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九十九章 似术非术

第一卷 地藏

第九十九章 似术非术

“榫羽在现世也能使用,会让周遭的禁卒察觉到。”
随着血晶的累积,令牌便能够抵御小面积的攻击,也算是件关键时刻能护佑性命的法器了。
狼血肯定是出自修炼某种术法的禁卒,生食后只感觉胃部散发着阵阵暖意。
一旦服用过多,哪怕是任青都差点控制不住异化的趋势。
“给吧。”
最让他诧异的是道生道在信息流显示的位置异常古怪,与窝谷不同,竟然独立于术法以外。
还有窝谷死后,他感觉到身体好像出现异样的情况。
任青回过神来,腹中囚牢内的窝阿爷已经毫无征兆的力竭而亡,一切都透露着不同寻常。
任青期间用大梦阁购买的狼血修炼过神足经,效果出奇的理想,就是后劲较大。
从八字村就能看出,镜中仙的诡异物是被任老汉带去的,然后瞎眼道人将其分开放置。
任青打算求助阴差境,随即他取出骨匙,在城隍庙墙壁上画出门径直接进入其中。
至于第和-图-书三位阴差境的印记,任青已有打算。
“放心吧,如果是诅咒,它在禁卒堂内无所遁形,除非远超阳神境的范畴。”
榫从鸟喙里吐出个令牌。
他看着飘散而下的阴雨,从怀中取出一片羽毛。
正式禁卒的字体乃是银白,并且随着诡变的次数,色泽会愈发深邃,直到阴差境后化为暗金。
不过有好也有坏,至少正式成为禁卒的三个阴差境名额,应该已经搞定大半。
任青见到榫的身影松了口气。
随着烟尘飘散,庞大的黑影从远处呼啸而来,落地的瞬间将肋骨上砸出个深坑。
“昨日宋宗无提前将令牌给我了,上面已经有两位阴差境的印记,最后一位你自己想办法吧。”
分别是面目狰狞的恶鬼以及展翅飞翔的乌鸦,应该代表着宋宗无与榫两位阴差境禁卒。
任青手忙脚乱的接过榫羽,看榫态度如此平淡,显然没有把瞎眼道人放在心上。
任青取出血晶镶嵌到hetushu•com.com令牌角落刻意留出的孔洞中,以此激活后土石的效果。
任青讪笑了下。
想要尽快掌握炼器,免不了进出秘阁第四层,下次掏血晶贿赂就不一定管用了。
经过仔细观察后。
如果是诅咒的话,为何信息流会提示自己补全,并且他仔细检查浑身血肉骨骼,没有任何异样。
榫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鸟喙琢下任青肩膀上的血肉,接着闭眼似乎在仔细检查。
任青倒是看法有些不同。
而且资源也与正式禁卒不能相提并论。
发现令牌的正面刻着“禁”字,不过颜色却呈现纯白色,右下角还有个孔洞。
“原来如此。”
难不成道生道的诡异物无色无形,悄然间融入了自身。
临近科举,他开始刻意放缓修行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炼器法上面。
榫点头回答道:“类似的事情不算少见,不过主要集中在三湘周边的城镇。”
他将令牌的用处大致讲了一遍,随即离开了肋骨hetushu.com•com区域。
他知道自己的话语得不到重视,哪怕天赋被认可,但预备役终究是预备役。
任青嘴角抽了抽,在禁卒的嘴里听到旁门左道几字,总有种画风不符合的感觉。
【是否补全道生道,将消耗寿元五年】
这便是榫羽,专门用来联系榫的信物,与血心作用相同,不过却是一次性的法器。
榫发出叫声:“任青,正好闲暇无事,闻到你的鲜血味就过来了。”
这种异化不同于神足经,主要受到其他术法的血液影响,理论上通过大量吞食,能够掌握超过鬼使境的力量。
任青本以为毫无机会可言,却听榫继续说道:“我本以为你小子心性不急不躁,没想到竟然是个样子货。”
榫拔下几根羽毛:“任务暂且完成,接下来交给安南城的禁卒处理,你保证科举的安全即可。”
榫喃喃自语道:“安南镇与八字村有所关联的话,很可能是散修养诡。”
“多谢榫前辈了。”
任青思索片刻,将hetushu•com.com关于窝阿爷两人的事情解释一遍,梦境也有大致叙述。
而任青有种感觉,道生道可能并非术法……
【术:饕餮法(腹中囚牢)、无目法(双生重瞳……)】
任青脸色复杂,这算是被榫盯上了嘛。
冥鸦发布某些任务的时候便会留下此法器,大梦阁也有贩卖,价格不算昂贵。
【道生道(残)】
是何目的谁知道呢,此人脑子都已经残缺,杀人救人一念之间。
任青表情露出喜色,如果只因为每月的俸禄,晚些倒无大碍,但毕竟还牵扯到炼器。
任青想想也是,瞎眼道人怎么可能牵扯到天诡境,况且信息流对道生道还是有反应的,说不定是术法形式另类。
材料虽然都是凡铁,但主要是练习手法。
任青有些忐忑,一方面是掌握术法较多,另一方面如果牵扯到诅咒之类,将会非常麻烦。
既然心有疑惑,他自然不会特地消耗五年寿元。
榫的翅膀连续扇动数下,引得狂风怒号。
禁卒令牌另一个作www.hetushu.com.com用则比较实用,因为炼制的材料名为“后土石”,只要施加的重量越沉,坚硬程度也会相应提升。
反正他在大梦真人面前早已没皮没脸,干脆下个月鬼市开启后,找前辈试探试探。
任青意识接触后,也有消耗寿元的信息。
任青心里生出小心思,忍不住开口试探道:“榫前辈,你说我能不能提前成为禁卒?”
等到榫羽接触血液后,开始无端燃烧。
过了许久,榫睁眼语气古怪地说道:“你这血肉味道太差,感觉像是香料放多了。”
任青面色凝重。
任青把玩着掌心的令牌,只感觉材质较为沉重,与预备役的那块令牌相差甚远。
通常情况下消耗榫羽,除非像张秋那般提前告知过,否则只会引来冥鸦,然后将信息写在纸条上让其叼走便可。
“部分依靠吞食诡异物的修士失去前路后,便会用旁门左道的手段试图晋升。”
任青随意的收起禁卒令,接着返回了火工堂。
令牌反面能看到些玄妙的花纹,中央有两个图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