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倾城别传

作者:李李翔
倾城别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八章 春愁黯黯风波起

第三十八章 春愁黯黯风波起

谢芳菲心里大吃一惊,怎么想也想不到眼前的人居然就是北魏一手遮天的南安王拓跋桢。
谢芳菲的心沉下来,是的,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座铜墙铁壁而已。谢芳菲悲哀地想,这就是自己将来的影子?永远从一个囚牢换到另一个囚牢而已。可是这是当初自己的选择,既然落到这样的地步,也只能怪自己。自己跟着秋开雨离开的那天曾经说过,从今以后,不管是生,是死,是苦,是怨都只能怪自己,怨不到别人的头上。秋开雨,秋开雨或许不可能再喜欢别的人了,可是,可是他对自己终究只能是这样罢了,谁叫他是秋开雨。
谢芳菲有些无聊地看着院子里淡蓝的天、嫩绿的树、细细碎碎的白花、潺潺流动的池水,似乎一样的灰暗苍白。住在这里,连半声鸟语虫鸣的声音都听不到,不能不说这座宅院稀奇诡异。神思正在恍惚游荡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阵突兀的叮叮当当的声音,远远地似乎是从树林那边传过来的。谢芳菲有些好奇,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从来就没有见过还有什么铃铛之类的事物。小心地走近树林正想要瞧个究竟的时候,灵光一闪,猛然反应过来,心里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种铃铛声是事先警报的铃声。虽然是简单至极的玩意儿,可是对不熟悉的闯入者却常常收到奇效。
谢芳菲想通此点,骇然起来,知道来人大不简单,明知道危险重重,竟然还敢有恃无恐地闯进来,显然非一般误入的无辜之人。心里一阵焦急,秋开雨和左云此刻都不在,一定要想办法自保,赶紧躲起来才是。想了一想,不敢迟疑,立刻就往屋子后面跑去。想要躲在假山洞里,一时间或许可以唬弄过去,屋子里是万万不敢再回去了。
秋开雨这次是真正地尴尬起来,脸上居然有些狼狈的神情。谢芳菲走过去,双手抱住秋开雨,将头靠在他的心口上,低低地说:“不管将来怎么样,我永远记得此时此刻。”心里叹息,就为了这个,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现在解决不了,将来总会解决的。解决不了,还可以相互妥协,明和暗之间隔着的不是悬崖峭壁,而是灰色的沼泽带,小心一点总是可以跨过去的。两个人只要都努力一点,或许就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刘彦奇心里虽然有一些不乐意,可是见拓跋桢豪情万丈的样子,只得恭维地说:“既然有王叔亲自出马,区区一个小贼秋开雨还不是手到擒来!”两人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谢芳菲看着眼前才回来的秋开雨,拉住他的衣角,有些委屈地说:“开雨,我想要出去。和图书我不要待在这个地方,我不喜欢这里。”
刘彦奇大喜,一边谢过,一边连忙说:“彦奇一定不会辜负了王叔的厚爱的。一定尽心尽力辅佐王叔,将来好成大业。”
谢芳菲拿在手里珍爱地端详,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非金非银,似乎也不是普通的宝石之类的,可是,它此刻是谢芳菲心上的一滴血,任凭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过,怎么也擦拭不去。谢芳菲抬起头,只知道看着秋开雨,脸上是幸福,是感动,是释然,还有决绝,千言万语,说不出话来。最后笑着说:“开雨怎么知道这不是我以前的链子?你一直都在找吗?”
谢芳菲已经被今天听到的消息给惊呆了。这个拓跋桢似乎有问鼎九五之尊的野心,而这个刘彦奇不但是北魏皇室中的人,似乎和拓跋家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就连拓跋桢对他也要另眼相看,甚至答应他一旦登上大统,便传位于他。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心。看刘彦奇依然要用尽手段地得到太月令,似乎和秋开雨一样不但要称霸魔道,还要北魏的天下。不过说起来,他的出身似乎更正一些。他不但是李存冷的徒弟还是北魏皇室中的人,怪不得有如此大的野心了。
刘彦奇惊疑不定地看着谢芳菲,似乎仍然半信半疑,半晌,突然狠狠地说:“好一个秋开雨,居然让左云先一步去雍州!”然后用力盯着谢芳菲,残忍地说:“他如果不来,那就休怪刘某用你的鲜血替他一路送行了。”谢芳菲不明白刘彦奇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照眼下这种情况看来,他一定早就想好了置秋开雨于死地的办法。不等谢芳菲进一步深思,刘彦奇突然出手,势如闪电般点了她的穴道,快速地离开了。在大厅的桌子上留下用谢芳菲的血写成的“太月令,短松岗”六个鲜红的大字。
秋开雨似乎有些尴尬,遮掩性的淡然地说:“虽然不是你以前典当的那一条,不过也很好。”谢芳菲的心突然就从微不起眼的尘埃里开出绚丽的花来,欣喜地打开,是一条很漂亮的项链,精精细细,小小巧巧,发出夺目的色彩,整个大厅似乎赫然就明亮起来,外面依然是万紫千红的春天。
刘彦奇在一旁回答:“大概是因为我下手稍微重了一些的缘故,估计还没有这么快,不过迟早总会醒过来的。她可是一粒对付秋开雨的重要的棋子。说起来,这个女人倒不是普通人,她原本是萧衍的手下,并且深得萧衍的器重。上次萧衍之所以大败刘昶、王肃率领的大军,据说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献的计策。她为了救姓秋的小贼一命,竟然连萧衍也背叛了。”
https://www.hetushu.com.com开雨仍然想要统一魔道,争霸天下。他现在武功尽复,况且太月令又在他手中,对他来说,形势从来不曾这么有利过。他还留在洛阳自然是因为他有另外的筹谋和计划。可是自己呢,自己就被关在这样一座步步都是机关陷阱,处处都是树木丛林的府邸里?抬眼望去,纵然是生机勃勃的春天,依然是一片萧瑟悲凉。四下里寂静无声、空虚,死一样的安静、悲伤,还有其他说不出来的落寞全部涌上心底。常年待在这样的地方,能保得住自己不发疯吗?
还没有跑出树林的范围,忽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声快速地响起,来人一个利落地腾跃,眨眼间就落在了谢芳菲的面前。浑身上下漆黑一片,噬血的双眸,无情的影子剑斜斜地横在谢芳菲的跟前。
秋开雨看着她,半晌,然后说:“芳菲,如果你待腻了这里,想出去的话,我们可以换另外一个地方。”
刘彦奇眼中涌现出愤怒的神色,似乎正被谢芳菲说到心底的痛处,冷哼说:“堂堂正正?秋开雨什么时候用过堂堂正正的手段了?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谁叫他喜欢的是你。他为了你,可是连命都不要了,太月令自然也不放在眼里!”脸上满是凶残的样子,然后又上下仔细地打量着谢芳菲,嗤笑说:“秋开雨居然会为了你连水云宫都不要了,真是难以置信。不过,正因为如此,才给了我这个对付他的绝佳的机会。”
谢芳菲越听越惊,看来南齐之所以会愚蠢地挥军北上,主动进攻北魏,原来不但跟萧遥光有关,而且和刘彦奇也有莫大的关系。听他们说起来,整个计划似乎是北魏的一出计谋。
谢芳菲又悲又愤,又惊又怒。“谁叫他喜欢的是你,他为了你,可是连命都不要了”,听见刘彦奇说的这句话,满心的凄凉和无奈。不知道刘彦奇这次要怎么对付秋开雨,心里又急又痛,不敢乱动一下,生怕他故意失手,自己就这样一命呜呼了。脑中拼命想着拖延时间的办法,于是说:“刘彦奇,开雨离开了洛阳,他是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你挟持我也没有什么用。更何况太月令如今根本就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左云手上。开雨早就让左云带着太月令立即赶回雍州去了,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办。”秋开雨自然还在洛阳,谢芳菲这番话完全就是信口胡诌,希望能暂时稳住刘彦奇。
只听得拓跋桢继续说:“说到萧衍,这次他死定了。就是我们肯放过他,萧遥光和崔慧景也不肯放过他。等到元宏率领大军大胜而回的时候,也就是此贼的死期到了。说起来,还真要多谢和_图_书彦奇的鼎力相助呢。正是因为你到处奔波走动,我们才能够成功地骗动南齐那一伙蠢蛋挥军北上,若不是尚有一个萧衍从中作梗,我们早已经将那些只懂得享受荣华富贵,贪生怕死的南狗一举歼灭,杀得他们哭爹喊娘,落花流水。”
拓跋桢大笑说:“好,我们这次就要鼎鼎大名的‘邪君’有去无回。本王这次要亲自带队,本王倒要看看这个秋开雨究竟有何能耐,竟然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我们的老朋友始安王这个老奸巨滑的老狐狸居然也栽在了他的手里。”
谢芳菲大吃一惊,脸色惨白地哼了一声:“刘彦奇,又是你!”刘彦奇冷笑地看着毫无血色的谢芳菲,不慌不忙,反正秋开雨此刻也不在这里。他守在附近好几天了,确定了秋开雨的行踪,等到亲眼看着他离开了,才闯进来的。然后抬头仔细打量四周,慢悠悠地说:“我没有想到洛阳居然还会有这种地方,秋开雨果然大不简单。居然将心上人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外面还到处是机关陷阱,看来,他很紧张你呀。”
那个陌生的声音平静无波地说:“既然彦奇如此肯定,那么自然错不了。不过,本王听说秋开雨此人魔功盖世,无人能制,纵横天下,从来就没有人能拿得住他。萧遥光倾尽整个雍州的兵马居然还是让他逃了出来,可见传言非虚。这次我们若是想成功击杀他的话,还是应该谨慎布置,小心行事才是。”
不知道是什么人闯了进来,一不小心碰到了林中设置的警报,可是为什么没有听到机关弩箭启动的声音?这说明来人对林中的机关陷阱非常的熟悉,可是仍然忽略了铃铛这种简单有效的示警手法,才会连谢芳菲也惊动了。
拓跋桢点头说:“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将来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你只要乖乖地听命于我,将来整个北魏,甚至是整个天下还不是你的囊中之物!”
谢芳菲不知道刘彦奇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秋开雨做事从来不会有任何疏漏的地方。强自镇定下来,寒声问:“刘彦奇,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开雨他不会放过你的!”
秋开雨停顿了两秒,才若无其事地回答:“是链子。”谢芳菲惊讶地“哦”了一声,然后不确定地问:“这是给我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也可以在秋开雨的身上发生,突然间有些不敢置信。
谢芳菲先前听到刘彦奇称呼拓跋桢为王叔,心里大骇,难不成刘彦奇竟然是北魏皇室中人?待听到他后面的一番话,心都凉了。居然想出这么狠毒的方法来对付秋开雨,心里焦急不堪,偏偏又没有任何的办法。胡乱想了一通,转头又和_图_书恨起自己来。
谢芳菲睁着惊恐慌乱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手脚因为全部被点了穴道,所以没有用绳索捆绑。浑身上下僵硬如石,丝毫动弹不得。过一会儿,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连忙闭上眼睛,继续装作昏迷不醒的样子。耳边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这个人可以用来威胁秋开雨?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特别的。”语气里颇为怀疑,十分不肯定的样子。
然后是刘彦奇阴沉沉的声音,恭敬地说:“彦奇绝对不会弄错的。秋开雨那小贼当初在雨红楼就是因为她而错过了刺杀萧遥光的时机。现在又将她藏在洛阳城里一个非常秘密的地方,可见十分紧张她的安危。我们今次居然能将她擒来,绝对可以成功地引秋开雨上钩。这次我不但要拿到本来就属于我的太月令,还要趁机杀了那小贼,以免留下心头大患。”
谢芳菲此刻恨不得能将眼前的这两个人生吞活剥,煎皮拆骨。杀了人还不够,还要让人不留全尸。如此歹毒的心肠,简直是禽兽不如的狗贼。
谢芳菲发出一阵惨叫,影子剑悄无声息地已经刺入了外层的肌肤。原来是太月令的灵气将刘彦奇给招惹过来的。他既然是李存冷的徒弟,自然也可以感应到太月令这么多天以来强大的灵气。而树林里设置的那些机关陷阱对于刘彦奇这种刺客来说,简直就是小儿戏一般简单。
拓跋桢似乎有些惊讶地说:“竟然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破了我北魏数十万的大军!那就更不能将她留在这个世上了。怪不得秋开雨竟然会喜欢上她,这种女人,确实难得遇上。可惜这一对苦命鸳鸯生不逢时。今次本王就念在他们情深意重的分上,赐他们一个全尸好了。”
这里是一座天然的囚牢,遍布丛生的树木是牢房的牢门。自己以后就躲在这样一个不是活人待的地方吗?就为了秋开雨,连同所有的尊严,还有最宝贵的自由都要消失了吗?谢芳菲的心是何等的恣意飞扬,从今以后就被囚禁在一个个类似的牢房里,以后就这样了吗,就连死也死在这里了?自己曾经意气昂扬地大呼“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然后就折断在这里?那不是谢芳菲想要的,不是的,不是她想要的。尽管是自己的选择,谢芳菲的心却茫然失若,不知所措起来,似乎总有些心意难平的地方。
刘彦奇冷声说:“我已经约了秋开雨那小贼今晚在城外的短松岗见面。只要我们提前在周围布置下天罗地网,任他就是有通天彻地之能,插翅也难飞。到时候我们一边用这个女人威胁他交出太月令,迷惑他的心志,然后再一声令下hetushu.com.com,全力围攻。我们这次新型的弩弓可以连续发射十支弩箭,威力惊人,这次就用秋开雨来给我们试箭好了。看一看这种弩箭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么厉害。”
刘彦奇答应一声,点头称是,然后又听得他冷笑说:“王叔教训得是,彦奇绝对不敢粗心大意,误了正事。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以前的秋开雨能够纵横天下,称霸魔道,无人可制,那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找不出任何的弱点来。可是如今却大不相同。这个叫谢芳菲的女人就是他致命的死穴。他为了这个女人,竟然得罪了整个水云宫的人,甚至是整个魔道,还差点被杀,所以说,只要我们善于抓住他的弱点,然后给予狠命的一击,一定可以成功地将他杀死。”
刘彦奇继续说:“多谢王叔夸赞。彦奇怎么说也是拓跋家的人,为国家尽心尽力也是应该的。”
秋开雨的武功恢复得很快,可是谢芳菲却逐渐地觉得有些悲哀。前一段时间根本没有空闲,也没有心情去考虑以后,乃至将来这些问题。总是抱定着秋开雨若死了,就陪他一块死这种破釜沉舟的决绝的心理,活不活得下来还是一个问题,哪里还有其他的什么念头。可是现在呢,现在的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刘彦奇听到谢芳菲的话,双眸流露出愤怒的神情,一把将影子剑刺在谢芳菲的胸前,冷声地说:“应该说我刘彦奇不会放过他才是!你道我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太月令是不是在他手里?今天果然是天赐良机,他若还想要你的命的话,就乖乖地将太月令给交出来。不然,就只好替你收尸了。”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又听得拓跋桢说:“没有想到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邪君’秋开雨竟然还有如此多情的一面。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不过既然可以用来威胁秋开雨,想必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彦奇,她到现在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秋开雨似乎知道谢芳菲低沉的心情,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外面的雕刻细致精美,一手递给谢芳菲。谢芳菲有些犹疑地接过来,问:“这是什么?”
谢芳菲心里对他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十分痛恨,不屑地说:“刘彦奇,你如果真的想要太月令的话,就堂堂正正地和开雨来一场比试,谁赢了太月令自然就归谁。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有能者而据之。你如今挟持我这么一个不懂丝毫武功的弱女子,算是什么本事!你如果真的有能耐,也不会趁着开雨不在的时候来挟持我了。你这个……”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大叫一声,痛得说不出话来。胸前的影子剑再入一寸,身上全是点点滴滴的鲜血,触目惊心。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