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212章 满朝文武捐十万两?我与王大人捐两千万两!摊牌了!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212章 满朝文武捐十万两?我与王大人捐两千万两!摊牌了!

何言开口,他很赞同长云天这番话。
何言开口,不怒自威。
百官齐聚此地。
“大人,这是不是有点少啊?”
“陛下,老臣也答应。”
“一千万两白银算什么?”
“而且这羊奶燕窝,的确好喝啊,真的,不信我喝给大人看。”
“您还别说,这玩意还真的挺好喝。”
“尚书大人,这是骗人的吧?”
不得不说,大夏官员还真是清廉,与其说是清廉,倒不如说是真的穷。
“不不不。”
而与此同时。
魏闲出声,认为绝对跟大夏不夜城没有太大关系。
声音落下。
忍不住询问二人,是不是洗劫了国库。
赵益阳开口,开门见山,询问着杨开。
两千万两?
“对了,大人,其实下官对户部也有些研究,最近写了一篇策论,涉及大夏宝钞,如若大人不嫌弃,过些日子去大人府上,将这策论献给大人,也希望大人能指点一二?”
“今日到老夫府上去,我们二人也好出一口恶气。”
“好,杂家明白。”
杨开出声,这话彻底打消了魏闲所有的疑惑。
“魏闲公公,当真着累了啊。”
“一千万两?这容不得玩笑。”
如此,王启新跟着杨开走了。
但听到一千万两白银,整个人还是绷不住了。
杨开与王启新二人,已经在大殿内恭迎许久了。
而正准备过去的户部左侍郎,突然被何言拉住了。
“好早些稳定灾情,为这些百姓重建新的家园。”
主要还是看在长云天之前帮他说了几句话。
两千万两白银?
随着对方离开,何言回头扫了一眼,立刻便看到长云天。
“让杨开说说情,这生意一定要算户部一份啊。”
他目前跑了上百家,加起来的捐银,也才不过十万两,可能还没有。
坐轿子过来,这不算什么,尚书有这种排场合情合理。
“是啊,是啊,主要是这价格也亲民,才五十两银子一碗,一天吃个两碗,也就一百两银子开销,回头我让御房斋的人,给我工部一人来一碗。”
“老夫不好说,可御史台好说,老夫见你不错,倒也算得上是刚正不阿,能说上几句。”
也就在此时此刻,太监的声音响起。
魏闲不啰嗦,直接走人。
你要是否认,这最近的事情可都是罪证啊。
半刻钟后。
“别乱想了,这是大夏不夜城的分账。”
大致就是杨开与王启新是如何赚到这些银子的过程。
“哎呀,这羊奶燕窝当真是一绝,御房斋的厨子当真不错。”
“别的不说,你现在就看着。”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话,带着一点其他意思。
“一千万两白银入账?”
他还真以为太子变性了,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啊。
“别急,只怕他们现在正在商量待会见到老夫,该说什么话,用什么措辞。”
“给老夫也拿一碗来。”
这长云天什么来历,他不在乎,进了官场就要遵守官场的规矩,长云天是御史,品级比他低,那么有些事情就可以提一提。
朝会的内容,永远是按部就班的。
听到何言提醒,长云天立刻出声,感谢了一声。
“魏公公,这等事情,老夫岂能玩笑,您自己看吧。”
怎么今天变性了?
“老爷,刑部尚书求见。”
再说了,这大夏不夜城又不是一次的买卖,往后赚的银子,只会越来越多。
“活该,赚了点银子,就找不到东南西北,还一人送一碗燕窝,何必呢?这是何必呢?大家同僚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啊?”
终于,何言的声音响起了。
“是两千万两。”
何言开口,淡淡出声。
而且魏闲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太子为什么拒绝退银?
这让何言无比难受,脸色也不太好看。
王启新开口,而后拉着魏闲,将大夏不夜城的事情,告知魏闲。
索性,杨开出声。
此言一出,其余一同前来之人,纷纷目光好奇的看向杨开。
左侍郎一听这话,不由显得尴尬。
何言出声,还是有那么点骨气的。
“尚书大人,这天色这么晚了,杨大人与王大人怎么还没来啊?”
可接下来的募捐,性子就变了。
“是啊,而且这大夏不夜城若是开到各地去,也是赚啊。”
杨开出声,认真无比道。
都这么穷了,还要让自己捐银,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只是礼部和工部只怕不会同意。
何府内。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好。”
这完全不合理啊。
别说他们两个人了。
不过就在此时,何言的声音缓缓响起。
听到这话,杨开不由冷哼一声。
这话一说,百官面色平静,但内心起了一些波澜。
大约不到半个时辰。
“何大人所言不虚。”
“成何体统?”
现在能报复何言回去,自然是一件好事。
这两天礼部做的事情,魏闲也有些耳闻,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在调查中。
这些官员相信了。
而如此。
“不可能。”
“说句难听点的,都不需要做什么,光是京都卖地,也不止一千万两白银吧?”
我丢。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此言一出,朝臣们微微皱眉,大家又不蠢,明显知道这是在刁难。
“好家伙,真就这么豪横?”
这两天花银子,他们也感觉得出来,一下子银子太多了,花也花不到什么地方啊,倒不如把这些银子花在有用的地方。
听到能让何言吃瘪,王启新不由笑了,他们二人平日在朝堂之上,还真是没少受何言的气。
听到这话,何言不由冷哼一声。
而秦王与顾锦年的关系极好,他虽然没有抨击顾锦年,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言论不好,这就有些奇怪了。
“老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老夫已经问清楚了,昨日大夏百货楼,光是龙米一项,至少卖出百万石粮食。”
而魏闲却点了点头道。
后者开口,拍着马屁。
他开口,有些好奇道。
“本官不吃嗟来之食。”
已经走出皇宫的王启新与杨开二人,也在商议着一件事情。
何言自信满满道。
“御房斋出品,果然名不虚传。”
杨开与王启新走在一起,二人似乎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随着百官退朝。
所以,何言的速度很快,都不坐马车,直接一路跑来。
有点古怪。
“当真是可笑,这燕窝,谁吃啊,妇道人家吃的东西,可笑啊。”
当下,众人将目光看了过去,箱子内厚厚一叠的银票,让魏闲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们是不是洗劫了国库?”
“不过,今日何言之为,实实在在有些针对啊。”
左侍郎有些疑惑,他感觉这位尚书大人已经疯了。
“何大人,话已经说清楚了和_图_书,杂家还有要事,就不多逗留了。”
何言是谁?
这下子百官的态度变了。
“这大夏不夜城,如今在整个京都,知名度极高,而且口碑极好。”
显然侯爷需要更多人知道,大夏不夜城有多赚钱。
“杨爱卿,王爱卿,你们二人是何意?”
然而,就在何言认为,魏闲一定会大喜过望时,却没想到,魏闲拿起银票,直接收走。
等长云天出现在自己身边时,何言的声音不由响起。
“明日朝会上,你直接开口就好,若你说的对,老夫也会帮你说几句话。”
“好。”
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之中。
“魏公公这个时辰还在募捐银两,当真是辛苦了。”
而永盛大帝也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这礼部和工部,每年拨款不过五十万两白银,他们怎么突然之间有这么多银子?”
“因三大灾区,外加上五大绿洲之事。”
一时之间,百官都不由在谈论这件事情。
“魏公公,你被骗了吧?”
“两位大人数额是多少?杂家记好之后,就要去下一家了。”
“杨尚书和王尚书还是太年轻了,这第一笔银子分账,看似很多,可实际上就是定军心,这大夏不夜城的生意,往后肯定是不亏,但也别想赚太多。”
“恩,老夫相信你是个聪明人。”
“这些东西,做不得假。”
王启新开口,不由赞叹一声杨开的品德,同时他也豪气,拿出一千万两白银出来。
其二,五大绿洲迁徙工作正在有序不紊的开展中。
“能为大夏做些事情,老臣自然不会拒绝,再说了,何尚书也是为了国家安定,若是能为朝廷分担一二,臣同意。”
“小小意思,对我大夏来说,杯水车薪,但也算是尽些绵薄之力。”
“你觉得这人有钱吗?”
但仔细想想,知道也是早晚的事情。
对方出声。
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等魏闲走后。
“按照一半的利润,这也有一千万两白银的进账,听闻礼部和工部都分了不少,自然而然豪横一二。”
“虽我会得罪杨开与王启新,但对我而言,他们二人本就不是我要拉拢之人。”
看到自己手下如此,何言的确有些没好气。
杨开乃是大儒,若是连这点品德都没有的话,那岂不是成了个笑话?
前面一半的内容,基本上还是以国家大事为主,各国的动态,大夏王朝内部的问题。
“再加上,大夏不夜城用劳工万人,听说最近又招了几万人,如此一来的话,往后每天的成本又是多少?”
“陛下英明。”
他们一个个都愣在原地。
“下官明白,多谢大人提醒。”
“杨大人当真为民啊,既然杨大人这般开口,老夫也不可能省着,也出一千万两银子,为大夏早日平定灾区贡献一份力。”
“果然,这天底下还是白吃的东西香啊。”
“是啊,有点银子就显摆,现在好了,吃亏了吧?”
指不定自己就已经入筹了,而且入的估计不会少。
一千万两白银?
对方毕竟是尚书,他们虽然看不惯,但也不敢太直接的谩骂。
“这次三大灾区,若迟迟不定,对我大夏来说,始终是一块心病,所以老夫打算捐赠一千万两白银,也算是尽一份心。”
说上几句也就差不多了,不可能一直说下去,这还没有确定是不是自己的人。
长云天开口,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左侍郎有些惊愕,不敢相信。
“会不会是收了什么银子啊?”
声音响起,惹来不少人关注。
何言依旧愣在原地,连同左侍郎也愣在原地。
夜色正浓。
王启新出声,也直接答应,对比之下,他们工部还有一千九百多万两银子没花完,现在还有些头疼,又塞给自己一百多万两银子,没意义啊。
可主要的是,两人从轿子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些随从,手中端着一个水晶碗,碗内是羊奶燕窝,还热乎着。
王启新开口,确定了捐银数额之后,他不由提到了何言今天的所作所为。
此时此刻。
“多谢大人。”
“那大人,你不吃的话,属下给您吃了?”
“大人,何必犟嘴呢?有东西不吃做什么呢?反正又不花钱。”
“大人有这份心意,陛下得知必然欣慰,不过时辰不早了,杂家就不做闲聊,刚好两位大人都在,此番为灾区捐银。”
“杨大人,王大人,这银子怎么来的啊?”
是的。
他们笑着开口,上前喊了一句。
左侍郎觉得有些不太可能,毕竟如果是五十万两的话,不可能这样花银子啊。
“魏公公。”
也就在此时。
“这玩意,就算给我吃,我都不会吃,也不知道显摆什么东西。”
看谁更难受吧。
永盛大帝看向两人,眼神当中有些好奇。
“哎哟!”
这是何等概念?
“还有这种好事?”
“有了一笔银子就乱花,开心几天的意义是什么?”
“有钱了不起啊?”
如果当真有问题的银子,还真不敢拿出来,明目张胆拿出来的意义是什么?
“陛下,臣有事启奏。”
他们出声。
何言笑了笑。
然后选择了御史台,并没有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等来到杨府后,看到杨府外停着一辆辆马车和轿子,何言脸色有些难看。
“别说了,估计心疼的很,你们没看吗,杨尚书和王尚书从大殿走出来以后,就一句话都不说,心事重重的样子,明显就不开心了。”
此时,户部左侍郎走了过来,带着一碗羊奶燕窝,笑呵呵的看向何言。
刹那间,呼吸声停止。
杨开出声。
这东西极其重要。
“哼,老夫不吃嗟来之食。”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说通了,也想明白了。
两人的对话,让在场所有人沉默。
“外加上老夫内人家中做些生意,听闻大夏天灾之事,凑了三万两白银,也算是为国效力。”
看着众人的表现,何言的声音不由继续响起。
王启新出声,也有些好奇。
“这”
大夏皇宫。
魏闲笑着开口,他现在恨不得赶紧回宫,把这好事告诉陛下。
“何言掌管国库,总有些傲慢之心,这些年来也没少受他的气。”
等说完之后,魏闲整个人呆若木鸡。
左侍郎端来了羊奶燕窝,何言接过,喝了一口后,不由长长吐了一口气。
听到这话,杨开拍了拍手掌,紧接着缓缓出声道。
“一千万两一个商铺?”
有人低声嘀咕道,还是有些看不过去。
就唯独工部和礼部尚书没有到来。
“五十万两?这有些太少了吧?五十万两敢这样花?大人,这文宝斋的东西,全部被礼部拿走了,加起来都超过五十万两了。”
不,不是有和图书点古怪,是太古怪了吧?
魏闲倒也有耐心,把商铺的事情告知这些官员。
“尚书大人,您怎么又回来了?”
“这工部和礼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银子,昨天工部把这京都内圈大大小小的酒楼都包场了,礼部则是把教坊司给包圆了。”
“可诸位千万不要觉得,是每天能入账一千万两白银,诸位不妨想一想,江中龙米,寻常百姓吃个二两米,就能吃饱一天。”
何言淡淡开口,显得无比自信。
你这不是吃饱没事干?
三五千两多多少少能拿出来。
好在的是,这些地契买卖的事情,都被顾锦年严格管控着,所以暂时性没有被他知道。
魏闲开口,说话都有些哆哆嗦嗦,他下意识觉得两人是在耍自己。
“回陛下。”
“回头给老夫看看,若是良策,老夫会考虑采用。”
“肯定是真的啊。”
“杨大人,这是何意?”
他到不觉得二人态度有什么很大变化,毕竟容不得他们二人拒绝。
只不过,想着礼部这两天豪气十足的样子,捐款上面应该不会太少。
王启新继续开口。
“何大人,何大人,我给您领了一碗。”
“即便这江中龙米,往后卖的更多更好,可问题是米价终究要平稳下来,不可能一直如此高价。”
“是啊,大人,吃一口吧。”
两人如此痛快的答应,倒是让永盛大帝有些惊讶了。
京都大街上,魏闲领着一些宫女太监正挨家挨户的找朝臣官员记录捐银。
扫了一眼天色。
不仅仅是这点,还有一点就是,这长云天乃是秦王举荐上来的人。
“这也是侯爷的意思。”
一瞬间,这些围在何言身旁的官员纷纷离开,全部朝着宫外赶去,领羊奶燕窝去了。
“国家危难,身为臣子,自然不可无视,老夫能力有限,就捐一千万两白银吧。”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看来杨大人已经领悟到了儒道至高之处啊。”
其三,则是同盟会的事情,目前虽然对诸国采取了一些措施,可问题是这些措施,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如果当真有私心,很难走到这个位置上。
“那个时候,何言就有的求我们二人了。”
整个朝堂内,就唯独王启新和杨开二人起了一些其他心思。
听到这声音,百官顿时沉默不语,而是将目光看了过去。
何言带着自己一些珍藏多年,压箱底的礼物,火急火燎赶往杨府。
“来来来,咱们两个对一对,你模仿一下杨开杨尚书,看看我说的话会不会说错,惹的他们不开心。”
魏闲开口,这时辰的确不早,他事还很多,也就不寒暄了。
“杨大人啥?”
嘶。
“还有,待会说话措辞要想清楚来,绝对不能说错话。”
所以捐赠的数额,一般都是几百两银子,也就是大官还好一点,捐个五百两或者一千两,至于那些国公侯爷,还有一些皇亲国戚,捐的还像样。
“当真有那么好喝吗?”
“就是,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所以你只能憋着一口气。
而对于永盛大帝而言,户部说这种事情,倒也没错,缩减开支嘛。
此时此刻,何言心急如焚,也后悔的很啊,倘若这次大夏不夜城,自己没有参与进来,那自己当真要悔断肠子。
他刚刚写完了,弹劾大夏不夜城三大罪状,外加上杨开与王启新的一些事情。
所以贬低归贬低,但强行贬低有些不好啊。
你唬我?
只是刚跑出去。
实话实说,都是同僚,得知同僚亏银子,他们不是很开心,得知同僚赚了银子,他们更加不开心啊。
既为杨开和王启新感到惋惜,又觉得两人的确有些嚣张,现在好咯,招惹户部尚书?
亥时。
不多时,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快步走了进来,一入大堂,兵部尚书赵益阳有些按耐不住了。
不少官员开口,他们都是跟着户部的官员,毕竟户部对他们而言太重要了,很多事情要是户部不拨款,那他们也没辙。
“天才,天才,当真是做生意的天才啊。”
刹那间。
“杨大人,当真是慷慨啊。”
“故而国库银两紧张,而今给予工部与礼部的拨款,只怕今年要取消,还请两部见谅,也请陛下批准。”
何言点了点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对长云天有那么一点好感,并不代表他就认可长云天,把长云天当做自己的人。
你们二人要是态度好点,找我认个错,都是同僚一场,这些年也算是朋友,就给你们一点台阶下。
旁边有人领来了羊奶燕窝,直接一吸溜,吃的相当开心。
何言开口。
准确点来说,是相信了一半,最起码比之前一点都不相信要好。
“哎哟,老夫怎么没想到,天命侯居然是通过这个方法赚银子。”
此时此刻,王启新的声音继续响起。
“请大人放心。”
“杂家明白了。”
一刹那间,所有官员脸色都变了,他们或多或少猜得到一点,可能是跟大夏不夜城有关系。
“对了,老夫二人的捐银数量,也可以告诉他们,激起大家多捐一些。”
有人猜测,觉得这当中可能存在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长御史,最近大夏京都乱成一团。”
看着魏闲走来,何言倒也直接,从衣袖中取出一叠银票,交给对方。
“我不能直接过去。”
想明白之后,魏闲无比激动,他恨不得现在就赶往宫内,把这件事情告诉永盛大帝。
“我真的蠢啊,我错过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老夫想错了啊。”
随着何言开口,满朝文武的目光不由聚集在何言身上。
何言落下一子,而后开口道:“请。”
脸上满是欣慰笑容。
王启新开口笑道。
杨开很直接,让众人入内。
“老爷,魏闲公公求见。”
“杨尚书,王尚书,这户部缩减之事,两位尚书大人千万不要生气,毕竟三大灾区为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其一,因为江中龙米的运输,三大灾区目前极其稳定,但重建之事还是需要大量银两。
这回何言心态都崩了。
可二人听到何言如此开口,只是扫了他一样,然后点了点头,一语不发,直接离开。
“王尚书,陛下今日在朝堂上提到的捐款,你打算捐赠多少?”
突兀之间,两道声音响起。
众人愣在原地。
甚至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何言特意洗了个澡,整理仪容一二,就怕人家看自己有些胡乱,没有诚意,那就麻烦了。
其余一些官员并不太认同,虽然说大家都酸,可毕竟这大夏不夜城,现在可是大夏京都最火热的一件事情,基本上谁都知道。
“一户人家买一石米回去,至少能吃三个月和*图*书,也就是说,三个月后,才有新的盈利。”
何言开口,善意的提醒长云天一些事情,因为基本上所有官员都吃了一口,唯独长云天等御史言官没有吃。
听到这话,二人有些惊讶,这魏闲居然对这些事情,了若指掌,皇室的情报能力,还真是不得了。
魏闲一愣,他有些反应过来了,不是一千两,也不是一万两,是一千万两。
走出轿子后,杨开不由开口,看着众人如此,不由开口。
当然这话心里说说还可以,明面上一个个开口。
但让人捐银这可不是一件好差事,相反是一件苦差事。
长云天开口,淡淡出声。
家仆急急忙忙的身影出现。
所以他上前说这话,其实就是说给所有人看的。
一听这话,何言再扫了百官一眼,纷纷都端着羊奶燕窝喝起来了,不由咳嗽道。
整个户部,整个礼部,拿的出一千万两白银吗?
魏闲傻了。
啥玩意?
“再者,两位大人入筹之数,不是一人两筹吗?”
最起码,魏闲没收获什么好脸色,尤其是在外面敲了敲门,对方就直接拉他进去,二话不说,就直接让魏闲看看里面的情况。
主要是,白给的东西谁不喜欢啊?
杨开出声道。
“再者,如若当真是来路不明的银子,老夫敢拿出来用吗?又岂敢拿出来捐赠?不怕陛下降罪?”
只是有钱了以后,心态也放宽了许多,自然而然,不在乎什么了。
何言愣了。
“请他们进来。”
也算是做点好事。
“老夫也赚了两千万两。”
听到一人一碗,百官都激动了,倒不是说真看得上这五十两银子。
“再者,这官盐降价,整个大夏王朝也只有天命侯能做到。”
百官聚集而去,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想来想去,应当是大夏不夜城赚了点银子吧。”
“大人,杂家虽然不知道大夏不夜城到底赚了多少银子,但这江中龙米,卖出去的数量,最多二百万石,盈利是有,可两位大人不可能分走一半利润吧?”
“这明摆着就是下套,大夏不夜城收益是有,但一定不多。”
何言开口。
“杨尚书打算捐赠多少?”
“的确,刚才有人说,这生意可以在其他地方开,可诸位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土地,京都之地,寸金寸土。”
如此,魏闲离开,连同银票箱子一起带走。
有官员出声,猜测是大夏不夜城的缘故。
左侍郎说完这话,直接喝了一口,满嘴的奶香味,快活的很。
但没办法啊,又不是强制性捐赠,人家捐多少都是心意。
“三万五千两白银,也算不上什么大喜事吧?”
“不是不是,大人心意杂家知晓,可大喜事与大人无关。”
“杂家要去下一家了,得将大喜事告知陛下。”
也就在此时,何言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所有官员的目光不由看向何言。
杨开笑了笑,满是温和。
领完羊奶燕窝,众人纷纷开口,说话都比以往客气太多了。
“听说大夏不夜城,还开设了百兽园,说是要将各种奇珍异兽放入其中,让百姓观看,以此收取银两钱财。”
“又送来了羊奶燕窝?诸位大人,赶紧去领啊。”
“见过魏闲公公。”
左侍郎开口,他回过神来,下意识觉得这是骗人的手段。
何言夸赞一二,同时也暗示了一些事情。
此话一说,后者不由一愣,随后满是笑容,朝着宫外走去。
“嘶,杨尚书,您当真慷慨啊。”
“陛下圣明。”
百官入朝。
“大夏宝钞?”
敲门的时候,官员有些无奈,装穷的有,哭惨的也有,而魏闲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将杨开与王启新的捐银数额说出。
杨府外。
“富不过三代,按照这样花钱的速度,别说大夏不夜城往后赚不到银子,当真赚得到,也要被他们败光。”
“再者,礼部和工部虽赚了些银子,可多少还是要注意些形象,如此一来胡搞乱搞,百姓看到了,还要说我大夏官员鱼肉一方。”
等提到了商铺之说。
所以当听到这话,百官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言走在最前面,显得有些乐呵,一些官员跟着何言并肩而行。
在杨开的呼喊下,魏闲回过神来了。
血他娘的亏啊。
你把我当傻子?
让魏闲当场愣住。
“两千万两?”
很快,等二人走远一些,嘀咕之声不由响起。
“一个商铺,卖一千万两白银?”
他要建立自己的势力,于内部来针对顾锦年,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名单当中有不少国家,对于这件事情,朝廷的态度目前还是给予强硬警告,具体如何措施,需要去认真思考,国家之间的斗争,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不可能说打就打,必须要衡量诸多事情。
“以官盐吸引百姓,再贩卖江中龙米,其实这不算什么,在老夫的预料之内。”
这是长云天,他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莫名听起来有些古怪。
而后这些官员一个比一个震惊。
而与此同时。
实际上魏闲说完之后,他就相信这是真的。
“老夫这些年省吃俭用,倒也省下了五千两白银。”
等回去以后,陛下一定会因为这件事情大发雷霆。
后者听到这话,顿时恍然大悟,随后笑道:“还是尚书大人聪慧,想想也是,求人之事,必然要谨慎一些,说话措辞也是需要好好去想。”
“礼部尚书杨大人驾到。”
杨开出声,喝了一口燕窝,美滋滋的评价道。
可杨开看穿了他的心意,当下拍了拍魏闲的肩膀道。
终于,魏闲来到了杨府。
何言摇了摇头,随后出声道。
一处民宅中。
“呵。”
听着长云天开口,何言不由扫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道。
“刚好,这东西太好喝了,一人一碗,来喝,来喝。”
询问着王启新。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引起众人注意。
“不是别的意思啊,倘若这真的分到手太多,咱们户部要不要也插手一下大夏不夜城。”
长云天开口,说完这话后,自觉放慢脚步,让何言朝着前方走去。
“如若超过五十万两白银,他们二人岂会一脸吃瘪?”
只是跑了两个时辰,到目前为止,账单上的捐赠数额,还没破十万,这让他十分郁闷。
“两位大人当真是慷慨,此事杂家一定会跟陛下说的。”
这话一说,一些本有些抗拒的官员,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几十万两白银?真的假的啊?”
何言直接愣在原地。
“哟,大家也在啊。”
“甚至老夫猜,他们二人正在模拟如何跟老夫对话。”
“这户部的拨款不给,他们当真一点都不慌?”
古怪归古怪,答应还是得答应,人家不要银子这还不和*图*书是好事吗?
“区区一碗燕窝算什么。”
“老爷,吏部尚书求见。”
反而极其的低调,如若今日不是插上了一两句话,只怕也不会与何言有所交集。
“尚书大人,这是真的?”
“杨大人,王大人,这魏闲公公刚才说,你们赚了一千万两银子。”
“大人所言极是。”长云天微微一笑,如此附和。
换句话来说,现在分几千万两白银的人,就是自己啊。
如此。
“是啊,要是天天能喝这东西,随随便便活到两百岁啊。”
搞不懂二人则是为何?
听着这话,户部左侍郎有些难过,也有些郁闷,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宫外。
这拨款可不少,而且是属于研发拨款,虽然不至于说让部门停止转动,但肯定不太好过,最起码近阶段时间,不会太好过。
“大人放心。”
“嘿,还挺有脾气的。”
为后人肯定是有些私心存在,但主要还是为国为民。
“这算什么?我昨天听说,文宝斋一夜之间都被买空了,礼部豪丢几十万两白银啊。”
“不过如果礼部与工部当真需要银子,有十万火急的情况下,老夫这里也能拨点出来,到时候来户部找我即可,也免得耽误了大事啊。”
何言开口,他话里话外,都不看好大夏不夜城,当然主要还是酸。
一百来万两白银算什么?
不多时,仆人恭敬走来,请他入内。
何言点了点头。
永盛大帝开口,将捐款的事情告知百官。
“魏公公说的是什么话,为朝廷办事,为百姓募捐,老夫岂能生气。”
何言开口,微微笑道。
“想来明日,何言何大人会支持我。”
当下,百官将燕窝碗放了回去,而后朝着宫内走去。
但不要以为你们有了点银子,就可以豪横,记住在朝廷里,银子还是户部管的。
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京都内。
左侍郎的声音不由响起。
“两位尚书大人才叫辛苦,杂家深夜来访,还请二位大人不要生气。”
离开之后,魏闲深吸一口气,然后挨家挨户继续募捐银两。
杨开出声,直接就同意了,一点都不难受。
他主动找到二人,说出这番话。
“工部尚书王大人驾到。”
“今晚之前,魏闲你去诸位爱卿府上,统计好捐款之数,确定好后,再宣百官入殿。”
包括随同一起来的宫女太监们。
“这宫外的事情,你要记着,身为御史言官,可不要忘记你的本职。”
“老爷,兵部尚书求见。”
“魏公公,老夫也捐赠一千万两,也算是早日为灾区百姓做些贡献。”
“多谢何大人了。”
“敢这么明目仗胆花银子,怎可能存在不干净。”
户部左侍郎开口,望着何言如此问道。
而他第一个目标,就是户部尚书何言。
除了公事拨款之外,六个部门,其实每年的活动经费不多,所以大家伙都穷,如今看到礼部和工部,两个本就是清水衙门,现在突然豪横起来了,实在是让人不得不猜疑啊。
“那属下今日就去大人府上,也免得发生什么事情,大人需要属下。”
“确实。”
如此,二人结伴离开。
可紧接着,杨开的声音再度响起,让他们直接沉默。
太客气了吧?
虽然不知道杨开是何意,但既然扯到了顾锦年,他就不敢乱来,先去把捐银的事情做完,顺便把这件事情传出去。
“错了,错了,错了。”
“免得说什么,使得老夫不开心。”
何言开口,压着声音,与长云天如此说道。
“哦,对了,如今大夏上下到处都需要银两,朕已经让内库缩减朕的起居吃住,诸位爱卿乃是大夏的肱骨之臣,所以朕希望诸位爱卿能捐些银两。”
百官上朝,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的家仆已经走了进来,带来了一个大箱子。
“而且后面所需要的银两更多,杨开与王启新,无非就是想要展现财力,让其他人产生好奇,从而投钱进去。”
将这商铺的事情,告知了魏闲。
众人好奇,眼神当中皆是疑惑。
“不就是分了点银子吗?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这何言厉害的地方就是在于,如果你礼部和工部不答应,他就能直接说你礼部和工部最近花钱大手大脚。
看到对方如此,何言一语不发。
“魏公公,还是先收捐银再说吧。”
“不过何大人,这杨大人和王大人到底赚了多少银子啊,敢这样乱花?”
“杨大人和王大人,合计捐赠两千万两白银,这大喜事,杂家得告诉陛下。”
百官们嘀咕道。
何言急的赶紧往外面跑,方才的自信和淡定,荡然无存了。
看着二人这般,何言一愣,其余一些官员也有些沉默。
“不要。”
“我要准备点礼物。”
后者开口,希望何言来一口。
这么多人都来了?看样子都想参与一下啊。
但捐完了银子以后,这些朝臣一个个跑出家门,赶往杨府。
而后事实如杨开说的一般,大家伙的的确确多捐了一些,那种几百两的也看不到了,至少也是一千两起步。
“既然杨大人如此慷慨,身为工部尚书,老臣自然也不能乱来。”
宣。
何言有些惊讶了,三万五千两银子,虽然是仅次于陛下的募捐第一人,可没必要这样吧?
“既然如此,那就不多说什么了。”
后者倒也懂眼色,立刻开口请缨。
长云天的想法很简单,他需要在朝廷里面立功,唯独做了一些事情,才会有话语权,不然仅仅只是凭借秦王举荐,压根没什么用。
想要银子,就来户部求我。
来了一百多万两银子,真以为就是好事?大部分都是拿来做事的,现在不给自己银子,自己还可以少做点事情,这妥妥就是血赚。
何言说两句,是因为何言乃是户部尚书,有独特的见解,你一个刚刚晋升的御史言官有什么资格开口评价天命侯。
杨开点了点头,赞叹一声王启新。
你杨开说捐一千万两?
“哎哟!“
“不可能啊。”
“而且,天命侯开的商铺,相当于是一重保护身份,外加上还可额外免税,一千万两白银都算是卖少了。”
“而我这样做,何大人必然会支持,并且协助我,也算是一种站队,先在户部站稳脚,后面的事情,就方便多了。”
“一千万两?”
“下官会尽本职,请大人放心。”
魏闲听到这话,有些讪笑着看向杨开,毕竟堂堂礼部尚书,捐一千两银子,的确有些少啊。
如此,折腾了小半个时辰后。
杨开点了点头,眼中含笑。
“大部分都觉得他有钱,可事实上呢?他家底不过二三十万两银子,一时冲动罢了。”
何言开口,先是朝着永盛大帝一拜,紧接着又看向杨开二人如此说道。
“老爷,hetushu•com•com徐国公前来拜访。”
???
百官们开口,笑着出声。
“何大人,其实没必要啊,白给的不喝,岂不是浪费了?”
总结的话就是三件事情。
而且目前大夏王朝已经得到了同盟会的初步名单。
“王大人也有一颗为民之心啊。”
等走进杨府后。
正常的朝会结束后。
所以魏闲整理了一下情绪,笑呵呵的让杨府家丁去传了话。
杨开出声,如此说道。
“天命侯当初来找过老夫,被老夫搪塞回去了,我真是愚蠢啊,让杨开和王启新捡了个大便宜。”
“看你这样子。”
“云天。”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其他官员看到,让所有人都知道,别有点银子就显摆,朝廷里想要银子,都得听他何言的话。
大夏户部尚书,在做生意这上面,何言不说天下第一,但也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今日晚上,这王启新与杨开,必然会来老夫府上,给老夫道歉认错。”
“不行,不行,老夫现在就要去找杨开。”
他再怎么去想,都没有想到,大夏不夜城竟然如此之赚?
“等今夜魏闲公公得知我二人的捐银后,大夏不夜城赚银之事,只怕他第一时间会知晓。”
这也太恐怖了吧?
“也不一定吧,仅仅凭借江中龙米,应当不会亏。”
能给工部官员谋些福利也就差不多了,难不成还真的顿顿吃山珍海味?
“恩,如若魏公公不信,让人去查一查也就知道了。”
“既然两位爱卿有这般的心意,朕就准了。”
“杨大人,这捐银之事,可不能乱说啊。”
“杨大人,当真是一人一碗?”
“的确是大夏不夜城。”
杨开出声,说了一句。
找死吗?
“杨大人,您当真是客气啊。”
“哦,一千万两啊。”
他来到大夏王朝已经有半个月了,他没有以非常高调的形式来到大夏王朝,仅仅只是让秦王举荐一番。
何言与户部左侍郎坐在院中下棋。
至于当真说自己享乐,也没有太大意义,能到这个级别的官员,其实大多数都是为国,尤其是现在这个环境与阶段。
他这话不假,礼部之所以每年都要银子,其实就是为了修建书院,给一些夫子发俸禄,为的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读书。
看着何言如此,魏闲倒也客气,又将之前说过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不多时。
何言开口,这番话显得有些平静。
当下,身后的随从,纷纷从篮子里面取出羊奶燕窝。
做不做是长云天的事情,但自己提两句,就可以看得出长云天到底是个什么人了。
长云天缓缓将毛笔放下。
你唬我?
“因官盐和龙米之事,这个京都百姓进出极为频繁,这多多少少有些不妥。”
杨开立刻解释。
“恩,一千万两。”
一来是杨开和王启新赚到了银子,二来是自己当初拒绝过顾锦年,如果当时自己有耐心,听一听顾锦年怎么一个发财大计。
魏闲走进府内,脸上的笑容,无法这样,可谓是春光满面啊。
“这样一来的话,客人就多,那商铺的价格就高。”
魏闲咽了口唾沫,他实在是想不到,杨开和王启新是怎么搞到这么多银子的。
何言开口,然后拉着对方模拟对话。
何言又突然跑回来了,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样子。
不对,加起来就是两千万两白银了。
“没有。”
二人开口,面对皇帝身边的人,他们自然客气一二。
现在自己手头上还有一千八百多万两银子,都不知道怎么花。
随着声音落下。
“朕当个表率,捐十万两黄金,诸位爱卿可多多益善。”
而与此同时。
“还吃燕窝,年纪这么大了,吃这东西有用吗?”
不过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出声开口。
所以他才会提醒一句。
“每日辛苦做工,总要滋补一二。”
可就在此时,家仆的身影走来。
“公公无需如此。”
魏闲恭敬出声,尽显客气。
那就是陛下刚才说的捐款之事。
杨开摇了摇头,一瞬间众人松了口气,莫名心情好了不少。
走出宫后。
“一千两银子?”
“有些事情,御史台自然不会不管,但这毕竟涉及到了侯爷,下官对侯爷极其敬仰,而且御史台的大儒们,对侯爷也极其敬仰,所以有些事情,也不能乱说。”
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这些官员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他出声,说完这话,指着地上的箱子。
如往常一般等待着朝会开启。
“错了。”
还是说嫌自己活的太舒坦了,非要找点刺|激?
一道道声音响起,大堂内,杨开与王启新相视一笑。
“不是啊,大人,这免费的东西,吃起来真的香味十足,你不信伱吃一口。”
后者开口,笑着出声。
何言开口,这次募捐他自然不会小气,也算是动用了老婆本,一来是表现一二,二来也是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
“我是不信。”
尤其是,五十两一碗的东西,也算是奢侈物啊。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停步一会。
“大夏不夜城,吸引了整个京都百姓聚集,周围七八个府城百姓都慕名而去。”
再说了,何言自己也说了,银子是拿去重建三大灾区,又不是拿去吃喝玩乐,所以杨开并不难受,当然他也知道,何言是故意找麻烦。
长云天显得有些恭敬开口。
不相信的有,死都不相信的也有,甚至银票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还不相信的也有。
只是等临近杨府时,马上换了笑容,客客气气的来到杨府门口,让家丁去汇报,自己要求见。
“不是一千两,是一千万两。”
基本上所有官员都到齐了。
而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一旁的‘大夏宝钞策’上。
“也多谢两位尚书大人体谅户部之工作。”
“这年头,越是没钱的人,越喜欢张扬,老夫在这个位置多少年?接触多少商人?有些商人,他排场越大,花的银子越多,就好比去什么花坊,一天花销十万两白银,就是为了博取花魁一笑。”
他下意识以为,杨开与王启新二人此时此刻还在为缩减拨款的事情而烦恼,不然的话,为何从大殿走出来以后,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大夏不夜城,耗费多少土地面积?若不是天命侯有功于大夏王朝,只怕换做任何人,想要这块地,十万万两只怕都拿不下来。”
而后杨开的随从一人发放一份羊奶燕窝。
“啥?”
然而下一刻,何言一脸正色道。
“我预计五十万两差不多了,不会超过这个数字。”
血亏。
“大人过誉了。”
“这次分账,数额巨大,老夫的确欢喜,如若大夏没有天灾,其实老夫是打算将多余的银两,去县城内建立书院私塾,也好让一些穷苦之人可以读上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