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倾城别传

作者:李李翔
倾城别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二章 勾心斗角筋力衰

第五十二章 勾心斗角筋力衰

萧遥光点了点头,然后说:“王敬则这个人行事一向毒辣,不过却不够谨慎细心。我虽然从来没有过问过他谋反的具体事宜,不过从旁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我旁敲侧击才得出,他之所以完全不怕萧鸾,是因为早就料定他命不长矣。萧鸾的病众所周知,拖了这么久既没有起色,也没有继续恶化,谁也不知道结果到底如何。可是他却能这么的肯定,信心十足的样子,我不得不怀疑他和萧鸾的病有某些关系。虽然说在宫中下毒这种事情稀松平常,可是萧鸾行事向来十分谨慎,身边伺候的人绝对忠心耿耿,不可能有机会下手的。所以我也猜不到究竟是谁,不然就可以揪出这个奸细,王敬则绝对难逃一死。”
谢芳菲问:“大师,皇上还是这样昏迷不醒吗?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他服用这个丹药?”陶弘景回答:“这个东西又不是太上老君的起死回生的仙丹,用了一次,第二次就不管用了。等到他不行的时候再用吧。”谢芳菲胡乱地点点头,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说:“大师,这么些时候了,我也该走了。小文就继续放你这里了,到底安全一些,不像萧府人多手杂的。”
萧衍神色如常,脸上没有流露任何的表情。
大娘笑着说:“喝一些清淡的菜粥呀,桂圆莲子汤之类的。不过不是很喜欢吃,要千方百计地哄才肯吃,老是要吃糖。”谢芳菲拍了一下小文的屁股,恶声恶气地说:“不准挑食,酥糖要少吃。”然后对大娘说:“大娘,您可千万别惯着他,小孩子可不能惯坏了。我还盼着他将来有出息呢。”然后又说,“大娘,我抱小文先去看看大师他忙得到底怎么样了,听说又在炼一种新的丹药了。”
谢芳菲筋疲力尽地回到萧府,将头埋在被窝里,狠狠地睡了一觉,睡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简直不知今夕是何夕。别人用寻欢作乐,吃喝嫖赌的方式沉醉麻痹自己,而谢芳菲的疗伤秘药却是睡觉,真正的沉睡不醒。只要累,就可以睡得着,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不负重荷。她信奉的理念是哪怕天塌下来,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也要好好地睡觉。
谢芳菲想了一路,进了府才想起来说:“大哥,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陶大师说,皇上的病表面上看起来有变好的趋势,可是实际上危险得很。所以我们要提早做好准备才是。”萧衍的眉头越发皱起来。
谢芳菲眼睛红了起来,叹气说:“小文其实可怜得很,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我也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和他一样的可怜。现在两个人相依为命,总算有个寄托,将来说不定互相扶持呢。大师,我现在,现在是什么都不敢奢望了。你不知道,我,我差点就没有力气活下去了。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似乎一切都靠不和-图-书住,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转眼就消失不见,再也没有了。靠得住的只有自己胸腔里的一口气和眼前的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这样看来,我还不算最糟糕的。”
陶弘景白她一眼说:“没有,有也不会再给你。又像上次那样拿去糟蹋吗!这个可是真的要用来续命用的。”
谢芳菲笑说:“大师就因为这么一点子事犯愁呀。这还不好办,随便拣一个不就行了。你不是博古通今嘛!怎么看起来你取个名字比人家曹植做七步诗还难呢。”陶弘景肃然地说:“芳菲,你又在胡说了!这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事情。这个丹药可是费了我半生的心血,用新的方法和新的药石炼制而成的,是史无前例的一种创新。所以怎么能随便拣一个名字胡乱凑数呢!”
大睡过后是八百里烟波浩淼的洞庭湖,白茫茫的一片,不着边际,无处着地。好不容易将漫无边际悬浮着的思绪扯回眼前来,又是“庭院深深深几许”,更加的寂寥惆怅。她长叹了一口气,起身往甘露禅寺去看望小文。她的心似乎已经老了,然而小文,小文是可爱的,是可以全心全意付出和信赖的。
陶弘景点点头说:“小文就放这里,你走吧,这里有人照顾他的,不用担心。”谢芳菲出来亲了亲小文的脸蛋,依依不舍地说:“姐姐走了。小文要乖乖地听话,好好地吃饭,知不知道?姐姐下次再来看你哦。来,跟姐姐说再见。”拉着小文的手教他左右摆了两下,走了两步,还是有些不舍,回头看了一眼,才迅速地离开了。
吉士瞻立即接上去说:“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去见萧遥光。可是为了掩人耳目,还应该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碰头。”谢芳菲想了下说:“我倒有个好地方。我们可以选在领军长史徐勉徐大人的府第碰头。虽然不是隐蔽的地方,却有正当的理由。徐大人是军方重要人物,找他商量军情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被人发现,也没有什么关系。还有我们大可不必偷偷摸摸地前去,就像平常那样前呼后拥反而不会引人怀疑。”
谢芳菲笑着说:“小文这几天好不好?来,姐姐亲一个。今天带小文去吃好吃的东西好不好?”小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只是将脸拼命地往谢芳菲的脖子里凑,小手抓住谢芳菲肩上的头发把玩。弄得谢芳菲笑骂:“你是猪吗?怎么一直拱呀拱的。再拱得姐姐浑身发痒,小心你的屁股。”身边年长的大娘也笑了,然后说:“小姐,小少爷这两天有些不舒服,暂且还是吃清淡一些的东西比较好。”
谢芳菲暗中吐了吐舌头,低头对怀里的小文说:“小文乖,来叫陶爷爷好。对,陶——爷爷——好,真聪明,就是这样。”小文果然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陶www•hetushu.com.com爷爷”,然后伸出手,扑过去要陶弘景抱。他近日见陶弘景见得多了,全然不怕他,还时常黏着他。
谢芳菲急道:“大师,你怎么能听天由命呢,你好歹让他的性命再延长一段时日呀。”陶弘景瞪她说:“我这不是已经想出法子了吗!不然辛辛苦苦地炼这个丹药干什么。只盼严重的时候可以拖延上一两天。”
谢芳菲笑着说:“吉大人这话说得好,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上兵伐谋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依我看我们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好了。当初他既然污蔑大人盗用朝廷的粮食,收买人心,又说大人在整个襄樊一带招兵买马,意图不轨,弄得我们今天举步维艰,那我们就给他原手奉还好了。不光是流言,而且要有真凭实据,让他百口莫辩,众人唾弃,想抵赖都不成。要让大家都知道其心之险恶,罪不可赦。王敬则到时候还不乖乖地等死。”
整个萧府的幕僚重新围聚在议会厅。萧衍首先将目前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然后询问众人的意见。柳庆远重伤初愈,也来参加了,第一个发表意见,愤慨地说:“这个袁木肯定是回去搬军马过来了,然后准备将整个建康重重包围起来,来个里应外合,不愁建康不破。最后城破人亡后,趁机逼宫,以实现姓王的狼子野心。哼,他们的算盘倒是打得叮当响,只怕天下还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将来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袁木,这个狗东西,只会狗仗人势,以众敌寡。”
谢芳菲还没有回到萧府,在路上就碰见正好也要回去的萧衍。萧衍坐在马车里,一脸郑重地对她说:“芳菲,据守城门的人说,袁木今天早上很早的时候就离开建康了,带着几个人,神情紧张,行色匆匆。”谢芳菲心想王敬则终于开始行动了,问:“这个消息是谁告诉我们的?不会有诈吧?”
谢芳菲注意起来,问:“到底是怎么了?身体怎么会不舒服呢?”大娘回答:“请大师看了,大师说只是着了凉,肚子有些不舒服。让注意饮食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开方子煎药。”谢芳菲放心下来,点头说:“大师的话不错,药还是少吃的好。岂不闻是药三分毒么。那小文这几天都吃些什么东西?”
陶弘景故意不予理会,还用眼睛瞪着小文,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小文见陶弘景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不但不害怕,居然还嘻嘻地笑起来,连半个身子都朝他那边倾斜过去。谢芳菲笑一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小文塞到他手里,然后涎着脸说:“大师,难得小文喜欢你,你就收他做你的关门弟子好了。这么一个乱世里,跟着大师倒是大有前途的一件事。说不定将来继承你的衣钵,将你这个茅山宗发扬光大,流传千古呢。这也是一件www.hetushu•com.com好事呀。”
当年她父母失事的时候就是这么熬过来的,从梦里,再到现实一夜一夜地熬过来的。梦里,她的梦里又是另外一个世界,按照自己的想象和愿望构成的完全不同的空间,是眼前镜子里反射成的虚像。现实是怎么样,镜子里的成像的左右就完全对调过来。似乎只有在那里,她才可以随心所欲,才能满足心中长久压抑的渴望,让这种虚无飘渺释放出来,消失不见。那种非现实的梦境,在梦里她依旧清楚地知道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仍然希望这样,仍然不愿意错过这么仅有的一点幻想。现实里的她有太多的纠葛无奈,只好希望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谢芳菲头痛起来,看来事情复杂得很,想了想说:“我们现在既然和萧遥光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那么应该将他也请过来商量此事才是。他和王敬则曾经勾结在一起,对他的具体情况应该比我们了解得多。”大家商量起来,有人提出疑问说:“可是萧遥光这个人,反复无常,怎么能相信他这种人呢。”
谢芳菲听他的话又喜又悲,喜的是他居然会同意收小文|做他的关门弟子,将来小文也不用受那些高门士族的欺压了;悲的是他说的“我还活在这个世上的话”,这样的世道,连陶弘景这样的人都没有存任何的希望和信心。
萧衍点头说:“大家不要义气用事。王敬则既然敢有二心,必定有所凭恃。还是应该想一个妥当的法子一举铲除他才是。”吉士瞻也赞同地说:“我们一定要想个办法尽快扳倒王敬则,让他永无翻身之日才行。不然等到他开始行动,一切就晚了。如今萧遥光和我们合作,行动起来会方便得多。他在建康的势力不容小觑,就连萧鸾至今也没有轻易对他下手。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借用萧遥光的力量铲除王敬则这个大敌,然后从旁获得好处。”
陶弘景依然还在丹房炼药,皱着眉头,一脸不善的样子,大概是遇到什么难题了。谢芳菲抱着小文一边胡乱地翻看那些还没有经过处理的药石,一边问:“大师,你炼丹又遇到什么麻烦了?”陶弘景摇头,半晌才解释:“我已经炼成了一种新的丹药,想要取一个合适的名字。可惜想了几个都不满意。”
吉士瞻好奇地问:“芳菲姑娘有王敬则谋反的真凭实据?”谢芳菲笑道:“我当然没有。可是他谋反一事既然是事实,那么我们就算捏造一下,也算不上是凭空诬陷啊。”吉士瞻叹气说:“这个罪证可不好捏造啊。万一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就轮到我们罪不可赦了。如今建康人心惶惶,人人自顾不暇,若是稍有差池,那是全军覆没的事情。更何况如今萧鸾整天昏迷在床,一时半刻也不能拿王敬则怎么样。不过若是真m.hetushu.com•com的能拿到真凭实据,还是可以试一试的。这种谋反的证据,不是凭几件兵器就可以定罪的。”
众人都点头称善,于是纷纷起来,准备去徐府。自然有人秘密地通知萧遥光去了。
谢芳菲说:“王爷,我们想知道王敬则这次谋反具体的布置是怎么样的。王爷想必知道一点。”
谢芳菲也笑着说:“善胜,真是够俗气的。大师,你这次炼了几粒呀,多的话能不能顺手给个一两粒?将来有病可以治病,没病也可以强身呀。”
陶弘景点头说:“芳菲能够这样想,再好不过了。这个世上总需要有一些不变的东西来应付随时无常的事物。你当初的善心将来一定有善报的。好了,因为你今天这样一番话,我这个丹药的名字也有了。以前炼的丹药叫‘成胜’,如今这个就叫‘善胜’吧,劝人为善的意思。因为有你这么一个故事,再俗也没有关系,到底是有其来历的。”
谢芳菲点头说:“我们当然不会全然相信他,暗地里还需留一手。可是他已经和我们同上了这条船,不齐心协力的话,舟覆人亡,他一样也要淹死。所以眼下来说,双方还是应该抛弃以往的成见,在一定程度上有诚意地合作。这枝绿色的橄榄枝就由我们率先抛出好了。”萧衍点头同意,说:“芳菲的话很有道理。于目前这种情况来说,确实可行。好,我们就先和萧遥光碰头后,再商量具体事宜。”
换了一个地方重新落座,依然是刚才那些人,只不过多了萧遥光和徐勉。萧衍先向萧遥光说了眼前的难题,萧遥光微笑地说:“看见现在这个样子,我才相信萧大人是真正有诚意来和本王商讨事情的。既然这样,本王也不能辜负了大家由衷的期待。既然要陷害污蔑王敬则,那就一定要有万全的准备,免得他反咬一口,那就得不偿失,大伙儿都得没命。”
几天不见,用眼睛都可以清楚地感到小文长大了许多。似乎是雨后的春笋,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冒出头来,然后铆足了劲,一个劲儿地往上窜。那眼、那眉一天一天地不同,让人联想到二月山城闻惊雷声而用力破土抽芽的嫩枝新叶,一片一片都是新鲜的、光洁的、充满活力的,连叶上的脉络似乎都在流动,满是色彩斑斓的光辉,谁看了都会欣喜。谢芳菲笑着抱起跌跌撞撞向自己跑来的小文时,似乎可以感到两个人心里的血瞬间流在了一起。那样新鲜活力的血液流在自己的体内,连带自己也开始抽枝发芽。谢芳菲不但感激小文,而且真心爱着他,没有任何顾虑地爱着他。
萧衍摆手安抚了柳庆远,王茂叫嚣说:“这个王敬则,尽是些不入流的阴谋诡计。干脆狠狠地打一场算了。算什么英雄好汉!”张弘策在一旁笑说:“王长史,你看你又犯急了。王敬则本来就不是什和-图-书么英雄好汉,你这么说倒是抬举他了。还是坐下来,先喝杯茶,再想办法对付他吧。”
谢芳菲愕然,然后问:“续命用的?续谁的命?谁这么大的面子!”忽然想起来,“啊”的一声说:“续那个皇上的命?”陶弘景点点头,然后迷惑不解地说:“他这个病,近日奇怪得很,表面上似乎有好转的迹象,可是仔细看起来,又不像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连我对他这个病也没有底了,究竟还能活多久,那只好听天由命。”
谢芳菲心里吃了一惊,想起刚才陶弘景的话,看来萧鸾的病确实有人从中作了手脚,加快他的死亡。可是既然能够得手,为什么不干脆毒死他算了,只是提前让他死,究竟有什么目的呢?听萧遥光这么说,下毒的人似乎是王敬则的人,可是仔细一想,王敬则是巴不得萧鸾越早死越好,越乱他越有机会,不会愚蠢得放过能够毒死萧鸾的机会。这样说,是另有其人?这个人倒是神通广大!不过这个人肯定和王敬则脱不了关系,说不定暗中还有什么秘密交易呢。眼睛自然而然看向萧衍,他也知道了陶弘景的话,不知道有何感想。
萧衍回答:“是萧遥光派人传递过来的,守城的人全部是他的部下。”谢芳菲微微点头,然后说:“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萧遥光没有必要向我们传递假消息。看来建康的形势是迫在眉睫了。”王敬则之所以会在这么紧张的时刻让袁木离开建康,一定是要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让他去办,只是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捏着什么牌。
谢芳菲一时间没有说话,看着又向自己伸出小手的小文,双手一把接了过来,靠在心口上,然后缓缓地说:“大师,我是真的将小文当做自己的亲人了。雍州城外的那些老百姓都感激我收养了小文,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现在真正感激的却是小文。看见小文,总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糟糕了,总有希望,总有出路的。看着他,心里自然而然地会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我真是感激自己当初收养了小文,不然今天的谢芳菲连精神都不知道应该放到哪里去。”
陶弘景这次没有一口回绝,伸手抱住了小文,然后微笑着说:“现在看来,你收养下这个孩子还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你看死水一样的甘露禅寺现在多么像是人住的地方。这个孩子样貌清奇,说不定真能继承我的衣钵呢。等到懂事的时候,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就收他做我的入室弟子吧。”
陶弘景感叹说:“这就是你们的缘分呀。当初我也很反对你什么都不顾,就这么莽撞行事的,可是现在连我也真心喜欢起他来。这样的乱世,我一向不相信什么善恶因果报应之类的,可是看见你和小文这个孩子,才不得不承认,世界上还是存在善有善报的。可见因缘宿命之类,实在玄妙,难以忖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