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63章 灭佛!国公归!千古名言!再显异象!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63章 灭佛!国公归!千古名言!再显异象!

顾锦年接过答卷,仔仔细细观看,敢第一个交卷之人,自然有不同之处。
“行了,朕明白了,尔等退下吧。”
【书山有路勤为径】
“侯爷,大夏境内,并非都是喜杀戮之人,其实很多人都希望以和为贵,侯爷乃是镇国公之孙,是武将之后,想要打仗其实为的是什么,天下人都明白。”
“科举期间,不可大声喧哗,不可徇私舞弊,不可行怪异之事,如若发现,当众逐出考场,以扰乱考场定罪,六年内不可参与科举。”
这是劝学文。
自然,他不希望顾锦年以身试险。
顾锦年也安静下来了。
而今日,顾锦年便用这篇文章,激励他们,鼓舞他们。
如若不是因为这点,顾锦年现在已经带兵灭佛了。
给主犯立长生牌?
“杨爱卿认为,锦年这策论,写的如何?”
此时,杨开沉默不语,他一直看着这篇灭佛策。
顾锦年满是喜悦,而其他几个大儒也是忍不住称赞。
似潜龙一般,一飞冲天。
不是因为佛门不好。
对方是佛门绝世高手,靠武力镇压估计不行,只能用朝廷来压制对方。
同时他也等待着八怨神僧的选择。
“锦年,这灭佛策所写,没有虚假?”
杨开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既然知晓,为何还要如此?”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读书人!”
是礼部尚书杨开的声音,他带着一众礼部官员,出现在贡院之外,目光冰冷,看向后者。
“老衲已经将尸骨带走了。”
他出声。
十二个入口,终于所有考生聚集在贡院当中。
大约半个时辰后。
这是他最强的回应。
顾锦年的名望达到顶尖,唯一欠缺的无非就是年龄罢了。
“杨尚书乃是大夏礼部尚书,读书人之首,明事理,懂道理,劳烦杨尚书了。”
当下,顾锦年朝前走了一步。
他怕的是有野心之人,怕的是想谋反之人,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怕有人分了他的权,或者淡化了自己的权力。
此时此刻,他们也很好奇顾锦年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
“我等多谢侯爷,道出十四金言。”
工部也是支持,但如同刑部一般,在工部看来,这些年轻壮丁一个个去当兵,王朝如何建设?
大才。
“八怨神僧,你难不成认为,我大夏就没有人能镇压你吗?”
他为什么要灭佛?
考生们走进贡院,越过玄关处后,便来到大殿外,朝着两旁的圣人与先贤一拜,这是礼制。
过了半响,他的声音响起。
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若不出意外的话,佛门已经设下陷阱,倘若你灭佛,佛门必然要以此为由,到时候找你兴师问罪,佛门势力,绝对不是我等想象中那么简单。”
随着这话一说,百姓们顿时哈哈大笑,甚至有些读书人更是抚掌叫好。
顾锦年的声音很平静,但在杨开耳中,却如雷炸响一般。
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中洲王朝,基本上没有一个地方不被佛门渗透了。
他满是喜悦。
可架不住有些人,打着神权的名义,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光凭这十四字,可为儒道劝学之千古言论啊。”
吏部和户部以及礼部,是完全同意顾锦年的观点,尤其是户部,佛门僧人不交税的事情,他是很痛恨的,吏部对于劳役这件事情也很看重。
顾锦年开口,他的目光,坚定无比,望着眼前所有考生,他们一个个都是饱读诗书之人。
而是伪佛的控制。
而八怨神僧表面上神色不变,可内心却皱紧眉头。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已经拿走了,而且如若八怨神僧不说的话,还真的有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感觉。
“好!”
大约一炷香后。
“本侯不知道你来此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尸骨本侯绝不可能让你带走。”
养心殿内。
科举之前,身为主考官,要与学子说上几句勤勉之言,减轻考生们的负担。
“学生明白,多谢先生。”
“陛下,臣认为,可全灭,但做好宁王造反的准备。”
“多谢先生指点,此乃金玉良言,学生一生受用。”
顾锦年拱了拱手,他的确有些话要说。
“佛门的手段,真当老夫不知道?”
“今日,乃是大夏甲乙年科举,主考官为天命侯顾锦年。”
内院当中,满是考生,一眼望去密密麻麻。
想要故意激怒顾锦年,然后以此为由,找顾锦年麻烦,这是一个陷阱,摆在面前的陷阱。
八怨神僧口才极好,他一个字都没有辱骂顾锦年,但言语之中,没有一句话不是在贬低顾锦年。
“今日老夫就把话放在这里,只要老夫一日在朝堂之上,佛门就别想入大夏王朝。”
永盛大帝依旧沉默。
“锦年。”
“日出将来之读书人大夏也,则大夏读书人之责任也!”
也不由呼吸急促,感到热血啊。
而八怨神僧却双手合十,面对杨开,他没有多言什么,而是念了一句和图书阿弥陀佛。
盛世。
顾锦年懒得啰嗦。
“阿弥陀佛。”
也不是因为佛门得罪了他。
“到时候藩王若是出面,很有可能会激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尔等明否?”
随着于益开口,其余人也纷纷跟着开口。
可就在此时。
然而徐平却据理力争起来,认为尸骨归还,是希望两国友好,这些尸骨拿回去并不能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八怨神僧是要拿回去立长生牌。
科举一结束,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是杨开的回答。
烛火之下,他的面色凝重,而眼神当中却充满着一抹冷意。
“然而,我辈读书人,不可以一时成败论英雄,我等如旭日一般,乌云可遮一时日,却不可遮一世之日。”
八怨神僧开口,不以为然道。
十年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今日这一刻。
只不过上面的字体皆然精美,笔锋也极其凌厉。
杨开出声,这样的话,他说过很多次。
两日过去。
“这样一来,匈奴国也会放下恩怨,毕竟对于大夏来说,已经报了血仇,也该放下执念了。”
“已经带走了?”
杨开出声,他不傻,一眼便看穿八怨神僧的想法。
“陛下。”
“我只给你三日时间,三日后,科举结束,若尸骨未还,大夏灭佛。”
足足一个时辰。
“天地苍苍,乾坤茫茫,大夏读书人顶天立地当自强!”
灭佛二字说出,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神色一皱,即便是顾锦年身旁的大儒,也忍不住出声,暗中提醒顾锦年。
大夏科举,是八铉文体裁,但因为今年考题不一样,所以只需要四铉文即可。
这是世仇。
“回去告诉匈奴国,大夏灭匈奴之心,从未消退过,不要以为议和就没事了。”
“诸位免礼。”
答卷之上,没有名字,这是为了防止串通。
并不是不相信这些读书人,而是怕总有几个人想要来舞弊,一但发生舞弊之事,很有可能会全面彻查,若是惹来的麻烦大,会取消科举成绩,重新开办。
这一刻,贡院外,无数学子涌进考场,门口有层层审查,衣服靴子都要仔细检查,就是担心舞弊之事。
八怨神僧几乎是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顾锦年都走了,他还要顾锦年解决这件事情。
意味着考生要入院了。
恐怖的才气,没入顾锦年体内,众生树上,也结了一枚金色果实。
在于这些读书人,在于这些年轻的读书人。
到最后,杨开更是死死攥紧这灭佛策,望着顾锦年道。
“这件事情,与侯爷没有太大关系,是天魔老人做的,你们佛门讨要说法,去找天魔老人讨要去。”
以盛世为题。
“滚!”
如此。
“侯爷。”
“我明白。”
可在顾锦年耳中,这样的声音,却显得无比刺耳,也无比令人作呕。
大夏之兴衰。
如此。
看到这一幕,杨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顾锦年道。
大夏王朝,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人而鼎盛。
“还有,这里是贡院,是我大夏贡院,明日便是科举之日,你在这里惊扰周边读书人,你有何意?”
让满是喜悦的顾锦年,突然神色凝重起来了。
“陛下。”
“阿弥陀佛。”
杨开稍稍思索一番,随后如此问道。
“侯爷,您杀意太深了,佛门只是做佛门该做的事情,侯爷动不动就要灭佛。”
他开口,声音冷冽。
顾锦年没有理会八怨神僧后面的话,他只是惊愕,佛门的手,竟然已经插到了大夏朝政当中。
过了两个时辰后。
永盛大帝面色冰冷道。
听完众人之言。
“滚回西漠去,就凭尔等,还想要让佛门入我大夏王朝?”
有人极其自信,交出答卷,引来几位大儒一同观望。
皇宫内。
他并不是担心这个,他最担心的是,大夏王朝即将要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天灾。
杨开在养心殿内保持安静,没有说一句话。
而是注视着对方,声音无比冰冷道。
一直到了深夜。
对于皇帝来说,他不恨贪官,他也不恨奸商,不怕鱼肉百姓的王爷,也不怕享乐的贵族。
这是什么人才能说出来的话?
一个时辰后。
彻底折服顾锦年的才华。
“你现在是礼部郎中,老夫是礼部尚书,当真要打压佛门,有太多办法了,没必要采取灭佛这种激烈手段。”
顾锦年依旧给了一个甲上等的评分。
众大儒也齐齐开口,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听到杨开的声音,顾锦年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缓缓出声。
而这些大儒们却一个个目露惊色,连连叫好,显得振奋不已。
“遗忘等于第二次屠杀。”
关于尸骨之事。
“倘若佛门真正壮大,王权不如佛权,陛下一道圣旨,不如佛门高僧一言之语,那个时候于事无补。”
“下官之策也写的清楚,没有半点虚言。”
“只是,这篇灭佛策,我早晚会给陛下看的,他今日前来,无非是让我提前了时间。”
等所有文章评分结束,若有同为甲上等,则由礼部会根https://www•hetushu.com.com据其他因素进行最终排名。
可随着八怨神僧开口。
“冤冤相报何时了,侯爷您自己也说过,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老衲听闻此四句言论后,也对侯爷深感佩服。”
或许是因为第一篇太过于惊艳,以致于后面,顾锦年感觉都一般,这些感觉一般的,顾锦年没有评分,由大儒们去评分。
众考官也纷纷拿出考题。
面对八怨神僧,杨开眼中满是嫌弃和厌恶,直接开口,让对方滚。
“而对于大夏人来说,他们或许是侵犯者。”
说到这里,顾锦年周围才气涌动。
大部分的劝学文,洋洋洒洒几千字,而且不好传唱,虽字字珠玑,一心劝人学。
不过他没有什么想法,因为目的已经达成了,接下来就是等待顾锦年出手。
待众人离开后。
“还请杨尚书出面,劝说侯爷一番,希望侯爷能出面,向我佛门无辜僧人祈福,化解恩怨,也免得我佛门对侯爷有偏见。”
“不加以管控的佛门对于王朝来说,是巨大的毒瘤。”
顾锦年眼神冰冷。
一团团金色祥云出现,照耀在每个学子身上。
希望顾锦年不要被对方刺|激到,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这番话,几乎是将大夏王朝那些无辜百姓的怨魂,踩在脚下。
“臣认为,灭佛之事,可以暂时放下,先制止佛门扩张,再让礼部严格管控。”
两天一夜,便能结束。
“倘若当真灭佛。”
这不就是摊丁入亩?
待拜过圣人先贤,这才可以进入内部。
“阿塔寺之事,侯爷还未给老衲一个交代。”
永盛大帝看向杨开,神色平静问道。
“杨尚书。”
“灭佛,会对大夏王朝造成巨大的影响,但此番灭佛成功,虽短期不利于大夏王朝,可利在千秋,至少大夏王朝永远不会被佛门控制。”
“尚书大人,您先看看。”
一刻钟后。
过了半响,他缓缓出声。
“杨尚书,是老衲执念有些深了,还望尚书大人莫要置气。”
已经聚集大量学子,他们不敢迟到,早些时辰就来到这里,甚至一些读书人,子时不到,便来到贡院之外。
杨开苦笑一声,随后离开此地。
随后看向众考生缓缓道。
“归还尸骨之事,老夫也一定会参刑部一本。”
第一份答卷出炉了。
“老夫,一定支持你。”
这是少年说,虽被顾锦年修改一二,但不影响本身的感染力。
“老夫认为,天命侯字字珠玑,没有一个句话说错,佛门之隐患,绝非世族门阀,仙门之流,还有藩王之乱这么简单了。”
拿尸骨回去立长生牌,这太恶心人了,顾锦年都懒得搭理他,还在这里不依不饶。
听到这话,杨开神色也有些凝重了。
“从他说出要给匈奴主犯立长生牌时,我便明白他的想法。”
顾锦年坐在后院,等待着答卷。
此时,又是一道钟声响起。
而且这件事情,他也询问过李善,得到了允许。
“恩。”
“侯爷,您要说几句吗?”
永盛大帝让他们过来,并非是让他们来抉择,只是让他们提供一些意见罢了。
“然而佛门眼中,无有王朝,无有对错,执掌善恶之剑,一切由他们而言。”
唯有勤奋。
寅时。
八怨神僧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便转身离开,一路的百姓皆冷眼相待。
三日内,将尸骨还回来,这件事情他不跟对方计较,现在大夏王朝也的确不能树敌,安心发展才是王道。
一道身影快速走来,在顾锦年耳边开口。
这八怨神僧,看似是跑过来当和事佬,好像有冤屈一般,可话里话外,就是把顾锦年当做真凶,这也就算了,毕竟的确跟顾锦年有点关系。
以盛世为题。
这是最高评分。
当下。
第二篇文章,让顾锦年眼前一亮。
“如若侯爷愿意,老衲可帮侯爷洗涤内心罪孽,这样一来,侯爷未来也不用受轮回因果之苦。”
“佛门的手,居然能插到我大夏朝政之上,厉害,厉害,当真是厉害啊。”
“阿弥陀佛。”
顾锦年缓缓落笔,这便是他想要说的话,也是他想表达的意思。
顾锦年点了点头。
过了接近小半个时辰,杨开不由深吸一口气。
别人他都不惧,但杨开他还是不想直接得罪,毕竟杨开是礼部尚书,入驻大夏的佛门,都由杨开掌控,如果当真得罪了杨开,很多事情的确不好开展。
好。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八怨神僧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又是幼虎,看似弱小,但虎啸之下,百兽惊恐。
之前,他对顾锦年的感觉是敬佩,敬佩顾锦年为百姓立命,可如今他深深折服于顾锦年。
【学海无涯苦作舟】
“以大夏目前的情况,能做到吗?”
“天人之语,此为天人之语。”
他开口,如此问道。
一瞬间,顾锦年便猜到发生什么事情。
不,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直接在上https://www•hetushu•com.com面留下红押。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顾锦年终于将手中的笔缓缓放下。
触碰到任何一个帝王的逆鳞。
贡院上空。
这是三年一次的科举,没有人敢错过。
铛。
众学子的声音洪亮,充满着朝气。
科举之时,还有两个时辰。
因为对方慈悲为怀,这样做是合情合理的,但自己不会答应罢了。
“不要在我大夏境内讨要。”
顾锦年出声,目光冰冷,注视着对方。
“阿弥陀佛。”
“但佛门不同,无需灵根,便可成为僧人,削发即可免除劳役,可不缴税银,如同毒瘤一般,吸附在王朝之上。”
震耳发聩。
永盛大帝稍显沉默。
“此等的杀意,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侯爷啊。”
“阿塔寺之事,天命侯难道没有说清楚吗?”
永盛大帝看着杨开,如此询问道。
“佛门僧人老衲可以去解释,但那些信徒却难以解释。”
铛。
杨开快步来到顾锦年所在的房内。
这已经不是挑衅和恶心了。
声音响起。
随着六部尚书,以及宰相李善的到来,养心殿内也逐渐争议起来了。
“侯爷,外面一个叫苏怀玉的人,说有要事找您,很急。”
“千古名言出世,才气化云,赐福考生,今日之为,可名传千古。”
他的话,让六部尚书们都沉默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虽然主张灭佛,但没有完全同意。
“精彩。”
这个问题深度太大了。
“全灭。”
“我佛门希望化解大夏王朝与匈奴国之间的恩怨,供奉这些人,给他们立长生牌。”
这是各大王朝都施行的政策。
顾锦年声音冰冷。
顾锦年出声。
“这件事情匈奴国也已经放下了,为何侯爷还执迷不悟?”
只是,当顾锦年看完答卷后。
这一刻,学子们还沉溺在这番言语之中。
贡院内。
免得在陛下看来,他们如同结党一般。
一时之间,八怨神僧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此时,杨开之声响起。
这些主犯,早之前就被凌迟处死,他们的尸骨,顾锦年是有打算的,建立一座庙,镇压这些尸骨,让百姓去唾骂,也让读书人记住这一段仇恨。
可八怨神僧今日出现是什么?他已经掺和了朝政。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也不傻,知道八怨神僧想要激怒自己。
杨开的声音响起,直接询问顾锦年。
真正的高僧,是希望人人向善,而不是掺和王朝政治。
“恩。”
最开始的文章,提出了‘摊丁入亩’的良策。
尤其是儒道一脉。
杨开也嫌的死。
这第一份答卷,居然针对的是土地兼收之事。
听到钟声,顾锦年显得无比平静。
而有些读书人,若无法解释清楚,将会被连坐。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
在虚空之上,落下金色大字。
“阿弥陀佛。”
而顾锦年,也来到后面,等待着考生们的答卷。
自己明白摊丁入亩,可他更希望有别人说出摊丁入亩,这样的话,对方就可以去施行,自己只需要校正方法就好。
“有些事情,该遗忘就应当遗忘,人活在当下,行走于未来,过去的事情,是执念,拿起来了,便是业力。”
也是人才。
最终,永盛大帝沉着脸开口。
听到这话,百姓们都怒了。
很快,有人前去通知,而永盛大帝望着杨开道。
而后化作文笔一支。
“侯爷,你戾气太重了,你心中的杀戮太深,早晚有一天,侯爷会因这杀戮之下,遭到天地谴罚。”
大才啊。
“阿弥陀佛。”
“侯爷,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可顾锦年没有理会八怨神僧这般言语。
他意识到了最大的问题。
“传六部尚书,宰相李善,入宫。”
听到这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没有多语,纷纷离开。
而这个人,便是这一批人中之一。
直到卯时。
当永盛大帝看完顾锦年的灭佛策后,整个人也沉默了许久。
所以严格一点,是为自己好也是为别人好。
“须知。”
“诸位。”
八怨神僧淡淡出声,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也说的慈悲为怀。
到最后,哪怕是这些大儒和礼部官员,再听完如此激昂之言后。
“老夫最开始只是以为天命侯只是对佛门有些不喜罢了,可当看完这篇策论之后。”
果然,话说到这里,永盛大帝脸色不由一变。
此时,于益开口,他深感敬佩,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这些都是打着佛门的旗号,为自己图利罢了。
而此时,顾锦年已在内院当中,等待着这群读书人。
顾锦年声音逐渐激昂起来。
他们就如同旭日一般,刚刚升起,光芒万丈,如同河水汇入海洋一般,形成汪洋。
又是一道钟声。
只是关于这件事情,永盛大帝并没有去追究什么,而是直接将灭佛策给他们看。
皇权和神权到底谁大?
他知道佛门势力很大,但没想到佛门的势力,竟然能干扰大夏朝政。
他的声音,和图书让不少百姓和读书人愤怒,一些将士们更是死死攥紧手中的兵器,眼神当中露出冷意。
只是顾锦年没有回应这些人的劝阻,他只是看向八怨神僧。
此时此刻。
这是他最后的话。
“我大夏十二城,百万亡魂,到现在还睁着眼睛在天上看啊。”
这才是顾锦年愤怒的地方。
“至于藩王之乱,若国家强盛,从根本上便能解决此事。”
看到杨开出现。
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听到这话,八怨神僧却只是摇了摇头道。
待看完之后。
想要成为真正的读书人,只能在学海这种以苦为舟。
“今日科举,无论成否,本侯赠诸位两句话。”
顾锦年的目光无比坚定,他没有说什么勤勉之语,而是阐述一些道理。
顾锦年这十四个字,必然会给大夏王朝乃至整个天下带来巨大的影响。
伴随着这道钟声响起,众读书人齐齐朝着顾锦年等人深深一拜。
对方出声。
李善出声,这是他的想法。
读书之路,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顺风船可驶。
将文章说完,顾锦年深吸一口气。
这八怨神僧说的话,简直就不是人能说出来的。
一时之间,永盛大帝沉默了。
尤其是当下,许多百姓为了避免税收,将土地交给读书人,或者贵族。
“锦年,这篇灭佛策,我现在就交给陛下,让陛下来看,倘若陛下也愿意灭佛。”
“本侯给你三天时间,将尸骨交出来,否则本侯将亲写奏折,启奏灭佛。”
“已经报了血仇?”
一时之间,百姓一个个皱眉头,只是他们身份卑微,所以不好说什么。
“千古名言,这是千古名言啊。”
如此。
杨开惊愕,他本以为顾锦年灭佛,是因为憎恶佛门,却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灭佛是有更深沉的意义。
相貌比例最高。
转眼之间。
“侯爷,当局者迷啊。”
“侯爷。”
“世族门阀,占据各地,他们在乎的是利益,给予他们利益,他们不成隐患。”
“此为上策。”
不过顾锦年依旧看到了不少熟人,大夏书院的同窗,王富贵,江叶舟,还有于益以及何斋。
“我等读书,十年寒窗,科举之后,高中者,必喜极而泣,落榜者,悲凉沧桑。”
杨开最终将这件事情交给永盛大帝,让永盛大帝来抉择。
“可对于我们佛门来说,都是芸芸众生,在苦海当中挣扎的芸芸众生。”
然而顾锦年没有回答,而是将这篇灭佛策交给对方。
“在我佛门眼中,没有罪恶可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立场,你们都生活在苦海当中,对于匈奴人来说,他们是为了生存。”
“当真是可笑。”
他倒不是支持佛门,而是认真分析如若灭佛会带来多少麻烦。
顾锦年说出这样的话,他能接受,杨开乃是礼部尚书,六十多岁,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啊。
“八怨神僧显然是带有目的,他似乎是故意想要激怒你,让你主动去灭佛。”
非常好。
人一到来,杨开便直接参了刑部尚书徐平一番。
可李善却给予了不同的回答。
大夏的税收,是按照人头计算,不管你有多少土地,你家有多少人,就要交多少税收。
“但真正恐怖的便是思想控制,读书人明辨是非,至少其目的是为入朝为官,为国效力,食君禄,忠君事。”
他给了八怨神僧一个机会,三日内将尸骨归还,这件事情他还可以忍一忍,如若三天内不将尸骨归还的话。
“行,科举之事,就全由你来负责吧。”
八怨神僧似乎摆明了就是要过来恶心顾锦年的,就是想要让顾锦年受到刺|激一般。
一篇篇答卷送来。
等过了许久,永盛大帝这才缓缓出声。
杨开再度开口,放下狠话,说完之后,他直接离开,一点面子都不给八怨神僧,进入贡院当中,找顾锦年了。
“学生,拜见诸位先生。”
望着众人,众学子也纷纷看向顾锦年,对于顾锦年,他们内心是充满着好奇。
一年前,顾锦年的名头他们或多或少听过,但都是些不好的事迹,可一年后,顾锦年这三个字,无论是在大夏,还是在东荒境,都是如雷贯耳。
这家伙张口闭口都让人作呕,美曰其名这个那个,言语的背后全是暗讽。
当下,考生们开始研墨,也在认真思索。
“本侯到底如何,不是你能评价的。”
当下,杨开拿起灭佛策,仔仔细细观看。
考生们纷纷动起来了,朝着院内走去,来到自己的考场,开始准备科举。
“尔等佛门,就是如此可笑的吗?”
“闭嘴。”
众学生再度开口。
“若不出意外,今日便会送到五莲寺中,到时候会有佛门高僧,为其立长生牌,祈福造化。”
“灭佛策若是交给陛下,只怕这两天老夫都回不去。”
唯有刻苦。
“来人,传密令,让镇国公速速回京!”
这个节骨眼,若是真的灭佛,才是真正的麻烦。
养心殿内,继续开始争议。
“好!”
此时此刻。
过了良久。
简简单单十四个字,道尽m.hetushu.com.com读书人一切核心。
“少在这里装神弄鬼。”
而第二篇文章,却犀利的指出,大夏边境外贸之事,用经济来强国,提出解除海禁,振兴边境贸易,大国商业,重取商税,减轻赋税之言。
少在这里扯东扯西,总有一天,大夏王朝的铁骑,将会踏入匈奴王庭。
一时之间,贡院内的大儒,也纷纷开口,朝着杨开一拜。
他是真没想到,堂堂礼部尚书,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古今往来有多少大儒都写过劝学文,但说来说去,都没有这句万分之一好。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至于为何激怒自己,顾锦年暂时猜不到,也不想去猜。
文章大致意思,便是根据百姓耕地的情况,从而认为穷富差距将会越拉越大。
这是佛吗?
到了这个时候,没必要遮遮掩掩。
顾锦年倒也不啰嗦,将灭佛策给了对方。
与自己的想法,不约而同。
“科举开始。”
这才是顾锦年愤怒的地方。
顾锦年望着对方,他下达最后通牒。
完全是浪费时间。
“仙门之流,因世俗因果,也不敢随意下山,再者修仙之人也需灵根,数量终究有限,暂不足为患。”
可真不如顾锦年这十四个字啊,
贡院之外。
【甲上等】
这回杨开不由皱眉了。
王富贵等人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写了什么?”
至于刑部也很乐意灭佛,毕竟佛门僧人犯事,当地抓人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只不过前面三部都已经主张灭佛,徐平就没有主张,而是选择放弃。
如此。
也就在此时。
能让刑部直接交出尸骨。
所以顾锦年灭佛之心,没有半点动摇。
杨开说着说着,最终还是索性把话说开了。
方可成功。
“后世之圣,当之无愧。”
想要走捷径,只能从书山寻找。
“好啊。”
杨开越看越心惊,越看神色越凝重。
哪怕是他们也为之震撼。
贡院内。
真正的佛门高僧,他们度化天下人,是让天下人向善而行,倘若八怨神僧今日出现,是恳请自己放过那些主犯,顾锦年不会生气。
所有人都竖起耳来,等待着顾锦年的惊世之语。
不由惊愕万分。
烈阳之下。
清晨。
而八怨神僧却不由微微一愣。
杨开所言。
从童试开始,再到科举,他们历经十年。
怕就是怕这个。
不过,八怨神僧似乎完全不想让顾锦年这样离开,他继续追问阿塔寺的事情。
永盛大帝自然不会去跟神佛对比,毕竟神佛又不可能当真显世。
丑时未到。
兵部对这件事情保持中立,灭与不灭他都不在乎,但考虑的是,灭佛的后果是什么,到时候是不是又要打仗,而且很有可能是内乱,所以兵部尚书赵益阳在思考。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那要看陛下是灭一部分,还是全灭。”
声音响起。
顾锦年望着众人,随后缓缓出声。
“佛门僧人,不纳税,不劳作,敛大夏金银,此是灭佛之一。”
“但这不是真正的可怕,最可怕的便是那些信徒,敢问陛下一声,佛门信徒是认为佛祖大,还是认为陛下您大?”
永盛大帝出声。
目送杨开走后。
“此事,虽与侯爷没有太大关系,但起因与侯爷也并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佛祖大,还是皇帝大?
如此。
这一句句话,这一个个成语,说的这些读书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提笔,书写万字文章。
“倘若灭佛,扶罗王朝,大金王朝必然会借此机会,抨击我大夏王朝,而且佛门势力,影响极大,若真的灭佛,会酿出大难。”
顾锦年心中露出大喜之色。
酝酿着感情。
可这篇答卷当中,居然提出应当按照土地计算。
八怨神僧双手合十,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你跟本侯说已经报了血仇?”
而贡院当中,将士们也在严格把控,等待着读书人进贡院。
说完此言,顾锦年转身离开,回到贡院内,他不想与这个八怨神僧啰嗦什么。
贡院内。
“老夫告诉你,这是镇国公没有回来,若镇国公回来,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顾锦年都认真观看。
不止是顾锦年,礼部大大小小所有官员,包括一些大儒都在内院等待着。
“灭佛策。”
佛门受天地保护,就如同读书人一般,灭佛一定会带来不详的事情,而且佛门势力极大。
清浅仙子出事了。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
铛。
“但侯爷,无论如何,不可因为一己私欲,从而害的天下黎民百姓受苦受难啊。”
“此言大善。”
“老衲不认为侯爷一定是喜杀戮之人,应当是侯爷屠杀三十万匈奴铁骑之后,沾染上了因果,三十万怨魂缠绕侯爷,以至于侯爷步步为魔。”
他们也痛恨佛门,也讨厌佛门这样的行为,可灭佛二字,当真不能乱说。
房间中,顾锦年正在奋笔疾书。
无非是渗透的深浅罢了。
是需要一批人,才可以让王朝鼎盛起来。
“少在这里恶心人。”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