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七十五章 无垢无染无大灾

第一卷 地藏

第七十五章 无垢无染无大灾

赵书吏说完后,略显无奈的喝了口茶水。
【罗季】
任青面无表情地问道:“赵大人,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
可三湘城愈发安定,主要是因为庙会与科举的关系,导致早晚都有大批量的巡街捕快。
任青顿时心生惊讶,生怕遇到什么意外,连忙凑了过去。
赵书吏讪笑着搓了搓手,露出了见县令时都没有的卑微模样:“那个……”
朱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过任青现在对世俗的银钱没什么兴趣,银票被他随手收进了腹中囚牢里。
正巧这时,赵书吏满面春风的朝火工堂走来,任青连忙上前把他拉进厢房里。
附近的妇孺纷纷退让,很快他就来到了罗娘的面前,后者依旧是面带慈祥的笑容。
只见庙前站着个看上去七十有余的老庙祝,她正为人群发放花生,说着些祝福的话语。
刚开始只是几个工匠研究如何填上院墙的窟窿,看上去倒也正常,但后来人数越来越多。
和_图_书任青此前还真的没去了解过三湘城的生育率。
病种不会指的是病菌吧,这术法有些厉害,无病者像是佛教所说的无垢无染。
任青随即从朱定口中得知了罗娘便是那位年纪苍老的庙祝,三湘城不少人都是由她接生。
“有事快说。”
朱定吓了一跳,脸色涨得通红,嘴里支支吾吾。
任青径直走去,先是站在庙门口的古树前等待片刻,直到朱定脱身这才上前。
他答应了下来:“一些小事情,没问题的。”
信息流涌动。
民众为了保佑生育而祭拜送子娘娘,平日香火算是较为兴盛,甚至庙祝还会以接生婆的身份被请去待产。
老庙祝扫过人群外的任青,随即朝他莫名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年岁:四十八】
至于殿试从未听说过,也不曾有举人会去往外地任职。
“这不是还有一个多月,而且城西的庙会已经开了,科举的事情自然关注不多。”https://m.hetushu.com.com
他一直把罗娘当做母亲,不但会去帮忙打扫,每月多余的俸禄也会捐献给庙里。
【由太岁道君所创,修炼此法要吞下七十五类无色无相的病种,待到顽疾痊愈,方可炼成。】
帮派也很给面子,老老实实经营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按照他的设想,火工堂将会进行彻头彻尾的扩建,并且把任青的厢房独立出来。
工匠随即便把烧制不久的砖块运了进来,瓦片更是有数百斤,俨然一副大兴土木的模样。
现在想想,在一个术法泛滥的世界,搞不好妇人十月怀胎的生产没有想象中的凶险。
任青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朱定,你怎么来此处的?”
“我来这里是因为……其实我本就是庙里出身,不过母亲去世的早,由罗娘养大的。”
【寿元:七年】
他现在最好是能接几个禁卒堂的任务,借此赚取些血晶。
任青的嘴角抽了抽,难不成是赵书吏听和*图*书岔了,我说的是修补院墙,而不是重建啊。
乌压压的几十人围着火工堂议论纷纷,就连任青都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庙会应该是送子娘娘庙举办的,位置就坐落在城西偏远。
赵书吏连声感谢,等到走时还悄悄在茶碗下塞了张五十两的银票,人情世故拉满。
任青笑了笑,然后旁若无人的挤进了人群。
“任差人,罗娘可是个大善人。”
【术:夏草决(无病者)】
任青眉头微微皱起,也不知对方是何意思,而且送子娘娘庙竟然如此受人尊敬。
一眼望去,全是些垂涎欲滴的美食,糖人、麻糕、卤煮、臭豆腐……
任青忍不住面带笑意,心中的紧迫少了些许,更多的是逐渐生出对此方世界的归属感。
各类香味混杂在一起,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任青有些疑惑地问道:“为何我不见周遭讨论此事?”
当任青临近送子娘娘庙宇的时候,发现有不少人围着,气氛显得寂静无和图书声。
期间黄子万来过趟,但只是过来叙旧闲聊的,这不由得让任青有些失望。
孩童们在街边跑闹,父母亲眷连忙在身后追着。
他环顾四周,发现手捧花生的朱定,正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任青闲暇无事,便打算去庙会放松下心情,类似场面只存在于前世孩童时的记忆。
科举在三湘城是大事。
他生怕任青拒绝,赶忙解释道:“倒没有太大的麻烦,就是想请任兄你帮忙看着点。”
任青剥壳吃了一粒,就是普通的花生,甚至还有些微微泛潮,算不得多好吃。
“任差人……”
他买了串冰糖葫芦边走边吃,味道以酸甜为主,还能尝到山楂自带的青涩。
人群皆是妇孺,年纪从豆蔻初生到满头华发。
伯封更是诚惶诚恐,生怕是因为自己疏忽导致的。
“三湘城每隔五年都会举办场乡试的科举,这回就设在城西的清河贡院内,理应由我们管辖。”
罗娘抓过把花生放到任青的手里:“孩子,伸m.hetushu.com.com手拿着。”
“罗娘?”
水是真的深。
送子娘娘可能也是禁卒,甚至说不定已经达到了阴差境。
“罗娘,味道不错。”
冬虫夏草?
任青特地挑了个傍晚,只见庙宇附近的街道上挂满灯笼,一股浓郁的烟火味弥漫开来。
不过他目的可并非为花生,而是特地接触罗娘。
庙里也会接济一些无父无母的孤儿。
任青从赵书吏口中得知,庙会将持续七天左右,与科举的时间并没有重合。
可能因为湘乡较为封闭的关系,乡试间隔的时间极长,据说录取的书生也不多。
任青边走边往嘴里扔花生,忍不住思绪万千。
如此规模绝对比粗制滥造的美食节要好的多,显得极为热闹。
赵书吏倒了些茶水得意地说道:“任老弟,还算满意吧。”
接下去的几天,他都待在火工堂练习龙蛇脊。
修补火工堂比想象的还要声势浩大些。
通常来说,读书人成为童生后再通过府试便是秀才,至于举人则要参与这次的乡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