,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传道者和*图*书都已经被杀绝了。
任青不远处的传道者表情呆滞,对方的意识早已所剩无几。
以任青的经验来看,虽不至于寿元枯竭,但晋升的短暂巅峰期一过,身躯必定会陷入虚弱。
那人不住的颤抖起来,但在血浆的作用下,伤势却快速恢复着,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且味道已经弥漫开来,从鹤山逐渐陆续扩散。
突然间,地动山摇起来。
按照异化树提供的信息“包藏祸心”来看,兵祸驰狼的异化针对于心脏,屠杀则是最好的修行方式。
幸好大多数的传道者没有掌握术法,否则诡异物从血肉中脱困而出就麻烦大了。
然后朝右手吐了口唾沫,挥起斧头就一斩,两人身躯痉挛起来,脑壳被分成两半。
依旧是毫无反应。
任青倒吸一口气。
【是否选择晋升兵祸驰狼,将消耗寿元十年】
五彩道韵被吸收,血肉保存下来当做诱饵,至于诡异物则被临时性的关押在腹中囚牢内。
他其实已经猜到仙主本体处于巨型山神像内部,但哪能想到会是如此不可名状的怪物。
“而且……我可不能让你活着落入禁卒堂手里,死了还可以推到散修身上……”
无为门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求道人拥有自己在无为道场内的记忆,哪怕疯癫也无妨。
看他这么熟练的动作,就知道对此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尊巨型山神像上有裂缝蔓延开来,里面挤着一团畸形的血肉,能看到由无数人脸组成。
任青没有过多犹豫,直接将腹中囚牢里蛛女的脑袋用墙壁挤压成了碎末。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