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224章 学宫成圣!天地圣罚!逆天而行!愿为生民立命!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224章 学宫成圣!天地圣罚!逆天而行!愿为生民立命!

“朕不惧死。”
“立功的话,不太可能作假,江宁郡水灾,白鹭府孩童丢失,那个时候顾圣才刚刚从顾家出来,不管是时间还是什么,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能错。”
雷电洗礼着顾锦年,这一刻的疼痛,让顾锦年再也坚持不住,他几乎放声大吼,痛到令人绝望。
这趟他出来,并非完全是因为稷下学宫,而是行万里路,悟圣人道。
他第一时间关心着顾锦年。
然而。
立德。
本身就欠缺一定的感悟。
走向雷区。
“是学生的问题。”
“老师。”
顾锦年都完成了,尤其是这最后的立言,他不但为自己立言,而且还为天下读书人立言,指出圣人大道。
演武台上。
“天命不可违。”
雷劫并没有因为苏文景成圣,从而消散,反而更加可怕。
“见一见父母家人,而后再将最后的路走完,若运气好,三个月后,我们师徒二人一同成圣。”
“算了。”
“文景,怎么了?”
“未曾想到,天命降世之后,第一个突破七境之人,竟是我儒道读书人?”
而且,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话,那还好说,可换做是顾锦年的话,他们无法接受。
“一百零八道天命,给予的不是中洲王朝,也不是中洲大地,而是一批人。”
铛。
“虽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传闻之中,有读书人,为了成圣,强行去完成三不朽,立德,立言之后,想要立功,主动挑起战争,从而平等祸乱,这样虽完成了三不朽,可当他晋升圣人之时。”
“文景先生,这是圣困之境,不是你能阻挡的,快点回来。”
“哼。”
听到此言,众人纷纷皱眉,一时之间,各种猜测不由响起。
为顾锦年护道。
演武台下。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他坚信。
居安思危,在他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是在帮我等读书人,寻求生路。”
但前方,也是为天地生民的唯一生路。
轰。
苏文景开口,询问着顾锦年,同时他的目光流转光芒,查看顾锦年身体的情况。
神洲大陆,无穷的回应之声,一同响起。
百官亦如此。
轰。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
长云天出声,态度诚恳。
可那恐怖的圣道之力,又让苏文景涅槃重生。
苏文景直接腾飞,他来到顾锦年头顶之上,双眼目光,迸裂出恐怖的圣力。
虽然,顾锦年没有拜自己为师。
苏文景再一次被雷霆噼杀。
天地之间。
不同样的读书人。
当然因人而异,顾锦年以前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有一天命不久矣,该怎么办?
一柄青锋剑,出现在他面前。
只不过,苏文景没有说什么话,而是第一时间从天穹落地,紧接着来到顾锦年面前。
雷劫之中。
而今,随着几位先生之言。
感到不可思议。
明悟圣人法。
轰。
成为圣人。
用最后的时间,换取自己最后的快乐,当然,前提是不能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此时此刻,苏文景开口,他心急如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这样。
仔细想想看,人之一生,不过匆匆百年,即便在这个世界,可以长生,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哪怕是五千年,一万年,十万年又能如何?
有大儒出声,道出这个圣境之困。
“原来,一切的一切,在这里等着我。”
自己逆天而行,就是想要保下顾锦年,却不曾想到的是,天地换了一种方式,没有放过顾锦年。
三尺青锋。
所以。
立功。
可没想到的是,只有踏入半圣境,顾锦年才明悟出,自己距离圣人境界,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数千道身影。
当圣人印记没入体内后,苏文景在第一时间醒来。
“终身为父。”
学宫院长开口,他劝说着苏文景,同时以大神通,将所有人送出稷下学宫之外,免得有人惨遭不幸。
圣道天堑摆在自己面前。
轰。
这天下,只要是有读书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这样的意志。
稷下学宫内,数万读书人兴奋大笑,他们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能胜过天地。
瀑布般的雷霆,倾泻下来,整个稷下学宫都在震动,一些已经退出后殿的读书人,也感觉到了这雷霆的可怕。
为顾锦年而行。
“或许,这就是我无法成圣的原因吧。”
很快。
前方是死路吗?
他眼神当中是灰败,也是无奈,虽有不甘,但在天意之下,顾锦年根本无法抵抗。
“第一位圣人,来自东荒,而并非中洲王朝。”
“吾为元青,人族读书人,今日恳请上苍,明鉴圣心,平息雷罚,愿为我人族未来之圣,寻求生路。”
“他们蛰伏在暗中。”
“学生没有放弃,只是放下了很多事。”
这道印记,乃是圣人印记,虽只有一半,但自身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将会被天地关注。
重修儒道。
“所以立言作假是不可能的事情。”
实际上,对于顾锦年,他当初第一眼就起了收徒之心,后来顾锦年所作所为,更让他不由心生敬佩,更想要收顾锦年为徒。
“先生。”
世间万物,随着金色小人飞入宇宙当中,显得格外的渺小。
可从根本上,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的本意,这些诗词,这些文章,皆然都是自己剽窃而来的。
他开口,道出这两件事情。
苏文景没有半点畏惧。
寻天下苍生之路。
一道印记,也没入了苏文景体内,这是圣人印记。
可没想到的是,突然变化的景象,让人们有些疑惑。
至于顾锦年所遇到的问题,才是众人真正好奇,同时也不理解的问题。
炽烈的君子之剑,一往无前。
这也是,苏文景为何迟迟不与顾锦年提这件事情的原因,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不配成为顾锦年的老师。
锵。
“你告诉为师,或许有办法解决。”
顾锦年与苏文景之间的对话,他们听不见,可也看到苏文景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惊天光芒再度出现,自苏文景身体内爆发。
学宫院长张大了嘴,望着这一幕,他没有想到,顾锦年没能成圣,反而是苏文景率先成圣了。
恐怖绝伦的爆炸声,震撼整个东荒境,亿万雷霆光芒,更是四散,于天穹百丈之上,映照无穷之地。
“若是天命降临在中洲土地之上,那么第一位圣人也一定会出自于中洲。”
这一刻,他仿佛入定似的,以往种种的困惑,在这一刻瞬间得到了解答一般。
但这绝境又是一片光明。
顾锦年望着这一切,他无能为力,遭受八重雷劫,他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怎可能出手。
苏文心澹澹出声,而他的意志,化作一道光柱,朝着稷下学宫涌去。
一切还是天命在主导,是天道在控制着。
“但,老夫决不允许你在这里败下。”
数百道身影。
永盛大帝骂骂咧咧道。
也要完成三不朽,方可成圣。
出现在苏文景手中。
“眼下成圣,合情合理。”
演武台上。
方才的雷霆印记。
嗡嗡嗡。
太庙内的小世界当中。
第二道天雷再度噼落下来。
也是大金书院的院长。
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天地。
已经超越了寻常认知,是儒道的领袖,不可不敬。
“学生知错。”
轰轰轰!
此时此刻。
五道身影。
所有的读书人,都注视着这道雷霆。
意味深长,但正是因为这老师二字,让苏文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意志。
一时之间,众人皱眉,不明白发生了何意。
自身的儒道境界,已经跌落到了凝气境,但这还远远不够。
“只是朕倒了以后,天下又不知多久才能完成大统一,又不知有多少百姓,深陷水火之中。”
他要逆天而行。
轰。
想到这里。
他不想去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顾锦年静静感悟着宇宙。
强行横推,是下下策,在没有绝对力量面前,上清道人自然不可能乱来,还是以稳定为主。
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大夏王朝,中洲王朝,南蛮王朝,极北之地。
也希望苏文景离开。
也就在这一刻。
这种成就感,是前所未有的。
早些日子,大夏天灾之时,苏文景舍弃半圣修为,为大夏生民,那个时候,他便得到了天地圣心。
所有人都不理解,包括苏文景也不理解,唯独顾锦年一人知晓,自己错在何处。
第五道雷霆无情坠下。
后殿当中,雷霆气息,掀起狂风,苏文景青色长衫猎猎作响,他站在顾锦年不远处,望着顾锦年,他的心也疼痛不已。
当下,一束束光芒,自他们体内迸裂而出,朝着学宫内涌去。
“我并非这个世界之人。”
恐怖的浩然正气,在这一刻,化作一道道君子之剑。
有人希望苏文景死在这场雷劫当中,毕竟若苏文景活了下来,他将成为这大世之争,最让人头疼的对手。
而演武台上。
望着无有任何变化的天穹,元青长长吐出一口气。
而雷霆当中。
这一刻,顾锦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顾锦年心中产生一个又一个疑惑。
往古来今为宙。
“学生心领了。”
顾锦年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自己的衣襟。
刹那间,中洲大帝想到了唯一的一个可能性。
众人都很安静。
雷劫没有重新凝聚了。
是的,顾锦年的儒道修为,跌到了凝气境,这简直是无法想象。
中洲大帝思维极其活跃,他想到了种种可能,也不会错过任何一种可能。
通天彻地的光芒。
段空的身影走来,他询问苏文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与此同时。
儒道需要精气神三者合一。
长云天的身影出现在此。
大约一炷香后。
而并非是真正的领悟。
而今。
这也是众人为何劝说苏文景的原因。
但看到苏文景成圣,顾锦年内心还是有些喜悦的,至少自己没有连累到别人。
和-图-书令他们不知该说什么。
中洲王朝,南蛮王朝,极北之地。
也有人疑惑,不明白什么是圣境之困,产生好奇。
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这场劫难,学生认罚。”
“君子以自强不息。”
“吾为苏文景。”
一座山岳的年龄,以百万年,千万年来计算。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就是他的为人。
“可若是有谁敢阻止朕一统山河,便是朕的敌人。”
顾锦年泪如雨下,他望着雷霆当中的苏文景,他痛彻心扉。
谁都没有想到。
这一刻。
“为天地寻求一条生路。”
这是圣人境。
一道恐怖的气息,贯彻天地。
一道身影。
度不过,一切都是空谈。
“但我感觉,我距离圣道还是太难,飘忽不定,这样的感觉,文景先生是否有?”
“这不应该。”
随着这一道道浩然正气的加持。
他无畏。
他在逆天。
圣尺在这一刻直接落在地上,失去了一切圣韵。
再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后。
“愿为生民立命。”
这本身就是天地所不容。
朝着顾锦年噼来。
他是苏文景的好友,看见自己好友,为自己的徒儿,逆天而行,在雷劫当中,受尽非人苦楚,他又如何能够无动于衷?
因为这雷劫,已经发生了质变,原本是惩罚顾锦年的,可随着苏文景的加入,这雷劫自然威力大变。
极北之地。
苏文景所作所为,又让他们感觉,似乎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顾锦年出声,他显得很洒脱,随后身影消失,朝着大夏京都赶去。
十道身影。
“天行健。”
本以为,借助知行合一,顾锦年认为自己必然会成圣。
“这样更好,了无牵挂。”
在绝灭的雷霆当中,苏文景踏入了圣人境。
顾锦年开口。
“文景,你超越了为兄。”
为守护而行。
他不希望连累任何一个人。
顾锦年一定能打破眼下的困境,成为天命之后,人族第二位圣人。
他的声音。
“锦年。”
不过,此时此刻,稷下学宫内,不少人满是疑惑。
这是圣人。
明白了,知道了,就去做。
“顾圣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这不可能,立功,立德,立言,都没有任何错误,为何会这样?是因为天命吗?”
天地是不会惩罚错的,自己有错在先,又岂能反驳什么?
续儒道之路,以圣道三尺青锋,对抗天意。
一道道声音跟随着响起。
他只知道,天地大世即将出现,到时候会有无穷争斗,而顾锦年是他选中的人。
“你打算放弃吗?”
演武台上。
可刹那间。
当顾锦年面临这样的大难时,他并不是因为想要成为顾锦年的老师,从而这样选择。
他也不知道,顾锦年到底犯了什么错?
“请老师放心。”
而课业之上,赫然写着横渠四句。
也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九大仙器再怎么强,终究是死物,而苏文景是活着的圣人,如今更是获得君子剑。
欢呼之声,震耳欲聋,无数人大喜,读书人们更是一个个攥紧着拳头,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胜利,与天地争斗的胜利。
一切祥瑞异象浮现。
“中洲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朕要自己查,不可假借他人之手。”
所有人注视着这天象,皆然沉默。
后者开口,这般说道。
这种精神,是任何体系都无法超越的,也是任何体系都无法做到的。
“这一万副战甲,回头给兵部的人,要是不给我好好利用,我他娘的一个个全部砍了。”
中洲大帝思索着。
轰轰轰!
这是不应当有的事情,除非立功,立德,立言当中,必然有一个出了大问题。
这一刻。
“一切的诗词文章,一切的智慧,其实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稷下学宫,诸多人看着这一幕,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先生。”
震撼神洲大陆,四海八荒,无穷之地。
这样的胜利,让所有读书人,感到兴奋,也感到喜悦。
中洲大帝心中思索着。
再往前一步,就是真正的圣人。
说好听一点,自己不过是一个文抄公。
“人族半圣。”
大人物?
但很快,又别人否认了。
“怎么突然天象惊变?”
第六道雷霆坠下。
轰轰轰!
他们震撼着。
顾锦年的伤势已经痊愈,但这只是皮外伤。
但至少,儒道一脉,可以与当前的仙门平起平坐。
今月曾经照古人。
“也就是说,这一百零八道天命,很有可能不是降临到我中洲王朝。”
为天地而行。
在恐怖的雷霆噼杀下,顾锦年的气息,瞬间枯败到了极致。
有道是,天命不可违。
稷下学宫。
“我等拜见顾圣。”
稷下学宫内,无穷的异象和圣光,几乎将顾锦年淹没。
这恐怖的气息,席卷亿万山河,震撼日月乾坤。
亦是前所未有的不屈。
可他的意志,让他身躯挺直,让他无惧一切。
儒道出了一位圣人,对他而言自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虽一片荒凉。
立言境。
抵达半圣境,便可感悟这天地之力,同时也只有半圣境,才能去感悟天地。
东荒王朝也才不过十二道罢了。
圣尺浮现,悬浮在顾锦年头顶之上,想要阻挡这天地雷劫。
他相信,有顾锦年在,能让天下读书人,人人如龙。
太玄仙宗。
“是降临在中州这片土地上?”
如今,他在考虑,要不要借助成圣图。
“文景先生应当成圣,他早些年便是半圣,大夏天灾之后,其实也应当成圣,只不过文景先生没有强行突破,而是打算好好领悟天地之法,所以才不急着成圣。”
又仿佛感应到了宇宙自然。
“传鬼谷先生前来。”
“我等胜了。”
精气神都快要被磨灭。
一道鼓声响起。
众人沉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显得特别安静。
他喃喃自语,但目光却格外的坚定。
“这是那些大人物的语言注音,你认真去学。”
李高走出大殿,朝着稷下学宫的方向,深深一拜。
是因为心学并非是自己开创而出。
自己道出了知行合一,立下不朽之言。
至于善恶?
龙虎道宗,阴阳仙宗,万星古宗,玲珑仙宫,青丘山脉。
是真的很难受。
开创新学,为后世读书人指出一条圣人大道。
圣人不朽印。
他与世隔绝,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一边砸一边嚷嚷着一些言语。
所有人都在倒退,可唯独苏文景没有选择倒退,甚至他更是上前几步,询问着顾锦年。
元青向前而行。
询问的声音响起,充满着好奇。
第七道雷劫落下,噼在圣尺上,万丈的雷霆,如同瀑布一般,坠落下来,仿佛是在洗礼着顾锦年。
“即便天下读书人给予强大的意志,可天命已定,为何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也是天意。”
他如今抵达半圣境,可感悟天地之力,明悟宇宙自然规律,但正是因为了解到了,所以顾锦年更加明悟,自己到底有多渺小。
虽自己将先贤文章拿了出来,可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天下苍生。
只是,如今的苏文景,已经成圣,几乎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顾锦年的问题。
“这场劫难,学生自己来了结。”
顾锦年醒来了。
反观大夏王朝。
刹那间。
可怕的气息再度笼罩神洲大陆。
冰宫当中。
是常人不可忍受的雷罚。
学宫当中。
倘若当真违背的话,岂是天命?
金色小人,是自己的精气神。
“为兄因你感到骄傲。”
是天地所不灭。
然而,苏文景没有理会众人。
但只给三个月的时间,要让自己踏上圣道。
“所以,也不是降临到中洲大地。”
还不如让顾锦年开心这三个月。
顾锦年端坐在演武台上。
重点就是这个悟。
他开口,告知众人这个结果。
“鬼谷先生虽在中洲王朝辅左朕二十年,毕恭毕敬。”
噗。
苏文景以不屈的精神,以无畏的精神,去与天地争斗,为顾锦年续上生路。
铺天盖地的圣气弥漫,顾锦年已经抵达第六境,他正在往第七境而行。
可。
“大夏天灾,给予你半卷天命圣人经文,为你铺好了一切的路。”
这个问题,他之前没有想过,而今当发生时,顾锦年既有无奈,但也有些不甘。
随着圣人不朽印,以及诸多异象的诞生,再加上顾锦年释放出来的半圣气息,让众人明白,顾锦年已经突破至半圣境了。
“学生一切还好,无恙。”
但随着这话一说,苏文景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给予回应。
“因为。”
树枝翠绿,象征着无上智慧。
圣人的气息,席卷天地一切。
“学生知错。”
谈什么圣道啊。
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只要顾锦年愿意,他可以直接成圣,甚至现在成圣,都不会有人惊讶。
西漠佛国,无数高僧望着这一切,沉默不语,即便是他们,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读书人的意志,有多可怕。
他于雷霆之中,与天抗争。
“因为。”
“也不可能是立德,顾圣乃是大夏第一侯爷,财富权力,他唾手可得,顾圣又岂会去做这种下贱之事?”
既否认这个观点,结合之前的天命降临,让他意识到一个关键点。
整个大夏京都上空,有百万道光芒,代表着百万个读书人。
儒道一脉他无惧。
“被天地感应,察觉他心中之虚伪,故而降下惩罚,轻则修为全废,重则当场形神俱灭。”
可却为了顾锦年,一次次被雷劫诛杀,又一次次涅槃重生,依靠着圣人大道。
他的目光,也彻底发生变化。
苏文景的声音响起,他露出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可。
可。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要被天雷轰碎一般。
“你可知错?”
“你的意志,是为兄所不能及也。”
终于,有声音响起了。
抢占天命好处,才是王道。和*图*书
“学生恭贺老师晋升成圣。”
苏文景再度出声,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圣,可以帮到顾锦年,化解这个麻烦。
苏文景出声,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顾锦年又是为何这样?
他愿以三尺青锋,守护顾锦年。
苏文景感应得到,顾锦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是感觉顾锦年的气息在衰败,或许还有内伤没有解决。
随着第四道雷霆噼下,顾锦年的儒道修为,已经跌落到立德之境。
“不过,府主的意思,是希望你将功赎罪。”
苏文景的气息,愈发盛烈。
尤其他还是皇帝。
一切都是多余的。
仿佛是上苍的愤怒,因他们的忤逆,而狂怒。
无数人,不由抬起头来。
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感动着每一个读书人。
“不可错。”
他苏文景,并没有看起来这么普通。
可他想要出手,想要救下自己的老师。
为何天地要降下这样的雷罚。
书院学子,一个个朝着稷下学宫深深一拜。
苏文景看着演武台上的顾锦年,神色有些不好看,而一旁的段空不由皱眉道。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当中时,让顾锦年沉默。
有人解释,开口说道。
既然立功立德都不是,有人将苗头指向这立言。
纵横十万八千里。
三个月。
又是一道雷霆噼下来。
雷劫当中。
“但每一首诗词,我不明白其中的精神,因为这些东西,不属于我。”
此时此刻,演武台上,顾锦年虚弱到了极致,他难以说话,可感觉到苏文景立在不远处,还是调动全身气力,让苏文景离开。
这不可思议。
功德舍利之光,一共有九重。
突兀间。
整个神洲大陆,无数目光,全部聚集在稷下学宫当中。
学宫当中,所有人观望着顾锦年,他们还在震撼顾锦年的异象,也期待着顾锦年能够借此机会,突破成为圣人。
轰。
这种感觉,太过于奇妙,令人不由沉溺其中,
随着此言说出,学宫当中,本就悲愤,本就感动,本就敬佩的这些读书人,彻彻底底没有了方才的恐慌,没有了方才的畏惧。
孔家之中。
稷下学宫内。
大殿当中,中年男子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向长云天。
这一刻,彩色的雷霆出现,这代表着绝灭。
但走进雷区的读书人,自身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浩然正气,朝着雷劫当中的苏文景疯狂涌去。
选择放过顾锦年,而并非是妥协。
三尺青锋。
段空的声音响起,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死在这场雷劫之下。
刹那间。
无法形容宇宙的伟大。
轰。
冬。
“三个月后,我人族又要多一位圣人了。”
可是,这是绝灭之雷,无法阻挡。
此时。
听着顾锦年这般出声,苏文景有些沉默。
长云天开口,恭敬无比。
“这是天罚。”
但仅是第六境,顾锦年也可成就半圣之境。
不服也好,不甘也罢,顾锦年即便是死,也不想连累任何一个人。
一束束光芒,在大夏王朝上空腾飞。
困境。
仅有一句。
就在这一刻,天穹之上,所有的乌云,凝聚在一起,包括方才出现的雷霆。
是啊,这天地之间,有仙道,有魔道,有佛道,也有妖道,要对比的话,儒道一个个都是凡人之躯,按理说比不过这些体系。
只不过,没有人给予回答。
随着观望宇宙,一个想法忽然出现在脑海当中。
离阳鼎散发出炽火,温度可怕,永盛大帝热的已经褪去上衣,拿着一块块天外陨金丢入其中。
“没什么。”
可苏文景已经将顾锦年视为徒弟,因为他看到了儒道这一脉最非凡的人。
倒不是说,苏文景成圣之后,就可以毁天灭地,拥有无敌的力量。
哪里有老师不如徒弟这个道理?
可以贯穿这天地!
苏文景出声,他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苏文景气息快速衰败,他的肉身,几乎彻底崩灭,筋脉寸断,五脏破裂。
“现在如何了?”
但现在,苏文景所作所为,令人如何不为之敬佩?
天穹之上,一束滔天光芒,也随之坠下,出现在苏文景面前。
并非是一种赏赐,也不是天地赐福,而是天地圣印。
顾锦年出声,他哭声无息,因为实在是太虚弱了,可面对这样的场景,顾锦年凝聚全身气力,喊了一声老师。
注入自己的精气神,朝着这道雷霆,直接噼了过去。
这意志,坚定可怕。
“为师说的错,是你的轻狂之错。”
但,就在这一刻,元青半圣的声音响起,他注视着这道雷劫,开口出声。
铺天盖地的圣气,自顾锦年体内冉冉上升。
顾锦年微笑着开口。
雷霆炸裂,比之前更加凶勐,也比之前更加可怕。
对于苏文景成圣,顾锦年认为是应该的,他也希望苏文景成圣。
太子望着这一切,他早已经泪流满面。
圣光洗涤,苏文景的肉身也发生了变化,他的气息在这一刻,彻底蜕变。
如若换做是武道亦或者是仙道,凭借着出这样的经文,顾锦年可直接成圣,
“是立德吗?”
但更为恐怖的雷劫坠下,这是第八道雷霆。
看到这一幕,众人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下来了。
仙门佛门不一样,若是有七境强者,只怕就要染指天下,图谋更多的东西了。
整个东荒境上空,都凝聚可怕的雷霆之力。
大金王朝。
“再者,天地那个时候也会有所感应,如果真是顾圣所做。”
“老师。”
若三个月后,成不了圣人,自己的一切,也到此结束。
顾锦年的文宫浮现,遭遇这样的雷霆,当场崩碎。
可说到底,自己还是产生了恐惧。
无数势力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你还年轻,你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做很多事情,让百姓开心,开万世之太平,明悟古今往来之学,传递儒者真谛。”
言语之间,便可凝聚天地伟力。
自己没有成圣,准确点来说,自己为何能成为半圣?
为什么,顾锦年突破半圣之后,突然遭遇圣困之境。
“锦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他苏文景的圣道之力。
“我等寒窗苦读,是为这朦朦天地,寻求一条生路。”
但总的来说,一切都还好,苏文景成圣,只能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
这可不是一场寻常的劫难,而是生死大劫。
他出声,说完此话,他毅然而然,朝着雷区走去。
天地圣印的作用,苏文景瞬间明白,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因为心中有信仰,他虽是东荒棋王,可也是读书人,是儒者,是君子,修行浩然正气。
他也没有想到苏文景会为了自己,不畏死亡。
他立刻摇了摇头。
真正的内伤,最为恐怖。
让顾锦年有着前所未有的感悟。
虽然顾锦年一直称呼自己是先生。
终于,有人开口,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苏文景成圣,让仙门与佛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天命大世已经降临,未来将会有无穷事情发生。”
可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去感悟这天地。
苏文景面不改色,他周身圣光冲天。
传遍整个大世。
“雷劫消散。”
他的声音。
可现在,苏文景成圣,局势瞬间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可却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圣人。
凝气境。
所以,一百零八道天命降临中洲王朝,却没有出现圣人,这是一个很古怪的点。
今日。
困境之中,寻求一线生机。
老师二字。
很快,一道声音响起。
大金王朝内。
一束金色光芒自体内孕育而出,化作人影。
在为顾锦年开辟生路,抵挡这恐怖的雷霆大劫。
在别人眼中看来,这一次是天下读书人的胜利,然而在他眼中看来,这无非是天命更变了意思罢了。
他无惧天意。
“谁都不允许让你败。”
“换句话来说,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东西。”
半圣。
“这是天怒。”
圣人,或许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当真是可笑啊。”
也在这一刻被击散。
听着元青之言。
卡察。
“今日,为我人族未来之圣。”
“接下来的事情,你要好好去做,如若再发生这种事情,不要怪为师保不住你,府主若是动怒了,你应该知道下场是什么。”
到头来反而耽误了自己。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并不知情。
噗。
大殿内。
与其说痛苦难受,倒不如说这种感觉让顾锦年难受。
“这是怎么回事?”
是一位年轻的读书人,他攥紧着拳头,面容上还有泪痕,是方才之感动。
他心中自语,确定目标后,朝着藏经殿走去,没有任何杂乱的想法。
可贯穿天地一切。
“老夫读书数百年,知晓道理无数,可当真正静下心时,面对困难之时,老夫始终犹豫不定。”
“愿为生民立命。”
这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轰轰轰!
“为什么还是这样?”
“这不可能。”
大夏京都。
上下四方为宇。
虽一片穷苦。
“难道江宁郡洪灾,白鹭府孩童丢失,还有大夏天灾,是顾锦年在背后指使的吗?”
但第五道雷霆坠下。
但长云天没有多问。
但没办法,毕竟牛已经吹出去了,不好好干完这活,以后怎么在顾锦年面前装哔?
儒道。
刹那间,剧烈的疼痛再度袭来,顾锦年紧皱眉头,他强行忍受这样的疼痛。
孔庙震颤不已,那圣人的凋像,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圣光。
读书人的精神。
他是不甘,他也愤怒。
他皱眉,想要开口说什么。
他们成为了苏文景最大的支柱。
不是不希望苏文景救,而是救不了。
东荒境内。
“老师。”
“不要。”
“不一定藏着。”
为生民立命。
所有读书人看着顾锦年,他们已经相信,这是圣境之困了。
人群内。
所有的读书人,也在这一刻,听到hetushu.com.com了他们的声音。
“但不代表鬼谷先生就没有问题。”
半圣气息,在这一刻弥漫。
半圣之境。
感受到后者的注视,长云天不由略微低下头来。
如今成了圣人,又抵挡了天劫,按理说苏文景应该是满面春风的啊?
顾锦年露出笑容,他没有道出自己的情况,而是恭贺苏文景成圣。
“我等胜了吗?”
世人投来瞩目。
“老师。”
顾锦年开创无上新学,完成圣人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按理说今日成圣之人,应当是顾锦年,而不是苏文景。
“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去做,即便解决了这个问题,又能如何?若我自己不明悟,一切都是多余的。”
天地一片震动。
段空似乎有所了解,他瞬间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不过,一百零八道天命降临中洲王朝,第一位圣人没有自中洲王朝诞生,这才是中洲大帝困惑的地方。
“文景,快回来,这是绝灭天雷,谁都抵挡不了。”
“顾圣怎么可能遭遇圣境之困?这只有伪圣才会遭遇的劫难,顾圣立功,立德,外加上今日开创的无上新学,怎可能会遭遇这样的劫难?”
段空看到这一幕,一瞬间也愣住原地。
“这是圣境之困,顾锦年遇到了圣人之困,这不太可能,他已完成三不朽,为何会遇到圣境之困?”
这样的脸色,很显然事情没有彻底结束。
万道雷霆,化作剑刃,将苏文景万箭穿心一般,直接噼杀。
因为真正的读书人,有着同一样的东西。
“那便一同为天下人,寻求生路。”
读书人的不屈。
“记住。”
“我现在要离开。”
这很古怪。
“早点成圣的话,对整个苍生来说,是一件好事。”
同时也产生了疑惑。
“这是浩然九大圣器之一。”
这样的行为。
否则的话,当一个读书人,完成了立功,完成了立德,完成了立言,还不能成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中洲之地,地大物博,自亘古便有无穷传说与神话。”
轰轰轰。
一道道声音响起。
然而顾锦年摇了摇头。
产生了困惑。
而这道金色小人,朝着天穹一直升空,一切的感官都不一样了,直至进入宇宙之中。
“为自己寻求一条生路。”
“等到天命降临之后,便会出现,掠夺天命吗?”
但有人希望苏文景不要死在这场雷劫当中,只是这几乎很难,因为这是天地之间,最强的雷劫,没有人可以活着。
“我等,参见苏圣。”
所有读书人,齐齐出声,诵念顾锦年所着的易经。
这一刻,顾锦年心中浮现这样的想法,当初大夏天灾之时,自己得到了一张成圣图。
“愿为生民立命。”
为人族未来之圣而行。
“既不是立德的话,只剩下最后的立言。”
惊动四海八荒。
可为什么,儒道会成为一切体系之首?拥有上达天听的能力?
恐怖的气息,惊动十万里山河。
“回来。”
稷下学宫院长,长长叹了口气,眼神当中充满着敬佩。
是啊。
“若从儒道而言,我是一名窃贼,我将别人的东西拿了出来,成为了我自己的东西。”
是光芒。
学宫院长。
“而今,文景圣人不是在帮顾锦年寻求生路。”
他满足了,他心满意足了。
稷下学宫内。
望去。
这劫难,他愿意自己承受下来。
“书终究是死物。”
轰。
同时又将铸形好的战甲取出,轮起大锤,一遍又一遍砸着。
而今,在顾锦年面临绝灭之时,苏文景挺身而出。
一名老书生,翻阅着泛黄的书籍,学堂内,有十几名孩童,正在复习着课业。
这是他的圣道之力。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自己虽有立功,虽有立德,虽有立言。
唯有成圣者,才可凝聚圣人印记。
中洲大帝注视着远方。
“早知道这天外陨金这么难熔炼,朕当真不应该夸下海口。”
有人惊呼,道出此物的来历。
听到此言,一时之间,所有人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苏文景正在成圣。
他只知道,顾锦年喊过自己一声先生。
真正的圣人气息在这一刻凝聚。
三尺青锋。
“有人成圣了。”
伴随着天命加持,顾锦年踏上了半圣境。
他们不知道,是否胜天?
第四道雷霆噼落下来。
所以,人这一生,为了什么?
因为,他们是读书人,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天地一切。
雷霆万钧,轰轰作响。
当境界攀升半圣境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瞬间袭来。
通天的光芒,凝聚在苏文景身上。
虽然是半圣,但可进入天人合一状态,聆听大道之音,洞悉天意,明悟自然之道。
但众人对于成圣的景象,反倒是觉得很平静,毕竟此等天象,还没有心学出世的天象可怕。
养气境。
“因为。”
“苏文景,快点回来,天地雷罚,先不说你能不能抗下,即便能抗下,这不是你的雷罚,你强行为顾锦年抗下,会惹怒天地,会有更大的麻烦。”
一颗古星,在浩瀚宇宙当中,显得格外渺小,万物二字,又突然显得格外的伟大。
本就是天地之间,最恐怖的雷罚。
同样的场景。
这是天人合一境。
他向前走了。
读书人的意志!
可自己的圣道之路,让顾锦年实实在在有些棘手。
反而会白搭了自己。
可周围的景象,也在一瞬间跌落下来。
他的确知错,可没办法啊,事已至此,总不可能回到过去吧?
没有放弃。
可就在这一刻,雷霆愈发恐怖,这是天地雷罚,而且还是绝灭之雷。
他不知道,天地为何降怒顾锦年?
而人之一生,看起来就如同虫草一生,对于宇宙万物来说,不过刹那间。
这的确让他们好奇,也的确让他们疑惑。
“成圣者,得此圣器,此乃大善。”
都算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藏在中洲吗?”
望着顾锦年的背影,苏文景吐出一口气,至少无论如何,顾锦年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对待这次的劫难。
“无稽之谈。”
“我已经完成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
儒道第六境。
“我虽已成为半圣,但还不是真正的圣人。”
“事已至此,纠结你的过错,没有任何意义。”
轰。
他不是不相信苏文景,而是现在的自己,必须要重新启程,他需要明悟道理。
“恐怖的斗争,也会随之而出,儒道还未有一个圣人。”
苏文景的声音铿锵有力,他的目光坚定无比。
可就在苏文景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雷霆直接噼落下来,朝着顾锦年噼下。
一颗古星的年龄,以亿万年来计算。
“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太大的错误发生,否则一但中计,将步入万丈深渊。”
书院学子们感受到了一种共鸣,他们看不见稷下学宫的场景,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场景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当中。
“而今,老夫总算是明白了。”
恐怖的雷霆,直接噼杀下来。
“并非不可救。”
轰。
雷霆落下,无情至极。
愿为生民立命。
上清道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震撼。
“需要有人落幕。”
四大仙门,又岂敢与苏文景争锋?
这恐怖的圣道之力,惊动一位又一位的大人物。
他并不在乎苏文景成圣,如果是仙门当中,有人突破第七境,或许对他来说会产生压力。
有人带头前行。
立言。
两人几乎大声喊道,在他们看来,苏文景这样做,无疑是自寻死路。
若不为顾锦年,二十年后,苏文景依旧可以成圣。
可圣道之力,让他瞬间重生。
而与此同时。
“为读书人寻求一条生路。”
“我是否要借此机会成圣?”
愿为生民立命。
但儒道不行。
对于大道府而言,谁敢称大人物?
天地亦不可灭。
“学生长云天?
雷霆之下。
稷下学宫发生的事情,让他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待在大夏王朝了,所以他只能回来,寻求府主帮助。
顾锦年声音虚弱,他想要大声,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
大儒。
天下读书人,皆然参拜,同时也露出喜悦之色。
轰隆。
雷劫不可灭。
人们的确惊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诸多人难以想象到。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成圣。
“不用喊了。”
轰。
大殿当中,文武百官,也一个个泣不成声。
“心学之说,老夫身为半圣,也是第一次听闻,再者能开创出这样学问之人,至少也是一位半圣,普天之下,若真有半圣开创心学,为何不自己出面?”
是苏文景的兄长。
在这一刻,他大彻大悟,明悟天地之间的真理。
“学生打算离开,去走完剩下没有走完的路。”
神洲大陆,在这一刻彻底震颤,亿万光芒,自无数书院当中爆射而出。
他身上的一切光芒,也在这一刻四分五裂。
可问题是。
“其二,过些日子,可能很快,也可能要等数年,大道府要迎来一批大人物,这些大人物,到时候府主与你一同前去迎接。”
“再者,既立功无错的话,立德也不可能有错,为生命请命,光是这一点,也足可立德。”
但老者身躯挺拔,朝着稷下学宫一拜。
苏文景是半圣,他怎能抵抗这样的雷劫?
永盛大帝满头汗珠。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是。
圣人剑气纵横。
但看这情况,这第九道雷劫,顾锦年不死都难,所以苏文景去不去,意义不大。
走向了绝境。
但他们说着一样的言语。
一切光芒,一切法,在这一刻绽放而出,他身后的菩提古树,拔地而起,荡漾无穷光芒。
否则的话,若换做半圣之下,去观望宇宙,只怕会道心崩塌。
他的声音。
浩瀚二字。
因为他心中有愧。
“锦年。”
这是天地雷罚。
“愿为生民立命。”
随着圣人印记没入体内,这一刻,稷下学宫内,所有人不由和_图_书朝拜苏文景。
而且顾锦年也有所感应,抵达半圣之后,拥有上达天听之力。
然而。
他在雷霆当中。
人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怕是这些大儒,见惯了大风大浪,在这一刻也不由落泪。
因为自己的确做错了。
平静的声音响起。
苏文景心中宽慰无比。
他不理解。
圣人三不朽。
“入他娘的,这才打完七千套战甲,还有三千套。”
一次次身亡又如何?
诸子百家异象浮现。
今人不见古时月。
看着段空前行。
反驳的声音,在一瞬间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大部分纷纷认可这个说法。
顾锦年几乎半死,他身上满是鲜血,映红的鲜血,在白衣上显得极为凄惨。
大世寂静。
宫殿内。
而是缓缓出声。
“吾为段空,人族儒者,今日恳请上苍,明鉴圣心,平息雷罚,愿为我人族未来之圣,寻求生路。”
这一刻,顾锦年充满着迷茫,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这是读书人的精神。
同时,听完他所说,众人也不由疑惑。
亦是人族半圣。
但这第二件事情,让长云天有些好奇了。
三个月的时间。
自己想要快点突破圣人境,虽然本意是为了天下苍生。
圣人气息,让所有人忍不住看了过去。
大道府府主开口,语气冰冷。
苏文景的身影显露,他望着这天象,沉默不语。
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直接没入顾锦年体内。
“中洲文宫院长,出自于大道府,跟着他好好学。”
但话音落下后。
轰。
儒道七境,一境一重天。
此时。
可没想到的是,文景先生,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
前所未有的痛苦,让顾锦年身躯颤抖。
他惊愕,眼神当中,是不可思议。
圣尺与古今册也在身后荡漾一重重光芒。
他沉下心神,再度去观望宇宙。
随着最终答桉出现,欢呼之声,彻底沸腾。
学宫院长的声音响起。
“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这天地。”
“既如此。”
“这,发生了何事?”
望着稷下学宫,苏文心不由缓缓开口。
“难道是说,这心学,并非是顾圣开创?而是另有他人?”
只不过,雷劫再度凝聚,这是绝灭雷劫,的确恐怖滔天,饶是这样,也没有彻底消散。
顾锦年出声,他不想做些其他,只想把剩下没走完的路走完。
只是,天穹之上。
听着段空开口,一些大儒不由纷纷皱眉。
天地浩然,大道至公。
是因为这些文章诗词,不属于自己。
他自龙舟下来,直接进入宫殿内。
第九道雷霆落下,顾锦年几乎是凶多吉少,他又如何能走?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本清朗的天穹,在这一刻,乌云弥漫,恐怖的诡异出现。
他面色苍白可怕,而境界再度下跌。
凝聚成一道印记。
“儒者,为天地苍生而行。”
足足半刻钟后,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暴雨袭来,坠在地面之上。
下一刻。
是因为,天地伟力的加持。
天命降临,大世之争已经开始了,苏文景成为圣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儒道一脉,可以在这大世之争内,抢占先机。
他给予厚望的顾锦年,为何会被天地惩罚?这不是他想要看到,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一幕。
演武台下。
他出声,说完这话,直接朝着藏经殿走去。
“你却因为轻狂,导致一步错,步步错,落了个如此下场。”
顾锦年太优秀了,如同一颗璀璨的星辰一般,像一颗太阳,将儒道无数读书人压着,本身就有许多敌人,心中不满,或者是心生嫉妒之人,都会针对顾锦年。
“先生。”
“你理解错,不是说立功是伪造的,而是说三不朽当中,有至少一种行为,不被上苍认可,不一定是立功。”
至少苏文景的存在,可以让仙门暂时性团结一致,毕竟现在太玄仙宗得到了好处,其他仙门好处不多,很有可能会导致内部出错。
东荒诸国。
他紧握手中长剑。
“未能保护好两位师弟。”
嗡嗡嗡。
形成天堑,让自己永远无法成圣。
站在他的角度,他不希望顾锦年放弃,可知道顾锦年现在的情况后,他更加明白的是,自己不能去劝阻顾锦年,因为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可这吼声当中,也充满着愤怒,充满着不甘,这是顾锦年的本性。
如同黄钟大吕。
“不。”
“拜见先生。”
可当触碰到顾锦年后,他瞬间明白顾锦年的问题了。
亦可逆天。
一道印记出现在脑海当中。
不然的话,第九道雷劫,顾锦年能不能扛过去他不知道,可苏文景一定会受到牵连。
演武台下。
更何况是儒道第七境。
“三位先生之言,让老夫胜读百年书啊。”
“需要借助成圣图吗?”
可这样的疼痛,并没有让顾锦年感到痛苦,反而让脑海当中的想法,更加笃定。
太玄仙宗。
演武场上。
震耳发聩。
自身固然有错,可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这就好像绝症患者一般,痛苦挣扎不如放平心态,去吃一些没吃的东西,去玩一些没玩过的东西,去看一看没有看过的风景,去体验那些曾经一直想,但又没有一直做的事情。
怎可能让一个这样的人,成为圣人呢?
只是。
“一日为师。”
读书人的意志。
而是,他想要减轻顾锦年的负担,他也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告诉顾锦年。
他大笑着开口,没有说什么康慨激烈之词,也没有说什么振奋人心之言。
而今,顾锦年遭遇这样的事情,极其危险,一但一些风言风语不去制止,那就是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离开吧。”
有人皱眉,下意识以为这个立功与顾锦年有关。
雷劫之中。
三个月后,成为圣人。
他的气息,震撼寰宇。
有人猜测,是立德出了问题。
这等的气魄。
他们便前行。
虽然但雷劫消失,乌云消散,可谁也不敢保证真的赢了。
随着元青道完此言,整个稷下学宫,爆发出可怕的圣光,注入雷劫当中。
“这些事情,我会告诉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古往今来之伟大。
“无需为学生担心。”
在绝望之中。
可问题是。
“我辈读书人,有一颗不屈之心。”
更主要的是,寻求这个方法,那个方法又有何用?
世间的一切,显得微不足道。
现在又跌落到凝气境,说句不好听的话,三个月的时间,能重新抵达天地大儒境。
有大儒出声,第一时间反驳,认为这不可能,这绝对不是什么圣境之困。
从半圣境,直接跌落到凝气境。
“老师已经年迈了,能为这天下人做的事情不多了。”
轰!轰!轰!
演武台上,顾锦年艰难开口,他望着苏文景,强行挤出笑容。
轰!
“快离开吧。”
话说到这里,学宫院长挥了挥手,他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坚定。
他愿为顾锦年,斩下这一剑。
半圣气息,释放而出,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太过于可怕。
“我辈读书人,应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都没有儒道这般的强大。”
不将人噼杀至死,根本不会结束。
“李若渝二人之死,并不是错,你也没有做错。”
“锦年,你是我苏文景的学生,老夫岂会放任不管?”
“即便是上苍也不行。”
“藏在中洲之地的一批人。”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任何体系的七境,都是人间无敌的存在,虽然有第八境的传说,可第八境缥缈无比,谁也不知道第八境到底是什么。
一个贼人。
苏文景成圣,必然会成为仙门崛起的最大阻碍,不过上清道人也知道,这并非是一件坏事。
他的肉身崩裂。
若是让自己成为第一个圣人,反而顾锦年念头不会达通。
“不可违逆啊。”
他相信,顾锦年能为天地立心,能为生民立命,能往圣继绝学,能为天下人,开万世之太平。
雷霆之中。
“逆天。”
“我踏上了圣道的路,可并非还是圣人。”
上清道人望着这一切,之前的兴奋与喜悦,早已经收敛,取而代之的便是凝重。
那就是精神。
“也不可能。”
皇宫当中。
“可之前一百零八道天命,却降临在中洲王朝内。”
他仿佛听到了天地的声音。
平日之间,那些词汇,顾锦年发现有些可笑。
听着段空之言。
“算了。”
“文景先生,虽老夫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但这一切都是顾公的劫难,快点离开,稷下学宫可能都会覆灭,快点离开吧。”
“而是这些先贤之物。”
这些君子之剑,汇聚成海,轰击在雷劫之上。
雷霆之中。
天命大世降临之前,第七境就是无敌的存在。
他相信,顾锦年一定能度过的。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知晓,这一切都是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
而这一刻。
苏文景也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不对,以至于不少人有所察觉。
“这个时代。”
这番的豪言壮志,让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也让他们一个个震撼不已。
只是,苏文景还想说什么,而顾锦年伸出手,触碰到苏文景身上。
同一时刻。
毕竟,能为天下苍生请命,光是这一点,也配得上立德。
苏文景以圣人意志,为顾锦年开辟生路。
这便是自己遇到的困境。
而今。
“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世,也或者是他们还没有显世。”
在这个时候,段空自然开口,让苏文景快点过去。
剑气。
所有人懵然。
而顾锦年的心学,是圣人大道,是每一个读书人都必须要走的路。
现在不一样了,面对此时此刻的情况,他想要再走一遍,也去看一看一些地方。
君子不灭的意志,对抗着天意。
学宫当中。
“为天下人寻求这生路。”
“锦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https://www.hetushu.com.com这样?”
这般的意志力,极为恐怖。
苏文景出声,询问着顾锦年,还是有些忍不住。
也无惧生死。
“什么是圣境之困啊?”
圣境,融汇万法,将一切所学,合则为一。
轰隆。
可是。
段空。
大脑仿佛放空一般,思想不断蜕变,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悟,让顾锦年说不出话来。
“若这心学是老夫开创,老夫必可成圣,即便老夫想要扶持锦年,那么天地也会有所感应,这很愚蠢,老夫不会这样做,这反而会害了锦年。”
是雷霆所不灭。
“每一首诗词,我明白其中的意思。”
大夏国都内。
“是三不朽出了问题,从而加持的一种惩罚。”
稷下学宫外,诸多人看着这一幕,不少人忍不住落泪,眼眶红润不已。
所有人都在关注,他们好奇到底如何。
第一件事情,说得过去。
一名老者静静看着这一切。
看去。
而顾锦年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他的伤势痊愈,恢复了平静。
“朕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好与坏,善与恶,朕管不了。”
“文景,速速过来,马上便是最后一道雷霆,你快点过来,否则你也会遭到波及的。”
很恐怖。
此时此刻,稷下学宫的院长也不由出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顾锦年错在何处?
一切好说。
甚至还要让自己学习他们的语言?
“武道,仙道,佛修,妖也好,魔也罢。”
若最关键的点,自己没有想明白的话。
“不。”
有人欢喜有人愁。
苏文景手中的三尺青锋剑,也在这一刻完成蜕变。
三个月后,天地雷印将会再度爆发,到时候自己将会彻底消散于这个世界。
中洲王朝内。
顾锦年的身躯,也在这一刻受到了更可怕的打击,他的儒道修为也在疯狂跌落。
“愿为生民立命。”
苏文景神色更加坚定了,他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
此时此刻,段空的声音响起,他与苏文景关系极好,虽然两人是竞争对手,但不可否认的是,二人认识许久。
他是苏文心。
因为儒者应当秉持内心正义,不可过多参与政事,甚至即便两国大战,儒者都会第一时间选择调和。
“针对大夏王朝的一切计划,全部因你而废。”
当顾锦年做的事情,每一件都震撼天下时,苏文景便不好开口,因为顾锦年的成就,在一点一点超越他。
片刻之后,他起身,走到门外。
“这是否意味着,天命可违?”
三道印记忽然出现在顾锦年头顶上空。
“老师。”
在这个节骨眼上,苏文景必须要站出来帮顾锦年解释,否则的话,会带来巨大的议论风波。
苏文景并非是自己的亲人,自己也没有拜师苏文景,两者之间,可以算得上是寻常师生关系。
就在此时,雷霆逐渐烟消云散。
这不应该是顾锦年成圣吗?
在这个时候,苏文景居然......成圣了。
长云天点了点头,同时也等待着对方开口。
“无论是什么原因,无论遇到怎样的麻烦,你要记住。”
所有人大惊失色,没有人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着读书人的意志加持而来,老者愣在原地。
轰。
万物瞬息,这是精神上的感观。
也是他们的意志。
然而。
说完这话,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的目光格外坚定,原因无他,到了这个时候,不应当留下什么遗憾。
只是出发后的路,虽然有些感悟,但因为稷下学宫的事情,再加上自身的一些问题,让顾锦年不得不停下脚步。
几乎是一刹那间。
“其余半圣也不会这样做。”
师徒之间的情感,令人潸然落泪。
这是三不朽印记。
只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在苏文景的预料之中。
寂静。
虽然自己在外宣称是顾锦年的老师。
在雷劫当中,苏文景也完成了自身的蜕变,将自己的思想,完成升华,明悟出自己的圣道。
顾锦年的眼神,只有灰败,他无法面对这场劫难,是根本无法应对这场劫难。
不过这道雷霆没有伤顾锦年的肉身,而是天地意志所化作的雷霆,噼在顾锦年的元神上。
他道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论,也说不出什么伟大之语。
“老师。”
“锦年,为师已经成圣了,可以帮助到你的。”
哪怕是扶罗王朝,也有无穷的光芒出现。
一处穷苦之地。
毕竟一个人窝在这里打铁,搁谁谁乐意?
顾锦年没有把握成圣,甚至是说,根本就不可能成圣。
“必须要早些让仙器蜕变,只要仙器蜕变,就算是圣人也阻挡不了仙门崛起。”
“学生明白。”
“浩然剑。”
恐怖的雷霆之力,让在场众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许多人倒退,他们不想被波及。
天象惊人。
一座宫殿,动不动以宏伟来形容,可面对宇宙之时,宏伟二字尽显可笑。
自己所作所为,又凭什么算得上是善?
刹那间,体内的天地圣印,被苏文景察觉到了。
也就在此时,终于,有声音给予回应了,是学宫当中的大儒。
需要明悟圣道,才可成圣。
元青的声音再度响起。
除非有圣人出手,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中洲大帝一瞬间给予回答,他否认了天命可违这个观点。
“这个问题,让老夫想了很久很久。”
雷霆当中。
既不是给予王朝,也不是给予这片土地,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另外一批人。
当这些意志汇聚之时,便是汪洋大海,无穷无尽也。
“地势坤。”
圣道之力,让苏文景的意志不屈。
无数目光,投向稷下学宫。
半圣之境,仿佛是天堑一般,阻挡着顾锦年的前行之路。
此时,应该是祥云万朵,各种异象冲天。
这可是一百零八道天命啊。
他开口,有些愤怒道。
而今。
他在雷劫当中成圣,而今雷劫消散,属于他的蜕变也要开始了。
立德。
恐怖的雷劫。
至少儒道有了一位圣人。
“无人可寻得他们的痕迹。”
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顾锦年竟会遇到这种麻烦?
“老夫明了。”
未来千年后,哪怕是万年,只要儒道传承不灭,顾锦年的心学,将会成为神洲大陆所有读书人的主流之学。
而随着这两道声音的响起,凝聚而来的浩然正气,更加璀璨。
顾锦年心中自语,他在安慰自己,也是在劝说自己,让自己选择用成圣图。
孔孟之道,于内心,这是人礼之道。
这简直是,超乎所有人预料之中啊。
说难听一点,自己就是个剽窃者。
而演武台上。
顾锦年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何,他双眼湿润,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苏文景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
一个自己无法成圣的可能性。
而且还要让自己和府主去迎接?
原本,天命降临,第一阶段的好处,应当是仙门,仙器复苏,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仙门的的确确得到了巨大好处。
苏文景澹澹出声,他面容恢复平静,眼中带着喜色,望向顾锦年。
很快,他出声,想要询问一些事情。
儒道第七境,乃为圣人境,为儒道圣人,传闻当中,成为儒道圣人,将可掌控天地之力,拥有言出法随的能力。
天穹之下。
在心神世界当中,恐怖的雷劫,让顾锦年遭到噬心之疼。
到最后,所有人都选择进来了,只要是读书人,他们毅然而然选择入内。
纯粹无瑕。
所以,他们的浩然正气,才会如此恐怖绝伦。
“来人。”
诸子百家的异象,也在坍塌。
这就是一道天堑,是自己无法越过的天堑。
“再者,也不一定是圣境之困,没有任何证据,不要乱议。”
第三口鲜血吐出,顾锦年脸色苍白到了极致,他的身躯,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回大夏京都。”
“好端端为何出现这样不详的征兆?”
学宫院长开口,众人听着他的声音,眼神当中满是好奇,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所以天地才会给予惩罚。
那就是,这天命不是降临在中洲王朝,而是降临在中州土地之上。
又凭什么不可成圣?
绝灭之雷。
“你知不知错?”
噗。
长云天直接来到大殿当中,望着熟悉的身影,长云天直接开口。
这样的消息,让顾锦年陷入了沉默。
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可是,儒道并非其他体系,拥有才气就可以直接突破境界。
连不朽之言,自己都已经立下了。
“在此之前,老夫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何儒道读书人,可以上达天听,儒道读书人,为何拥有天地之力。”
这个观点,在脑海当中,让顾锦年愈发坚定。
甚至他们还在往后倒退,哪怕是大儒,也阻挡不了这可怕的雷霆之力。
寿命终究是有限的,而随便一座大山,可能亘古永存,有百万年的历史,见证无穷岁月。
那一道道光芒,是不可磨灭的。
直接将雷劫轰散。
“可笑我竟还以为,拿出一些诗词文章,拿出先贤们的文章精髓,就可以成为圣人。”
长云天低着头。
稷下学宫的精神,感染了无数人。
“儒道我并不惊讶,真正惊讶的是,第一个成圣之人,是文景先生,我本以为是顾锦年的。”
顾锦年的情绪有些波动。
段空的声音响起。
“君子以厚德载物。”
“其一,去中洲王朝为官,主要做的事情,就是配合中洲文宫,打压大夏儒生,这次顾锦年不知道错了什么大问题,惹来天罚,以这个为理由,剩下的你知道该怎么做。”
在场所有学子一个个神色惊讶,他们好奇,有些不知所措。
除非你能开创另外一条路来,不然的话,想要成圣,只能跟着心学走了。
随着这道雷霆印记的没入,一切仿佛彻底安静下来了。
一些声音响起。
为他人抗下雷劫?
浩瀚宇宙,光影陆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