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60章 册封大典,佛门之计,东荒魔窟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60章 册封大典,佛门之计,东荒魔窟

“恩。”
一个盛世的评判,是由百姓来决定。
“世子殿下应当是知道我的,我苏某不好女色,即便真去勾栏,也绝对不会不给银子,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白嫖。”
王启新激动出声。
正月初三。
这佛像三头六臂,通体黝黑,手中捏着蛟龙圆轮,一面凶恶,一面冷冽,一面慈悲。
顾锦年来到皇宫。
紧接着,顾锦年的声音不由再度响起。
苏怀玉开口,他依旧称呼世子殿下。
大夏皇宫。
只不过,他也的确需要一场天灾,来压一压大夏王朝。
而且这只是顾锦年的预算,正儿八经动工起来,绝对没这么简单。
“此乃天灾人祸,并非是王爷之过错,我等也于心不忍,可如若当真发生,我等也会想尽办法,去拯救苍生,就希望王爷能出面,说上几句。”
“明白了。”
魏闲点了点头,苏怀玉能入宫,肯定是去找过陛下的,既然有要事商谈,他也不好说什么。
但想要上去就必须要会员制度,不是会员不能上去买。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万恶的权贵生活啊。
三层用来内部人员吃住,包括杂物间和一些住宿需求,四五六层就是客房了,全部都按贵的来,怎么奢华怎么来。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回世子殿下,差不多调查清楚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
“成大事者不拘于小节。”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大夏京都也安静下来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大夏百货和大夏酒楼,这两个地方很重要。
这四人,乃是上行密宗四大神僧。
“我以慈悲度人,他以恶性对我。”
仔细算起来,在大夏书院也待了有个半年了。
有句话说的很好。
大夏酒楼这一块,顾锦年营造的是吃住行一体,也是九层,但面积完全不一样。
殿内。
“行凶之人,乃是宁王大世子的手下。”
普度神僧跟着开口,眼神当中满是狂热。
而书房当中,则站着两道身影,一道是他的军师侯君,另外一道,这是一个僧人的。
“当真?”
这件事情一直悬在顾锦年心中,如今苏怀玉回来了,正好可以跑一趟。
“阿弥陀佛。”
察觉到了危机。
真爽。
想了一会,实在是想不到,顾锦年也就不啰嗦什么。
皇宫内。
他将目光看去,只见正殿之外,苏怀玉的身影出现,一脸平静。
他希望大夏内乱,但他不希望大夏出现太大面积的伤亡,这样的话,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徐建,就是为陈沟村百姓打抱不平的人。
“唯一知晓的便是,这天命之争,影响很极大,未来若是谁能在天命之争中,独占鳌头,将可成为天命之人。”
“陛下找我有事,所以入宫,听闻世子殿下也进了宫,所以过来找您一趟。”
侯君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话,顾锦年的内心没有多好受。
“宣。”
此时。
相比较之下,这古代的浴池就是拉跨,先不说浴池很小,基本上就是一个人泡,而且也没有什么东西,纯粹就是一桶桶热水倒进来,冷了就加点滚烫的开水,热了就加点冷水。
永盛大帝肯定不同顾锦年,能想到更多方面的东西。
其三,监天司来报,天象有变,恐有大事发生。
永盛大帝听闻工部尚书王启新求见,心里大概是明白了些事。
早已经是热闹无比。
无量佛寺。
“文景先生,学生回来了。”
册封典礼结束后,大夏不夜城就能动工,顾锦年的想法也很简单。
“再去一趟国公府,支五百两黄金给他们,再为他们孤儿寡女,置办五百亩田,确保他们后世无忧。”
佛门当中,有三大寺,上行密宗,大音寺,小缘寺,但真正统治佛门的,乃是上行密宗。
高僧也跟着开口,怕宁王内心摇动。
可以称之为强国,但不能称之为盛世。
“恩。”
“如若当真发生这种事情,本王会出面的,大师做好入驻大夏的准备即可。”
有说什么。
顾锦年出声问道。
顾锦年前往祖祠,洗涤内心,待子时一到,宫内便会响起战鼓之声,册封大典也就开始了。
下一刻,大夏京都四面八方都响起了鼓声,这是一种回应。
顾锦年有些好奇。
是苏怀玉的声音。
大夏百货城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客流量,只要有了客流量,就可以开展后面的东西。
“你为大夏世子,却拥有赤子之心,将百姓放在心中,为官清廉,又是儒道之俊,朕今日赐你守心二字。”
“大慈大悲。”
侯君出声,他是军师,自然知晓具体情况,能不能打的过,他心里有数。
“朕,即兴作诗一首。”
宁王出声,他似乎预料到永盛大帝为何不责罚自己。
明日就是上元节,也是册封大典,要去皇宫准备一二。
每提起一件事情,就可以上前一丈。
“这七个人,都是当代大儒,学问极高,聚集在一起二三十年,立下大志,要完成不朽新学之论,光是这七个人,就让人望尘莫及,谈到经纶,老夫都比不过他。”
“其长子若为读书人,让吏部安排个县令职位,其幼子再长两岁后,入大夏书院,跟文景先生提一句。”
“望你未来,守心而行,为民而行,为大夏之盛世而行。”
其四,有民间传闻,封侯大典,永盛大帝所作诗词,乃和*图*书是顾锦年所写。
永盛大帝的声音继续响起。
不然的话,凭借自己手中的将士,真要造反,的确很难。
“册封大典之后,科举差不多就快了,今年参加科举的读书人,或多或少都来了,如果没事的话,你暗中去看看,观摩观摩。”
也就在此时。
高僧看了一眼侯君,后者顿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由出声道。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等苏怀玉回来了,跟他一同物色吧。”
一道声音响起,是战鼓的声音。
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文景先生,学生体内有数道天命印记,但不清楚这天命印记到底具备怎样的神通之力,敢问先生如何查明?”
等全部搞定,站在铜镜面前,刹那间一个绝世容颜男子出现。
“遵命。”
一个玉盘装着一件。
故而,上行密宗有一菩萨,两佛陀,三尊者,四神僧,五罗汉,六护法,七金刚,八行者,九上师。
但这王袍加身,却不失威严,光是这个卖相,实话实说,的确没什么人可及。
“回王爷。”
宁王出声,他答应下来了。
皇宫内喜庆一片,皇宫外也无比喜庆。
“王爱卿忠心为国,朕一直都明白,朕记得王爱卿长子,如今也已有二十一,过些日子入京吧,吏部缺个员外郎,刚好适合。”
魏闲的声音响起。
这就是帝王的手段,恩威并施。
主要是,这件事情若是王启新做好了,那就真不好说了。
“陛下!”
大夏酒楼就可以趁这个机会崛起,老百姓的银子,顾锦年不想赚什么,至少对于自己国家的百姓,顾锦年宁可少赚。
苏怀玉淡淡开口,显然是不想提。
当下,浩浩荡荡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过了一会,他便缓缓离开。
“这不是更好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与此同时。
“先生,这次稷下学宫,有多少人会来啊?”
“宁王若答应下来,我佛门入驻大夏就算是十拿九稳了。”
都已经准备好脱衣服的顾锦年,不由愣住。
“东荒魔窟,虽是仙门领头,但我佛门也能分享功德,大善。”
永盛大帝拿起玉冠,望着顾锦年缓缓开口。
八怨神僧出声,想要前往大夏京都,化解恩怨。
“听闻李冷秋已被世子所斩,故此属下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厚葬徐建,安置好了他的家人。”
侯君出声,他分析这件事情的利弊。
苏怀玉回答。
大夏京都。
王启新激动万分道。
“这个世界太大了,想要藏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只是,大夏世子顾锦年,对我僧侣执有偏见,故此还希望宁王能向陛下开口,让我等僧人,救苦救难。”
他之前就预料到了部分,但一切的结果,还是要看顾锦年这聚灵古阵到底有没有作用。
苏怀玉点了点头。
“南谓郡的事情,调查如何?”
“过几日,我也要出门一趟,仙门已经打算摧毁东荒魔窟。”
“不过此事属下已经告知陛下,想来陛下会严厉处置,而且听闻宁王的请罪折也送入宫内。”
苏怀玉开口道。
苏文景点了点头。
经义这东西,互相探讨会比一个人闭门造车好太多。
大夏王朝,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中洲王朝。
外加上国内的一些赈灾送粮,这等等的问题,都可以有效解决。
“奴婢遵命。”
赐字及冠结束后,永盛大帝开口。
已是深夜。
“竹山七贤?”
苏文景知晓这天外火石是怎么来的,故而提醒顾锦年一声,让他多多注意一些。
他儿子今年二十一岁,虽父亲是工部尚书,可才华一般,正常来说想要入京当官,至少要等到三十岁,如今也算是提拔一二。
他出现,告知最新情况。
就如此。
“顾锦年杀我上行密宗高僧,已触犯我佛底线,王爷若是出兵,佛门必然竭尽全力。”
这声音震耳发聩。
“不过属下办事不能,徐建被杀了。”
“是江宁郡十倍有余。”
“主持,宁王已经答应让佛门入驻之事。”
传遍京都上下。
随着一道身影出现,正是方才出现在宁王府的高僧。
宁王询问他,语气平静。
既然苏怀玉不想提,那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询问南谓郡的事情。
“谁若是能得到稷下学宫的天命,将可拉开天命之争的序幕。”
顾锦年不急不缓,等距离陛下十丈后,便停下来了。
七层八层就搞娱乐,按摩桑拿一条龙,保证让你舒舒服服待在这里。
黑蟒王袍,赤水腰带,麒麟玉佩,金丝流云靴,还有玉冠等等。
所以不好去说。
第一层柴米油盐酱油醋,供应百姓基本货物需求。
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整个京都上空,烟火冲天,在天穹之上璀璨亮丽。
这趟出去,有些事情还是要问问苏文景。
得到这个回答后。
顾锦年的设计也很简单粗暴。
杀民充匪,这是何等的罪孽?送来一份请罪折就当没事了?
一直都在说,天下大势天下大势,可顾锦年还真没有接触过什么大势。
“阿弥陀佛。”
一共一百二十七项,大大小小,什么击鼓几下,什么敬拜天地。
“机密。”
“看来我等的计划,必须要提前了,否则等他率先发难,那就麻烦了。”
再完成一百多项礼仪之后。
尚书和-图-书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能力有限,但未来混个左右侍郎应当是妥当的。
这算是他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啊。
这是顾锦年目前知道的几个大势力,但问题是这些大势力,给顾锦年的感觉,好像也就那样吧。
沐浴结束后,便是焚香。
爽啊。
“好。”
苏文景面露笑容,夸赞着顾锦年。
“匈奴国三十万将士被屠,招来天意之罚,王爷到时候将佛门引入大夏境内,也可获得美名,虽有些牺牲,但大局为重啊。”
“锦年,今日册封大典,也是及冠之日。”
而同一时刻。
寅时。
紧接着又继续开口。
顾锦年缓缓开口,这是他唯一能补偿的了。
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也已经是永盛大帝的心意了。
顾锦年也不啰嗦,流程还是要走,毕竟是封侯。
所以他主动开口,表达心意给永盛大帝听。
“不过,要不了多久,快则一年,慢则三年,天命之争就要开始了。”
“请罪折?”
“宁王终究不是等闲之辈。”
只要后勤保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那对于大规模战争来说,就是巨大的先机,将士们能够吃饱饭,就胜过一切,鼓舞士气。
“先下手为强。”
“世子殿下,这件事情顾老爷子估计已经知道了,陛下心里清楚的很,想来这两位联手,应当能有效解决。”
“可不止如此,侯爷的聚灵阵若是行得通,工部有很多器物,利国利民,陛下还记得耕地器吗?”
苏怀玉出声,也告知顾锦年徐建被杀了。
“王爷。”
不过两人也要准备参加科举,顾锦年就没有太耽误时间,与两人告别后,直接去找了苏文景。
龙舟,宝船,大炮的提升,能给王朝带来什么,他心里有数的很。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之前也是这般猜想的。
“并非是属下保不住,而是事件调查完后,属下回京,中途知晓此事,属下又折返回去。”
只不过被天魔老人所斩。
永盛大帝开口,显得兴奋不已。
就好比天命之说。
“等到了那个时候,天命之争,我佛门必然独占鳌头,可诞生真佛。”
顾锦年略显好奇。
“很难说清,老一辈的人也就那几个,其实古今往来,都不缺强者,只是有的人淡泊明志,有的人藏起来,也有的人喜欢露面。”
走进皇宫。
说出一则辛秘。
侯君开口,有些好奇。
“行,劳烦苏兄了。”
正在举行什么诡异的祭祀。
原本有侍女帮忙,倒也挺快的,就因为苏怀玉的原因,顾锦年穿上这套衣服,前前后后折腾了接近半个时辰。
后者大喜,朝着宁王一拜。
“老夫推演过天机,这天地之间,无主的天命印记没有多少了,稷下学宫意义很大。”
想要让大夏王朝真正成为盛世,看的不是国家有多强大,而是老百姓生活如何,百姓过的越好,幸福指数高,那才是真正的盛世。
也就是权贵才能享受一二,根本没啥意思。
“稷下学宫,天命之争的序幕?”
至于赌场这种东西,顾锦年坚决抵制,这玩意害人不浅,虽然顾锦年明白,喜欢赌的人,不来自己这里赌,也会去别的地方赌。
“世人一看,便知善恶。”
“对了。”
整套流程也极度夸张。
“王爷,请罪折已经送往宫中,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回来,想来陛下也在犹豫如何抉择。”
大夏皇宫内。
“让这些侍女退下吧,我有密事找世子殿下。”
宁王立在书房当中,神色漠然。
罗泽乃是上行密宗上师之一,未来至少也是四大神僧级的存在。
“臣,多谢陛下。”
王启新认真说道,他何尝不明白此物有多重要?
“呵.......他早就做好了抉择,请罪折送入宫中,他没有第一时间发难,这更加危险。”
“半年时间,太过于匆忙,如今大夏王朝国运昌盛,再者兵强马壮,若我等出兵,不太有利。”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说什么,一道声音不由淡淡响起。
这是最后的一项,数功。
其五,永盛大帝单方面斥责谣言,并表示将自证清白。
中心地带,一个巨大的黑色佛像出现。
当数据说明后,养心殿内,永盛大帝也忍不住攥紧拳头,眼神当中有藏不住的喜悦。
王启新兴高采烈,他脑海当中有太多想法和计划了。
“坊间有传闻,有人冒充我,去青楼胡作为非,打着我的名号,不给银子。”
“他有儿女吗?”
苏怀玉和瑶池仙子还有清浅仙子都不在。
八怨神僧平静出声,但这话众人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王启新满是激动,朝着永盛大帝深深一拜。
慈悲神僧开口,提到了顾锦年。
接近三个时辰,顾锦年把大夏百货城给设计好来,整体九层,宝塔形。
“锦年又为大夏王朝,建下不朽之功。”
说实话,顾锦年真的怀疑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方面封锁的干干净净。
苏怀玉给予回答,这事他没办法,毕竟他不可能十二时辰日日夜夜守在徐建身旁。
后者出声,坚定无比的支持宁王,但有条件。
“你帮我跑一趟,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如果有问题的话,立刻通知我。”
转眼之间。
普度神僧也跟着开口,提到了东荒魔窟之事。
如此。
看着宁王沉默。
一瞬间,侯君脸色不由https://m.hetushu.com.com一变,心中更是震撼无比。
“到时必然会有无数百姓死伤,我等僧侣,人言甚微,眼下只能为这些百姓祈福,倘若当真有如此天灾发生,我等想入大夏,超度这些亡魂。”
魏闲第一时间赶来,直接拿出玉册,开始向顾锦年介绍封侯仪式。
把琐事解决完了,顾锦年直接起身,朝着大夏皇宫走去。
铜镜面前。
“什么事?”
顾锦年皱眉。
王启新也没有啰嗦,直接将这次大夏龙舟和大夏宝船以及大夏龙炮的实验结果告知永盛大帝。
然而,苏怀玉没有任何一点波动。
“王爱卿,此事你要慎言,除朕与顾锦年之外,朕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聚灵古阵。”
顾锦年内心安慰自己。
“发生天灾之后,可以让人在暗中抨击皇帝,重用小人,还可以将这件事情,推到顾锦年身上。”
顾锦年好奇道。
“还有,这天下的势力,到底分那些?”
有僧人开口,他五十岁出头,披着袈裟,浓眉大眼,却没有半点佛门慈悲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凶狠。
而摆在面前的问题就是,基本建设没大问题,人员培训很重要。
顾锦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他看向苏怀玉。
大夏书院。
等大家热闹完毕后。
“臣明白,请陛下放心,臣一定死守秘密,倘若有任何风言风语,请陛下赐罪。”
鼓声足足响了九下。
与赌毒不共戴天。
“好。”
苏怀玉点了点头。
整个大夏京都,也显得无比热闹,上元节的到来,解除宵禁,酒楼灯火通明,百姓欢声笑语。
“那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苏文景出声。
“臣有惊天喜事汇报。”
他现在体内有五道天命印记,一道可以召唤火石,一道可以回溯过去,其余三道就不清楚了。
后者开口。
等级森严,不可逾越。
“我等上行密宗,夜观星象,推演数日,察觉大夏境内,将会有一场惊天大灾。”
可此言一出,侯君的脸色不由一变。
“着礼部,以忠烈之臣追封,按照四品官员厚葬,赐黄金五百两。”
可能相隔太远,不在一个体系内,所以很难察觉对方的实力有多强。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即便是想打着世子殿下的名号,也无法分身啊。”
待来到永盛大帝面前时。
大夏书院学满的话是一年整,只不过科举在即,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回家备考。
震耳发聩的鼓声,阵阵敲响。
顾锦年谦虚一番。
“半年。”
“若外面有任何传闻,发现一点,你应当知道这是什么罪。”
“只是,有件事情希望王爷能出手帮助。”
至于这天灾人祸,说是说顾锦年的问题,但到底是谁的问题,他心里岂能没数?
苏怀玉略感委屈。
册封大典结束。
不过按理说苏怀玉不在合情合理,瑶池仙子和清浅仙子不在,就有些问题,毕竟她们二人只是去一趟贵阳郡,调查一下佛门的事情。
“稷下学宫蕴藏两道天命,孔圣当初封印了两道天命,谁能开创新学,谁可获之。”
一直到子时。
小二这种不缺,随便一招就是一批人,集中训练,差不多三个月后就有成效。
魏闲自然不敢得罪。
这是他最期待的环节。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封侯,不需要去皇宫,提前在礼部准备就好,但顾锦年体内可是有皇室血脉,自然而然要按照皇室的礼仪去做。
“还好。”
“先生,还有一个事得问问您,这天命之争,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皇权的争斗,若是牵扯无辜百姓,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贫僧在此,为天下万民,多谢王爷。”
但凡封王拜相者,必须要有功劳,为江山社稷做出过贡献。
苏怀玉告知顾锦年这些事情。
当然他话里有话,无非是告诉顾锦年,先不要掺和进来。
一二层用来吃饭的地方,一楼大众化一点,二楼就是精致雅间,再折腾几个大雅间,要排面有排面,价格当然也是往高走,毕竟对于有钱人来说,吃的不是饭,是面子。
“不过这阵法还需一段时间才能激活。”
“贫僧去一趟大夏京都,见一见顾锦年,主动化解恩怨。”
浸泡在浴池内,顾锦年有些好奇,望着苏怀玉。
“只需要世子殿下能够还陈沟村百姓一个公道,让冤死之人,能够平息怒火,他死得其所。”
一瞬间,大殿内的四位僧人,皆然露出喜色。
惊天大灾?
虽然这话有问题,但对方眼神很笃定,不像说假话。
“而且,锦年,老夫问你,什么叫做强者?是武道强?还是儒道经义?”
如此。
苏文景出声,随便道出一个名字,便让人感到压力。
“有多大?”
顾锦年回来,书院学生自然要好生庆祝一二。
顾锦年心中暗道。
“锦年。”
“见过苏大人。”
“请说。”
“苏兄,有个事还是需要你跑一趟,有时间没?”
“苏兄,你怎么在这里?”
而且简在帝心。
恶性神僧皱眉,认为有些不妥。
第四层第五层还有第六层,就属于精品一类,可以理解为上等茶叶,瓷器,衣服,以及各地一些稀奇古怪的产品,就好比之前说的白玉果,现在龙舟是有了,完完全全可以在一两天内运输至大夏京都,满足多元化需求。
不过最终,他还是让人和*图*书去打听一二。
“让这些侍女全部出去。”
今日。
永盛大帝内心无比激动。
院长书房内,苏文景依旧在研究棋局,看来这个胜负欲很强。
“陛下。”
“世子殿下也无需自责,您已经为他报了仇,徐建谏言,其实也做好了身亡的准备,去的路上,徐建也向属下说过,他早已经将生死置之身外。”
一来是流程问题,二来是身份问题。
宁王给予回答。
“瑶池仙子和清浅仙子,去了一趟贵阳郡,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担心遇到什么麻烦。”
“侯爷,按照时辰规划,您现在应当去沐浴,待沐浴后,前往祖祠焚香,亥时一过,册封大典就要开始了。”
浴池中,顾锦年皱紧眉头,他还真想不到是那个小机灵鬼。
“境界问题。”
因为太过于优秀,导致顾锦年的颜值被严重低估。
“等上元节过后,立刻调查。”
三万六千僧人双手合十,低头诵念经文。
从沐浴到擦身穿衣都有人伺候着。
“这趟大夏议和,你可是出尽风头了啊。”
可如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江宁郡十倍有余,只怕要出天大的事情。
“苏兄,这个人你知道吗?”
宁王淡淡开口,这是他的想法,半年内出兵造反。
洪亮之声响起。
虽没有异象,但无论是文武百官,还是将士们,亦或者是京都百姓,一个个都不由惊讶起来了。
但这个很难解释,因为真正的强者会藏,就好比他苏文景,孔府之前,天下人都认为他是准半圣,实际上他早就成了半圣。
只是宁王没有理会侯君,而是看向旁边的僧人。
不过赚富人银子,顾锦年就不打算心慈手软了。
这一刻,宁王沉默了。
“只不过,这天命印记,你也不能多用,毕竟要付出巨大代价。”
“哼,他应该把自己的脑袋送过来,这才叫做请罪。”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王富贵和江叶舟与顾锦年聊了大半天。
但仔细想想,这两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而且后台极大,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
所以前面三层货物需求量极大,仓库存储也不能少,卖空就上新货。
苏文景给予解答,让顾锦年明悟了。
“明白了。”
他有些沉默。
有点玄乎。
咚咚!
宁王看着对方,他一听就知道,佛门要搞事了。
“化解恩怨?只怕有些难吧,这顾锦年对我佛门有偏见,若是去了,估计会被他百般羞辱。”
“被谁杀了?”
其二,佛门高僧罗泽被顾锦年所杀,古寺无一人生还,引起佛门大怒。
可八怨神僧微微摇了摇头,面上带着笑意。
“这趟议和,你召唤天外火石,应当是天命印记的功劳。”
回到住处,也没什么待的。
“有两个子嗣,一个二十二岁,一个十三岁。”
大约两刻钟过去。
这话说完,顾锦年也就不说什么了,安安心心浸泡在浴池之中。
“天命之争,意义很大,现在各大王朝,诸般势力都在搜查。”
苏怀玉一本正经道。
不得不说的是一点。
苏怀玉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苏怀玉出声,语气平静。
很熟悉。
真正缺的还是妹子啊。
顾锦年从浴池内起身走了出来,苏怀玉也起身,来到大殿外,严密把守,生怕有侍女闯进来。
“世子殿下您说。”
来到沐浴之处,前前后后一百零八位侍女伺候着。
打仗的核心是什么?
先把基础建筑搞好,最起码一个整体形象搞好,然后再封锁,慢慢动工都不急。
佛门的想法,无非就是想要借此机会,入驻大夏王朝罢了。
永盛大帝不免深吸一口气,内心爽的起飞。
眼下结果出现,永盛大帝如何不喜?又如何不激动?
这满脸凶恶之人,这是恶性神僧。
当然,他心里明白,这佛门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魏闲出声,谄笑着说道。
“我明白。”
苏文景神色笃定道。
“这一次的稷下学宫,只怕是龙争虎斗,必然有人觊觎孔圣封印的两道天命印记。”
“这一次,赌上我佛门气运,若能成功,佛门入驻大夏,一统东荒,到时候上行菩萨也与中洲完成交易,佛门入驻中洲,真正的将佛法传于天下,完成不朽之业。”
“好。”
但顾锦年还是不考虑这个,他不想害人,哪怕是富人银子多,他也不想搞这套。
顾锦年出声道。
而随着永盛大帝说完,一道道光芒没入顾锦年体内,其中有国运也有民意,全部没入众生树内。
有吃有喝的前提下,还有的玩。
池中,顾锦年皱紧眉头,他望着苏怀玉。
几人点了点头,随后就?
其一,仙门要对东荒魔窟下手,一劳永逸。
分别为慈悲、普度、恶性、八怨。
因亲眼瞩目这场册封大典而激动。
见到苏文景,顾锦年朝着对方一拜,彰显礼仪。
再加上,如何评判谁是强者?
终于,到了最后一项。
“犹豫?”
“册封大典,启。”
这是上行密宗三大寺之一。
到了翌日。
顾锦年自然是希望,国家又强又盛世,所以也在砥砺前行。
这算是为数不多的吉日。
这段时间,书院也走了不少人,一部分是被淘汰,但更多的一部分都是回去准备科举。
如此,顾锦年一心扑到大夏不夜城这个项目上去了。
顾锦年的册封大典,可以说是史无前例,hetushu.com.com也是排场最大的加冕,永盛大帝立于皇宫主道,地上铺着红毯,太监宫女各五百在顾锦年左右撒花。
十二位身披袈裟的僧人,端着十二碗黑血,围着佛像周边灌浇。
顾锦年叹了口气。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一句话没什么痕迹,但却让王启新满是惊喜。
咚!
“这是为何?”
第二层就是绸缎衣服布匹,这些东西。
苏文景淡淡开口。
他出声道。
永盛大帝起身,看着王启新,让其道出喜事。
顾锦年停在十丈外。
当王启新出现后,永盛大帝心中满是期待。
而与此同时。
“王爷慈悲心肠。”
薄利多销。
顾锦年冷哼一声。
后者淡淡出声,如此回答道。
西境佛门。
上辈子是审仙?
礼部的官员早在皇宫内准备,宫里太监宫女也忙前忙后。
就好比前世的元朝,版图面积的确大,甚至是大无边,可百姓过的如何?
“今日为上元节。”
“老夫就知道,竹山七贤已经动身了,要不了多久便会前往稷下学宫。”
“恩。”
总不可能让大老爷们给客人按摩吧?这玩意,顾锦年都顶不住。
看到苏怀玉的出现,魏闲立刻上前,毕竟这人身份也不一般,得天命印记,而且进过宫好几次,陛下也比较看重他。
顾锦年出声。
“朕记得。”
“那行,先生,学生就先回去了,晚点还要入宫,明日还有册封大典。”
永盛大帝赐字。
“半年内出兵,三大寺是如何想的?”
随着文景先生的声音响起,顾锦年也走进书房当中。
一听这话,顾锦年忍不住好奇了。
第七层到第九层,那就是高档货物了,譬如说品质好的真龙宝米,就可以在最上面贩卖,说直白一点,品牌货,都是好东西。
“王爷。”
顾锦年问道。
半个时辰后。
第三层则是一些瓷器,锅碗瓢盆都要搞点出来。
“你都保不住他?”
“王爷。”
当下,顾锦年离开此地。
“属下觉得,此事可行。”
顾锦年,剑眉星目,玉树临风,身高七尺半,面容俊美无比,儒家气息更是环绕周围,给人一种谦谦公子,温润如玉般。
“能为朝廷出力,是为官的本分。”
永盛大帝瞬间明白王启新是什么意思,但他更加明白的是,好东西要藏起啦,等到关键时刻才有用。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眼下既然宁王答应了,我等入驻大夏应当不难,只不过说来说去,这个顾锦年是我佛门最大隐患,他斩杀罗泽,与我佛门结下生死大仇,这个要好好注意。”
声音响起。
其六,永盛大帝偶感风寒,在宫内休养。
“学生明白。”
说实在一点,他也不清楚这个天命之争是什么,只知道与众不同。
随着一簇簇烟花绽放于天穹之上,上元节彻底热闹起来。
书房外,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江宁郡之难,死伤可不少,至少几十万百姓葬身于此,好在的是没有继续恶化下去,不然就真的惨了。
“回世子殿下。”
一个王朝的强盛,是由军队来决定。
“老夫也不清楚这天命之争到底是什么。”
“魏公公客气。”
第一层至少要有百亩地,然后层层削减,毕竟第一层主打的是平民化消费。
“见过文景先生。”
“大夏世子顾锦年,为民伸冤,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前行一丈。”
没想到陛下居然还会作诗?
“好。”
他看着宁王,道出自己的想法。
京都无数百姓将目光看去。
当下,所有侍女带着失望的眼神离开。
贸易问题,并不是永盛大帝最关心的,军事战争才是永盛大帝最为在乎的东西。
“不是你,那是谁?”
后勤供应。
“最多再等半年,半年内必须要出手。”
“锦年,你现在才不过是知圣立言,还没有达到大儒境,等你成了大儒,你便能一清二楚。”
“进。”
当下,就连宁王都忍不住皱眉了。
顾锦年听闻过这个势力,七个志同道合的大儒,聚集在一起,每日就是一同谈论儒道经纶,亦或者分析天下大势等等。
顾锦年问的问题,无非就是谁是真正的强者。
宁王府内。
加冕。
“王爷,若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等起兵造反,十拿九稳。”
听到顾锦年所言。
两人不在,的的确确有些古怪啊。
几件事情,也传到了京都内。
而顾锦年也有些没好气,他脱掉外袍,留着内衫,直接走进浴池之中。
佛寺内显得格外严肃。
而在大殿当中,几道身影也缓缓出现。
略感郁闷后,顾锦年擦拭身子,殿内摆放着很多衣服。
“不过此物暂时不能大肆宣传,目前阶段,还是主攻龙舟与宝船,维持大夏境内贸易运输。”
“当真是好的很啊。”
军需送达,赈灾送粮,能满足这两点他就很满足了。
过了一会,顾锦年开口。
三位神僧双手合十,十分恭敬的朝着八怨神僧一拜。
“侯君所言极是,这天灾极有可能是顾锦年造成的,毕竟三十万将士亡魂,古今往来虽有厮杀,可如此大的杀孽,十分罕见。”
预算下来,人工费由朝廷支出的话,基本材料包括其他等等,差不多要花费七八万两黄金。
“世子殿下,南谓郡杀民充匪之事恐怕不少,属下一路调查,发现有许多废村,无法完全计算,但绝对比想象中要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