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零一章 术法【道道道】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零一章 术法【道道道】

周围的一切充斥着怪诞。
无为道场恐怕已经覆灭,否则不可能搞出这种幺蛾子,传道更像是瞎眼道人疯癫后的执念,才会使得如此诡异莫名。
任青犹豫片刻后打开竹简。
让他意外的是,竹简记载的内容显得摸不着头脑,皆是用夸张的代价修行术法,宛如禁卒堂内尸狗魂的那些疯言疯语。
既然禁卒发话,赵书吏等人自然双腿发软的离开包间。
任青尝试着挪动位置,发现仿佛被蒲团死死的粘住,分魂再想离开已经没有办法。
“原来如此。”
无为道场随即出现了异变。
两时辰很快便过去了,他只是确认考场的两百多名学子都是普通人,可依旧没有收获。
好在哪怕分魂受损,对于主魂来说也影响不大。
【寿元:五年】
咔咔咔。
甚至任青都没有注意到,元始天尊的手掌不知掉到了何处。
【年岁:一千一百三十四】
光看道场外的景象,怕是无为道场已经覆灭了吧,瞎眼道人和_图_书是某处的幸存者?
清河贡院里只能听到毛笔齐刷刷的在纸上滑动的声音。
但池塘内极为荒芜,死水呈现墨绿色,漂浮着大量看不清样貌的庞大死尸……
道童满意地看着眼前一幕,眼珠子不小心掉落下来,他连忙捡起塞到了眼眶内。
任青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神经质的呢喃自语,学子以“道生道、无为道”回应着。
任青紧皱着眉头,凭借禁卒身份肆意找寻起来,很快就发现那名道场内献出心脏的学子。
任青哪能想到事态发展会是如此,本体立刻严阵以待,异嘴随时都有吐出龙蛇脊的征兆。
任青的耳朵嗡嗡直响,恍惚间身旁有多出个道童,后者表情疯癫地附和着学子的呼喊。
任青无奈的瞎编道:“每日吞食三十六颗人心,待到气血回流即可炼成污垢之体。”
【???】
分魂确实能轻易抽离无为道场,但他想搞清楚状况,还有将那位藏在清河贡院内的无为道修士m•hetushu•com.com挖出来。
只见胃部被十几颗心脏塞得满满当当,部分还带着鲜血,看起来似乎是刚取下不久。
学子注意到任青,顿时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在下是否做错什么了?”
任青眯起眼睛,现在唯独能确定一件事情。
道童开口说道:“赐道书,予三时。”
就在任青的注视下,学子腹部开始逐渐胀大,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怪声。
而任青的本体依旧在考场内,学子都在奋笔疾书,丝毫看不出来自无为道场的影响。
任青心里刚生出这念头,发现自身的服饰也出现了变化,竟然逐渐接近道袍的形式。
他面前的竹简多出一卷,封面赫然写着“纯阳无垢法”,内容便是口述的几句话。
他猛地捂住了心脏,接着面如死灰的趴在地上,胸口起伏手脚不断地挣扎着。
道童高声说道:“两时到,可有修行疑问?”
“何为道?!!!”
赶过来的赵书吏心惊胆战地问道:www•hetushu.com.com“这是什么情况?”
任青见此,本体不动声色的在清河贡院内找寻起来。
道生道应该是进出的钥匙。
还没等他仔细检查,学子的肚子便胀裂开来。
但相比阿鼻地狱,无为道场已经临近崩溃,只剩下五年,难道湘乡还有媲美禁卒堂的势力?
【道道道由天道子所创,修炼需要三枚天道之卵,用以分别代替脑、左肺、心脏的位置,不死方可修成。】
学子恍然大悟,划开胸腹取出自己的心脏。
众多目光看向任青。
“多食素菜,少食荤腥,恩,每日运动……”
学子所在的蒲团已经空了出来,其余人还在不停的嘶吼着何为道,几乎震耳欲聋。
任青眼睛眯起,谁能想到此处竟然类似于阿鼻地狱,是某位大能的术法形成。
【???】
而且信息流也没有提示,说明根本毫无用处。
“你们退出去吧。”
道童微微点头:“无需,身处道场,自然有资源修行仙术。”
分魂犹豫许hetushu.com.com久,见此缓步走向道场的中央,随着靠近讲座,一股檀香的味道缓缓飘散。
任青上前接触对方,信息流显示多出个“道生道(残)”的术法,似乎在进行某种异化。
他见此忍不住眉头微皱,环顾道场,各处的细节映入眼帘,这绝不是术法能形成的。
大不了分魂被毁,他倒要看看道书上记载的是什么,总不可能真的是术法吧?
他随即高声说道:“各位同道,还剩下三十五颗,不知可否交于我?”
他们跪在蒲团上呼唤着“无为道”,声音震耳欲聋。
墙壁上裂缝蔓延,三尊道祖的雕像出现了崩溃的趋势,粉末宛如雨点般飘落。
“何为道?!!”
说明瞎眼道人可能是最近才来的湘乡……
最让任青惊愕的是隐约能发现道场外别有洞天,好像是片湖泊,又好像是放大的池塘。
而分魂所处的道场内。
学子开始翻阅面前的竹简,口中发出赞叹的声音。
但相比于学子的白色,他的道袍偏黑。
天空更是和-图-书如同镜面般破碎。
就在任青愣神的片刻内,学子表情变得狂热起来。
当他盘腿坐在玉质的蒲团上后,气氛变得更加狂热。
“哪会……呃。”
学子相互间讨论起来,其中一名突然开口问道:“道官,如何炼就污垢之体?”
有种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感觉。
分魂的耳边又有声音响起:“请道官,再赐道法!!!”
这道童应该便是那名将自己拉入无为道场的修士。
“你身体可有不适?”
“这尼玛……”
任青没有做出回答,所有学子又开始呼喊起来,为了拖延时间他只得胡乱说道。
不对,以瞎眼道人传道的举动,哪怕对象是普通人,禁卒堂长时间肯定会有所察觉。
“何为道?!!!!”
【术:道道道(无为道场)???】
对方正奋笔疾书,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说完后,每人面前都长出了血肉桌台,上面有一卷用白骨拼接而成的竹简。
任青的心头突然生出不可思,伸手下意识的摸向地板,瞬间脸色大变。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