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56章 魔道手段,一掌灭寺,天魔老人亲临王府!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56章 魔道手段,一掌灭寺,天魔老人亲临王府!

“就好比儒道一般,你是不是觉得这儒道强者不多,再给你十年的时间,你就能成为儒道第一人?”
天魔老人不管这么多,他只在乎顾锦年用了多少次机会。
天魔老人很直接,也没有对顾锦年藏私。
不过这倒也是,第八境,儒道也只有四个人,抛开第一个开创儒道不算,其实非要说就是三个。
天魔老人说有三个,保守估计五个应该会有。
“还有这么多?”
天魔老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来到顾锦年面前,将顾锦年带走。
“阿弥陀佛。”
“算起来的话,你很有可能是第一,但也有可能是第二。”
“前辈慢走。”
“准第七境吧,受灵根影响,为师是下品灵根,若是天灵根的话,突破第七境,倒也不是困难之事。”
只不过,顾锦年没有在乎罗泽,而是一步一步,来到大殿当中。
佛门僧人,最忌讳的便是执念,因为执念可化作业火,一但业火燃烧,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可实际上,佛门的致命点也是这个。
他要为顾锦年出一口气。
终于,大夏京都出现在顾锦年眼中。
“不是给你宝物。”
“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父亲,会如此放任你们兄弟二人不管吗?”
“你确定?”
“那前辈,晚辈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顾锦年无奈道。
阿塔寺内。
“顾锦年,你放过我,我父亲是宁王,别看我爹说不保我,可他一定会保我下来的的,他只有我一个儿子,如果我死了,他一定会造反的。”
天魔老人很霸气,直接要帮顾锦年抢几道天命印记来。
天魔老人出声,不过临走的时候,还要送顾锦年一份礼物。
“我知道,我做了错事,但那只是我一时愤怒,毕竟谁弟弟死了,都会如此。”
天魔老人却不以为然。
“锦年爱徒。”
“顾锦年,你我都是世子,算起来的话,你还要叫我一声兄长。”
“还没抵达第七境?”
“玉佩你已经用了一次,还剩下两次了,用完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要拜我为师。”
“至于佛门那个更惨,他能活着,完全是因为立下诸多宏愿,他是想早点死,可天地不允许,必须要让他慢慢还债,根本没时间来针对你。”
“他是窃天命而活,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用在你身上,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可顾锦年再听完这话后,神色不由大变。
“射阳侯。”
天魔老人指出苏文景。
在那个空间维度,李冷秋遭到了所有怨魂的报复,抽筋剥皮都是小事,痛到怀疑人生,恐惧到令人胆颤。
不然的话,罗泽高僧也不至于如此。
自己与孔家争斗,矛盾之所以如此激烈,就是因为孔家借助天下读书人力量抨击自己。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藏起来,也不完全是隐藏手段,无非是丧失了斗志,说句难听点的话,倘若真有绝世的本事,谁会藏起来?你看为师我藏起来了吗?”
“而失去了孔家的压制,他们会逐渐冒出头,取而代之。”
“你与孔家的争斗,他们就算计错了,没想到你会将孔圣请出来,以至于儒道被斩了一刀,孔家大亏,他们小亏,你是唯一的赢家,这就是他们预料不到的东西。”
天魔老人无比笃定道。
自己溺水之事。
“只不过苏文景没有藏起来,但有的人却藏起来了,他的兄长,可不比他弱,可你听说过他兄长的事情吗?你见过他兄长吗?”
阿塔寺内,也显得安静无比。
“你还记得天命出现之时,一共有多少道吗?”
吴安的父亲。
当下,顾锦年伸出手来。
他们获得的信念越多,修为就越高,得到的好处自然越大。
也让顾锦年松了口气。
“就好比之前的争斗,有不少读书人,并没有参与进来。”
“五道。”
此时此刻,顾锦年出声,李冷秋死不死,眼下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顾锦年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你即便不相信我,你也为众生好好想想啊。”
而这个执念,会成为一把刀,其结果无非就是两个。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没必要,真没必要。
“准七境就这么强?”
顾锦年有些惊讶,他本以为现在就是天命之争,却没想到还没开始?
而听到送去皇宫凌迟处死,李冷秋却松了口气,只要现在不杀死他,他相信一定会有人想来救自己。
顾锦年望着这一幕,眼神不由冷了下来。
可佛门僧人,不能这样做。
“很不错,至少是前三。”
“佛门的确很恐怖,他们的信念之力,以及因果之道,的的确确恐怖,孔家都不敢得罪佛门。”
“到时候对大夏内部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就待在宁王府,我哪里都不去,我绝对不会再为非作歹了。”
“匈奴国最强的是战马,这太昊仙境里面,可是存在比匈奴战马还强的品种,你要是带出来了,大夏王朝想不强大都难。和_图_书
面对天魔老人的好意,顾锦年直接收下,倒也不客气,毕竟十年后指不定真就成为了他的徒弟。
罗泽高僧就是死在了执念太深,他早应该明白自己的情况,可他就是硬要颠倒是非黑白。
看到顾锦年如此,天魔老人也满意,他也不急着现在收顾锦年为徒,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浑身抽搐不已,在常人看来,不过是短短一小会,可对于李冷秋来说,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特殊境界,就如同当初顾锦年渡劫一般。
“怕什么?”
至于罗泽高僧,也在这一刻,彻底化作灰烬。
而同一时刻。
大夏西北之地。
肯定不止他一个人参与进来了,杀了一个李冷秋,又能如何?死去的人可以活吗?
天魔老人出声,他神色笃定道。
自己与孔家形成了不死不休的对立面,所以孔府之时,自己请来圣人。
孔轩彻底不语了。
“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够闯下大祸,从而被杀。”
顾锦年给予回答。
对于这话,顾锦年没接,而是换了个话题。
“你要快点成为大儒,甚至半圣,唯有如此,才可以与佛门对抗。”
“我不会杀你。”
“我会亲手把你送到皇都,当着百姓的面,将你凌迟处死。”
天魔老人出声,他看着惨叫的两人,如此说道。
“爹!”
但佛门不一样,佛门是真的很团结,主要还是因为,佛门想要让佛法传遍整个神洲大陆。
听到有这么多个,顾锦年有些绷不住了,本以为自己抵达武王境,应当天下无敌了,至少自保能力没问题吧?
天魔老人取出一枚仙令,递交给顾锦年,如此说道。
“你能明白就好。”
“大错特错。”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这很聪明,如果李冷秋还敢威胁,或者哭着喊着求顾锦年放过他,死的会更快。
“至于武道那个,一点消息都没有,接近两百年,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他修炼到一种极其特殊的功法,才抵达第七境。”
“锦年徒儿,按为师的意思,其实你现在拜师就好,你要是拜师,说实话普天之下谁敢招惹你?”
“无妨。”
“这就是佛门的可怕之处。”
“只要你觉得对,你就敢做,而他们算计来算计去,到头来很有可能就是一场空。”
“你知道为什么你做了这么多错事,你的父亲都不会罚你吗?”
但还是点了点头道。
“正是因为如此。”
天魔老人认真说道,希望顾锦年能够现在拜师。
也不知道这像谁。
所以他马上点头,直接答应了顾锦年提的要求。
顾锦年起身,踏上仙王玉辇,带着孔轩等人离开,前往大夏京都。
射阳侯。
这一刻。
“锦年兄。”
确实啊,魔道修士杀人需要理由吗?
他是在关键时刻,带着李冷秋一同去死,因为李冷秋要是供出杀民充匪的名单,会惹来很大的麻烦,甚至涉及到了佛门。
“你有没有想过,孔家为何有这么大的能力?孔家当真是说什么,所有人就做什么吗?”
而罗泽高僧直接起身,一巴掌将李冷秋活活拍死。
“别多想,你放心。”
“就看看你们儒道天命圣人一样,古今往来不就是四个。”
可偏偏顾锦年也在,他只能保护一个,自然而然是选择顾锦年。
天魔老人出声,询问着顾锦年。
一个以执念为刀,斩断自身的枷锁,超脱在上。
“顾锦年。”
因为修行的原因,这些佛门已经不单单只是佛门那么简单了,他们想要掌控天下人,让天下人成为他们的信徒。
“前辈,您现在真的已经抵达第七境了吗?”
顾锦年点了点头。
“没有也杀?为何?”
无数怨魂缠绕在他周围,他发出灵魂深处般的凄厉之声。
自己本身有一道,大夏诗会有一道,后来民意有一道,再加上议和圣旨一道,以及孔轩给了自己一道,刚好五道印记。
他对这个名字极其熟悉,仔细一想,顿时知道是谁了。
天魔老人淡淡回答。
“中洲王朝为师就不清楚,这个地方,为师也不敢随意踏入,但中洲帝王是个很恐怖的家伙,你现在也遇不到他,倒也不需要太担心。”
仙门就怕因果,仙门修士不入世的原因,就是一但牵扯因果会不知不觉之中,付出代价,有时候往往你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为兄这灭佛之心,就越是笃定。”
与此同时,天穹之上。
“没有。”
“没有也杀。”
不要小瞧人性阴暗,只要利益足够,家里的狗都要被灭口。
直至现在,顾锦年也算是彻底明白了。
天魔老人也没有把他们夸大。
真不需要。
绝对不能自大,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找祁林王麻烦。
“前辈,这天下有谁抵达第七境啊?”
“明白了。”
关于天命之争,天魔老人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只能说这东西能影响到天地大势。hetushu.com.com
听着顾锦年所言,李冷秋眼中满是恨意,很显然他心里其实是有数的,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时间还早,自己用了一次就够了,还有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等十年后再说吧。
“具体是什么,为师不清楚,这是太昊仙令,你好生拿着,若你想去的话,等太昊仙境开启之后,你捏碎仙令,便可被召引而去,那里面的宝贝,绝对不少。”
“确保你是第一名。”
顾锦年朝着天魔老人深深一拜,若没有天魔老人今日这样的提醒,顾锦年真的想不到,或者是说至少要等一段时间,自己才能想到这一层。
“你好狠的心啊。”
顾锦年回忆一二,随后告知对方。
一开始顾锦年没想明白,可后来他发现有几个地方极其违和,宁王身为大夏最顶尖的权贵,有特权很正常,自己的儿子就算嚣张跋扈一点,其实也没什么。
而对于李冷秋这种人来说,活着永远要比死了好,这种人享受世间极致之美,什么没有玩过?让这种人死,对他们而言,是真正的痛苦。
“受教了,多谢前辈。”
当然,具体要看李冷秋供出谁来了,如果都是一些小虾米的话,那就把李冷秋做成人彘,这也是活着,但比死了更痛苦。
“无论是王朝,还是仙门,亦或者是佛门,魔门,只要有野心的人,都会参与进来,至少中洲王朝已经开始在布局研究,提前东荒所有王朝一大步。”
“不过苏文景有一道,大夏王朝还有一道天命,这两道天命你赶紧弄到手。”
倘若真的是宠溺李冷秋和李冷心,那为什么自己上门要人的时候,宁王表现的如此冷漠?
“等你回京,你会知道的。”
从而获取信仰之力,提升修为,这等手段,跟妖魔有什么区别?
是天魔老人的身影。
“唉,反正为师不管。”
“行。”
现在看来,果然是与匈奴国有关系,只是没想到还多了一个佛门。
一个人所看到的一切,其实都很有局限性,你有你的看法,这没有错,这也不属于执念。
你搁这里开玩笑?
他虽是魔道第一强者,可这个罗泽高僧身上全是业火,他已经是必死的情况,若是发起狂来,的确要避让,没必要跟罗泽硬扛到底。
“至少吃喝不愁,如何?”
“您对我已经很好了。”
“愚弟之前周游列国,时常看到,一些信徒,不顾家中妻儿饿死,拿着仅剩的银两,三叩九拜,前往寺庙朝圣,连寺门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将银两送入。”
“故此,顾锦年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李冷秋面前缓缓出声道。
毕竟佛门与儒道不一样,儒道有很多不同的经义,所以产生不少派系,外加上文人相轻,所以看似儒道是一股绳,其实并不是这样。
顾锦年换了一个话题,询问天魔老人。
望了一眼周围。
“你要是真的讨厌佛门,你完全可以找到他,激怒他,让他出手,佛门就凉了。”
“无主印记被得到后,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争?”
“五十道,还有一道在天穹之上。”
而仙道,佛门等等,其数量绝对没有儒道多。
“儒道这么多年来,怎可能就这些人?”
是吴安害的自己溺水。
“你说的没错,你若是死了,你父亲一定会借此机会造反,但你知不知道一件事情。”
“前辈,这天命之争到底是什么啊?”
“多谢前辈。”
一支黑水铁骑出现,巡视周围一圈后,便策马奔腾,朝着宁王府赶去,汇报这里的消息。
但如果能连根拔起,就可以拯救更多人。
李冷秋身子在颤抖,眼神更是恐惧万分,本以为罗泽高僧能够保护他,却没想到顾锦年喊来了一个更狠的家伙。
至于什么祸不及家人,大哥这是仙武世界,封建社会啊,你欺负我,我打不过你,我还不能欺负你家人?
“敢来叫嚣,一个不留。”
因为您还别说。
可随着顾锦年的出现,外加上怨魂的出现,这个时候就应该扭转思维。
“但你放心,为师有秘术,关键时刻,可以强行抵达第七境,可护你周全。”
“有事在喊为师就好。”
“前辈,没必要,真没必要。”
事情已经解决完了,他现在就想要赶紧回去,回到大夏京都,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舅舅。
只不过对于顾锦年所说的,他有些好奇。
只是,就在此时。
顾锦年好奇问道。
天魔老人认真道。
“你堂堂正正,做你该做的事情,做你想做的事情。”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夏百姓根深蒂固的想法,没有后代就是不孝,那个时候宁王造反,就说的过去了。
“其一,太昊仙境要开了,不出意外的话,这太昊仙境内,必有绝世宝物,只怕不弱于你这座玉辇,而且还关乎到传说中的王朝神物。”
顾锦年有些惊讶,忍不住咂舌。
“确定。”
“这就是他们的厉害,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和_图_书需要在中间挑拨一二,就可以看你们争的死去活来,你明白吗?”
“还有,白鹭府之事,与佛门有关,与匈奴有关........”
一时之间,顾锦年也彻彻底底明白了。
一切要遵守规矩,而对顾锦年来说,只要遵守规矩,他就无惧。
就是最早出现在书院的人,跟自己关系不错,他父亲就是射阳侯。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时也露出震撼之色,魔道中人不愧是魔道中人,这么多僧人说杀就杀,就因为怕泄露秘密。
“孔家只是带头的,有一帮老狐狸在暗中推波助澜,他们坐山观虎斗,你身怀天命,若你输了,天命消散,他们可以争抢。”
“等到稷下学宫开启,若你能开创新学,孔圣封印了三道天命印记,那你一个人掌控十道天命印记,待天命之争开始,你优势最大。”
通过这点就可以看出,杀民充匪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不仅仅是大夏官员,还有佛门势力。
孔轩周游列国,见多识广,所以他知道佛门的恐怖。
可此言一出,顾锦年却不由苦笑连连。
“至于这个天命之争,为师也在研究,这次的天命,与以往的天命不一样,影响很大很大,而且所有的势力,都要参与到这天命之争来。”
顾锦年出声,希望天魔老人将对李冷秋一同带走。
“不还清债,佛门都要跟着一起倒霉。”
“恩。”
“有些人藏在暗中,天命出现后,他们没有得到,是因为他们的年龄太大了,不符合天命选择,毕竟天命也有自己的意志,会选择年轻一代。”
李冷秋十分冷静,他在求饶,可不像别人一样,哭着喊着求饶,而是为顾锦年分析局势,杀了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还好有这么多限制,要是没这么多限制的话,以后真做了点事,人家不惜一切代价,自己就没了。
只是,顾锦年只是稍稍想了一会,他便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是吴安。
罗泽高僧在业火中发出惨叫之声。
“五道?”
“最可怕的是,佛门掌控的力量,胜过孔家百倍,孔家只是掌握读书人,而且还不是所有的读书人,甚至读书人其实大多数都会明辨是非。”
下一刻。
“要杀。”
“明白吗?”
无非是说,这些人没太大必要灭口,教训一顿也就够了。
天穹之上。
不可能威胁自己,为什么还杀啊?
顾锦年逐渐收回心神,看着地上的两摊灰烬,顾锦年有些沉默。
李冷秋的惨叫声响起,身子扭曲着,眼神当中是恨意,无穷无尽的恨意。
因为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如果自己杀了他,宁王必然会借此机会,找到一个造反的理由。
是啊。
“对你来说,极其不利。”
“像大夏书院的苏文景,他当年可不比你差到哪里去,稷下学宫,以一己之力,舌战群儒,罢黜百儒,这等的成就,难道比你差吗?”
“锦年徒儿。”
祁林王府。
就是把他们二人当做棋子,这场戏演给大夏王侯去看。
天魔老人要是不说,顾锦年还真没想到。
听到这话,顾锦年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顾锦年想了想,也如实回答,没有打算隐瞒。
甚至他的目光,还落在了孔轩身上。
“如果孔家当真有这样的实力,当初大夏皇帝能造反成功吗?”
“马上魔门也会有一个。”
听着顾锦年所言。
“哦。”
顾锦年不以为然。
有可能威胁自己,你杀,合情合理。
李冷秋哭喊无比,在地上疯狂挣扎,而罗泽高僧也浑身发抖,痛到绝望。
顾锦年出声,他现在已经明白宁王的想法了。
就好比天魔老人这种,说杀就杀,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解释。
“这信息重要吗?”
他耸立在虚空之上。
“你以为第七境那么容易?古今往来,第七境者,寥寥无几,至于第八境,千年都不见地出一位。”
天魔老人无比认真道。
一开始还好说一点,因为这是他的看法。
到时候大夏王朝必然会陷入内战当中,如果当真陷入内战之中,对于整个王朝来说,又将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孔轩出声,深感麻烦。
宁王是真够狠。
“你是我未来的徒弟,为师才这样,换做是别人,为师理都不会理会,明白吗?”
他说的没错,佛门不与儒道一般,顾锦年针对儒道强者,只需要通过诗词文章,儒道经义,对佛门不能这样。
“但这些人,活了这么长时间,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就比如说这次你去孔家,是因为孔家引来整个东荒境读书人对你抨击。”
顾锦年出声,声音不大,却带着冷漠。
但宁王是想要造反的人啊,按理说应该会让自己儿子收敛一些,甚至就算是做戏也要做像一点,但他放任不管。
“他与我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帮人躲藏在暗中,谋划一些事情,就是为了让你们互相厮杀,最终摘取成果。”
“若你赢了,孔家倒霉,必然跌和_图_书落神坛,你看看现在的孔家,是不是一落千丈?”
这话一说,顾锦年顿时沉默了。
可问题来了,孤身一人完全没问题,自由自在,谁都别想束缚自己。
“仙门有一个,佛门也有一个,武道也有一个。”
“不出意外的话,这天地之间,就剩下七八道处于无主印记。”
听到这话,顾锦年也不由沉默。
很快,顾锦年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出现在这片区域。
顾锦年忍不住出声问道,其实对于阿塔寺这些僧人,顾锦年也没有太大的悲悯,毕竟自己有仁慈之心,但又不是圣母心泛滥。
“锦年徒儿,你记住,任何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人,就是要杀,你不要去考虑,对方会不会,而是要考虑有没有可能。”
李冷秋开口,直接想要供出所有人。
“可佛门不一样,他们的信徒,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只要佛门高僧一句话,他们可以连命都不要。”
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认识魔门绝世强者,并且将罗泽高僧诛杀,虽然罗泽高僧是因为自身业火而死,但无论如何,都与顾锦年有关啊。
说白了一点,这个世界比自己想象中要复杂很多,自己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其实赢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一批人。
“返老还童,重活第二世的那种,但会失去记忆,相当于重新活一世,所以行为举止特别古怪。”
总不可能自己爽了,家人倒霉吧?
“射阳侯参与了此事。”
还真有道理。
“我供我供。”
“前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前辈,您孤身一人,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晚辈不一样,我还有家人,以后指不定还要找个媳妇,要是跟您一样,说实话实力再强,总有一天会不设防,那岂不是.......血亏。”
天魔老人说的一点都没错,实力强大,随心所欲。
李冷秋几乎是克制一切,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这一刻他道出一些相关信息。
顾锦年没有回答,而是在思考其他的事情。
“一群伪佛而已。”
“前辈,他是我好友,不会出卖我的。”
杀民充匪。
最终,李冷秋也化作了灰烬,两人在业火的加持之下,只剩下一团灰。
有点不要脸啊。
得知不是宝物,顾锦年有些失望,但还是朝着天魔老人深深一拜。
这件事情,大夏也一直在调查,顾锦年知道的是,有人想要修炼魔功。
“这天命之争,必然是好处无穷,若是开始,你就不能放过一次机会,一定要步步为赢,不给对方一点机会,不然的话,很有可能绝地翻盘。”
天魔老人点了点头,紧接着一挥衣袖,刹那间一团团黑气化作魔禽,如同利刃一般,直接将阿塔寺所有僧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真正的执念是,但你发现这件事情与你想象的不同,或者你内心知道这是错的,可你还是继续向前,这就会产生执念。
“重要,很重要。”
“前面四十九道,是选择出一部分人来,这部分人,得到天地认可,你可以理解为,谁得到天命认可,谁就有资格参加这场竞争。”
天魔老人消失在了原地。
现在他无路可逃,在第七境强者面前,他根本逃不掉啊。
天魔老人说出这三人的情况。
“应该只有三个人。”
也就在此时,天魔老人忽然开口,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大金王朝有一个人实力不俗,佛门当中也有一个实力不俗,仙门有两个,但他们两个加起来估计,跟你差不多一样。”
如果真供出什么大人物,也算是李冷秋赎罪,让他活下来,只不过双腿双脚就要打断,也不可能那么舒服。
“小心。”
“那倘若没有呢?”
顾锦年又是恭敬一拜。
这个信息很重要,甚至无比重要。
“有几次我甚至都产生了皈依佛门的念头,有莫名的力量,干扰人心。”
孔轩站在仙王玉辇当中,逐渐回过神来。
“而没有得到天命认可的,也可以参与竞争,只不过他们比你们这种有天命印记之人,要吃亏许多罢了,但你千万不要小瞧这帮人。”
“为师是魔道中人。”
而是杀民充匪这件事情。
“你是天骄不错,可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天才,五十年前,也有一批人,他们如你一般,光芒万丈,但五十年后,有的天才沉沦,而有的天才选择另外一条路。”
天魔老人给予回答,至于这个马上魔门有一个,很显然他说的就是自己。
回京了。
“你别瞧不起魔门,魔门做事随心所欲,你看看啊,就跟孔家一样,敢这样得罪你,如果你是我徒弟,为师直接帮你灭掉孔家。”
白鹭府,佛门,匈奴国。
“老衲今日舍身成佛。”
顾锦年开口。
“具体如何,我就不清楚了。”
顾锦年的声音平静,可目光却异常坚定。
顾锦年看向天魔老人,不知道对方何意。
“倘若有,那么哪怕这个可能性再小,也要斩草除根。”
https://www.hetushu•com.com了一刻钟后。
“因为你们兄弟二人,在你父亲眼中,不过是两枚棋子,你父王一直想要造反,你们是他的借口,所以你父亲故意把你们宠上天。”
至于白鹭府的事情,竟然跟佛门和匈奴国有关系?
“这回得罪佛门,只怕要有麻烦了。”
“对了,为师再送你一点礼物。”
随着他这样解释,顾锦年也在这一刻,恍然大悟。
他一直说,顾锦年有执念,化作了屠刀。
“唉。”
李冷秋没有说话,说什么都没用了。
果然,听到这话,天魔老人没有出手,而是望着顾锦年,询问一声。
“徒儿,你是儒道读书人,但不可有妇人之仁,有些人该杀还是要杀,他们活着,只会破坏你的计划,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你的敌人,就会立刻换一种方式针对你。”
却没想到第七境强者,居然有这么多个?
天魔老人有些没好气,这个顾锦年吧,口口声声喊自己前辈,但自己喊顾锦年爱徒的时候,顾锦年可没有半点抗拒。
这其实并非是一件好事。
藏藏掖掖的人,你说他老谋深算是对的,但你说他怕事也是对的。
这可怕的业火,无法熄灭,会让人精神崩溃,彻底死亡,死的干干净净。
够狠。
顾锦年伸出手,一脸坚定道。
“等到这七八道无主印记彻底被人得到后,真正的天命之争就要开始了,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恐怖。”
“我不杀你,让你终生在牢狱之中,不会让你太好过,但我可以让你活着。”
“前辈,将他一并带走。”
“该死。”
天魔老人有些没好气。
“这第二件事情,关于天命。”
“你能明白就好。”
佛门虽然势力庞大,但佛门也要遵守规矩,你说要是得罪魔门强者,顾锦年还真有点怕。
天魔老人如此问道。
“恩,请前辈放心,晚辈一定遵守承诺。”
过了半响后。
当然,若是单独一人的话,那还好说。
听到李冷秋所言,顾锦年的确沉默了。
大约两个时辰后。
犯了错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只不过是提醒顾锦年,要提防这些人,以后做事三思而行就好,只要想明白了,确定了,那就直接做,没必要因为这帮人的存在,而让自己变得畏首畏尾。
“那晚辈以后岂不是要多多注意?”
“带不走。”
“有两件事情,为师要跟你说下。”
看似是自己赢了。
这个李冷秋,虽然可恨,但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射阳侯?
答案挺显然的。
“至少你们未来有无限可能,而他们的未来,已经看到了头。”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锦年兄。”
罗泽发出惨叫,整个阿塔寺都能听到这般的惨叫声。
不都是这样的吗?
但自己有家人啊。
“什么都没有。”
“为师也不闲着,这趟太昊仙境,为师会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宰几个身怀天命印记之人,给你抢来几道。”
因为没有其他线索。
“前辈,这些人其实没必要杀的。”
“对了,你现在掌有多少道天命印记。”
“恩。”
一时之间,仿佛很多无法解释的东西,在这一刻有了解答,只不过需要时间去想。
“这种事情,在大夏少见,毕竟大夏寺庙不多,可在西境之地,却是数不胜数,那块地方很恐怖,我走进去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
天魔老人出声,话还没说完,罗泽高僧直接抱住李冷秋,一瞬间李冷秋浑身弥漫恐怖的业火,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
顾锦年不假思索,面对天魔老人,他没必要藏藏掖掖,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
看到这一幕,顾锦年来不及心惊,率先出声,就怕天魔老人把孔轩也杀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不爽吗?”
一个执念为火,点燃身上的业力,从而化作业火。
“大夏若是陷入内战,最苦的还是百姓,兴亡百姓苦,你放过我,我这辈子老老实实,既虔诚忏悔,又可以不使大夏陷入内战,何乐而不为?”
“需要理由吗?”
当年,永盛大帝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才造反,现在他宁王儿子都死了,绝了后代。
无非是冠冕一点罢了。
可就在此时。
这就是他给顾锦年送的礼物。
所以,开拓佛门,对每个僧人来说都有好处,现在顾锦年出手,将罗泽高僧诛杀,必然会引起佛门震荡,到时候也一定会前来要个说法。
“业火加身,我不敢触碰,否则对我来说,是大麻烦。”
咆哮声响起,来自罗泽高僧,他怒吼一声,带着业火,朝着这里冲过来了。
“仙门那个,用镇天符贴满全身,那老家伙如果当真没死的话,活了三千五百年了,只要他的气息一但泄露,不需要你出手,天地直接要将他斩杀。”
“杀民充匪之事,你把所有人全部供出来,包括宁王有没有这样做,如果你供出来的人,地位越高,身份越高,我甚至可以让你在牢中,安安心心度过这一生。”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