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68章 业火淬体!肉身无暇!经文显,天下惧惊!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68章 业火淬体!肉身无暇!经文显,天下惧惊!

“怎么感觉顾锦年又变强了啊?”
这业火。
以顾锦年的性格,估计没有僧人能活着离开此地。
那宏伟的梵音,在这一刻阵阵响彻。
缘法尊者淡淡出声,同时操控金刚降魔杵离开,其余两位尊者,更是凝聚无上佛器之伟力,刹那间,恐怖的佛光化作佛印,朝着顾锦年直接杀去。
缘法尊者开口,他不想留在这里,倒不是真的害怕顾锦年。
顾锦年居然诵念出佛祖真经,这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也是他们根本想不到的。
可顾锦年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在他看来,顾锦年以为佛门没有手段了,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上行密宗,另一座主寺内。
至于他们上面,则是佛门当世真佛,上行真佛。
“也好,免得让我们这群老家伙争,有年轻人要好点。”
这种淬炼,相当于夯实根基。
“记住,倘若天命之争开启后,实在争不过就算了。”
是西漠地境。
“菩提念珠。”
外界强者,纷纷好奇,之前是白色的光芒,现在又是金色光芒,让他们实在无法理解,而且这前前后后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大约过了一会,永盛大帝露出喜色,手中拿着一本佛经。
“大魔显世,我佛门弟子,应当牺牲,为天下苍生而战。”
随着万朵业火莲花出现,顾锦年身体之上,这出现浓厚的业力,这业力足足有数十丈之高。
三尊者各自出声,前面两位还处于震撼当中,而第三位却瞬间意识到麻烦来了,让他们召回灵魄。
而随着普正主持此言说出。
“罢了。”
过了片刻,他开口传递一些消息,给予部分佛门高僧。
不是寺庙在诵经,而是寺庙当中,被供奉的佛陀诵经。
普正主持的声音响起,宝相庄严,可话音落下,他吐出一口鲜血,因为他也燃烧了自己的寿命。
“不是说业火加持,不到一刻钟就会被活活烧死吗?这半个时辰都过去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而且顾锦年肉身表面为何会有这样的光?”
鲜血四溅,惨叫声传遍四方。
但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到,顾锦年会有什么手段。
“朕就说嘛,果然不出朕所料啊。”
直接下令,要屠杀大夏王朝所有僧人。
有人惊叫起来。
完美无暇。
“他为何还没有死?”
这声音并不是很大。
这简直是耻辱啊。
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外甥竟然连佛经都懂。
这些佛陀雕塑在诵经。
也就在此时,一道更为震撼的声音响起,从大夏另一处,传至普寒寺。
一道道声音响起,之前佛门拿出一件无上佛器,已经让他们惊讶。
亦有数道身影,再这一刻感应到了浩瀚佛音。
看到这一幕,一些人惊讶,忍不住好奇。
顾锦年平静出声。
现在这业火竟为自己淬炼肉身,相当于省去自己夯实肉身。
古老的梵音自顾锦年口中念出。
所以,普正想要点到为止,让顾锦年退兵回去,这件事情就当做没发生。
两万两白银。
眼下所有的希望,只能全部寄托在佛陀真身上。
“显真佛。”
“悔改?”
然而,三尊者无惧,他们认可顾锦年这篇经文,但并不认为顾锦年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过了片刻,他一挥手,瀑布停止,不再坠下水来。
“南无薄伽伐帝。”
“你以为这经文结束了吗?”
顾锦年脑后更是诞生一轮又一轮的佛光。
恐怖的佛光涌入佛陀真身内,三尊者的身影也逐渐消散,化作滚滚佛力,使得这尊佛陀真身愈发凝实。
顾锦年的肉身越来越璀璨,从金色逐渐化作五光十色。
“佛门气运。”
上行密宗主寺。
苏怀玉静静的看向顾锦年,似乎有所猜测什么。
赶紧离开,也免得受损。
恶性神僧则是麻木不已,本来佛门的计划,就是通过普寒寺入手。
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大多数都是老一辈的存在,年轻一代鲜有人有所反应。
普寒寺内,就只剩下顾锦年一人了。
然而待顾锦年足足淬炼千遍之后。
面对苏怀玉的行为,普正主持没有浪费精力,佛门的确不能对清浅和瑶池做什么,她们两人身后都有庞大的势力。
可没想到的是,众生树居然在脑海当中震动不已。
“顾锦年,事到如今,你当真就不悔改吗?”
“走!”
但不同于之前的黑暗。
然而,再听到这浩瀚佛音之后。
实际上,众人或多或少觉得,顾锦年肯定有些手段,藏着不出,等到关键时刻才会出手。
业火,是天地之间最恐怖的东西,甚至没有之一,沾惹一二,便会被活活烧死。
小缘寺高僧,更是当场快要晕厥过去。
诵念药师真言,可消除业力,临终之时可往生净土琉璃世界。
“佛门也太狠了吧?一口气拿出三件无上佛器,这不是要将顾锦年置于死地,这是要让顾锦年死无葬身之地吧?”
“阿弥陀佛。”
可随着顾锦年第一个字念www•hetushu•com•com出,佛陀真身却立在原地不动了。
战刀无情,所到之处,皆是人头落地。
而且修炼盘武至尊功,顾锦年拥有越境战力,可这个越境战力,终究有些虚。
“要出大事了,速速将灵魄召回,不然要麻烦了。”
这是十大佛经之一的药师灌顶真言。
这当真是全能啊。
当宏愿响起。
紫色的业火,化作数万朵莲花,凝聚在顾锦年周身。
顾锦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他目光坚定,显得不服气。
老者的声音响起,言语当中充满着无奈。
人们将目光看去,神色震撼无比,感到了不可思议。
诵念起这篇经文。
业火只是一种杀招。
可唤药师佛真身显。
顾锦年不惧的原因,是因为药师灌顶真言,就是可以消除业力,所以他无惧。
“今日真佛显世,降无上业火,让你于痛苦忏悔之中死去。”
恐怖的业火燃烧着,一枚枚果实诞生。
这是三尊者的灵魄,不是本体,但若是诛灭,对于佛门三尊者来说,有极大的损伤。
“无须担心,这是他的舍利,顾施主虽堕入魔道,可毕竟为苍生做过事实,他拥有舍利,业火燃烧到了他内部,不要看他表面毫发无伤,可内部已经烧的只剩下舍利。”
此时此刻,三道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睁开眸子。
想要逃离此地。
轰。
无上佛器。
天地终于变色。
这种情况,几乎比比皆是,尤其是贵阳郡内,一些佛寺更是抄出珍品玉石,甚至还有灵晶这种稀罕物。
“佛祖真经,佛祖真经,这是佛祖真经啊。”
“这业火加持,居然没有直接烧死?”
无数声音交织,他们有眼睛,还没有瞎,虽然不明白佛门业火到底有多可怕。
顾锦年宝相庄严,他一直在关注这三尊者。
“现在想走?”
这些那些被杀僧人之怨魂。
皇宫当中。
“出手吧。”
一缕缕业火,被它疯狂吸收,化作一颗颗金灿灿的果实。
他要的就是赶尽杀绝,要的就是结束一切因果。
肉身蜕去旧皮,引来不少惊呼声,误以为是业火将顾锦年的肉身烧毁。
这位神龙不见首尾,哪怕是佛门高僧,最近二十年来,都没有见到过上行真佛。
顾锦年的肉身表层,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看起来有些圣洁。
“当真是盛世佛门啊。”
一位中年僧人,穿着蓑衣,站在山间之中,凝视着顾锦年的身影,过了片刻,他双手合十,号了一句阿弥陀佛。
眼下还剩下最后一种杀招。
普寒寺已经彻底崩裂,一座座宝塔瓦解,地面上更是龟裂,如同蜘蛛网一般,破碎散开。
当三尊者诵念佛经之时,顾锦年冷漠的声音响起。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了。
顾锦年出声,质问着普正主持等人。
若是不镇压顾锦年,到此为止的话,那接下来就是顾锦年的反击。
而且也帮自己熬炼出‘无暇宝体’。
西漠。
但不得不说的是,顾锦年这篇佛祖真经,惊动世间一切强者。
“施主,您着相了。”
万里之外。
而整个西漠,无数僧人一个个跪拜在地,他们聆听着这无上佛法,那里还敢有半点嚣张。
“佛祖真经。”
若是普寒寺输了,也不担心,但前提是顾锦年必须要死,亦或者重创大夏王朝。
“这样的话,稷下学宫,必可多获一道天命。”
“是本侯要悔改,还是你们佛门悔改?”
但过了片刻。
宛若灭世一般。
恐怖的气息弥漫,顾锦年腾空而上。
十遍。
“退后。”
如若发挥其真正威能,一击之下,可使山川沉沦,可让日月震颤,甚至可将星辰击碎。
“请三尊者复苏。”
“这也行?”
他们死都不会想到,顾锦年不但儒道经文绝世,没想到连佛法都有所研究?
“窭噜薜琉璃。”
当下,一阵阵的声音响起,这不是顾锦年的回音,而是来自一座座寺庙。
他双手合十,朝着佛陀真身一拜,随后大声吼道。
可终究还是欠缺了一些什么。
这一刻,顾锦年闭上眼睛,先摘取果实,看看是什么东西再说。
“我来。”
一座深山当中。
金刚降魔杵乃是大音寺的佛器。
非八境无法真正发挥其威能。
普正主持淡淡出声,他不以为然,并不觉得有这么多银两是一件坏事,随便开口,就将这件事情掩盖过去。
这不算多,但对比一个如此寒酸的寺庙,这两万两白银就有些恐怖了。
也就在此时,望着如此天象,苏怀玉不由咳嗽一声,他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平静无比。
实在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铛。
紧接着又叹了口气。
一道道疑惑声响起。
直至西漠。
永盛大帝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将国运给予给了顾锦年,如果顾锦年真遇到问题,他第一时间就有所察觉。
“西漠佛门,当真是够狠,够狠啊。”
可没想到的是,佛门现在竟直接拿出三件无上佛器和_图_书,这已经不是撕破脸不撕破脸这么简单的事情。
看着这一幕,苏文景不由微微一笑。
他高喊着为天下苍生而战,也不管这些僧人愿意还是不愿意。
只是没想到,众生树在这一刻居然发挥这样的作用?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顾锦年下意识就要诵念出药师灌顶真言经。
一遍。
八万僧人诵念佛经,他们寿元几乎都要被抽干,在这一刻他们的信念更加坚定,并非是不害怕,而是无能为力,所以他们只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
佛陀真身再一次动了。
可现在抽走的不是佛力,而是佛法,他们的修为,甚至一些修为低弱的僧人,发现抽走的不仅仅是佛法修为,还有自己的寿元。
“阿弥陀佛。”
这是八宝佛钟,佛门九圣器之一。
而且还能转换成为果实?
“怎么会有金色光芒?”
怒吼声响起,是王鹏的回应,他等这个命令许久了。
可药师灌顶真言,不仅仅只是消除业力,最强的是十二宏愿。
但各大势力其实心里都清楚,普正也到了两难之境。
肉身在这一刻,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不仅仅是肉身得到淬炼,包括真气,包括法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淬炼。
此番天地,金色光芒映照大地,驱散黑暗。
依靠盘武至尊功,可以通过嗑药提升,可终究还是有些不夯实,心里不安。
“这不可能。”
而且出口便是佛祖古经,这未免也太非凡了吧?
有些佛门,看起来寒酸,随着马蹄震动,露出了地窖,很快二十个装满白银的箱子出现。
普寒寺内。
轰!轰!轰!
虽然修炼盘武至尊功,外加上三清混元法,不需要跟其他修士一般,每日修行。
大风而起,将顾锦年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
普正主持不啰嗦了。
这就是抱着诛杀顾锦年的想法。
“师父,您这是?”
东荒境内。
此时此刻,顾锦年的肉身,达到完美,是无暇宝体,一挥手各种光芒绽放。
普寒寺。
随着顾锦年这道命令下达,一时之间使得不少人变色。
“杀!”
当真言道完。
“肉身散发奇异光芒,这绝对是得到了淬炼,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实际上,顾锦年疯狂吸收着这些业火,淬炼自己的肉身。
这是天地之间,最恐怖的火焰。
金刚降魔杵。
八宝佛钟。
百遍。
有震撼之声响起,失声而出,瞬间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脸色显得无比惊愕。
天命之争。
又是一道冲天的光芒,凝聚于天穹之上,来自西漠。
执木青年皱眉,有些不解,望向老者。
当此言响起,引来各方疑惑。
这一刻。
只要被点燃,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佛钟之声响起。
外界众人,看到这一幕后,也彻底放下心来了。
他一笑。
当然,这只是传闻,具体到底有多强,没有人能知道。
而随着紫色业火莲花的没入,一枚枚果实诞生,然后又化作一道道火焰,为顾锦年淬体。
可他发现,除了一开始国运有些影响,后面就一点影响都没有,反而这国运有些变化,是往好的变化。
睁开佛眸。
三件佛器的出现,的确震撼整个东荒强者。
“今日之后,无论顾某生或者死,大夏从今往后再无一个佛门弟子。”
大夏书院。
尤其是镇国公,他来到寒山寺,数万僧人在他一声令下,当场死于非命。
可实在是想不到,佛经顾锦年都懂?
一座座寺庙,佛光冲天,搅动这番天地。
这些人知道佛门没有那么老实,但也没有想到佛门手段竟然如此厉害,搜刮这么多白银。
“上行密宗的菩提念珠?需要这么大的架势吗?就为了针对顾锦年?三件圣器都拿出来了?”
“师父,这世间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东荒境内,宛若极乐世界,天穹弥漫金云,真龙神凰出现,地面之上,那一朵朵金莲绽放,显得璀璨夺目。
可现在,佛门就是动用这招,要点燃顾锦年身上的业力。
一名中年儒生,正在观看书籍,他浑身脏乱,看起来无比邋遢。
“南无薄伽伐帝,鞞杀社。”
若是得罪,这对佛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最终,普正主持开口,业火都无法杀死顾锦年,这让他内心不安啊。
经文已出,他反而要等对方亮出底牌。
相当于拿百位武王的生命,换顾锦年的命。
只要修行过的人,都知道要稳固根基,这个稳固根基,就是担心以后突破大境界的时候,因为根基不够稳,有许多问题,那个时候你想要重修是不可能的。
各种光芒自顾锦年肉身绽放而出。
“你们.......没有机会了。”
安静。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是如此的霸道。
永盛大帝喜悦无比,一时之间,脸上的笑容,灿烂至极。
顾锦年也懒得废话,直接把这个狠话说出来。
这一刻。
他身后,出现一个个佛国www.hetushu.com.com世界。
永盛大帝也惊愕无比的看向这一切。
传闻当中,各大体系的九大无上器,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但第七境强者,也只能发挥这些器物一半的威能。
普寒寺大殿外,一干佛门高僧也不由充满着好奇,他们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居然是佛祖真经?”
很快,顾锦年脚下出现一道道的金色涟漪,这金色涟漪以飞快的速度,扩散整个大夏王朝,到最后更是扩散整个东荒境。
轰。
大金王朝。
以灭佛为由,找大夏王朝麻烦,可现在一切都没了,一切都完了。
普寒寺内,三件无上佛器也在这一刻疯狂震颤,佛光弥漫之下,四方寂静。
此时。
三件无上佛器,配合三尊者灵魄,再加上佛陀真身,给予顾锦年最后一击。
瀑布之下。
不知道为何,这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影响整个天地。
“晚了。”
“无须担心,这天地之间,还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业火焚身,你们仔细去看,这白色的光芒,是他的灵蕴,他在试图阻挡着业火,一个时辰后,他必死无疑。”
然而,面对普正主持的怒吼,顾锦年没有任何回应。
他不犹豫,带着二人离开这里,也不管二人的不愿。
三件无上佛器内的灵魄,突然绽放佛光。
此时,普正主持大声怒吼,他不再淡定,是真正的被顾锦年气到了。
“啊!”
“所有不从僧人,杀无赦。”
就算是佛门第一僧,也不敢说能扛过业火。
“跋喇婆。”
“不是业火焚身吗?都焚了这么久,就一点事都没有?”
一名老者靠在石头下,观望着一名青年练剑,不过这练剑的手段,极其古怪,用一根树枝,劈砍瀑布,可当这宏伟的声音响起后。
老者一愣。
他开口,十分不解。
一旁大音寺的高僧,则是指着这一幕,发疯似的大吼大叫。
金刚降魔杵内的三尊身影,瞬间没入其他两件佛器之中。
顾锦年宝相庄严。
看似还没有开始,其实已经开始了,年轻一代九成九早就被淘汰,真正强大的是这批人,这批准备了许久的人。
而这八宝佛钟,这是小缘寺的佛器。
“由为师来争吧。”
顾锦年只说出这句话。
这是何等的存在?
这回,普正主持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慈悲神僧双手不合十了,他有一种气急败坏,更多的还是疑惑,疑惑顾锦年为何拥有佛祖真经。
“顾锦年。”
如若不是因为提前察觉到了,他也不会不出手。
就知道他们想跑。
这也的确是一个解释。
神通境界,淬炼至圆满,举手抬足,可镇杀武王。
若是这十二宏愿诵念之后。
肉身饱满。
苏文景出声,略显得有些难受。
“顾锦年。”
虽然普正主持带着一些高高在上的口吻,让顾锦年皈依佛门。
可现在,经过业火千遍淬体,他可以彻底发挥出武王的实力,一个境界内,他将无敌,横推一切。
“施主也未必能留老衲三人下来,倒不如到此为止,也算是一桩好事。”
而大夏王朝内。
“喝啰阇也。”
下一刻,普正主持目光露出寒意,天穹之上,佛门弟子被屠杀的画面,还在持续,他逼问着顾锦年,想要得到顾锦年一个答案。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这样的好处有太多了,光是寿元上,经过这次淬体,顾锦年的寿元,至少能达到三百多,武王强者寿元两百。
的确,正常来说,自身的实力确实无法将他们留下。
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出现,这火焰虽然由内燃烧起来,可顾锦年却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说不痛但有些痛,说痛又不是那种疼痛,就好像吃辣一样。
他怒吼,下一刻所有佛门弟子体内的佛法,不受控制一般,朝着佛陀真身涌去。
而整个大夏王朝。
只是一瞬间,一种难以言说的疼痛袭来。
“若不出意外,接下来便要烧他神魂。”
顾锦年身上的业火,也在刹那间直接熄灭。
他的肉身,散发出金色光芒。
蕴智慧之光,诞佛性。
其实是痛觉,但感觉就是很爽。
他们看到了这一切,眼神当中瞬间露出震撼之色。
他们便是佛门三尊者。
战马奔腾,将佛寺砖瓦全部踩开裂缝,与此同时,一箱箱黄金白银被运了出来,包括一些极其珍贵的宝物。
对他们而言,这是惊世的耻辱啊。
“你已犯下天地不可饶恕之罪。”
为东方净琉璃世界之教主。
“老夫这爱徒,当真是......与众不同啊。”
“普寒寺内,还有最后手段,要是施展出来了,你必死无疑。”
又岂是这些伪佛可比拟的?
虚空当中。
这一刻,顾锦年的武道境界,也彻底抵达神通境圆满,而他的肉身,几乎接近完美。
“这些大部分乃是香客赠送,我佛门弟子也并没有将这些白银占为据有,而是修建佛寺,让更多的百姓有安息之地,再者逢难之时,佛门也必然会出手https://m.hetushu.com.com相救。”
“这就是所谓的佛门?”
仙道境界虽然依旧停在开脉境,但元神得到了淬炼,相当于是帮未来铺路。
是一场惊天机缘。
大夏境内,各大寺庙当中,将士持刀,将一个个佛门弟子的脑袋砍下。
吼声响起,惊动四方,顾锦年浑身上下仿佛打通所有筋脉一般,一种前所未有的爽感袭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大吼一声。
菩提念珠。
“另择他计。”
当下王鹏取出传信符,将顾锦年的意思,传达给镇国公。
他自语,说完之后,继续观看书籍。
看得出来,这最后的底牌,佛门有些不情不愿,有肯定是有,但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到了这一步,你还要执迷不悟吗?”
“淬体。”
一万遍。
大宝琉璃寺。
药师,又名药师如来,药师琉璃光王如来、大医王佛、医王善逝、十二愿王。
“可惜,没有足够的时间,不然应当好好教教自己这个爱徒下棋。”
“是啊,怎么看起来他好像是在淬体,不是受折磨啊?”
哭喊声,咒骂声,怒吼声,不甘声响起。
就好比救下一个孩童,这是善事,可这个孩童以后成为了土匪,滥杀无辜,那么这业力就是恶业。
但有一部分人,却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般。
佛经堆积在一起,被大火燃烧。
不止是他,诸多势力也露出惊叹之色,或许一两座寺庙的财富看起来不多,可所有寺庙加起来的财富,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而不重修的话,强行突破,轻则失败,得修养几十年,重则走火入魔,当场毙命。
狂风将这些碎石吹散,而天穹之上,恐怖的黑色云朵出现在顾锦年头顶之上。
扶罗王朝。
永盛大帝直接转身,他来到养心殿,在书柜当中疯狂翻找着东西,魏闲与刘言有些好奇,连忙过来帮衬,却被永盛大帝赶走。
这种业力很古怪,跟因果有些相似,但不是因果,而是做的每一件事情,必然会对未来给予影响和改变,而且是善是恶,谁也说不清。
世间万物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下来了。
可还是能感应出,顾锦年是变强还是变弱。
可听到这话,年轻男子并不服气。
但这一次,不是拳芒之间,而是凝聚出一团业火。
“你当真以为我佛门没有了手段吗?”
只见,天穹之上,一幕幕画面出现。
“可惜,你晚生了三十年,若早生三十年,这天命必然是你的。”
使得自己将再也不用担心根基不稳了。
顾锦年吼了一声,看样子是真到了绝境。
“无法留住你们?”
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佛门气运,但这一小部佛门气运,可孕生出数百位武王级的强者。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立在大宝琉璃寺上空,是一位老僧,他手握降魔杵,静静望着这一切。
普寒寺若是赢了,一切好说,大夏必然会内乱,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因为佛陀真身的出现,禁锢他们的阵法已经松动,苏怀玉一出手,将阵法击碎。
他们神色大变,而普正主持的声音也淡淡响起。
用妖孽来形容顾锦年,感觉都有些侮辱顾锦年啊。
这一刻,山河震颤,日月摇晃,恐怖的气息,笼罩整个东荒境。
而天穹再彻底昏暗下来了,乌云滚滚,遮盖万里山河,雷霆弥漫,亦有千丈雷蛇划破苍穹,黑云压下,让人内心恐惧。
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十倍。
普寒寺内。
“竟是佛祖真经,他顾锦年为何能拥有这样的古经啊?”
第二件佛门九器出现,眨眼之间,跨越万里山河,没入了佛陀真身当中,使得佛陀真身愈发恐怖起来了。
而西漠之中,一道道金色佛光涌入佛陀真身之上。
这是西漠无数僧人的圣地,不属于三大寺,但佛门最顶尖的存在,都在大宝琉璃寺中。
不。
“区区银两,能证明什么?”
苏文景站在书房外,负手而立。
八怨神僧浑身发抖,他望着普寒寺的这一幕,痴痴呆呆,身躯发抖,是畏惧,可更多的还是震撼。
但这一刻,这些佛门僧人一个个面色变得难看,因为之前抽走的只是佛力,可以慢慢恢复,就如同仙道中人的法力一般。
“阿弥陀佛。”
神通境圆满,若是遇到武王圆满的高手,顾锦年想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顾锦年有些惊愕,他实在没有想到,别人恐惧万分的业火,居然会被众生树吞没?
所有大儒再听到这宏伟之声后,一个个震撼不已。
这一刻。
这是净心佛陀,佛门目前最德高望重的存在,另一位是源广佛陀,是佛门最强的存在。
佛陀真身再度出手。
顾锦年心中满是惊讶,他明白这是在做什么了。
现在不用担心了。
身后的苏怀玉微微皱眉,但他没有多言,也没有纠结,直接来到清浅仙子与瑶池仙子身旁。
顾锦年诗词文章,为儒道第一人,这一点他们都知道。
慈悲,普度,恶性三大神僧也不由痴痴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不用练了,天命之人已经和-图-书诞生,给你再多的时间,你也追赶不到他的脚步。”
整个东荒境与西漠境,彻彻底底震动了。
眼下被苏怀玉救走,在他们的容忍范围内,只要顾锦年没走就好。
“敢问诸位佛门高僧一句,有那位佛祖说过,佛门要懂得敛财?”
然而,最震撼的并非是他们三人。
中年儒生不由一愣。
普寒寺内。
“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任何迟疑,紫色业火莲花朝着顾锦年涌去。
普寒寺最后的手段已经出现,他也没必要藏藏掖掖什么了。
与此同时。
随着一枚果实坠下,很快化作一团火焰,由内燃烧而起。
西漠当中,万丈金色光芒冲天而起,震散云霄,一口佛钟,显露世间。
战马奔腾,将士们冷着脸色,大声怒吼。
而后,他继续前行,其目标便是大夏王朝。
青年沉默,旋即继续练剑,而且比之前更加刻苦,更加努力。
轰!轰!轰!
这一刻。
金色涟漪所到之处,但凡有佛寺佛像,都在这一刻,给予了回应。
此时,在外界看来,顾锦年被业火加持,无能为力。
整个大夏境内,所有寺庙都响起了这道声音。
普正主持开口,他自信无比,并不认为顾锦年会有什么手段阻挡业火。
“阿弥陀佛。”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会有业力,哪怕是业力深重,也不会转成业火。
只是,顾锦年向前走了数步,而后缓缓开口。
“敬遵侯爷之令。”
“全完了,全完了,老衲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一步,我等佛门昌盛的计划,要因为他而绝灭吗?”
普正主持,普云,普心,三位高僧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施主诵念出佛祖真言,此乃天地之幸事,老衲三人自知不如施主,也不想干扰施主,还请施主收敛戾气。”
普度神僧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然而,就在这一刻。
“佛祖真经出世,预兆佛门大兴。”
过了片刻钟,中年儒生望着洞外,随后喃喃自语一声。
玄奥无比,也复杂无比,没有人知道业力是什么,只知道不能让在业力转变为业火。
“无须再管大夏僧人。”
不只是他,诸多佛门强者也是如此自信,他们比别人更加明白,业火意味着什么。
这都三四个时辰了,顾锦年不但没有半点被业火焚身的感觉,反倒是继续变强。
而是佛祖古经都出来了,谁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自己修行时间不长,武道境界,靠的是嗑药,仙道就更没有修行多少次。
而京都内。
随着这道吼声响起,脑海当中的众生树更是发了疯一般,将业火吞噬。
老者也显得无奈,但他没有继续打击,而是挥了挥手,使得这瀑布继续坠下。
一朵朵紫色业火莲花没入顾锦年体内,这恐怖的业火,足足有三百丈,令无数强者咂舌。
超越第七境,亦或者是说,是准第八境的神物,这样的东西,拥有无与伦比的威力。
这是佛门业火。
不过他身上依旧有业火,这些业火是众生树无法吸收的业火,众生树吸收的是这万朵业火莲花,这是属于顾锦年自身的业火。
三件佛门无上佛器出现,将天穹都映照璀璨。
佛陀真身已经凝实,万丈的佛陀真身,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震撼感。
若这一击还是不能诛杀顾锦年,那佛门当真要掂量掂量,要不要付出更惨重的代价了。
“为了杀顾锦年,连佛门气运都压上了吗?”
“既然顾施主如此,那就不要怪老衲了。”
顾锦年身上的业火,瞬间被点燃,业火燃烧百丈,将顾锦年映照如光。
“八宝佛钟。”
他要出手,为顾锦年解决这场麻烦。
这是无数武者都梦寐以求的体质,也是各大体系都追求的体质。
“愿我来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自身光明炽然,照耀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随形好,庄严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无异。”
“南无薄伽伐帝。”
继续镇压顾锦年,那么就必须要拿出最后的底牌。
人们再度震撼,三件无上佛器都不够,还要压上佛门气运在内。
太祖长刀已经祭好了,关键时刻,他会以太祖长刀,斩断一切。
“年轻一代,唯一一个可以争夺天命的存在。”
一缕缕恐怖的气息弥漫,比之前还要恐怖十倍。
佛陀真身都拿出来了,佛门剩下还有什么底牌?即便是有,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听到普正主持这般开口,众人也信以为真,觉得应当如此。
“我上行密宗,也不过只有一篇佛祖真经,而且还是残缺的,他为何能拥有完整的佛祖真经?”
“将她们二人带走,苏兄,你有这个能力的。”
看着这些画面,顾锦年冷笑不已,他将目光看向普正主持,眼神当中是赤果果的讥讽。
“南无薄伽伐帝。”
“传令。”
整整一万遍,对应一万朵紫色业力莲花。
普正主持依旧自信满满。
紧接着目光落在佛陀真身上。
“尊者。”
佛陀真身凝固而定,无法动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